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105章 试探(一)

章节字数:2501  更新时间:10-11-08 2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然而她睡得并不安稳,就像坐在不停摇晃的小舟上,被大浪抛上去又摔下来,时而坠入冰窟,时而被火灼烤,冷热在五脏六腑中交错,难受得像要裂开似的。

    朦胧间,身边仿佛多了许多人,偶尔还能听到某个熟悉的吼声。

    哥哥!他终于回来了?

    这熟悉的声音让她立刻觉得安心,就像驶进了温暖的海湾,大风大浪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了平静。

    从身体到灵魂,全都平静下来!

    欧阳逍一直紧张地盯着绿萝,见她终于停止了辗转反侧,静静地睡着了,这才松了口气,转首问侍立一旁的卢神医:“她的情形如何?”

    卢神医拭着汗:“小姐受了风寒,发起高烧。我马上开副药,先退了烧再说。”提笔开了一个方子,递给欧阳逍。

    欧阳逍接过看了看,道:“这几味药王府都有,莲儿速去拿来,交给先生熬药。”莲儿应了一声,接过药方走了。

    欧阳逍又坐回床边,望着昏睡中的绿萝,怔怔看了半天,竟不敢伸手抚/摸她憔悴得让人心碎的脸。只是这么看着,就已痛入心扉,比什么酷刑都难熬。

    她气息虚弱,秀气的眉微蹙着,嘴唇是荷藕般的灰色,如烟花将谢。看到她唇上凝着鲜血的伤口,他深遂如海的眼中有什么正在碎裂,每一块碎片都刻满深重的痛惜和悔恨。

    “对不起、对不起,萝儿,我错了……”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脸畔小心翼翼地摩挲着,低迷破碎的声音,如同阑珊的夜雨。

    漫漫长夜,风雨如磐,夜的每一份浓黑,都是痛苦凝成的颜色。

    金七爷见他这般光景,不免忧心起来,知道他忙神机营的事,已经一连几日没好好睡过觉,此时又折腾了大半夜,怕是铁打的人也熬不住,便上前劝道:“看小姐这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会醒来,王爷不如先去歇息一下,让老奴在这儿守着吧。”

    欧阳逍揉了揉太阳穴,倦意排山倒海般袭来,但他怎么睡得着?

    她这般脆弱地躺在床上,恍如一抹游魂般飘渺,似乎随时都会随风逝去,他的心口顿时又刺痛起来,仿佛被细长的银针一针针密密地扎着。

    窗外,风声若断,雨声寒碎。

    他怔怔地坐了半天,直到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匆匆走进来,俯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方才挑眉问:“你们几个竟然对付不了一名女子?”

    侍卫有些尴尬,慌忙请罪道:“请王爷恕罪!王爷吩咐不能伤害她,属下也不敢动手。但她又哭又闹,吵着非要见王爷不可,否则就要拆房子,小的们无法,这才来向王爷禀报。”

    欧阳逍英挺的眉微微拧起,站起身,对金七爷道:“你守在这儿,一有动静即刻派人禀报本王。”

    他看了看绿萝,后者依然在沉睡,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会醒来。他又将卢神医叫到一旁仔细叮嘱了几句,方才放心走了出去。

    风雨交加,黑夜如磐,侍卫提着一盏风灯,借着不断摇曳的微弱亮光,两人穿过长长的回廊,走近院落西北角的一间旧屋。

    这是仆人犯错后受罚的禁室,现在临时关了一名女子,老远就听到她的叫骂声。几个侍卫在门外急得团团转,看见王爷来了,全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欧阳逍“吱哑”一声推开门,里面光线昏暗,隐约可以看到一名蓬头散发的女子。看见欧阳逍,她停止了叫骂,冲上前来,狠狠地瞪着他:“小姐怎么样了?”

    那女子一身狼狈,满面惶急,正是翠衣。

    欧阳逍从侍卫手中接过风灯,提着进了屋,又掩上门,将灯放在桌上,室内顿时亮堂了不少。

    然后他转过身,望着她。

    她一脸的桀骜不驯,眼底眉梢尽是深深的戒备和敌意。昔日那个敬慕他,喊他“肖大哥”的单纯热情的少女已经不见了,仿佛一夜之间长出了无数根倒刺,直要将他扎得鲜血淋漓。

    一条阴冷的河横在他们之间,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灯光闪烁起来,映得欧阳逍脸上时明时暗,时而柔和,时而冷酷,却都让人禁不住胆寒。他高大的身躯被拉成了一道长长的黑影,投射在墙上,仿佛来自冥界的使者,有着暗夜一般冷冽的气质。

    然而,谁又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眼底为何会有那么深沉的痛苦?

    他到底在为谁担心?又在为谁黯然神伤?

    翠衣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萝儿正发着高烧,昏迷不醒。”他平静地说着,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怎么会这样?”翠衣浑身一颤,眼中落下泪来。

    外边的风雨越来越大,树枝相互抽打着,发出哗哗的脆响,如波涛起伏,声声若泣。

    “你前天就已越狱,为何非等今晚这么恶劣的天气才动手?”他的声音透着一丝埋怨,若不是今晚的风雨,萝儿也不会受寒。

    “我以为这大风大雨的,行动起来不易被人察觉。”翠衣抽泣着。

    “怎么不给她多披两件衣服,这样冷的天,她单薄的身子怎么受得了?”

    “仓促之下,我一时没想这么多。”翠衣垂下了头。

    “你——”欧阳逍瞪着她,眼中怒气腾腾,“早知道你这么笨,本王就该选红绡来救她。”

    “你说什么?”翠衣猛地抬起头,一脸的难以置信。

    “狱中失火,你们三人同时冲出牢门,你武功最弱,却只有你一人逃了出来,你不觉得奇怪吗?”欧阳逍淡淡说道,深邃的眸中是令人参不透的幽明。

    “你故意放我走?”翠衣蓦地瞠大眼,一股寒意像阴冷的蛇,从心底慢慢爬了出来。

    欧阳逍不答,却道:“你逃出大牢后,就去了东街的一处香烛铺子,那是你们在京城的暗桩,老板名叫赵大成,是个五十多岁的驼背老头。你在那儿改了装,便潜到王府附近,见丫环芸儿出了府,就尾随她至僻静处,将她迷昏,弄回铺子拘押起来,又从她口中拷问出王府的情况,然后就易容成她的模样,摸进府来。”

    “原来你一直都在派人跟踪我,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监视之下!”翠衣脸色惨白,整个人仿佛失去了重心,连站也站不稳了。

    “若不是本王故意放走你,你以为凭一己之力能从天字第一号牢房逃出来?能这么顺利地从我睿王府中将人带走?”

    “怪不得我打探到你一反常态地连着几日都没回府,原来是故意给我制造救人的机会。”翠衣失魂落魄地道,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瞪着他,胸膛起伏着,突然拽紧了手心,高声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欧阳逍黑眸暗不见底,直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道,“你家小姐到底有没有失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可以发文啦,激动——

    本打算日更的,谁知一连几天都发不了文,急死。后来才知道网站正在调试新版,所以系统总出问题。不过新版真的很不错,我去看了一下,清爽大方,很喜欢呢。真希望能早点调试好。

    从现在起开始日更(如果系统不出问题的话,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