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110章 荐医

章节字数:2732  更新时间:10-09-05 23: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卢神医匆匆赶来,诊断后,又开了几味药,让绿萝服用。接下来的日子,睿王府被阴沉的气氛笼罩着,朝来暮去间,总是弥漫着药的味道,空气都熏得微微发苦。

    虽然每天都被逼着按时服药,绿萝的病情还是不断加重,连日咳个不停,更时常咳出血,欧阳逍忧心如焚,只得又召来卢神医细问缘由。

    卢神医面露忧色:“小姐只是风寒入侵,是以咳嗽不止。若是常人倒无大碍,但她余毒未清,身体本就虚弱,再染风寒,无疑雪上加霜。”

    欧阳逍急问:“可有什么法子?”

    “在下可以先用药治好她的风寒,暂保性命无忧,但唯有根除体内余毒,方能保她长久平安。”

    欧阳逍眉头紧拧:“她不是每天都在喝你开的药吗,为何余毒仍是未清?”

    “小姐所中的三种都是奇毒。王爷虽然给了我“噬尸”和“相思”两种毒药,但在下研究了多日,也只是大致了解了它们的成份,至于它们混和后会产生何种新的毒素,还不太清楚。更何况另有一枚“地狱之火”,在下也只是耳闻,从未见过,更不知毒性如何。所以虽绞尽脑汁地配药,却也只能暂时压制小姐体内之毒,却无法根除。“

    仿佛成堆的冰雪砸在心头,饶是欧阳逍素来沉稳,也不由变了脸色:“连天下第一的神医都束手无策,世间还有谁能解得此毒?那萝儿她、她——”

    卢神医面露愧色:“在下医术浅薄,愧对‘神医’之名,但可向王爷保荐一人,相信普天之下,也唯有他能解得此毒。”

    “是谁?快说!”欧阳逍精神一振,黑眸跃出光来,像暗夜的人骤然看到了一线光明。

    卢神医恭恭敬敬地道:“就是在下的师父。”

    “你还有个师父?”欧阳逍大感意外,“怎么从未听说过?”

    “我师父是位世外高人,一向不爱过问红尘之事,更嘱咐弟子不得随意透露他的名字。是以他的医术虽然高出弟子十倍,却无人知晓。”

    欧阳逍眼中的希望之火顿时熄了一半,颓然靠回椅背上:“他既是这样的人,又如何肯出手相救?”

    卢神医笃定地道:“我师父虽然生性淡泊,却有一样爱好,就是钻研各种毒物,然后配制解药,越复杂的毒,他便越感兴趣。若是知道小姐所中的都是世上罕见的奇毒,他定会忍不住前来瞧瞧,只要他老人家肯出手相助,小姐便有救了。”

    “你可有办法和他联系?”

    “在下与师父常有书信往来,即刻修书一封,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回音。”

    欧阳逍兴奋地击案:“好,一有回音,你马上通知本王,无论你师父提什么条件,本王一概答应。”

    卢神医磕头谢了恩,又开了剂治风寒的药,讲明煎制的方法,嘱咐一日三次,空腹服用。欧阳逍一一记下了,待卢神医走后,亲手熬了一碗药,端到绿萝房中。

    却见绿萝衣衫单薄地坐在窗前,呆呆望着外面出神。雕花木窗半开着,冷风阵阵倒灌进来,长发纷飞凌乱,小脸也冻得通红,而她整个人却恍若无知无觉,像一株枯败的植物,没有一点生气。

    欧阳逍一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一声,将碗重重顿在桌上,快步抢到窗前,“咚”的关上窗户,又从床上拽过棉被,兜头盖脸地将她裹住。

    绿萝回过神来,刚叫了声“哥哥”,就被合被抱起,丢到床上,重重打了几下屁/股。

    绿萝“呜呜”地哭着,虽然隔着棉被,并不如何疼痛,但她从未受过此等羞辱。欧阳逍一向待她如珠如宝,当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何曾这样拉下脸来打过她?

    她越想越委屈,哭得更大声了。往日一见她眼泪便要竖白旗的人,今日不知怎的,依旧阴沉着脸,不依不饶地数落着:“都病成这样了,还敢吹冷风,当真不要命了?”

    再看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更是生气,“腾”地站起来,扯高嗓子大喊一声:“人呢,都死到哪儿去了?”

    莲儿,翠衣赶紧跑进来,跪在地上簌簌发抖。

    欧阳逍怒斥:“不是叫你们好生伺侯小姐吗?你们是怎么伺侯的?”

    两个小丫环吓得连连磕头:“请王爷息怒!”

    绿萝已经止了哭声,脸上兀自挂着晶莹的泪珠,抽抽噎噎地道:“你骂她们干什么?是我自己作践身体,与她们何干?反正我已经活不长了,又何苦死拖着,让大家都跟着受罪……”

    “谁说你活不长了?”欧阳逍厉声问。

    “我自己的病自己清楚,你也不要说什么好听的话来宽我的心。反正我这样半死不活的,徒招人厌,不如早点去了,大家都省心。”绿萝抹着眼泪,心灰意冷地说。

    “你——”欧阳逍一副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你敢再说这样的话试试——”

    绿萝见他生气,心里也有些害怕,扑倒在床又哭起来。

    半晌,欧阳逍长叹一声,挥退丫环,又贴身抱住她,放柔了声音安慰道:“萝儿,别哭,是我不好,不该冲你发脾气。但你知道听你这样说,我心里有多难过吗?”

    “我这样费尽心机想要治好你,你却一点都不爱惜自己,还说那样的话来气我。你若有什么事,我、我又怎么活得下去……”他臂弯猛地一紧,声音也有几分颤,一颗心又酸又痛,似要裂开一般。

    绿萝翻过身,泪眼朦胧地望着他:“萝儿不在了,哥哥也就轻松了,省得整日牵肠挂肚的,这些日子都瘦了不少。”

    她伸手抚上他憔悴瘦削的面颊,布满红丝的眼中映出了她一脸的担忧和心疼。

    欧阳逍抓住她的手,握得紧紧的:“萝儿,你放心,哥哥决不会让你有事!我已经为你找到了一位神医,他定可以救你。”

    绿萝止了泪,好奇地问:“是谁?”

    “卢神医的师父。”

    “神医的师父?”绿萝脸上露出奇特的神情,好像很意外,又难以置信,但更多的是欢喜,眼中也渐渐有了神采,喃喃地道:“他一定很厉害吧!”

    “对,所以你一定要有信心,你一定会好起来。”欧阳逍坚定地道。

    “嗯。”绿萝点点头,梦呓般地说,“只要他来了,我便什么也不怕了。”她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整个人像脱胎换骨一般,顿时容光焕发起来。

    她的腮边还挂着泪珠,嘴角却绽开了一朵清浅的笑,犹如带露的雪莲,楚楚娇柔,动人之极。

    欧阳逍呆呆地看着她,心中爱意翻涌,再难扼制,情不自禁地俯下头,缓缓地、轻轻地,似害怕碰碎一般,温柔地将唇印在那朵雪莲花上,印去那凉凉的咸咸的露珠。

    绿萝又羞又怯地看着他,嘴唇微颤着,说不出话,脸却越来越红,似胭脂渐染,娇羞胜海棠。

    看到他眼中渐渐转深的欲/望,她突然害怕起来,猛地伸手将他推开,面朝内侧躺下,拉过被子连头一起盖上,闷声道:“哥哥,萝儿想睡了。”

    欧阳逍神色一黯,无奈地叹息:“好,哥哥这就走。”

    他迟疑着,看她紧张得一动不动,想要说什么,却终于忍住,默默直立了半晌,方才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绿萝僵直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只觉得背上凉嗖嗖的,竟都是汗。

    冷汗!

    她到底在怕什么?是欧阳逍,还是她自己?

    缓缓拉下被子,她怔怔地望着窗外。

    风吹动窗纱,露出墨色的天空,少了星群的点缀,一弯残月孤独地悬于天际。

    心,突然就纠结起来,不知不觉中,一滴清泪已滑下脸颊,落在枕边,洇开一点淡淡的水迹。

    也许,所有的感情,都会留下一丝悲伤的痕迹。再坚硬的心,也会出现一点脆弱的裂隙,只等在某个风清人寂的夜晚,独自咀嚼痛苦的滋味。

    夜阑珊,风寂寥,冬月无眠!

    ——————————————————————————————————

    再发一章,我是很勤快滴,挖哈哈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