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似梦里,醒来骗吃混合  第5章 初入京

章节字数:5760  更新时间:09-05-27 2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系舟带着小芸姐弟乘坐马车一路北上,发现夏国的社会治安非常好,官道宽阔,大多数地段都可以两辆马车并行,沿途市镇多且热闹。走南闯北的商旅虽然有议论夏昭两国的战事,可是战场远在南方昭国,夏军师出有名志在必得,必胜的信念让夏国百姓在国内的生活都有条不紊,南方多少有些流民,但是越往北方越安定富庶。

    李系舟心想,这夏国的皇帝看来是个治国的明君,国富民安,兵强马壮,他有些庆幸自己选对了方向,这也使他对未来的安稳生活有了一定的信心和憧憬。但是他身上带的钱财有限,越是繁华的地方消费水平越高,他又一时没有想到赚大钱的办法,只能尽量在满足自己不吃苦的前提下节约日常开支。

    比如,平时住店,李系舟和小芸姐弟睡在一个房间。李系舟对自己是男人这个事实还没有完全心领神会身体力行,当然不觉得尴尬,可小芸也没有反对。

    李系舟还奇怪,没有正式成亲,小芸竟然答应和他同房,旁敲侧击地向王丛打听了一下才搞清楚,原来按照当时夏国风俗,父母双亡,子女三年之内不能举行婚礼。想必小芸知道她与李系舟都是三年内父母亡故,自然不宜行正礼,所以对于这种没有拜过天地就同房的做法小芸才能欣然接受。

    李系舟一开始还担心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他虽无意冒犯小芸,但小芸若是主动,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来自现代社会的李系舟对男欢女爱多少也懂一些,但他现在还做不到以一个男人的心态对小芸产生什么不轨的念头,或者接受小芸的投怀送抱。幸好小芸年幼,父母早逝,没人教过她所谓服侍夫君的真正工作方法,她还单纯地以为只要和夫君同床共枕,时日久了自然会怀孕。于是两人才能安分守己地各自睡觉,相安无事。

    夏国雍都号称是天下最大的都城,在李系舟眼里其雄伟繁华确实有几分像史书中描写的盛唐时的长安,可比起现代社会的超大城市,就略嫌渺小了。所以他在进城的时候虽然兴趣盎然地左顾右盼,却不像杜小芸那样目瞪口呆震惊地无法言语。

    杜小芸一直生活在杜家庄,最远一次是随父母去青田县城,当时就觉得县城屋宇林立非常繁华,可如今进入雍都,随处可见三四层的高楼,饭馆商铺钱庄客栈各行各业的买卖兴隆,就连街道都是青石板铺就,最宽的地方能容下八辆马车并行,简直是她做梦也没见过的场面。

    小芸震惊了好久才慢慢缓和下来,发现李系舟神情自若,她心中更添了对他的敬仰,暗道:夫君果然是饱学之士,四方游学见过大世面,她定要谨言慎行,多多学习免得将来丢了夫君的脸。

    在车夫王丛的帮助下,李系舟没有花多少功夫就租到一处便宜的好房子。这宅子在一条繁华的街巷里侧,购物出行方便,又不觉吵闹,布局小巧精致,三间正房,一处东厢房兼做厨房,庭院不大却栽有杏树和柿树,屋里屋外摆设一应俱全,稍加收拾再买些日用就能入住。房主没有卖房的打算,李系舟也没有想好是否就此定居这里,于是双方谈好租金一月一两三钱银子,立下字据,李系舟付了一年的租金,算是暂时安顿妥当。

    王丛跟着忙里忙外直到晚上,李系舟内心过意不去,就主动提出留王丛在新家之中吃晚饭。李系舟原本想展示一下自己做饭的手艺,他没穿越前虽然不是专业厨师,也是无师自通百里挑一的烹饪高手。谁知道小芸却把他拦在了厨房外。

    “夫君,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堂堂的秀才老爷,不该进厨房的。”小芸笑得腼腆,“小芸知道夫君怕我累着,可是小芸给夫君煮饭一点也不觉得累。”

    李系舟无言以对,他本性就有些懒散,贪图享受,有人心甘情愿地为他做饭,他于情于理都舍不得拒绝。但是毕竟内心有些惶恐,就出言道:“小芸别累着,随便做些家常菜就行,需要帮忙了喊我。”

    小芸轻应了一声,喜滋滋地进了厨房。

    过了不久,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就端到了李系舟和王丛的眼前。李系舟一尝,这些菜不仅色泽诱人,口味更是美妙,他从没有想到同样寻常的材料经过小芸的烹调竟然如此好吃。相比较之下李系舟觉得他那两把刷子根本上不了台面,看来以后要向小芸多多请教。

    王丛也赞叹,说他走南闯北这么久,小芸做的菜比知名的酒楼招牌菜决不逊色,连夸李系舟有口福,娶了如此贤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丛见李系舟一家人兴头正盛,他犹豫再三不知该不该说出心头之事。

    李系舟心细,看出王丛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便问道:“王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讲?”

    王丛是忠厚之人,见李系舟主动问起,决定不再隐瞒。他说道:“在下这一路随公子一家上京,见公子仪表不凡彬彬有礼,对妻子温柔体贴,待在下也像一家人一样,深深为公子的品行折服。想与公子深交,却怕公子看不起我们这些贩夫走卒。”

    李系舟笑道:“这一路行来,多亏王大哥照顾指点,你帮了我们这么多,该是我们谢谢你才对。王大哥既然看得起,咱们这朋友是交定了。”

    王丛见李系舟说话爽快,全然没有读书人的冷傲和虚伪,心中更是喜欢,继续道:“其实我也想定居在京城,我几乎跑遍了夏国的城镇,觉得还是雍都最繁华。”

    李系舟喜道:“那太好了,本来我们在京城人生地不熟,有王大哥照应就不同了。”他说的是真心话,语气诚挚,“王大哥住在那里啊,以后咱们时常走动走动。”

    “我在东市有个老朋友,先借宿在他那里。”王丛顿了一下道,“其实我也想长远打算,我准备与那朋友在雍都开一间车马行,经营属于自己的生意。”

    李系舟拍手道:“王大哥在这一行上经验丰富,生意一定兴隆,早该如此呢。车队成了规模或者是有自己的特色,创出了名堂,赚钱才更容易些。”

    王丛奇道:“我跑了大半辈子才领悟到这个道理,公子一语就道破,果然是读书人,就是有学问。”说着却又谈了口气,“我那朋友也说在京城开车马行,至少要有十辆大车才能形成气候,接得起大生意。我和他身上虽有些积蓄,可是要租铺面场地,又一下子添十辆大车再雇些伙计就显得拮据了。如果去钱庄里借贷,二十分的利息太高,左思右想没什么好法子。不知公子有什么高见?”

    李系舟自然不打算等明年真的去参加科举,他心中一动,或许这车马行的生意可以参与,于是问道:“王大哥,组建车马行不光是资金的问题,你的朋友和伙计一班子人马找好了没有?”李系舟凭着现代社会的常识,对组建个公司还是有点认识,启动资金是一个问题,公司核心骨干团队也需要未雨绸缪,最好分工明确各有所长。

    王丛道:“我当老板,我那个朋友是个老帐房,一直是车马行管账的,我们和许多老主顾都维持着不错的关系,不愁拉不到生意。我朋友的侄子也是赶车的,年轻力壮,原本在一家大的车马行管着一队人,可惜那家老板对待伙计太苛刻,他和一帮兄弟早打算另谋出路。所以呢,开车马行的人手绝对没问题。只是资金难找,我和朋友的积蓄加在一起才一百两。我们算了算还差六十两银子。”

    李系舟从王丛的话中听出来,人家的车马行不缺人手,他不会驾车不熟悉道路,又没有管理账房的经验,就算死皮赖脸跟着混也没什么用处,人力入股行不通了。若是真想加入人家的车马行,看来只有出钱入股了。

    当时的社会,百姓的地位以士农工商递减,商人被排在最末等,一般读书人除非屡试不第仕途无望否则都不会从商,就算是家财万贯的商贾也要花大本钱培养子弟读书考取功名才不会被人看轻。王丛虽然缺钱,却并不指望李系舟这位秀才老爷肯参与他的生意。

    但是李系舟的现代观念看来,经商是迅速致富的良法。所以他计算了一下自己的钱财,规划出了未来的投资方案。首先他信任王丛的人品,觉得王丛是个说话办事靠谱的人,于是他说道:“不瞒王大哥,我一直也想在雍都开个买卖,可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现在觉得王大哥的生意不错,虽然我对经营车马行没什么经验,也帮不上忙,但是出资入股还能做到。如果王大哥接受,我愿意出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银子是李系舟能拿出来投资的极限了,他从醉香留出来时带的现银加上银票总共就一百零八两,一路上花销到现在租房安顿已经用去四十两。假如用五十两投资,还余下十八两可以维持至少一年吃喝用度。而那几件首饰,他打算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王丛一听喜出望外,笑道:“公子看得起我老王,老王怎会不接受?剩下那十两我再想想办法应该不难筹措。”

    李系舟笑道:“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最早一批组建车马行的伙计都参一股,凑足十两银子。任何生意开头的时候恐怕都很艰难,如果大家都投了本钱,工作起来会更加卖力,也不会轻言放弃。这样做虽然股权分散,但是在生意早期老板的决策权和威信都不会被减弱。等生意走上正轨,做大了有了利润,大股东可以考虑收购其他人手里的股份,从而绝对控制整个生意。”

    李系舟的话对王丛来说简直是旱地甘露,王丛没读过书,所有的经验都是从实践中一步步摸索而来,头一回听到如此简明透彻的理论分析,既解除了经费问题,又对生意的远景进行了规划,使他更加有信心创业。王丛起身毕恭毕敬向李系舟施礼道:“公子不仅出资襄助,还出了这么巧妙的主意,王丛真是感激不尽。明日如果公子有空,我带你去见见我那老朋友和他侄子,咱们再进一步商谈生意的事情,争取早日开张。”

    李系舟赶紧搀扶,两人又客道了几句,王丛心满意足告辞离开。

    等王丛走后,杜小芸迅速收拾好碗筷,回到正屋。小芸坐在炕边,一边哄着弟弟睡觉,一边缝补衣物。刚才李系舟和王丛谈论生意,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在她看来男人们议论事情,女人不能插嘴。

    李系舟刚才谈的兴起,现在才注意到杜小芸沉默不语,他以为小芸并不喜欢他这个所谓的秀才老爷从商,又或者小芸有什么不同的看法,他刚才没有征询就擅作主张,于是有些愧疚道:“小芸,不好意思,刚才没有问过你就决定参与车马行的生意,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小芸一愣,羞涩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这些事情?只要是夫君的决定,小芸一定遵从。小芸知道夫君都是为了今后的生计打算。”

    “那小芸觉得这生意可行么?王丛靠得住么?”

    小芸低头想了想道:“夫君是读书人,我是弱女子带个孩子,一路坐他的车,倘若他是居心叵测之辈,想谋财害命,随便把咱们拉到荒郊野外就可以动手,咱们又怎会如此顺利抵达雍都?小芸觉得他是个诚信本分的正经生意人,是可交的朋友。”

    李系舟没想到小芸能有这样的见识,称赞道:“小芸真聪明,我也这样想。不过车马行的生意不光靠他一个人,明天我就和他去见见他的朋友们,倘若都是好的合作伙伴,再正式立下字据入股。”

    “还是夫君想得远,办事稳妥。小芸跟着夫君一定能过上好日子。”小芸甜甜笑道,她笑起来的时候,两颊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俏丽的容颜在灯下更显娇艳。

    李系舟一时之间看得有些沉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女就算对同性也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次日清晨王丛果然登门拜访,李系舟谨慎起见并没有随身携带巨款,只是衣着得体跟着王丛去会见其他朋友,经过考察如果这生意真行得通,他再取了银票入股也不迟。

    王丛的朋友们聚会一堂,包括王丛和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先生在内不下十个人。大家对李系舟都是毕恭毕敬,原来王丛晚上回来就已经对他的朋友们讲了李系舟的人品言行。对于这位年少的秀才出的那个集资入股的主意,就连老账房都钦佩不已。

    大家相谈甚欢,看得出都是雄心勃勃团结一致想把生意做好。于是李系舟又提出了进一步完善集资的方案。李系舟提议他和王丛,以及那位老账房各出资五十两,算是大股东。其余的人总共出资十两,可以选择入股或者放借款。选择入股的一年之后才可以撤资,选择放借款的只要生意有了利润立刻偿还。当然入股有长期分红,借款只还利息。因为大家都是朋友,利息只有十分,是钱庄的一半,获利相对较少。大多数人对生意很看好都选择了入股,只有各别人确实拿不出余钱,选择了放借款的形式。

    大家协商妥当立好字据,三位大股东又当众承诺只要有盈利首先返还借款。众人又商谈了开业的具体地点,各自分工筹措。李系舟除了交银子没有别的任务,大家也不愿劳动这位文弱的秀才老爷,他看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先离开。

    李系舟知道车马行的生意就算一切顺利,等能真正分红,少说也要一年半载,这么长的时间他不能坐吃山空,应该找个合适的职业有些固定收入心里才踏实。

    于是李系舟托车马行这些朋友帮忙打听,看看能不能在雍都找份适合他的工作。

    车马行的朋友们虽然识字不多,但是往来街市消息灵通,没过两天就给李系舟提供了好几条招聘信息。当然这些都是读书人才能做的职业,像打杂跑堂学徒之类不体面的工作已经被过滤掉了。

    李系舟从这些信息中找到三个距离自己住的地方相对比较近的工作。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离上班地点越近越好,他可舍不得离开家,离开小芸做的美味佳肴。这三个工作,一个是账房,要求有经验会打算盘,虽然算账李系舟马马虎虎还能应付但是他只会用计算器,算盘根本一窍不通,只能放弃;另一个工作是临时书记官,要求字迹端正工整,李系舟掂量了一下自己那两下歪歪扭扭的毛笔字,决定还是不去丢人现眼;最后一个是聘请侍读,要求至少是秀才文凭,年龄在二十岁以下,容貌俊秀为佳。

    李系舟眼睛一亮,这工作简直是给他量身定做的,而且人家没有明说要考学问,他想只要出示秀才文书,说不定能蒙混过关。又仔细打听到了报名的时间地点,李系舟收拾妥当,满心欢喜地跑去应聘。

    步行一炷香的时间,李系舟到达了一处大宅院门口,但见朱漆大门紧闭,只开了一侧小门,有个管家模样的人支了个桌子坐在门口正在发愣。

    李系舟走上前客气地打听了一下,就是在这家应聘,不过人家只聘一个人,但是月俸高达三两白银。三两白银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高薪,寻常人家聘西席也少有出到这么高价钱的,李系舟一听顿时心馋手痒,让管家验过秀才凭证,急不可耐地进入院中。

    这头道院子十分宽敞,四周建筑高大,雕梁画栋,仆从家丁衣着华贵,站位整齐,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排场。李系舟心道,有钱人就是有钱啊,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宅子,过着仆从如云花天酒地的生活就好了。

    李系舟一边意淫一边跟随带路的家丁左拐右拐,进到一处僻静的院落停下。

    李系舟这才发现原来这院子里已经站了八九个人。他粗粗一看,这些人都是少年才俊模样,一个个生得风流倜傥,举止优雅潇洒。

    这时候从正房中走出一个少年,看样子也是来应聘的,大概是面试成绩不好,出来的时候垂头丧气,不理会别人的询问,径自离去。

    李系舟心中没底,看着阵势至少是十几个人里挑一人,压力似乎有些大。也不知道面试考什么,若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他只能等着被刷了。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便不能就这样离开,好歹考一次见见世面,为今后找工作积攒经验。

    李系舟不管别人温习什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回忆几句诗词,可怜他肚子里墨水实在有限,能想起来的唐诗宋词加在一起也凑不全一首。

    终于轮到他面试的时候,他只能把牙一咬把心一横,硬着头皮走进正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