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迷茫

章节字数:6608  更新时间:14-09-28 09: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全国大赛日渐临近,立海大网部内一片蒸蒸向上的和谐之象,大病初愈的部长幸村状态并没有下滑,球技反而比以前更为精进,大家已经影约看到第三座全国冠军奖杯。然而副部长真田弦一郎却是愁眉紧皱,一副苦大愁深的表情。可悲天悯人、杞人忧天向来不是皇帝大人的风格,那么能将他凌乱成这个样子的,只能是她——菖蒲百汇。

    社办大楼后的花坛是这几天真田常去的地方,不是因为那里的花开得漂亮,而是因为百汇似乎对于花粉过敏,很少会出现在花团锦簇的地方,所以那便成了立海大女性止步外,唯一能让真田感到安静的地方。在叹了第101声气后,真田的脸还是阴沉沉的。菖蒲百汇这个突然穿过来的女人,RP到无以至极,成天在自己的身边绕来绕去,顶着一张笑得不怕抽筋的脸,满脑子想得是如何压倒自己。更要命的是,不论场何、地点,出现的一贯姿势肯定是扑过来!真怀疑她真的是20岁多的人吗?这世上居然有她这种生物,可以活了20多年而没有笨死!

    经历雅子的非常洗礼,自己早就很淡定,起初可以很从容得将她如狗皮膏药般扔开,时不时得刺她一两句,看着她跳脚的样子很有成就感。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个经常跳脚的人变成了自己!诚然,她的技能确实比雅子更胜一筹,但自己近10多年的修行怎么竟这么轻易得败下阵来?更要命的是,最近就连她不出现的时候,也好像可以看到她的影子在眼前晃啊晃的,比如现在。看样子有必要提议,以后的菜只做葱和胡萝卜。没想到她居然讨厌吃这两种东西,每次看到它们,那张时常抽筋的脸上才会出现属于人类的表情。想到这,真田的嘴角微微上翘,有一种阴谋得逞的得意。

    马上就是全国大赛,可自己却被她弄得心神不宁,总是会情不自禁得去思考她的问题,刚才练习的时候竟然在想她今天为什么没来!真是太松懈了!现在每天的精力渐渐变成学业、网球、剑道、百汇,而且这第四项大有攻城掠地之势,几乎有独占天下的趋势。真田刚刚舒展的眉又皱在一起,原想找人商量的,可是突然发现找不到人——

    家人,妈妈自然不用说,她不来插一脚自己就烧高香了;哥哥?想起那天夜里的特别讲座还有合宿回来之后他狭促的笑容,就不禁头皮发麻;爸爸和爷爷,算了吧,看着那两张扑克脸就什么也说不出来!朋友,莲二最近好像很忙,每次训练结束后都匆匆离开;幸村,想起那探究的眼神,突然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和他说的好。转来转去,只能自己在这里纠结。

    那天无意中看到杂志上的心理分析:如果时常想着一个人,在意他(她)的一举一动,见面时情绪会有波动,那么很可能是喜欢上他(她)了。喜欢?我喜欢菖蒲百汇?开什么玩笑!我会喜欢上她这个神经、白痴、刮噪、贪吃、抽疯的老女人?!真田被自己得出来的结论吓了一跳,急忙甩掉这个可怕的想法,居然会有这种想法,真、真是太松懈了!今天加练挥拍100次,以示惩罚。

    真田急忙起身准备去加练挥拍,无意瞟到那个身影,又出现那种古怪的感觉,他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拉低了帽沿,从另一侧绕开向网球场走去。

    “咦,刚才明明看见他在这儿的嘛!”百汇看着空无一人的花坛,揉着鼻子自言自语道,“最讨厌这个季节,到处都开满鲜花,弄得鼻子痒痒的……”在确认真田不在这里后,便匆匆得离开。

    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从树影下走出一个人,有一丝冰冷从深沉的双眸中掠过,嘴角的泛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弦一郎,你最近好像很不开心哟!”苍井拨通了真田的手机。

    “呃,爱莉莎,没什么,可能是太在意全国大赛了吧。”真田答道。

    “呐,弦一郎,从小你就没有一次骗得了我哟!是因为菖蒲百汇吧,或许我可以帮上忙哟。”

    电话那端一阵觉默,接着传来真田的声音:“谢谢你,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呵呵,不要逞强哟!对于女孩子你总很苦手的,而且你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全国大赛呀,这一次立海大一定要夺得三连霸!”

    “……嗯,确实,不过……”真田有丝犹豫,他是那种典型的IQ高EQ低的人,但不代表他没有EQ,从开始他就隐约得觉察到百汇是从心理上排斥她,其实她是一个很好看透的人,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至于爱莉莎,合宿时的那些事希望不是她做的,但有点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这位青梅竹马也不喜欢百汇。所以这件事,他不想让爱莉莎插手。

    “好了,不用和我客气了,我可是你的青梅竹马哟!呐,周日下午2:00我去找你哟!拜拜!”

    “喂、喂……”真田听着电话那端的忙音,无奈得摇头为什么一个个都喜欢自作主张。

    周日下午,苍井准时得出现在真田家的茶室里。照例是一尘不染的白色衣裙,笑得温文典雅。真田宗一郎看着走进茶室的两个人,瞟了眼在溜哒消食的百汇,这么复杂的局面弦一郎能应付得了吗?

    “这茶真是不错呢,弦一郎的技艺见长哟!”苍井笑眯眯得说道。

    “嗯,爱莉莎……”

    “呐,院子里的那棵树是我们小时候一起种的那棵吗?”苍井打断真田的话指着院外说道。

    “不是,那棵被你浇死了。”真田无奈得答道,“爱……”

    “弦一郎,秋……”

    “爱莉莎!”真田打断她的闲拉硬扯,“有话你就直说吧,我还要去练习剑道呢。”

    “应该是你有话对我说呀。”苍井喝了口茶,一副准备聆听的样子。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真田淡淡得答道。

    “你既然讨厌她,把她赶走就可以了!让她永远也不能返回日本,这点小事苍井家是办得到的。”

    “她只是有时候有点讨厌罢了,根本不需要你做得这么绝!”真田眉头一皱回绝道。

    “你果然很在意她!”

    真田看着苍井直视过来的眼睛,漆黑的眼眸似乎能看到他心里的那一丝慌乱,喃喃得道:“不知道你在说谁。”他有些局促得端起茶杯,掩示那一瞬的尴尬。

    “菖蒲百汇,或者说是,”苍井轻挑眼睑,“爱、似、百、汇!”

    真田慌乱得将手中茶泼了出来,茶汤浸湿了他的衣袖,但他并没有理会,一双眼睛不敢相信得看着眼前的苍井。

    苍井掩嘴轻笑着,眨眨眼说:“弦一郎,你太小看苍井家了。”

    “你在调查她!”真田的脸色微沉,那些他曾刻意忽略掉的事情再次浮现出来,或许那个记忆中笑得一脸明朗的爱莉莎真的已经消失了。

    “我只是惊讶,也很好奇。弦一郎交女朋友居然连我这个青梅竹马都不知道。”苍井优雅得喝着茶,“然后稍微调查了一下,没想到发现这么有趣的事情。不过,你能如此淡定得接受这件事,看来她的那些小说对你毒害不浅哟!”

    真田不语等着她接着说下去,他知道这件事无论自己是否让她插手都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她早已经介入其中。

    “而且现在看来,她本人似乎比她的小说更有毒害性呢!弦一郎,你的心乱了!”苍井伸出食指轻点着他的额头,看到他微微的皱眉,一丝怒意尚未形成便淹没在苍井那双如水的眸子里,嘴角还是淡淡的笑容,“可是,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不知什么时候她就回去,就像她的到来一样,毫无预兆。对于她来说,这里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醒了便什么都忘记了,你只不是她喜欢的一个动漫人物。而且一个20多岁的女人会爱上15岁的男生吗?”

    真田感到心好像是被什么狠狠得揪了一下,有点痛,有点酸,20多岁的女人……是呀,无论她多么的疯巅多么的白痴,她毕竟在那个世界里活了20多年,忘不了她那月光下的表情,忘不了关东大赛时她的笑容,那是一种千帆过尽的淡然,一种属于成年人的成熟与理智。

    看到真田的表情,苍井的眸子一暗,但脸上依旧是淡然温和的笑容:“身边的人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很恐怖、很讨厌,就好像被操控一样,弦一郎,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真田垂下眼眸,这样的感觉确实很不爽,可是为什么没有感到讨厌而却是有一股莫名的悲伤呢?是因为她所预知的命运中没有她的存在,她仅仅是自己生命中的看客,还是因为别的原因?真田蓦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无法准确得说出自己对于她的感觉,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讨厌”可以形容得了的。

    苍井没有说话,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接下来就应该按照剧本接着演下去,只是这一次她既是导演也是演员,20多岁的穿越女比以往的那些小丫头更有挑战性,不是吗?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眼角瞟过那个身影,眉毛一挑,偶尔来一点小插曲算是给你的礼物。

    苍井将一块蜜栈茶点,悄悄得放在蒲团旁,不一会儿蚂蚁大军便兴致高涨得登场了。嘴角的笑容还未形成便变成恐慌得惊叫:“啊,弦、弦一郎!”

    真田猛得回神,看见苍井惊慌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急忙上前看到一场的蚂蚁,无奈得摇头,从小怕虫子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啊。

    “啊,爬上来了,弦一郎救命啊!”苍井一边跳着脚一边带着哭腔得喊道。

    “好了,好了,没事的!”真田伸出手,想像小时候一般将她拉到身前,谁知手刚一碰到,苍井便整个人靠了过来。突然入怀的带着少女独有的清香的身体让他一愣,脑里闪过的却是“怎么和百汇一样!”的念头。

    而正在这时,百汇大大列列得走进茶室,看到的是苍井小鸟依人般得依偎在真田的怀里,而真田则温柔得拍着她的头,安慰着什么。百汇的眼皮轻跳,这样的画面很暧昧,但是也很刺眼!

    “哟,这样午睡可是容易长痱子啊!苍井小姐!”百汇笑眯眯得说着,一把将苍井从真田的怀里拉起。

    苍井不慌不忙得道:“弦一郎刚才帮我赶那些突然闯进来的虫子。”

    “哎呀,不用向我解释的。”百汇很大方的拍着苍井的肩,“我是非常相信自家男人的!”说着挑着眉看了眼真田,接着对苍井说道,“即使有什么,也不吃亏呀!白送上门的不吃白不吃,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再说了,有人惦记着正好说明老娘选男人很有眼光啊,你说是不是呀,苍井小姐?”

    苍井眼睑微垂轻笑着:“话虽如此,可是弦一郎并没有承认你们两个在交往啊。”

    “可是他也没有否认哟!你难道不知道不否认就代表默认吗?”百汇挑着眉问道,哼,老娘可是专编三流言情小说的,这种情节早就用烂了,也不看看我是什么性格就演这一出,你当老娘是十四、五岁的LOLI啊!

    “是吗?菖蒲桑很自信哟。”苍井温文得说道,只是眼神却冰冷如水。

    “不是自信,是事实。大家有目瞩共睹的。”百汇无畏得笑道,浅浅的笑容让人看不透她的心思。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呢?”苍井故作疑问状。

    “呐,怎么可能呢?你脸上明明长得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有眼睛当然就看得到了,所以是有目共睹嘛!难不成,苍井小姐的眼睛只是装饰用的?难怪只会挑别人的男人下手,原来是眼神不好啊!没关系,伤残人士可以理解。我向来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对了,苍井小姐,既然玉体欠安,还是早点回去吧,免得一会天黑,我家弦一郎还得加演一出英雄救美的,要是明天能上朝日新闻头条,助人为乐送盲女回家那还不错,不然的话可就得不尝失了!”百汇不愠不火得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苍井向屋外走去,不给她半分回击的机会。

    走出茶室,苍井一改先前的柔弱,摔开百汇的手,淡淡的不含任何感情得说道:“很不错的气势啊,爱似百汇。”

    百汇的身体猛得一僵,但脸上依旧笑得和没事人一般,“你刚才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我说啊,你是不是在那边没人要,所以才穿过来缠着弦一郎?20多岁的老女人缠着15岁的少年,呵呵,真是好笑!”苍井浅笑着从百汇面前走过,“呐,你的脸皮可真厚啊!当然,毕竟是20多岁的人了,想法自然不是我们15岁的孩子可以理解的。被你缠上,是弦一郎这一生的恶梦!”

    百汇愣在那里看着苍井消失的身影,明明是初夏时节,可是为什么她却感到一阵阵得抽着凉气呢?

    当天傍晚,百汇坐在真田家回廊的栏杆上,赤着的双脚在前后得晃着,脸上却是阴郁至极的表情。想着这几天真田有意无意的躲避,还有白天苍井的话,这不能不让她在意。「20多岁的老女人」——虽然苍井的话让她很不爽,但这是事实,而真田确实也只有15岁,虽然他的个子很高,虽然他看上去很成熟,可是他真的只是15岁的国中生!百汇突然有一种负罪感,惨害未成年儿童、恋童癖、怪叔叔等等破灭性的字眼将百汇越打越小,最后打成小小的一点蹲在墙角画圈圈。

    “我还是穿回去好了……”

    “皇帝控这么快就认输了?”一个声音打断了百汇的自责,转头看到的是皇帝的八分COPY件——真田宗一郎。

    “喂,大哥,人吓人吓死人的!”百汇不满得甩甩手说道,在回廊上席地而坐。

    “你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宗一郎在她身边坐下,“那个苍井是个很难对付的主啊。”

    “是呀,很难缠啊!”百汇向后躺下,深深得叹了口气。

    “弦一郎小时候也喜欢这样躺着,”宗一郎看了一眼百汇说道,“你对弦一郎到底是什么感觉?”

    “宗一郎,你干什么问这么白痴的问题!”百汇不咸不淡得答道,老娘现在心情不好,没心思应付你。

    “我换一种说法,你只是迷恋他寻一时的开心还是说你把当作一个真实的人而产生的爱恋?”宗一郎认真得问道。

    百汇微愣,这个问题,似乎自己从来没有认真的想过。是呀,自己对于弦一郎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仅仅是单纯的喜欢漫画中的人物,还是把他当作一个人而去喜欢着呢?她没有说话,抬头看着挂在天空中的月亮,脑子里回放得却是这几日来与他相处的点滴。立体的面容,真切的声音,真实的触感,可以真正得感受他的思想,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要自己去揣摸。忘不了,曾对着漫画中的影象,一字一字去解读他的台词,去揣摸他的想法,如今他真实得就在自己的身边。这才发现,真正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却忽略了自己的感觉,只是本能得追逐着他的脚步,粘在他的身边。这里他便是自己的天,自己的岸!

    宗一郎不语,静静得等着她的答案,他想,她应该是喜欢弦一郎的,只是她没有搞清楚到底是哪种喜欢,如果看清了,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可是弦一郎呢,他的感情呢?至少应该是不讨厌吧。

    “呐,你说15岁与20多岁的差距是什么?”百汇突然开口问道。

    “呃?”宗一郎一愣,没想到她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我已经20多岁了……”百汇喃喃得说道,她说不清这种感觉是不是可以称为爱,但她清晰得知道,看着他心会跳乱了节拍,这种跳动让她有一种痛至骨髓的疼痛;她也不知道这份感情是不是就是爱情,但她知道她会想他,发了疯得想他,哪怕他在身边也会想他。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她已经20多岁了,而他才只有15岁!

    想到这儿,百汇嘴角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自己居然会爱上一个15岁的孩子,而且竟是这样深沉的,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她突然开始怨恨真田宗一郎,为什么要让她看明白这一切,为什么不能让她和以前一样嬉笑着过下去!有些事,一旦明了,便再也无法回到过去,只是她也清晰得知道,她与他不可能,年龄是他们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是她心中的一道伤,轻轻触碰,就会痛彻五脏六腑!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她现在终于知道这句话的意味,她也终于明白有时候一眼便是一场爱情的劫数,而他便是自己的劫。

    “你现在真的有20多岁吗?”真田宗一郎看着百汇变化莫测的眸子,“哪怕你保养得再好,20多岁与15岁女人的差距是一目了然的。妈妈看不出来,难道立海大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来吗?精明如苍井不也是调查之后才发现的吗?”

    百汇一咕碌爬起来,看着宗一郎,“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没发现自己的变化吗?”宗一郎反问道,“你和刚穿来的时候不一样,如果你记得你十五岁时的特征,可以去验证一下。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你现在除了大脑之外,应该是你十五岁时的样子。”

    百汇抓住宗一郎的手臂,可以看出她在努力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生物工程。”宗一郎摊摊手,“很有趣的专业,可以探索人类的起源。”

    百汇的眼睛顿时变得亮亮的,“你有尺子吗?我要量身高!”

    量了十遍身高后,百汇终于相信她没有看错,真的是160公分!而体重也正好是45公斤。她记得很清楚,全家人都以为她不再长个了,但16岁那年她又突然长了3公分,身重也窜到了48公斤。这么说来,她真的是回到了15岁时的样子,难道是因为穿越,她自己的身体也跟着退缩?那么她的记忆是不是也会退回到15岁呢?

    对于她的问题,宗一郎也表示无法回答,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她回到自己15岁时的样子。

    “既然年龄的问题已经解决,那么……”

    “扑倒弦一郎!”百汇又恢复了信心,“因为我喜欢他哟!”

    “哈哈,加油哟!”宗一郎如兄长般得拍拍她的头,看向还亮着灯的剑道场,“嘛,还有一个苦恼的小朋友等着我去开解呢!弦一郎的EQ确实很低呢!”

    “放心好了,他是属于我的!”百汇冲着宗一郎的背影喊道,“谢谢哟,大哥!”

    剑道场中的真田弦一郎在努力得挥剑,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

    为什么在明确得知道她会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在自己面前消失,心会有一阵疼痛,明明讨厌她,明明不喜欢她,明明她是一个疯狂凌乱的老女人,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喜欢吗?

    只是燃烧斗志的百汇不知道,她还尚未走到他的身边,就必须选择离开;迷茫中的真田不知道,当他真正看清一切的时候却只能做出一个选择……

    ********************

    倒数第四章

    百汇的LOLI心事

    从本章开始剧情不会太RP

    或许依旧很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