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卿莫若秋(代号黯天使)

热门小说

静候轮回篇  42.寒衣调

章节字数:2939  更新时间:09-08-13 0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2。寒衣调

    田泽入宫与宙弦禀报陵寝之事,又是夏日吴侬软语之季,五月入夜难得凉风习习,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又一年,几年了,我低头想着,隔世黄花宛如秋梦。

    在路边酒家买个一罐清酒,边走边喝。我素爱饮茶,不得不说是爱屋及乌因凉秋而喜欢上了君山银针……如今良人情事皆如梦,倒不如喝酒快意。

    随心而行,待酒过半,竟来到城西无量山脚下,满眼迷离的看着这座山,打了个酒嗝,摇手一指,若苦若甘的笑问:“真的是若干年后的凤翎山吗?”

    此时入夜后的无量山周身腾着烟雾,看着越发的不真实,山下藤植着数不清的滴水观音。矮草间紫色的花朵点点装扮,花间星点着萤火飞虫,荡漾着将所及的画面,好一个幽静沉思之处。

    脚步已经不稳,酒量极差的我脚底开始牵绊,晃晃悠悠的沿路上山。

    若说一览众山小是美景,这入夜登极顶也是满星苍穹皆洒身,待衣衫褴褛,满面灰尘之时,我也坐在山半腰的垭口了,依靠山边的歪脖树,我放肆的大叫嬉笑。

    歪头灌酒,酒水粘了一脸,毫不在意的我竟然兴奋无比,指天大喊:“此等美景之处,怎会引动天劫?你若真是秋,怎能令我到这般伤心田地?生若求不得,死若爱别离!!!”满腹心事竟然冲口而出。

    “生若求不得,死若爱别离…”我脑子如海浪翻涌,一阵眩晕一阵清明。竟然自顾自的开口碎念起来“今生相伴,或来世再惜,为何…你总不懂这谜题……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千山雪,月下长相忆……长相忆…”

    遥望夏月,清酒对影,我已是魂醉的一塌糊涂。忽然,感觉有人靠近,我抬手摔碎酒罐,猛然扭身望向来路,眼睛有些睁不开,轻咬舌尖激起一丝清醒。嘴上却是说话都不利落了。

    “哦…左相大人啊。”我眯眼看清来人,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用手胡乱的指了一下,扭身又座了回去,四下找酒罐,却发现地上已经一片狼藉,扫兴的坐在那里吹着风。

    卿若似立在那里已经很久,玩味的看着眼前疯癫的女人,入耳皆是语无伦次的话,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说的是他吗?还是凉秋,他们是一体的啊,他无奈摇头,从何说起。

    他走过来,贴身坐在我边上,我懒得动也不去理睬,“未和佳人月下吟诗风月吗?”我讽刺的问,话一出口才知失了分寸,便住口不语。

    他摇头不语,我扭头看他,心里有点来气他的反应,“哦…不像…你风格啊!”话都说不利落就别说了,我很想抽自己,又说了这么失态的话。

    卿若转头看向我,眼睛含笑,嘴上的话语却是冷的。“无量山系皇家重地,夫人又如何出现在此呢?”避开话题!典型避开话题!

    “和你一样,赏景!”我被激怒了,说话也顺畅很多。

    他凉凉一笑“非也,卿若不是赏景…”我抬眼看他,他的身影有些恍惚,我晃晃头,不解的问,“那来做什么?”

    他逼近我,脸猛然放大,我吓一跳慌忙躲避,奈何身后就是树躲无可躲,有些恼怒的用手推上他的胸口,他俯首紧逼,用手攥着我的手,声音低哑:“料知田军师今晚不在,恰路遇佳人卿若思念难解,便尾随了来一会解去相思之情!”说着说着他竟然脸就贴了上来,我羞愤难当,一个巴掌扇了过去,他捂着脸,一脸的坏笑,表情有点像田泽那厮(田泽:……)。我用脚踹上他的坐着的腿,“滚滚,起开,不要误了我的名声!”怎知他居然拉住我的脚不松手,继而俯身将我抱入怀中!这下坏了,手脚并用的挣扎着,都说酒力比平日高出不少,而酒劲上来我竟然用不出原来的半分力气!

    他将我拢抱胸前,双手钳住我的手,将我抵在树前“混蛋!”我大骂,他皱眉,“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蛮横,不是已经温柔不少了吗?怎么又变回来了。”我哑然“我和你很熟吗?”他慌神后又是田泽式的一笑(田泽:咳咳…)“亲一下就熟了!”语毕竟然俯首下来,我瞪着眼睛,挣扎不开,只见他额头浅浅的皱着眉,看着我的眸子泛过一丝忧伤,眼中满满的怜爱,居然松开手抚上着我的脸,摩挲着。我愣愣的看着他熟悉的表情,有些失神。

    随即他深深地,浅浅地,点吻了我的额头,我心底漾了一下,酒精的作用是诡异的,令人憔悴,令人愤怒忧伤或者…意乱情迷!我居然反手抱住了他的腰身,贪婪的找寻着他的嘴唇索吻,啊,真的喝醉了。

    等我恍然意识到什么不对的时候,他竟然只着了一层丝衣,敞着胸口里面春光大现,而我竟然已经衣衫不整的埋在他的胸口娇喘起来,他低头含住我的唇不给我一丝缓和的机会。

    他提气拥着我纵身飞跃,腾跳落地之时竟到了一处短草铺就的平地,将我平放在地上。我挣脱起身,揪住他的长衫,眼中泛着一丝挣扎和哀求,他眼底染上如墨海的欲望将我压躺在地上,扬手扯下我的亵衣,忘情的用手游走找寻着,所及之处皆是迷情如修罗花盛开。锥破我最后一层灵魂的防线,他的用手摸上我的眉梢,我眼角一湿,用指尖摸索着他的锁骨,一把勾住他颈脖,又是入喉深吻。

    温软的玉峰贴近他胸膛,炽热呼吸扑在彼此的脸颊如同催情的迷剂牵动心底的虫蚁撕咬抓狂。眼前的星空层叠,他伸出手,紧扣我的手指,低头含住玉峰的淡红,用欲火在我的身体上铺开了一条媚情之路。他用唇辗转亲吻到我的下身时,只觉身子颤栗,脸上一阵潮红,双手不由自主轻推他的头,他不理,转手压住手,顺势抚摸上柔软的玉峰,在那上面揉圈。淡红的乳头不由向上挺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嘤咛不止,喉咙的呜咽声如情丝时断时续。他闻声卷起舌头,益发激烈的加猛攻势,舌尖的刺激不曾停过。

    我用手挡住羞红的脸,他转用手指在下面疯狂摩擦着,低头轻吻起纤细的黑色丛林来,恰是一阵电流将身体燃气,他似觉出我的颤抖竟然忘情的舔吻起来,心中阵阵抽搐,花(穴)紧咬,花心一凉那里已是狼藉,我大口的呼着气,情欲之火久久不曾褪去。

    他粗喘着气,抬头,唇边夹杂着欢欲的爱(液),用手轻擦放在舌边舔净。我羞怯的转头不看他,他魅惑的一笑,扭正我的脸与其对视,良久又是一阵激吻,他轻扯下腰带,只觉他下体紧紧的贴着花(穴)。我忘情的轻咬他的耳垂,在那里肆无忌惮的挑弄,“你对我是不是真心。”就着风我与他轻轻耳语,待他要开口,我又一下咬住了他耳垂。不必出出来,不必。

    他咬牙扭头看向我,满溢情欲的眼睛,竟是硬扛着最后一丝清明,坚定的说“我定不负你。”语毕一个挺身进入我的身体。合二为一的刺痛令我呜咽一声,紧缩的疼痛伴着撕裂,他眼中闪过怜惜,低头吞下我的呜咽呻吟之声。他艰难的喘着气,控制着律动的频率,轻轻的挺进,我用手死命的抓着他的后背,那里也是丝丝血印,如同情爱的修罗花触目惊心。待终于完全进入后,他趴在我胸前粗粗出气,半响轻轻的动了起来,原本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伴着他的动作和涨大有了一丝美妙的激荡。起伏中大汗淋漓,伴着草香迷醉的二人都有些兴奋不止,他逐渐加快抽离的速度,手不停的揉捏着我的玉峰,私处的湿润伴随着快感一起蔓延全身,令我不时战栗。待快意抵达脑穴后,他也已经接近疯狂,穿刺声伴着呻吟,让我的颤栗和快感混杂着分不清。终于达到高潮,他最后一个猛刺,喉咙发出一个低吼,微微闭上了眼睛。我湿润的下身一阵紧缩,深深的含住了他的涨大,好似每个毛孔都张开又收缩了一次,神魂飘离,达到了一个畅快淋漓的境界。

    欢爱后怎样收场…是否需要柔情蜜意?是否还当相拥不弃?是否应该此生不离?是否…落个问归未有期…不解不解,只记得繁夏的星夜,我们无数次的欢爱。最终伴着朝霞我飞身跃下无量山,身后熟睡的男人如同这个清露的黎明一般安静。

    叶殒知凉秋,一笑付素颜……

    生若求不得,死若爱别离,终有一日你会懂这谜题!

    本章歌词选自河图大人的《寒衣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