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似梦里,醒来骗吃混合  第7章 混吃喝

章节字数:5788  更新时间:09-05-27 2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窦公公达到目的后立刻从房间里退出。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有个模样俊秀的小厮进门来请,说是英王殿下已经用完早膳,要见见李侍读。

    李系舟没有半分紧张,他内心中其实不想卷入皇权斗争,倘若那位不学无术的英王殿下看不上他,早早把他打发回家倒不失为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不过转念又往深处一想,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太子殿下的用意,就算他被英王殿下辞退,太子也绝对不会放任他过回以前无拘无束的日子。他这个平头百姓不是被杀人灭口,就是要俯首帖耳为太子卖命,这条贼船想上容易,想下就难了。

    李系舟跟着那位小厮穿过几进院子,来到一处宽阔的空场,看排场摆设,似乎是个演武的地方。只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整齐排列在四周的兵器架上,银光闪闪,场地边上还散放着一些石锁刀弓。三十多名壮实的家丁打着赤膊,分左右两队站立,一队腰系红绸,一队腰系蓝绸,看阵势双方似乎要比拼一场。

    场地正中站着一位身材挺拔的少年,穿了一身淡金色的短装,黑发束起,眉眼五官端正,棱角分明,虽然不过十五六岁年纪,面上稚气未脱,可是他看向李系舟的眼神中隐隐散发出一种慑人的气魄。

    李系舟已经猜出这个少年必然是英王了,只有皇室成员才能穿着金色为主的衣饰。在李系舟的印象里,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应该是容貌猥琐,轻浮傲慢的,而眼前这位,怎么看怎么像是有修养有内涵的大帅哥,用仪表堂堂玉树临风来形容绝不为过。

    李系舟强压下花痴的表情,低头躬身施礼道:“草民李溪参见英王殿下。”

    英王微微一笑,疾走两步来到李系舟身前说道:“你就是李溪?听管家说你俊美非凡,十二岁就中了秀才,诗书满腹,今日一见果然不假。你长得比女人还漂亮。”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若是寻常男子听到别人将自己的容貌与女子相比,就算不立刻发作也会心中不忿。英王的侍从似乎早已对这位主子超乎常人逻辑的言行习惯了,各个面无表情,其实心中都等着看李侍读如何应对。

    偏偏李系舟穿越之前是女子,听了这些当然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反而欣然接受:“殿下缪赞。其实殿下英俊潇洒,身姿矫健,草民才真是羡慕。如蒙殿下垂青,能常伴殿下左右,草民实在是三生有幸。”

    李系舟本来就不是文人雅士,对古语一知半解,这几句貌似斯文的话是他绞尽脑汁说出口的,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意识到用词的暧昧。而且他还没有从花痴状态中真正恢复过来,说得情真意切,旁人听后难免不向歪处想一想。

    就连英王本人也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他越看越觉得李系舟望向他的眼神除了半真半假的崇敬似乎还掺杂着某种赤裸裸的痴迷。好像猫儿闻到了腥味,而他堂堂王爷就是那条触手可及的鱼。

    “李溪,本王的先生今日上午休息,原本安排的课程要推迟到下午。”还是英王有教养,第一时间反应到正题上,“所以咱们上午正好可以玩耍,不能浪费了大好时光。”

    李系舟当然不愿意读什么八股文章,一听到玩耍,也是兴奋不已,大脑不动一下就立刻点头:“李溪听从殿下安排。”

    英王笑道:“本王还以为你会像前几个侍读那样劝诫,没想到你如此爽快地答应。”

    李系舟总不能实话实说自己不爱读书吧,只好装成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郑重为自己辩解道:“学习圣贤文章固然重要,不过张弛有度劳逸结合才能事半功倍,殿下想必心中早有把握。”

    英王点点头:“你说的不错,等下午先生问起咱们为何没有温书,你就用这个理由回答他。”

    李系舟心道,怂恿英王玩乐这口黑锅他是背定了。不陪着英王玩耍,是得罪主子;不督促主子读书,会得罪先生,先生是为主子打工的,如此想来,宁可得罪先生也不能得罪主子了。

    不过陪着帅哥玩耍,似乎也是份很好的工作,至少养眼。李系舟想到这里就放松心情,抛开对下午的忧虑,笑道:“殿下有什么好的主意,这么多人齐聚在演武场难道是要比拼功夫?”

    一提到玩,英王的笑容更加灿烂:“你看我已经把手下侍卫分成两组,咱们各带一队人玩个游戏如何?”

    李系舟迟疑道:“李溪没有练过武功,如果是比武,可要让殿下失望了。”

    英王不以为意道:“既然你不会武功,咱们俩人都不必亲自上阵,让手下人比武就好了。”

    李系舟一听不用自己出力,当然高兴,问道:“那不知比武有何规矩呢?是一对一,还是群殴?”

    英王忽然皱眉道:“一对一和群殴我都玩过,有些厌腻了。李溪你有什么好法子?而且咱们光看他们打架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李系舟低头沉思了一下,如果说让这三十多位成年人一起玩捉迷藏丢沙包之类的游戏,好像过于低幼了,倒不如来个看似高智商一点的,想到这里他脱口而出:“英王殿下,您会下象棋么?”

    英王一愣:“象棋是什么?本王只知道围棋。”

    这倒不是英王无知,李系舟又问了在场的所有人,竟然大家都不知道象棋为何物。李系舟暗自感叹,这里毕竟是异世界,许多事物这里未必有,或者还没有发明出来。

    偏偏英王好奇心很强,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偏要弄个清楚,逼得李系舟在地上画了个象棋棋盘,一一讲解了象棋的布子和规则。当然为了能更贴近这个社会,棋盘当中的楚河汉界,李系舟改写成了楚江。李系舟故意没要纸笔,只是用木棍在地上临时画画写写,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毛笔字太难看,一写出来恐怕别人会怀疑他的秀才身份,而在土地上画就没有人会计较他拿笔的姿势和字体是否端正。

    “这象棋听起来挺有趣的。”

    “殿下,李溪原本是想如果殿下会玩这象棋,不妨以这大地做棋盘,侍卫们分成两组充当棋子,杀上一局。”

    英王道:“现在你不是教会我了么?这东西这么有趣,咱们不妨立刻试试。来人,速去取些布帛和笔墨来。”

    李系舟看英王这么有兴致,当然不敢搅局,进一步说道:“殿下,这象棋原本的规矩各方的棋子见面就吃子,无须动手过招。”

    “不打还有什么看头?”

    “若想让他们比武也不难,只需要再加条规矩。比如说该殿下吃李溪的棋子,李溪可以要求两子比武,倘若李溪这方侥幸获胜,便能毁棋一步,如果比武未胜出,自当按规矩被吃。”

    “好,就按照你说的玩。”

    此时几个小厮已经捧来了布帛和笔墨,英王兴致勃勃地让人把布裁成三十几块,布块呈长方形,把长边对折,中间剪去一个洞就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坎肩,套在每个侍卫的脖子上。布片的前后各写一个大字,代表他们扮演的棋子。英王又让人把李系舟画的那个棋盘依样放大数十倍在地上画好。

    这些活计自然不用英王和李系舟亲自动手,他们只用动动嘴指导,几个小厮就手脚麻利地做了起来,小半个时辰之后三十二个棋子都已经整齐地站在棋盘之上。

    英王和李系舟站在一旁指挥棋子正式开局。英王初学象棋,李系舟让他先行。英王挑了腰系红绸的那队,李系舟则控制腰系蓝绸的队伍。

    说实话李系舟对于象棋研究并不深,仅仅停留在入门水平,就算棋迷老爸一直妄图培养自己的孩子成为国手,奈何朽木不可雕已,最终放弃。但是象棋的规则已经在李系舟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所以他才能不假思索地讲出这真人象棋的主意。

    时至今日李系舟不得不相信下棋是需要天赋的,而英王恰恰是一个比李系舟有天赋的人。从知道象棋到输了三盘之后,英王就再没有给李系舟赢棋的机会。而且恰当地利用毁棋试探对方下一步意图已经成为英王行之有效的手段。

    李系舟不排除自己的队员故意放水给英王的队员,可是英王能迅速掌握象棋的方法,并利用规则漏洞控制全局,不能说英王聪明绝顶吧,至少也不傻。

    扮猪吃老虎这几个字突然在李系舟脑海中飘过,小说和电视剧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角色,似乎还有某个历史故事里也提起过。难道这位英王殿下是故意制造不学无术的假相,实际上是掩饰才华深藏不露?是为了在皇权争斗中自保还是另有图谋?可是既然英王要扮猪,为何还在李系舟这个新来的侍读面前显示出来聪明才智呢?是欲盖弥彰么?

    想到这些问题,李系舟本来就不坚定的立场,现在开始有些动摇。在帅哥面前,李系舟心中的情感天平微妙地倾斜。李系舟对于聪明又帅气,还带着一点点幻想中的神秘的男生是毫无抵抗力的。当然他现在尽量保持头脑冷静和清醒,窦公公的威逼利诱他可不敢忘记,但究竟是否还能认真完成最初太子交待的任务,他可是完全没谱。

    古人奉行的忠孝礼义诚信的道德观念对于李系舟这个在社会中打拼多年的现代人来说很模糊,在李系舟的思想里绝对是利字当头,其他什么都可以放在边上排在后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在这种思想基础上,李系舟根本没有想过会长期绑定一个饭票,更何况他是被逼上太子的贼船总让他心中不安,所以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脚踏多条船。太子的任务是不能推卸的,而这英王似乎也不能得罪,他最好能与双方都保持良好的关系,两边靠拢。

    日近中午,李系舟一连输了三盘,英王大获全胜。

    看得出英王的心情非常好,喜形于色,洋洋得意,还连连出语讥讽李系舟。而李系舟神态自若,完全不像打了败仗的样子,微笑受教。旁人都佩服李系舟的涵养。其实李系舟下棋曾经一连输过十八盘,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被父亲骂得耳朵都产生了自动屏蔽功能,他出于礼貌地点头,心思早就飞到午饭上去了。他想王府的伙食一定差不了,不知道比小芸做得如何?

    英王讽刺半天见李系舟无动于衷,笑而不语,眼神飘忽,心不在焉,他顿时觉得无趣,也就恢复常态,假意客气一句道:“李溪,本王一个人用餐甚是无聊,不如你陪本王一起吃?”

    李系舟早有此意,连虚伪推辞都免了,立刻答应,生怕英王反悔。

    李系舟对于古人的尊卑观念多少知道一点,但仅仅只限于常识性了解,真要让他身体力行在权贵面前卑躬屈膝他是做不到的。所以他的行为举止在旁人看来不拘小节十分洒脱,甚至某些时候有些出格。

    比如受邀与英王一起吃饭,换作旁人定会千恩万谢受宠若惊,入席谦让,坐姿恭谨。古人讲究属下在主子面前一般是站立的,就算入座也不能满座随意仰靠,读书人更是行为举止端庄。而李系舟就像是平时陪老板吃饭一样,大大咧咧找了把椅子坐定,调整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眼巴巴等着开饭。

    不知道是英王神经大条,还是也不拘小节蔑视礼仪,总之没有丝毫怪罪,反而觉得与李系舟真诚自然不虚伪做作,更加亲近起来。

    李系舟有幸坐陪,与英王殿下共进午餐,一桌子山珍海味,琳琅满目,很多菜李系舟都看不出是什么做的,真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开了一回眼。不仅大饱口福,还大饱眼福。

    席间英王命美貌侍女弹琴跳舞,斟酒端菜,营造出一种如梦似幻纸醉金迷的奢华。

    那一顿饭吃得李系舟心猿意马,不是对美女不是对帅哥,而是勾起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贪恋这种享受的感觉。

    英王在李系舟神情恍惚的时候突然问道:“李溪,如果以后日日让你享受这样的三餐,你愿意么?”

    李系舟的神志还留有最后一丝清明,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地回答:“不愿意。”

    英王奇怪道:“难道你觉得这饭菜不好吃么?歌舞的侍女不够美貌么?”

    李系舟面色古怪道:“英王殿下,这饭菜太好吃了,正是因为好吃,所以李溪不愿意每天都吃到。”李系舟突然欲言又止,他本来想说自己是怕吃多了营养过剩,营养过剩身材走形就不漂亮了,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他现在是一个男人说出这种话难免有些怪异,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英王却接着说道:“本王知道你的意思。本王天天吃这些早就腻了,后来才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没有对比就无法区分好坏,天天吃珍馐美味倒不如偶尔尝下鲜感受更妙。”

    李系舟连忙点头:“殿下所言甚是。”虽然他隐隐觉得英王话中有话,但又懒得深入往下想,倒不如闭口不言闷头吃饭更实际。

    酒足饭饱,李系舟跟着英王去了书房。

    那位授课的先生似乎早已等候多时。这位老先生须发皆白,年近花甲,穿着学士服,看到英王进来立刻躬身施礼,态度严谨。

    英王指了指李系舟道:“林学士,这位是本王新聘的侍读,天佑十年秀才,李溪。”

    李系舟快走两步行礼道:“学生李溪拜见先生。”

    “李溪,林学士是天佑元年状元,翰林院大学士,天子门生,满腹经纶,本王的主要课程都由他负责。”

    介绍完毕师生落座。

    林学士今天讲的是一篇晦涩难懂的文章,是前朝一个老学究写的自省书,文言典故之乎者也,绕来绕去,让人一时间根本摸不着头脑。

    李系舟一点也听不懂,他的心思全然不在读书上,再加上中午吃得太饱又喝了点酒,脑袋晕晕的一沾椅子就犯困,没过多久就实在支持不住,倒在桌子上与周公梦游去了。

    林学士见英王听得呵气连天,索然无味,好歹强打着精神苦苦熬着,再一看那位李侍读干脆睡得口水横流,就算他修养再高,此情此景也实在受不了了。

    林学士不敢教训英王,只好抄起戒尺走到李系舟身旁,狠狠在他桌子上敲了一下。

    李系舟从梦中惊醒,猛一抬头,看到林学士面色不善瞪着他,赶紧站起来,没事人一样赔笑道:“先生有何指教?”

    林学士气得全身打哆嗦,怒道:“亏你还是个秀才,也不知道怎么读得书?听讲昏睡,有辱斯文,藐视尊长,目无礼法,莫非是嫌老夫学问浅薄,不够资格教导你不成?”

    李系舟赶紧解释道:“是学生根基有限,听不懂高深学问,自制力不强才昏昏睡去,请先生息怒。”

    没想到李系舟这番实话实说的理由在林学士听来反而充满了讽刺,他平日里就已经被不爱读书的英王折磨得精神衰弱,再加上抱病在身,今日终于从量变积累到质变,被李系舟的话刺激得爆发出来。林学士只觉得气血上涌心跳加速,眼前一黑直挺挺倒在地上。

    按照李系舟的判断,这位林学士不是有高血压就是有心脏病,又或者太过操劳才导致气结休克,明明生病了就该老老实实在家休养,工作何苦如此拼命呢?总之这可不关他李系舟什么事情。

    英王倒是临危不乱,立刻吩咐人将林学士抬走,请名医诊治。

    等书房里就只剩下英王和李系舟两人的时候,英王再也装不住严肃的神情,哈哈大笑起来:“李溪,你可真有本事。”

    李系舟疑惑道:“英王殿下此言何意?”

    “别装了,这里又没有别人。”英王赞叹道,“这位林大学士向来迂腐古板,一天到晚讲些晦涩难懂的文章,本王硬着头皮敷衍,三天两头逃课,他不敢对本王发作,都是借故惩戒本王的侍读,杀鸡给猴看。以前本王的侍读大多都是受不了这种无端的责难,纷纷请辞,本王也不好挽留。没想到你第一天见面就把林大学士气晕过去,省去了不少麻烦。那老头估计这次要休息三五天才能来上课,咱们又多了逍遥的日子。”

    李系舟汗颜,但是不用读书,他也很高兴,笑道:“那都是托殿下洪福,李溪不敢造次。”

    “走,咱们接着下棋去,本王要杀你个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虽然下棋不是李系舟长项,可比起读圣贤书,还是陪英王下棋相对轻松。

    后世史学家们考证,发现野史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楚江侯李溪曾为英王私聘之侍读,伴英王听讲时,就已展现出惊世才学,妙语连珠,直逼得翰林院大学士自承浅薄羞愧晕厥,自此不敢再去王府授课。而这位英王正是一统天下开创大夏帝国盛世的英帝刘玖。

    ——————————————————————————————————

    这些天我总是加班,不固定,请大家原谅。谢谢支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