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笑忘

章节字数:5804  更新时间:14-09-28 1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至于后来百汇如何让迹部消的气,大家不得而知,反正第二天晚餐的时候是一派和谐之象。

    “欢迎大家来到红叶山庄,今天我就请大家尝尝我们这儿的特产红苕。”抱着一只红色坛子的苍井走了进来。

    “红苕……”百汇眉头微皱,难道……果然看到佣人放在面前的酒盏以及那散发着淡淡酸甜的液体,证实了她的猜测——红苕烧酒,鹿儿岛的特产。竟然让未成年人喝酒,苍井在搞什么!

    “呐,苍井酱,大家还是未成年,喝酒恐怕不妥吧!”幸村看着面前的酒盏说道,眼睛瞟向一旁的真田,据说弦一郎小时候曾被这种酒灌醉过,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所以他从此之后便滴酒不沾,尤其是红苕酒。青梅竹马的苍井不会不知道,难道……幸村的眼中掠过一丝微寒。

    “不用担心了精市,只是一杯为了立海大的三连霸助助兴嘛!”苍井笑眯眯得说道,“这酒的度数很低的,而且弦一郎也不会介意的,对吧?”

    “……嗯。”真田有些无力得应道,红苕酒,不过只一杯的话应该没事吧。

    放P,这明明是高度酒!在职场中积累丰富应酬经验的百汇轻易得看到这酒的分量,看到苍井笑得一脸的灿烂,这家伙究竟要干什么?似乎感到有目光的注视,她转头发现是幸村,读懂他眼中的意味,不着痕迹得看向真田,果然那张严肃的脸上神情是分外的凝重,就像面临大赛前的决绝一般,原来如此!

    靠,真是什么狗血弄什么!感情你想整出一个酒后乱X啊,哼,老娘玩这出的时候你丫的还不知在哪混呢!告诉你,有老娘在你就休想得逞!

    “是呀,为了庆祝立海大的三连霸,这酒应该喝!”百汇说着站起来,端起酒盏说道,“呐,首先要谢谢邀请我们来这儿的迹部景吾以及山庄的主人苍井爱莉莎,先干为敬!”言毕,百汇一仰脖,酒一滴不漏得喝下。不愧是上好的红苕烧酒,味醇酒香,自然度数也不低。

    迹部见状,不屑得轻吐道:“本大爷不喝这种不华丽的东西,”啪得一声响指,叫了来一瓶82年的葡萄酒,“你们随意。”

    “呐,苍井小姐呢,你不会也不给我这个面子吧?”百汇笑眯眯得把玩着手中的酒盏看着苍井。

    “怎么会呢?”苍井优雅得端起酒盏以袖掩面一饮而尽。

    “好酒量呀!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能有这么好的酒还有这么豪爽的主人,真是痛快!为此,我敬我们美丽又豪爽的主人一杯!”说着百汇又端起了酒盏,一饮而尽。

    苍井在她的殷切企盼下也陪着喝了一杯。

    “一杯点水情,二杯江湖义,三杯、四杯朋友心!来,苍井小姐,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所以这三杯、四杯是务必得喝的哟!”百汇已经走到幸村与真田的身边,不动声色得端起他两人的酒盏连干两杯。

    “菖蒲桑,你这是什么意思?”苍井微眯着眼望着她,如果不是这个碍眼的家伙,自己也不用废这么多周折,而且现在居然想到用这样的办法留住弦一郎。

    “喝酒啊!怎么难道苍井不是请我们喝酒的?还是说你只想让某一个人喝酒呢?”百汇挑着眉问道。

    听到百汇的话真田的身子微微一颤,抬眼看向苍井。苍井似乎感到他的目光,略有些微窘得笑道:“哪有,你真会说笑!那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与你喝个痛快!”苍井说着也连喝两杯,要拼酒吗?好呀,就陪你玩到底,这山庄是我家的,这种酒我可是从小就喝的,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好呀,那今天就不醉不归!”百汇又爽快得干下一杯,“呐,既然要喝酒,不如来个痛快,按打喝怎么样?一次一打。”

    “呐,你这是向我挑战吗?”

    “怎么,你怕了吗?抢男人和打架老娘可能不如你,但喝酒,”百汇轻挑着眼睑晃着食指说道,“你不如我!”

    “是吗?那就试试吧!”苍井笑道,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

    一直不语的真田刚要开口,便被幸村阻止道,“呐,女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不然就变了味道!”

    真田知道幸村的弦外之音,所以这件事他只能袖手旁观。立海大众人皆是神情紧张得看着斗酒的两个人,而冰帝那边却在迹部丢下一句“本大爷对这种不华丽的事没兴趣”便集体撤退,反正这是立海大的“家务事”眼不见为妙。

    喝过二十四杯后,百汇面色依旧如常,要知道职场中的应酬既要陪客人喝到尽情又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而这些不是仅仅靠逃还需要有酒量。

    第三十六杯后,苍井感到心口有些闷,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冲上头的酒气开始使自己感觉晕乎乎的,但看着对面无事的百汇咬着牙硬挺着。

    第四十八杯后,百汇感到这醇香的酒中含着微酸的苦涩,这一刻她似乎可以理解《新龙门客栈》中林青霞的心情,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与别的女人洞房花烛,而自己却在外面为他挡酒。不过,自己不是圣母,也不是悲情女主,老娘还没大方到可以淡然得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人XXOO!即使这是最后的结局,那也要等到老娘穿回去的,看不见,就当作不知道!

    第五十杯后,苍井终于无力得趴倒在桌子上,醉了过去。凉介管家表情复杂得将自家小姐扶起,向众人致谦离开,幸村随即跟了出去。

    “哼,拼酒啊,老娘还没输过呢!”百汇放下酒盏,看了眼众人伸了个懒腰,“真是好酒啊!不过,我要自己回味去了,不和你们玩了!”说着百汇站起身来,可是却身子打晃,踉跄得险些摔倒。

    “百汇,你醉了!”柳扶住她表情平静得说道。

    “谁说的?我是千杯不醉呢!”百汇挺直了身子,伸出食指点向每一个人说道,“只是腿有些麻而已!不用送我,你们谁都不用送我!”

    看着百汇有些虚浮的脚步,真田的眉头微皱终究还是没有跟过去。

    走廊上,幸村喊住了凉介,“凉介叔叔,你好像走错房间了。请把你家小姐送回她自己的房间。集训的时候,她的杰作不是没人知道,只是没有人想提。但请别忘记,物极必返。”

    凉介脚下一顿,看着幸村犀利的目光,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谢谢你,幸村少爷。”

    “呐,钥匙可以还给我了。”幸村伸出手。

    当百汇摇摇摆摆得走过来的时候,幸村怡巧在关房间门,看到百汇的样子无奈得摇摇头,“你醉了。”

    “没有!我很清醒!”百汇不服气得说道,“我可以找到自己房间!呐,这间是幸村的,旁边的就是602的,再旁边就是我的!”说着百汇轻松得扭开门把手,然后一脸得意的对幸村说道,“怎么样,我说我没醉吧!”

    “是的,你没醉。”幸村看着关上房门的百汇又看了眼手中的钥匙,“可是那明明是弦一郎的房间。”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百汇的五官立刻纠结到一处,几乎是连滚带爬得冲进卫生间,刚接近马桶,便哇得一声吐了起来!靠,这酒后劲真大,再过一会老娘我也撑不住了!胃里火辣辣得烧灼感伴着一阵阵的恶心让她拼命得呕吐,恨不得将整个胃都吐出来。强劲的酒劲直冲脑袋,顶得她感觉一阵阵的眩晕,就在她吐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时候,感到有人在轻轻得帮她顺着背,力道不大却很舒服。

    “呃……水……”有些迷糊的她喃喃得说道,紧接着一杯水便抵到她的唇边。清凉的液体缓缓得从喉吼流进身体,最后到达胃里,顿时让她觉得舒服不少。她将脸上的头发拨到一旁,想要看清究竟是谁这么好心——

    一张严肃至极又有些阴沉的脸,漆黑的眸子如两汪深潭般向她淹来。百汇只觉得她的心被狠狠揪了一把,痛得她急忙别开脸,不再去看他。

    真田本是回来想换下被幸村“不小心”泼到酱油的衣服却看到趴在卫生间里吐得要死要活的百汇,好心得帮她顺气递水,她居然是这样一副讨厌的神情,气就不打一处来,“你白痴啊!20多岁的人了,居然跟小孩子去拼酒!你有没有点脑子!”

    “不劳烦你操心!”百汇摔开他的手,“心疼你的未婚妻被人欺负就别让她来惹老娘!”

    “惹你?明明是你去挑衅她的!”真田看到她一副没错的态度表情再度阴沉,越发气得胸闷,这家伙怎么听不懂好赖话呢!

    “真田弦一郎,你这是什么意思?在向我兴师问罪吗?告诉你,你没有这个资格!”百汇瞪着他,那神情好像一只好战的公鸡,咄咄逼人。

    真田闻言,手不禁握拳眸子中闪着怒意:“是,我没有资格!即使有,我也懒得管你这个不可理喻的白痴!”

    “我不用你管!老娘我现在心情不好,没时间应付小孩子!你马上给我滚!滚!”百汇随手抓起洗手台上的东西向真田扔了过去。

    “喂!”真田躲过迎面砸来的东西,“我才懒得管你这个抽疯的老太婆!”

    “滚!马上给我滚!”百汇愤愤得将所有能拿到的东西都向真田砸去,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她才停了下来,整个身体却好像瞬间被抽掉活力一般,慢慢得瘫坐在地上,身子向浴盆边上靠去。耳边反复播放着刚才真田的话,明明知道他喜欢的不是自己,可是为什么听到他为了另一个女人来质问自己时,心会这么痛!这些桥段自己都知道,可是真的面对的那一刻却不知所措!

    爱情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一场战争,先动情的人,注定粉身碎骨。眼前一片模糊,隐藏许久的泪终于顺着脸庞流了下来!渐渐得,从开始的低声啐泣,到后来的呜咽,直至最后的放声痛哭,这些日子来隐藏的心痛、孤单、害怕甚至是绝望在这一瞬间全部迸发出来,不可收拾。

    刚走出房门的真田猛然惊觉,这是自己的房间,凭什么滚的人是他!当他再次走进房间时,看到的却是趴在浴缸边哭泣的百汇。冰凉的浴室中,蜷缩在角落里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是那样的无助与单薄。他一时之间不知所措,面对她的眼泪,他真的不知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只是无助得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轻唤着“百汇!”

    “不要碰我!”百汇狠狠得甩开他的手,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彼此间就连这一点肌肤上的触碰都会勾起钻心的痛,她的心已经无法再承受这样的痛。

    “老娘让你滚,你没听见啊!我不想见你!”百汇抽泣着,狠狠得擦去脸上的泪水,头也不回得说道。

    “哼,谁喜罕管你这个疯子!”刚刚涌起的那一丝心疼马上被气愤与伤心所填满,真田转身冷冷得丢下一句话,“我希望你马上消失!”

    “你说什么!”百汇转头,气鼓鼓得盯着真田的背影,愤愤得咒骂道,“真田弦一郎,你混蛋!”紧接着她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冲了过去!

    真田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扑过来,强劲的力道差点将他撞倒,他气愤的转身刚想责骂,却只见她直直得撞进怀里,嘴里不依不饶得说着什么,声音中却夹着哭腔——

    “你这个混蛋!我已经不去招惹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你到底还想让我怎么样!老娘我20多岁但也是人不神,也会心痛,你知不知道!”百汇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得用拳头打向真田的身体,“我天天告诉自己不要想你,不要看你,不要理你!可是偏偏管不住自己,还是会不由自主得去找你,去看你,去想你!你说,你要我怎么办!你说呀!”

    真田看着此时一边哭着一边敲打着自己的百汇,心中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是喜是悲,又有一丝甜一丝苦,为什么没有发现她的心情呢,原以为不快乐的那个只是自己!原以为她没心没肺,原以为……却没想到她竟也是这般的脆弱!可是笨拙如真田却又实在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是伸手抱住此时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女子,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又打又骂。

    “你居然为了那个女人骂我,让我滚!你当老娘是什么!你根本就是个没脑子的混蛋!”百汇见真田不语,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捏住他的脸,“还对我摆出这张臭脸!这张面瘫脸就不能对我笑笑吗?老娘马上就要回去了,你再不笑我就看不到了!这张脸,一点都不帅,缺少表情,年龄不详!可是、可是我就是忘不掉!我恨死你这张脸了,恨死它了!我真想把它扯下来带走!”百汇任性得说着,用手捏着真田的脸,望着他的眼睛却不停得流着眼泪。

    “百汇……”真田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轻唤着她的名字用力的抱住她。

    “你这个死木头!大闷瓜!我、我怎么会看上你,怎么喜欢上你这个15岁的小毛孩!我、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突然真田感到脖子传来一阵剧痛,猛得推开怀中的人,瞪着她,“你干什么又咬我!”

    “我喜欢你!”百汇回瞪着他理直气壮得吼道,“真田弦一郎,我喜欢你!”

    真田微愣,还没等他来得及反映刚刚安静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百汇伸手捶打他的胸膛,“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你!超级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啊!弦一郎,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嗯!”真田深深得用力得拥抱着她,感到她渐渐在怀里安静下来,依旧可以听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弦一郎,我喜欢你,弦一郎……不要离开,我、我不想走……弦一郎,不要离开我……”渐渐得捶打变成了相拥,真田亦紧紧得回抱着她,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轻吐道:“不,我不会……让你离开!”终于,两个人贴得无法再近,可以清晰得听到彼此的心跳,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心跳竟是如此的契合!

    真田看着在怀中渐渐睡去的百汇,小心得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上,刚要起身却被一只手臂紧紧勾住,紧接着一个柔软身体靠了上来,“弦一郎,不要离开我……”

    挂满泪痕的脸庞,轻眯的双眼,喃喃得却透着任性的低语,无助而柔弱,真田的心变得柔软起来,伸手抱紧她,微微垂首,不经意间唇瓣的触碰,瞬间变成了唇齿间的纠缠,深沉得而饱含着热情的吻,他知道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错过……

    一阵急促的音乐声将百汇从睡梦中唤醒,睁开眼,有片刻的微忡,伸手“啪”得一声打开台灯,灯光刺得她眼睛微痛,这竟是自己的卧室!拿起还在歌唱的手机,原来是她家宝贝小猪碎夜无痕发来的短信:姐,和你商量件事呗~快点把你的皇帝坑完结了!明天是他的生日!!

    抬眼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5月20日11:50,还有10分钟就是皇帝真田弦一郎09年的生日了。百汇心中一阵凄凉,原来那场穿越只是一场梦啊!心中涌起被抽离的痛,眼前浮现出自己最终爱的那个桥段——在热闹的人群中,两个人相遇、相拥,然后分离,平静的绝望。于是恍然,穿过纷乱的尘世只为与他相遇,然后狠狠得大笑,狠狠得相爱,最后狠狠得相忘!今朝相遇空聚首,他朝相忘烟水中……

    百汇习惯性得双手抱膝,有人说,一个人的时候是练习拥抱自己的时候。拥抱自己的那一瞬,才发觉自己竟未着寸缕!捏捏微微发胀的头,思维有些混沌,伸手摸睡衣的时候在灯光下看到左臂上那道浅浅的伤痕,是刀伤!心掠过一丝疼痛,原来是真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胡乱抓了件衣服披在身上,才发现竟是浑身酸痛。走进浴室,白炙灯光下镜中的女子下巴微尖,脸色苍白,一双眼睛又红又肿好像大哭了一场似的。她无奈得叹了口气,微微低头看到索骨下的一块小小的於痕,手颤抖得轻轻得触碰上去,仿佛它是心底的那道伤,不堪触碰,回想着他留下它时的样子,回想着那场刻骨铭心的相遇,隐藏于心底的疼痛一寸一寸得泛滥开来。

    “咚咚——”零点的钟声敲过。

    百汇抬眸,看着镜中映出的那张自己深深得倦恋着的脸庞,她知道有些人终究间忘不掉的,因为他早已深深得融入自己的血脉之中,无法抽离!伸出手轻轻得抚上他的脸,轻声说:“生日快乐,弦一郎!”

    一滴泪顺着脸庞缓缓得滑落……

    (本卷完)

    ****************

    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喜欢悲剧的,那就当百汇穿回来了,两个人相忘烟雨中

    喜欢喜剧的,那么就当镜中看到的是随着百汇一起穿过来的皇帝

    两个人从此你侬我侬~

    今天修改一下BUG,不是伪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