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改变

章节字数:2731  更新时间:21-08-30 14: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故事回忆到这里,亭子里的两个人又开始沉默。或者是故事太波澜起伏,或又是惊心动魄,于舟阳捧着茶杯喝了好几口,不知在回味故事,还是在回味茶的甘甜。

    “那是你第一次杀人吧。”于舟阳杯中的茶水已喝到底,他将茶杯递给裴述怀,想让他再添一杯。

    裴述怀接过茶杯,拿起小炉子上的茶壶没有理会。

    他以前从未想过自己会手染鲜血,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是碌碌无为,只会医术的一介庸人。

    他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到万花谷的,他只知道回到万花谷他就没有意识倒了下去,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来,睡醒第一件事就是问温萝,他们说温萝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发烧一直不退了三天了。

    裴述怀不顾别人的劝说阻拦,拖着绑满绷带的身子,一瘸一拐的去看温萝。

    看着小脸通红的温萝,裴述怀心又提了几分,他抚摸着温萝的额头,烧的烫手。

    裴述怀立马拿着脸盆去打水,浸湿手巾拧干敷在温萝的额头上,半个时辰就替温萝换一次,中途帮温萝抓药煎药,慢慢扶起温萝,小勺子里的药吹温热了才缓缓送入温萝口中。

    药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裴述怀这般模样,他平日很注重自己形象,而现在,他可以熬夜通宵守着温萝,连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无暇顾及,药童说替裴述怀照顾温萝,他去休息会儿,裴述怀也直接拒绝,他要亲自照顾温萝,大家也知道裴述怀的性格,说一不二,大家也便不再劝说,只是安安静静的替裴述怀准备草药,准备好一切他需要的东西。

    于舟阳看着帮他添完茶就开始发呆的裴述怀,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想什么呢?”

    “没什么。”裴述怀这才将茶杯递给于舟阳,后来的温萝醒了,但是似乎是刺激过大,她不记得发生的一切,记忆似乎停留在伤亡之前,这样也好,不让她有这些不好的回忆,于是裴述怀便带着温萝,照顾她的生活起居,教她医术,不负温家世世代代的传承。

    “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吧,萝儿她还小,睡一觉就好了。”一语话落,裴述怀便起身准备离开亭子,但是被一只手抓住了衣角。

    裴述怀不解的看着于舟阳,看不出来于舟阳的神色与想法。

    于舟阳坚定的望着裴述怀的眼睛说道:“为了表达歉意,我也要照顾温萝!”

    还没等裴述怀反应过来,于舟阳又开始痞笑着:“毕竟我要把她当童养媳呀。”

    裴述怀就差当场给于舟阳来个倒拔垂杨柳,他甩开于舟阳,咬牙切齿的对着他说了两个字字:“做梦。”

    温萝真的如裴述怀所说的那样,睡醒便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不好的事情,于舟阳终于松了一口气,依旧跟昨天一样,当着温萝的保镖,跟昨天不同的是,于舟阳是屁颠颠的跟在温萝的身后,温萝蹲下来挖草药,他也蹲下来问这问那。

    刚开始温萝还很有兴趣的给他讲解,到后来温萝开始嫌弃于舟阳太烦人了,鼓起两边脸颊,不满的嘟囔:“你又不学医术,问这么多干嘛。”

    于舟阳看着肉嘟嘟的脸颊忍不住戳了戳,嫩嫩的,弹弹的,真像一个水蜜桃。

    温萝看到于舟阳又欺负自己,拿起锄头又对着于舟阳就是一顿勤追猛打,但是哪跑过的成年人的体格,追了一会儿便开始气喘吁吁,看着远处的于舟阳对自己做了个鬼脸,温萝气地跺了跺脚,暗暗发誓要学会花间游心法以后揍他。

    傍晚回到药庄之后,于舟阳说要给温萝露一手,便将裴述怀从厨房赶了出来,夺过裴述怀手上的锅铲,让他两师兄妹就等着吃大餐吧。

    裴述怀本来就黑着的脸愈发的更黑了,温萝握着师兄的手,像平时一样撒着娇,试图让师兄的气压不要这么低。

    “师兄平日辛苦了,今天师兄就好好休息一下,让坏叔叔去做晚饭便可。”

    裴述怀看着温萝水灵灵的眼睛,心里不禁柔软了几分,小丫头都这么大了,平日虽然他都让温萝独自下山,不管温萝怎么撒娇裴述怀就是不陪同,其实他一直有偷偷跟在温萝身边,温萝下山,他便也跟在身后下山,她在花海采药,他便在不远方树后依靠着,暗中保护她,有狼群想接近温萝的时候,都是他默默的先把狼群在远处赶跑,在温萝要回药庄的时候先行一步赶回去,装作看了一整天书的样子,起身为她去做饭。

    而现在,萝儿似乎已经不需要他了吧,裴述怀轻轻的拍了拍温萝的脑袋,将一丝伤感收到眼底,不让温萝发现他的情绪。

    过了一炷香时间,厨房里传出了洪亮的声音:“菜烧好咯!”

    于舟阳端着菜盘子出来,“这是我最拿手的爆炒西蓝花,这是酸辣糖醋鱼!还有这个是……”于舟阳一一介绍着他的作品。

    “爆炒西蓝花,师兄也最拿手做这个。”温萝闻了闻香味,尝了一口,味道跟师兄做的一模一样。

    于舟阳嘚瑟的拍了拍胸脯说道:“这个可是我跟你师兄学得,我第一次尝了便觉得好吃,你师兄就很热心的教我做法了。”

    裴述怀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顺便补刀了一句:“是你求着我教你,当时闹得差点连裴府都被你掀了,这么多年了,厨艺还是没有长进。”

    一语话落,便放下了筷子,起身便去倒了杯茶。

    于舟阳耸了耸肩,拿起筷子开吃,对着裴述怀抗议着:“明明有长进,我觉得做的比你好吃多了,你说呢温萝。”

    温萝埋头吃着饭,本来想夸于舟阳两句,但是他欺负师兄,不能忍!

    “我觉得还是师兄做的好吃。”听到温萝的话裴述怀嘴角上扬,对着于舟阳,轻轻哼了一声,好像在示威着自己赢了。

    于舟阳捏了捏温萝的鼻子,满脸委屈的诉说着:“吃着碗里的,夸着锅里的,你怎么是这样的小孩呢。”捏完还顺便刮了一下温萝的鼻子。

    咔嚓。

    裴述怀手里握着的杯子突然何四分五裂,尖锐的碎片划伤裴述怀的手心,鲜血瞬间流淌下来,瞬间的疼痛直达心扉,但是不知为何反而觉得有些释怀。

    “师兄!”

    “述怀!”

    声音同时响起,温萝丢下手里的碗筷,一步冲到裴述怀身边,检察着他的伤势。

    裴述怀回过神来,轻轻的推开了温萝的小手,淡然的说着:“不碍事,杯子质量不好罢了,萝儿你先吃饭。”

    说完,裴述怀起身准备自己去包扎伤口。

    “师兄,还是让我来帮你吧”温萝嘟起小嘴,软软糯糯的拉着裴述怀的衣角来回扭动。

    终于裴述怀淡淡的笑着,“你平时不是最讨厌医术了吗,怎么今日这么积极。”

    “因为是师兄你啊。”温萝一本正经的说着,“没有比师兄更重要的人了。”

    是啊,温萝的印象里,师兄又是爹又是娘又是老师,虽然平时严厉,但是只要温萝有一点不开心,裴述怀总会想方设法的哄她开心,一点小痛小病都时刻守着。

    “温萝,就让你师兄一个人去吧,他可是全天下最厉害的医者,你快来吃饭,长大了才能帮师兄呀。”

    于舟阳捡起地上的筷子,将一双新的筷子放桌上,拍了拍温萝的脑袋示意温萝去吃饭。

    “哦~”温萝乖乖的坐回原来的位置,开始乖乖的吃着饭。

    只要她快快长大,就可以帮到师兄了!

    裴述怀走在前,于舟阳跟在后头,这一幕似曾相识,只是以前是于阳舟走前头,裴述怀跟在后头。

    以前还是那么一个瘦弱的小男孩,长这么大了呢。

    于舟阳忍不住去捏了一下裴述怀的腰,裴述怀直接一招商阳指打到了于舟阳的麻穴,于舟阳瞬间麻的整个人摊在了地上。

    “述怀,述怀我动不了了救命啊。”于舟阳摊在地上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裴述怀的背影,可是裴述怀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听着于舟阳的声音愈来愈渐行渐远。

    ————————第四章(完)——————————

    作者闲话:

    努力生产第五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