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似梦里,醒来骗吃混合  第12章 玩阴谋

章节字数:6020  更新时间:09-05-27 2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系舟捧着价值至少三百两的一对玉镯回到家中,满心欢喜。再加上刚刚入股了一笔不用本钱的生意,空手套白狼,他更是自我陶醉,仿佛平地一声雷陡然暴富,腰杆也挺直了,买东西再不划价了。他顺路买了点心,烧鸡,花生,瓜子等等熟食,打算与家人小小庆祝一番。

    有了柔儿服侍照料,杜小芸的生活十分安逸舒适,与她在杜家庄的日子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无需操劳农事,家务打扫洗衣做饭,柔儿帮她分担了大部分,她基本上只剩下逗弄弟弟小冉这一件事情可以打发时间,闲得发慌,整天就想着夫君早点回家,能说话解闷。

    李系舟带回来一堆吃的,杜小芸下厨炒了几个小菜,一家人围坐在丰盛的晚餐前,其乐融融。

    吃完了饭,李系舟拿出玉镯,亲手戴在杜小芸的腕子上,左看右看,笑嘻嘻说道:“小芸戴这对镯子蛮般配的。今天英王殿下高兴,打赏我这对玉镯,珠宝行的柜面上卖五百两银子呢。小芸你一定要把镯子收好,将来若是急用钱,至少能当三百两。”

    杜小芸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值钱的东西,又是夫君亲手相送,她觉得意义非常,心中激动万分,喜极而泣,哽咽道:“夫君对小芸真好,小芸一定会保管好这对玉镯。”

    柔儿看到他们夫妻如此恩爱,既羡慕又有些酸楚,低着头怔怔发愣。

    李系舟察觉到柔儿似乎不开心,仔细一想,自己光顾着送小芸礼物,忘了家里还有柔儿,这柔儿是万万不能冷落的,将来说不定还要倚赖。他灵光一现,取下脖子上一直佩戴的那个貌似值钱的玉佛。这玉佛还是当年从醉香留带出来的古玩,据春生说是游儿以前接的一个客人留下的物品,看不出值多少钱,李系舟觉得这东西分量轻巧易于携带危难时刻能当掉,就一直贴身戴着。李系舟看那玉佛用料做工都没什么稀奇,比玉镯要小许多,这玉石八成是按份量算,所以轻一些的玉佛想必不怎么值钱,不如送个顺水人情给柔儿。

    李系舟将玉佛递到柔儿手中,怕柔儿嫌弃便温柔道:“柔儿,这玉佛可能没有玉镯名贵,但是我一直贴身佩戴,保佑平安,现在送给你,算是一份迟到的见面礼。你若不接受就是看不起我的礼物,希望你不要推辞。”

    柔儿本来就不擅言辞,她从未奢望过自己这样卑微的身份能获得什么像样的礼物。可是他那样真诚地将贴身佩戴的玉佛交给她,客气地请求她收下,她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她在这一瞬间终于明白什么是幸福,那就是从来不曾想过的美好突然降临的滋味,她长这么大头一次品尝。柔儿只有十七八岁,情窦初开,拥有绝世容貌又如此温柔体贴的李系舟不知不觉触动了她的心扉。

    晚上就寝之时,杜小芸在李系舟枕边低声询问:“夫君,你是否有意纳妾?”

    李系舟一惊,奇怪道:“小芸,你为何突然问这些?”

    杜小芸羞涩道:“小芸与夫君同房多日,一直没有孕兆。那柔儿勤快伶俐,夫君今日赠她随身之物,莫非属意于她?”

    李系舟苦笑,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将这几日的遭遇原原本本对小芸讲了,当然是挑重点。主要的利害关系分析的很清楚,就是他现在受太子胁迫,去英王那里做卧底,随时都有遭遇危险的可能,而英王不似传说中那样无能,有意拉拢他。柔儿不是普通的侍女,很有可能是英王派来的监控者,所以他才要讨好,倘若将来发生不测,柔儿会武功,或许能保护小芸姐弟的安全。至于私情李系舟坦言根本没有想过与柔儿发生牵扯。

    在那个时代,丈夫在外面做什么,妻子是无权过问的。而李系舟将这些事情毫不隐瞒告诉杜小芸,杜小芸觉得备受尊重。杜小芸开心之余又有些担忧,按照夫君的意思,他们一家人很有可能卷入皇权斗争的旋涡,随时面临危险,这该如何是好呢?

    李系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将所有的家产、生意契约都交代给杜小芸,又说倘若出了事情,可以找车马行王丛帮忙,或者凭玉镯向蔡记珠宝行老板求助。

    杜小芸坚忍聪慧,心智早熟,李系舟讲的这些道理她一点即透,不用李系舟多费唇舌,她镇静地点头,坚定道:“夫君你放心,小芸不会成为你的拖累。”

    李系舟认真道:“倘若我不在了,你也要和小冉好好的活下去。”

    杜小芸用手轻轻捂住李系舟的嘴:“夫君,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你福星高照,定能逢凶化吉的。”

    交代完这些李系舟觉得心情放松了许多,多一人分担烦恼,他就少一分压力。

    再看杜小芸愁眉深锁,李系舟以为她仍然没有对纳妾的猜想释怀,就解释道:“你我都年幼,生小孩子的事情等将来生活稳定下来再考虑不迟,更何况小冉还小,你若有了孩子哪里还有精力照顾?”

    “夫君总是处处为我们姐弟着想,但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小芸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李系舟只好给杜小芸普及一下生理卫生知识:“首先能否怀孕不是妻子一个人的责任,咱们虽然同床共枕却没有圆房,你仍然是处子之身不可能怀孕。这都不是你的错。”

    说起这些私房话,杜小芸的脸不自觉地浮起一层红晕,小声问道:“夫君,要怎么做小芸才能有孩子呢?”

    李系舟看着杜小芸娇羞的样子,不禁迷茫彷徨,他真的能给小芸幸福么?他没有信心,他不敢表露隐忧,只能继续哄骗道:“这是个秘密,等过几年咱们都长大了,我就告诉你。”

    杜小芸再次在李系舟的温言软语中满怀憧憬的睡去。

    李系舟则是心有愧疚,他只能用物质和精神来尽力补偿。

    柔儿把这些都记在心中,向宁浮萍例行汇报时对李侍读赞赏有佳。

    宁浮萍稍作整理,挑出最有用的信息上承英王,基本上有如下几点:

    李溪夫妻恩爱,相敬如宾,他对家人和善,温柔体贴。他不反对女子读书,当发现柔儿知书达理的时候相当高兴,甚至鼓励妻子向柔儿学习读书识字,并且购置的书籍以传记杂学为主。另外,李溪早晚都会练习一种奇怪的拳法,疑似上乘武功,但平时行为举止与常人无异,从不显露,功力深浅不得而知。

    不光英王关心李侍读的一切,太子殿下也时时从窦公公那里询问李侍读的情况。

    窦公公把李侍读近期的活动概括了一下,发现自从李侍读来到英王身边以后,英王除了气走老师再不读书,而且玩心更胜,沉迷于一种叫做象棋的东西,不仅在府中演练,还时常拜访一些酒肉朋友,每日以对弈为乐。就连胜王差人邀请商谈政事,都被英王再三拒绝,这其中李侍读的影响不能忽略。窦公公认为李侍读颇识时务,尽心尽力为太子办事。

    太子只见过李侍读一次,除了对他惊艳的外表留下深刻印象,便无其他。窦公公汇报的时候太子回忆起李侍读绝美的脸,不禁想入非非:“窦公公,你说李侍读怎么长得比女子还漂亮?他若是女子岂不是便宜了英王?”

    窦公公看出太子贪恋李侍读美貌,劝诫道:“李侍读是男是女又何妨?只要能引得英王沉迷享乐,不思政务就可以。太子殿下身系我夏国未来,倘若能顺利继承大统,天下的美人都会主动投怀,区区一个李侍读又算得了什么?殿下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切要放长远考虑。”

    相比于美色,太子更热衷于权势,窦公公稍加提点,他立刻知晓轻重,抛开了情色的念头。

    太子抛的开放的下,胜王却对许多事情耿耿于怀。

    胜王想不明白那天在东宫议论桐城之战,英王明明站在他这一边,结果他真诚相邀,想与英王共商大事,却没有料到英王屡次推托不肯相见。

    胜王正烦恼的时候,他身边有位谋士出了个主意。

    胜王的这个谋士叫蒋惠,曾经中过进士,但因为得罪了高丞相,无法在官场上立足,幸得胜王收留庇护,在府内充任幕僚。蒋惠此人善于察颜观色,除了拍马屁,确实还有几分真学问。

    蒋惠向胜王进言道:“胜王殿下,英王一向贪玩,属下以为他未必是故意不肯见您。”

    胜王想起英王平日的表现,觉得蒋惠的话不无道理,于是追问道:“依你之见,本王该如何才能约到英王?”

    “胜王殿下,据咱们在英王府的探子回报,英王殿下对新聘的李侍读宠爱有佳。那李侍读咱们当日也见过的,年幼无知,不过是个穷秀才出身,凭借美色和雕虫小技博得英王殿下欢心,贪的是英王的高薪厚赏。不妨对李侍读以利诱之,让他哄着英王主动来咱们胜王府。”蒋惠自认才高八斗,从心里就看不起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李秀才。

    胜王也有同感,说道:“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蒋惠得了命令并没有离开,反问道:“殿下打算如何拉拢英王呢?仍像安王那样许以重权,还是靠奇珍异宝美色金银来打动英王的心?”

    胜王皱眉道:“英王贪玩无能,其实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该拉拢。但是总不能看着他倒向太子一边吧?”

    蒋惠得意道:“殿下想让英王彻底与太子划清界限不难,属下有个主意。”

    胜王喜道:“快讲出来。”

    蒋惠不敢卖关子,沉声道出阴谋:“当年英王的母亲贤妃梁氏病故,英王年幼,对贤妃死亡的真相并不清楚,但是难免有所怀疑。殿下不妨在此做文章,找人证明贤妃之死与张皇后有关即可。张皇后死无对证,只要殿下证据充足可信,英王必然会对张皇后所出之太子怀恨在心。英王就算不立刻站到殿下这边,也绝无可能效忠太子。”

    胜王拍手道:“此计甚妙。不过英王府里还有位萍小姐,她当年一直服侍贤妃,如果不买通她,恐怕会穿帮。”

    蒋惠不以为意道:“殿下尽管放心。萍小姐不过一届女流,属下自有办法让她服服帖帖。”

    “好,蒋惠,事成之后本王定然有赏。”

    蒋惠跟随在胜王身旁,图的不是眼前的小利,所以他毕恭毕敬道:“能为胜王分忧,是属下的职责。属下只希望殿下早日登上大宝,一展宏图。”

    胜王点点头道:“你的心意本王明白,以你的才华丞相之职也能胜任。”

    蒋惠得了胜王如此许诺,办事效率更高。而且他没有想到事情能办的出奇顺利。

    一百两银子的贿赂就把李侍读轻松搞定,答应哄骗英王去胜王府,蒋惠十分后悔高估了那个穷秀才的品行。蒋惠又走了些关系路子,秘密约见了萍小姐,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曾经名冠一时的才女还不是一样见钱眼开?不过这位萍小姐的胃口比那个穷秀才要大许多,蒋惠特意说动胜王舍了一对夜明珠送给萍小姐,才算办妥。

    后面的事情都在蒋惠的计划之中。

    英王在李侍读的陪同下主动上门求见胜王。胜王借机找了个人冒充当年的老宫女,揭露贤妃之死的所谓真相。英王一听立刻大怒,吵嚷着要去找太子报仇。还是胜王拉住英王,软言相劝。英王虽然没有表明态度是否会站在胜王一边,但看那意思是对太子恨之入骨了。

    英王离开胜王府,情绪平复了许多。其实他刚才是故意在胜王面前表现的那样冲动,若说他对母妃的死没有半分怀疑是假的,可是光凭胜王拿出来的证据就定论,他是绝对不会相信。他一回到府内,就遣开随从,只带着李侍读一人去了宁浮萍那里。

    宁浮萍倒像算准了英王会来找她一样,早已备好了茶点。等打发走下人,屋内只剩下他们三人,宁浮萍开口道:“殿下是否刚从胜王府回来?”

    英王点点头,凝重道:“不瞒萍姨,胜王假借玩乐的名义约我去他府内,却偷偷告诉我当年我母妃并非病死,而是死于张皇后的毒手。他人证物证俱全,张皇后又死无对证。我那时候年幼,不知真相如何,还请萍姨据实相告。”

    宁浮萍没有立刻回答英王的话,反而说道:“前几日胜王府的幕僚蒋惠托人送给妾身一对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他想让妾身告诉殿下,贤妃娘娘当年是中毒而死。至于是谁下的毒,不用妾身管。”宁浮萍顿了一下饱含深意地看了一眼李侍读,“蒋惠来找妾身之前先找过李侍读,以金钱贿赂,让李侍读哄骗殿下去胜王府。妾身见李侍读坦然受贿,想来胸有成竹早已洞悉胜王阴谋,妾身自然不敢打草惊蛇,就学李侍读顺水推舟多敲诈了一点。”

    李系舟心中惭愧,没想到自己收受贿赂的事情宁浮萍一清二楚,柔儿那丫头汇报的倒是挺勤快。其实他哪里洞悉什么阴谋,他是真的贪财,反正只是举手之劳,他当时也没看出会对英王有什么伤害才爽快答应。宁浮萍高看他,他不敢当,更是后悔应该再多向蒋惠索要一些银钱。看来还是姜老的辣,以后要多向宁浮萍讨教敲竹杠的手段。

    英王笑道:“原来如此。萍姨认为这一切都是胜王在捣鬼了?你和李侍读不动声色狠狠敲了胜王一笔钱,却是合起来害本王伤心难过。”

    宁浮萍正色道:“贤妃病入膏肓,妾身一直伺候在身侧,不敢丝毫疏忽,医药饮食一律由妾身亲手操办,尝过之后才送入贤妃口中,旁人绝对不可能下毒谋害。胜王编造那番谎言,不过是为了让殿下忌恨太子,从而站到胜王这边,共同对付太子党。”

    “那该怎么办才好呢?”

    宁浮萍微微一笑,转向李侍读:“李侍读认为殿下该如何做呢?”

    李系舟苦笑,怎么宁浮萍把这烫手的山芋塞给了他?真当他是神童不成?再看看英王一脸期盼地望着他,他实在不好意思装哑巴,只能硬着头皮讲起了鹬蚌相争的故事:“李溪曾经看到水边有一个河蚌与一只水鹬。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莫过甘其喙。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擒之。太子党与胜王党之争牵扯众多,好比鹬蚌相争,英王殿下不如学那渔者,等他们两败俱伤之时坐收其利。”

    英王赞叹道:“好一个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本王也正有此意。”

    宁浮萍在欣赏李侍读才华的同时,对于英王的聪慧与沉稳也很满意,不过仍然出言提醒道:“胜王如此花心思拉拢殿下,殿下如果置之不理,他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萍姨放心,有李侍读在,胜王那些阴谋不过儿戏。”

    李系舟只觉得一副无形的重担落在肩头,原来英王也如此高看他,他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啊。总不能告诉英王,他根本不是什么神童秀才,只是借尸还魂出身男娼馆的小倌,拐了别人老婆到京城招摇撞骗吧?这真相如果曝光,他恐怕是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了。他现在体会到了骑虎难下的滋味,如坐针毡,如履薄冰。

    再说胜王见阴谋得逞,英王却迟迟不来投诚,又向蒋惠咨询。

    蒋惠道:“看来英王不仅无能,还很懦弱。属下认为他是畏惧太子权势,虽然怀恨在心却不敢公然投靠殿下。殿下不妨再刺激他一下。”

    胜王问道:“蒋先生又有何高招?”

    蒋惠冷笑道:“量浅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殿下可以派刺客去刺杀英王。”

    胜王奇道:“莫非本王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掉么?”

    蒋惠摇头:“当然不是。英王殿下得知贤妃被张皇后害死,他一定会暗中搜寻求证。如果他惊动太子,太子畏罪想杀人灭口呢?”

    胜王恍然大悟道:“原来先生的意思是想让本王派人伪装成太子手下,去刺杀英王。”

    “没错。刺客是咱们预先埋伏,下手有分寸,只要英王遇险,殿下又恰巧路过救了英王性命,揭穿太子的卑鄙行径,不愁英王不死心塌地效忠殿下。”

    胜王衡量了一下,觉得蒋惠的主意很可行,于是点头同意,并再三嘱咐道:“这件事情一定要办的不露痕迹,刺客利用完了必须灭口。”

    蒋惠心中一凛,他最清楚胜王,论聪明才智可能在皇子当中未必出众,但是若论争强好胜心狠手辣他绝对能排第一。蒋惠再急功近利,毕竟是饱读圣贤书的人,他不愿意看到胜王为了争夺王权犯下太多杀戮。可是按照现在的事态发展下去,蒋惠担心有一天他在胜王眼里丧失了利用价值,也会被灭口。所以蒋惠替胜王做事情都多少为自己留下后路,这次胜王嘱咐要将参与阴谋的刺客都灭口,他并不打算照办。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可以用此来换一条生路。

    *******************************************************

    TO汉学123:我很喜欢随波逐流一代军师,起点许多架空历史的文章都是我的精神食粮。我一直在像别人学习,一边摸索着写自己的文章。希望以后能够多多交流,提升写作水平。

    TO龙子大人:看到您留言下周要强推拙作,我受宠若惊不胜感激。因为不会用短信,只能在此留言。下周我因工作要出差,的速度无法保证,存稿最多支持三章,恐怕不符合强推要求,还望慎重考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