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篇章】  【章十八·意义不明(补全)】

章节字数:2346  更新时间:09-07-08 16: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

    重新回到夜幕低垂,街道寂静,草木重新入睡之时。

    些许迟来的饭香从翁长的宅邸里飘溢而出。

    “饭还没好么~~?”

    善弥悠闲的声音回荡在餐厅里。

    “晚饭好慢啊~~对吧?克里斯汀~~~”

    独自坐在宽敞桌边的善弥,一边无摸着趴在他肩上的绿色蜥蜴的头,一边嘟起了嘴巴。

    “请稍微再等一下。”

    正在厨房准备着饭菜的男人——姬谷单手拿着平底锅,礼貌地回答道。

    姬谷就是那个接送善弥的粗犷男人。

    翁长家位于距离学校大约二十分钟车程的住宅区,是一栋二层的白色建筑。

    房屋的整体构造十分简单,内部的装潢和摆放的家具也都没有附带多余的点缀。

    家中的每一个角落都仅过了精心的打理,光洁无暇的地板反射着漂亮的光泽。

    这一切都是姬谷的功劳。

    “让您久等了。”

    看到一碟盛有肉和茄子的炒菜被端到桌子上,善弥高兴地举起了双手。

    “等好久了!肚子都饿坏了~!”

    “请用餐吧。”

    端出盛着味增汤的容器,姬谷以和他外表不同的温和语气对善弥说。

    摆放在桌子上的是沙拉和炒菜,还有白饭和好几种炖菜。

    “我开动了~~~”

    双手合十后,善弥拿过筷子飞快地吃了起来。

    看着这副情景,姬谷解下了围裙坐到了善弥对面。

    *

    姬谷自己并没有吃饭,他只是在等待善弥用餐完毕,也就是说,他担任着所谓『家政夫』的职务。

    善弥的父亲是暴力组织征柳会派系之下,第一代翁长组的前任组长——翁长邦仁。

    组里的成员大约有一百人。而姬谷在被邦仁收留之后,曾一度被提升到族长候补的位置。

    但是在几年前,患上心脏疾病的邦仁以半放逐的形式从组织中引退的时候,姬谷也决意岁邦仁一起离开。

    而现在,他们靠着邦仁积攒下来的财产以及从邦仁去世的叔父那里继承下来的大厦收入维持生活。

    对姬谷来说,邦仁就是他的恩人。

    没有了邦仁的组织,毫无价值。

    只要能为邦仁和善弥效力,他愿意追随这对父子到天涯海角。

    姬谷从小就在帮忙打理家务,所以并不觉得现在辛苦。

    而且最近,他更是对发明一些新菜式乐在其中。

    “姬谷~这个好好吃~”

    善弥嘴里塞满了食物,举起了手里插着茄子的筷子。

    “这种行为很不雅观哦,少爷。”

    “无所谓啊~没关系没关系~来~克里斯汀来吃紫苏~~~”

    善弥拿起放在沙拉里的紫苏菜叶,放到了蜥蜴的嘴边。

    从善弥肩上探出身子的蜥蜴显然对眼前的料理非常感兴趣,咬过菜叶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很好吃吧~~~”

    善弥满面笑容地歪着头,似乎在征求蜥蜴的同意。

    “真是的……”

    姬谷无奈地叹着气,脸色却是缓和了起来。

    心情愉快的善弥非常的天真,光是让人看着就会使人心情平静。

    “还要再添一碗饭吗?”

    “嗯……再来半碗就够了~”

    就在姬谷接过递过来的空碗,准备打开饭煲盖子的时候。

    “善……!”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餐厅里响起。

    善弥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虽然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了。但是看着这一切,姬谷的身子还是微微地僵硬起来。

    声音的主人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那正是善弥的父亲、第一代翁长组的前任组长、姬谷的恩人。

    ——翁长邦仁。

    *

    翁长邦仁现在正因为精神方面的疾病闭门不出。

    那强壮的身体和深刻在眉间的皱纹,让眼前这个人散发着统帅众人的望着所特有的威严。

    只可惜,他自身的某个部分让这种印象荡然无存。

    ——是眼神。

    简直如同被蒙受追逐的小动物一般畏惧的眼神,透着无法隐藏的恐惧和卑微。

    如果被过去认识邦仁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因为这种巨变而唏嘘不已。

    “你回来之后,有好好地去祈祷么?”

    话语中带着责备,邦仁用手扶住墙壁,打算走进餐厅。

    “……”善弥没有回应。

    “啊!”邦仁突然惨叫起来,用手护住头部蹲了下去。

    撞上墙壁的陶器顿时四分五裂,碎片溅落在地板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善弥沉默地注视了邦仁一会儿,然后突然从餐桌旁站起身来。

    “啊,吃饱了。”

    他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抚摸着肩上的蜥蜴,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蹲在地上的邦仁还在不住的颤抖,可善弥却熟视无睹地从他身边走过,哼着歌离开了餐厅。

    “少爷!”

    姬谷的呼唤声也没有让善弥转过头来。

    但是,一到走廊,善弥突然停住了脚步,就这样望着虚空呆立着。

    那样子,就像是为了听清远处的动物一样。

    “啊……刚才……似乎,动了一下。”

    “……?”

    低声说完这句意义不明的话语之后,善弥再一次迈开步子,走上了楼梯。

    *

    “……”

    总是这样。

    姬谷轻轻地叹了口气。

    善弥非常厌恶邦仁,每次碰面不是无视就是恶言相向。

    可是对于姬谷来说,这两个人都是重要的存在。

    这种情况实在令他头痛。

    邦仁仍旧蹲在地上,像个被欺负了的孩子一样不停地发抖。

    姬谷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那身体再次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站得起来么?”

    姬谷用手臂支撑着邦仁,扶着他慢慢站起来。

    邦仁不断看向四周,依旧无法平静下来。

    在他的眼中透出了不安、透出了恐惧。

    “那小子怎么样了?!善!善到哪里去了?!”

    “少爷已经回房间了。”

    “祷告!都是因为他没有祷告……对,就这因为没有祷告,所以才会那样……!”

    邦仁搂住姬谷的肩膀,神色惊恐地注视着楼梯,好像那里有着无形的敌人。

    “我稍后会转告少爷的。”就像是在安慰他一样,姬谷轻抚着那日渐苍老的脊背,“请您先回房间去吧。应该吃药了……我去把水拿来。”

    “祷告,祷告……!!!不然的话会有报应!报应!”

    邦仁的精神还是有些错乱,不停地重复不明的话语。

    姬谷再一次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脊背,扶着他向走廊的深处走去。

    “请平息愤怒吧!平息!”

    在忠实属下的搀扶下,曾经的前组长嘶哑地吼叫着,昔日的威严、昔日的意气风发,已经全部荡然无存。

    那含糊的吼声,在擦得发亮的地板和雪白的墙壁之间空虚地回荡。

    ——空虚,绝望。

    +++

    +++

    雅睿的碎碎念:

    所谓【重新回到夜幕低垂,街道寂静,草木重新入睡之时。】

    也就是说这章的内容是和蓉司GG在浴室时自X得时间是同步的

    【似乎,动了一下。】我觉得就是说蓉司GG高潮的时候吧……

    反正时间是同步的,我到底在说什么OTZ

    鼻血哗哗的流=v=+++

    ——————

    把上次剩下的小尾巴补齐了~

    今天晚上6点——【章十九·神】

    灭哈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