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似梦里,醒来骗吃混合  第14章 月圆缺

章节字数:6445  更新时间:09-05-28 0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系舟一松手,立刻后悔了,根本无法再游回去,只能拼命喊出那些大义凛然的话,其实他最想说的是,英王如果获救一定要来瀑布下寻找他,可惜水流太快,瀑布声响,一转瞬间就已将他远远冲走,再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李系舟随着瀑布水流高空速降,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紧闭双眼和嘴巴,捂住鼻子避免呛水。落入深潭之时,被强大的水流几乎头下脚上压入潭底,巨大的冲力加上闭气太久让他昏了过去。

    这深潭之中除了寻常鱼类,还生活着一种凶猛的动物。这种动物在夏国被称作食人鳄,最喜在深潭及附近浅滩出没,以其他鱼类为食,甚至能咬死并吞下在潭边饮水的野羊野鹿。倘若李系舟知道食人鳄的存在,当初绝对不会松手。

    每天从瀑布都会冲入潭中许多鱼,有的鱼不幸摔晕,就成为守在这里的食人鳄的美味。

    李系舟失去知觉浮出水面,顿时引来一群食人鳄的注意。

    就在李系舟马上要葬身鳄口的时候,湖面上飞掠过一道白影。这白影竟然是一个人,掠过湖面,速度飞快,浪不沾衣,此人从水中捞起李系舟,足尖点了一下食人鳄的头,整个人又借力腾空而起,带着李系舟穿入瀑布。

    原来这瀑布后面别有洞天。白衣人带着李系舟穿过瀑布,沿着一条隧道走入山腹之中。在隧道尽端是天然形成的一个巨大的钟乳石洞,洞内显然是经过人工修整,石桌石椅石床一应生活物品俱全。洞壁之上还装有四颗斗大的夜明珠,照如白昼。

    李系舟醒过来的时候,双眼仍然看不见,否则定然会为身处如此奇妙的地方而惊叹。他看不见却感觉的出自己绝非在水中或寻常的岸边,因为触手可及的地方都是坚硬又有些潮湿的石头。他摸索着站起身,喊道:“有人么?这是哪里?”只听到一片回声,凭经验判断,李系舟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一个山洞之中。他百思不得其解,是有人救了他么?还是他被流水冲到这里,难道瀑之下不是深潭?

    李系舟身上的衣物未干,自己也不觉得饥饿口渴,应该是失去知觉的时间并不长,他安慰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不定再等一会儿,英王就会带着人寻到这里。李系舟看不见,喊了一阵也没有听到人声,就自认为这里没有别人。他索性一件件脱去湿淋淋的衣物,他想穿着湿衣服容易受寒,不如脱了拧干再擦擦身体穿回去。

    就在他脱到褥裤的时候,听到有人惊喝:“住手!”

    那声音自不远处传来,清越柔和,语气却有些恼怒:“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公子更衣还请回避。”

    李系舟惊疑道:“姑娘刚才在这里么?我眼睛看不见,喊了几次无人回答,以为没有别人,冒犯之处还请原谅。”边解释边把湿衣服老老实实穿回身上,心想这姑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何刚才默不作声,又或者是神不知鬼不觉来到附近,怎么他一点都没有察觉?

    “你喊话的时候我在运功调息,不便讲话。”那女子淡淡说道,“我一直独居此地修行,刚才练功正在紧要关头,却见你从瀑布坠下,马上要葬身深潭之内的食人鳄之口。我不能见死不救,便将你带入洞中。可惜这么一折腾,我已经走火入魔,体内真气失调。我自顾不暇,原本不想理你,却终是看不破红尘世俗放不下男女之防。”

    李系舟听出那女子话语中的感伤,又得知自己是被她所救,怎能不关心。他满怀感激和愧疚地说道:“原来姑娘是隐世高人,因为救在下性命耽误了修行,在下心有不安,不知道需要做什么才能弥补姑娘的损失,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那女子没有立刻作答,悄无声息来到李系舟身旁。她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拥有绝世容貌的少年,看着他坦诚的表情,回味着他真挚的言语,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心道:“罢了,也许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我何必逆天而为呢?”

    她对李系舟郑重说道:“我现在强压真气,一时半刻死不了。你若真想救我,倒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会武功么?你听说过太极心法么?”

    李系舟摇摇头,随即又说道:“太极心法是什么?我只练过一种叫作太极拳的功夫,你看是不是你说的武功。”说罢就打了一套太极拳。太极拳他从小练习,就算现在目不能视,依然打得像模像样。

    李系舟收功之后那女子激动地抓住他手臂,探他脉息,而后又失望地松开。

    “你练的正是本门上乘内功太极心法,可惜时日尚浅功力不深,没有二十年以上的内力,无法为我疗伤。我是狂生门下第十二代嫡系传人,你又是从哪里学到太极心法,你师承何人?”

    李系舟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信息搞得晕头转向,那女子说的狂生门下莫非就是任狂生的传人?他忽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那位任狂生大哥不会也是穿越而来吧?而且那大哥还会练太极,并且发扬光大成一门高深的武学开宗立派。他犹豫着是否要告诉她自己是借尸还魂的事情。最后还是决定情况不明的时候先敷衍一下,不能毫无保留地道出实情,于是他说道:“在下的这套太极拳是已经去世的祖父亲传,祖父当年并没有提过他是狂生门下,所以在下不知道这原来是一种武功。”

    谁知那女子听到这样的解释却厉声道:“你说谎。太极心法只有嫡系传人才有资格修炼,每一代只有一名嫡系传人继承本门大业,此人无论男女都不得婚娶,只有弟子没有儿孙。”

    李系舟暗骂,这是什么怪规矩,让他明明说实话还被怀疑。他心中不服气,反问道:“姑娘自称是狂生门下,懂得这许多规矩,可你又拿什么来证明你就是嫡系传人?”

    “我有三百年前夏帝亲赐之玉符。”

    “我现在目不能视,怎知真伪?”李系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姑娘何苦为了这件事情耽误时间?是否狂生门下,是否嫡系传人很重要么?你走火入魔,命在旦夕,在下该如何出力才是当务之急。”

    那女子知道轻重缓急,她只是因为李系舟居然会太极心法而感到惊异,现在回到正题她苦笑道:“倘若你是狂生门下,应该清楚本门还有一种能迅速见效起死回生的疗伤方法,这方法不需多么高深的功力,只要施与双方一男一女同时都懂得太极心法即可。”那女子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师傅倘若在世,他不用此法只凭一甲子功力都能救我,若依此法我能好的更快一些。可惜他已经作古,我又没有弟子,原本无望。”

    李系舟奇怪道:“你一会儿说要很高深的功力,一会儿又说只用懂得太极心法就可以,到底哪样管用?”

    那女子沉默片刻,像是经历了复杂的思想斗争,终于下定决心,她开口道:“我说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办法。你功力不够第一条路行不通,只能用第二种方法了。你我一男一女,阴阳合体,我将不调合的真气疏导到你的体内,你我双修,共同化解。这方法不但可以为我疗伤,你的内力也会因此突飞猛进。”

    李系舟隐约听出其中一些端倪,急忙问道:“等等,你说阴阳合体,男女双修,莫非你我要行夫妻之事?”

    那女子小声道:“没错。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从生理的角度来讲,李系舟现在确实是男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器官发育良好。这并不能代表他可以立刻接受与一个陌生女子发生性关系。他最本能的反应是犹豫推托道:“在下已有妻眷,虽然并未圆房,但怎能背着妻子与其他女子做如此尴尬的事情?”

    那女子却笑道:“任师祖曾经说过,许多礼教都是束缚女子愚弄大众的枷锁,我们这些后世弟子谁要是能看得透抛得开,才能领悟修行真谛,否则多半会痛苦一生或者妄送性命。我师傅当年身受重伤,却是宁死也不肯让我用双修的办法为他治疗,说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徒父女之间怎能乱了常伦。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伤重不治而亡。现在我的遭遇与他何其相像,我若还死守着礼教,岂非要步他后尘?”

    那女子如此先进前卫的思想,连李系舟听了都不禁乍舌。人家女子都不介意了,他堂堂一个男子又有什么放不下,又有什么借口推托呢?毕竟是救人活命,你情我愿。再说那女子之所以受内伤都是因为救他性命,他怎能不知恩图报?不过就是行男女之事,又非上刀山下油锅,他何必退缩?

    李系舟想开了,点头同意,但仍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姑娘芳龄几何?”

    那女子一愣便如实答道:“我二十有二,看样子比你大许多。”

    李系舟笑道:“你只比我大七岁。”

    杨过和小龙女相遇就是在这样的年纪吧?虽然那女子很像小龙女,李系舟却没想当杨过。但世事难料,造化弄人,从那女子救起李系舟的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再也分不开了。

    疗伤之前,那女子仔细教导了李系舟如何运用内力的口诀。太极心法只是平时修炼积攒内力的方法,实际催动真气施展武功必需有这口诀才行。

    李系舟救人心切,知道马虎不得,学得格外认真,领悟超级迅速。当然这份领悟力是建立在他穿越前看过的那些武侠小说的基础之上的。那些小说并非都是胡扯,有些道理说得很管用。

    心法口诀都熟练了,该办正事了。

    李系舟认为男欢女爱,若没有一点前戏,与强奸又有什么区别?所以他尽量模仿正常男子的心态,学着A片里的调情手段,从那女子的脸颊颈项一路温柔地亲吻,刺激着双方的欲望。

    那女子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经验,任由李系舟抚弄,但她毕竟是成熟女性,在李系舟的温柔攻势下,渐渐有了反应。

    就这样一个有可能是处男,一个绝对是处女的人,在这隐秘的山洞之内共赴巫山云雨。男女身体契合,两人同时调动体内真气,很快达到忘我境界。

    李系舟只觉得从那女子体内传来一股强劲地真气,开始的时候在他体内杂乱无章地游走,四处冲撞,他急忙运气调息,慢慢引导那股真气行走周天,一圈一圈,越来越顺利。而后物我两忘,他无法分辨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清醒,他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爽愉悦。

    这样的状态不知道维持了多久,等李系舟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不再是漆黑一片,能依稀看见光。莫非真像那女子所说,这男女双修既能疗伤,还能提升功力?自己不知不觉内力有所进步,眼睛上的毒伤也有所消散?

    他又摸了摸身上,已经穿好衣物,他凝神细听,感觉到附近还有一个人的呼吸。他轻声问道:“你在吧?内伤好转了么?”

    那女子笑答:“已经没有大碍了。我看你的内力也精进不少。太极心法与其他门派的内功心法不同,资质上乘的人练一日胜过别的门派的人苦修一年得来的功力。刚才行功之时,我发现你比我还要适合修炼太极心法,我已帮你打通全身经脉,只要勤练不辍,你不出二十岁就能拥有当世无敌的内力。”

    李系舟坦言道:“其实我对练武没有太大兴趣,每天都练实在太辛苦了。”

    那女子气道:“你不喜欢练武,那太极心法又是谁教的?”

    李系舟胡编道:“我小时候做梦,梦到一个神仙硬要逼我学太极,我不学他就每天都出现在我梦中,我嫌他烦就只好答应,勉为其难学了几下。后来没事的时候练练,每次练完神清气爽,图个强身健体而已。”

    那女子对这种不着边际的话竟然有些相信,她喃喃道:“看来你与本门有缘,你梦中遇到的神仙或许是任师祖。不如你正式拜在门下,留在这里由我亲自教导你本门绝学,你看如何?”

    李系舟怎么愿意抛下英王府的享乐生活,怎么能离得开杜小芸做的美味佳肴,怎么能忘记车马行和象棋生意的分红,留在这荒山野岭奇怪洞穴中辛苦习武?他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坚决反对。李系舟觉得自己以上理由非常充分,却不敢明说怕被耻笑,只好含混道:“我凡尘俗务缠身,还有许多重要事情没做,不能答应你。”

    那女子不解道:“你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想入狂生门么?你知道黑白两道为了狂生门的武功秘籍发生了多少冲突么?你为何对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不屑一顾?难道你对成为绝世高手没有丝毫兴趣么?”

    李系舟笑道:“怎么会没有兴趣?可是我很懒,如果有什么不费时不费力的方法可以速成高手,我当然乐意接受。”

    那女子气得一时说不出话,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此大言不惭的混人,她努力调息了一阵才恢复平静淡然的态度:“世上确实没有武功速成的法门。而且入我狂生门下,需要遁世修行,除非夏国危难,否则一辈子不涉红尘纷争。我看你是做不到了。”

    李系舟暗暗松了一口气,幸亏刚才没有答应,要不然就一辈子留这里了,虽说有个女人相伴,美丑姑且不论,以他的性情一辈子对着一个人日复一日练武功总会厌烦。他设身处地语重心长地劝道:“我是肯定不会留下,而你正值青春年华,难道甘愿寂寞一人留在这里孤独终老?”

    那女子从记事起就与师傅相伴,很少接触外边的世界,后来师傅去世,她也只是偶然出山,用野味干柴换取一些生活必备品,其余时间都是钻研武学,倒也不觉得寂寞。可是真的要这样过一辈子么?她从来没有想过。但是有一点她很清楚,她会像师傅那样等武功大成的时候出山游历,救民于危难顺便寻找合适的传人。所以她不冷不热地回答:“你既然不想入本门,我的事情也不用你操心。”

    “算我多事。”李系舟想得开,那女子身负绝学,肩负着狂生门的嫡传重任,志向眼界道德情操自然是他没法比的,他笑嘻嘻道:“不过既然姑娘有恩于我,倘若将来你到雍都办事,不妨到我家里来做客,我定会好好款待。”说着将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毫不隐瞒地讲了出来。李系舟报完自己家门,又问那女子姓名。

    那女子却道:“我不想与世人牵扯过多,你不入本门,就没有必要知道我的姓名。或许咱们再也不会相见。”

    “是啊,相见不如怀念。”李系舟幽幽道,刚想再发些感慨,肚子却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在这山洞之中没有旁人,这声响格外清晰。

    “你是不是饿了?”那女子原本淡然地语气里掺杂着些许关心的味道,“从我救你起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天,咱们运功双修用了二十多个时辰,我帮你打通经脉后你体内真气自动运行周天又用了将近二十个时辰……”

    那女子不说还好,越说李系舟越觉得饥饿,惊问:“难道练内功都不用吃饭的么?你不饿吗?”

    那女子淡淡道:“内功高深的人通常比较耐饿,睡眠也比常人少,当然饭还是要吃的。我真气调顺以后就收功吃饭了,看你运功正是紧要关头自然没敢打扰。”

    李系舟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多费口舌,直截了当问道:“哪里有吃的?两天不吃饭会出人命的。”

    “我这里有些简单的干粮,你凑合吃吧,吃完休息一晚,明日一早我送你出山。”说完她将一个冷硬的面饼递到李系舟手中。

    李系舟在王府混了这么多天,习惯了锦衣玉食享乐生活,这么粗糙简单的干粮,他一时之间觉得无从下口,于是灵机一动提议道:“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八月十五了,咱们不如烧烤野味,共同赏月,也算是临别留个美好的纪念。”

    那女子一听不觉心动,毕竟她与他有过肌肤之亲,他在她的生命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如今就要离别,将来未必相见,倒不如随了他所愿。

    她朗声道:“也好,外边正是夜晚,明月高照,咱们就出去赏月作别。”

    那女子说到做到,带着李系舟施展轻身功法穿出瀑布,跃上深潭边一处高高的石台,她嘱咐道:“你先坐在这里吃点干粮垫一下,我去弄些干柴野味。”

    李系舟的眼睛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能感光,看个大概轮廓,坐在高台之上抬头仰望,迷蒙一片,说赏月绝对是假话,他不过是想吃些美味东西,毕竟今天是他名义上的十五岁生日,若是啃两口冷饼就作罢岂非太对不住自己?

    没过多时,那女子就已经返回,生火烧烤刚刚猎来的野味。片刻香气四溢,那女子不知从哪里又取了两坛美酒,自己开了一坛又递到李系舟手中一坛:“我师傅好酒,洞中藏了许多,高兴的时候他总叫我陪他一起喝。山中饮食粗陋,我只好用这美酒凑数。”

    宴饮无酒不欢,李系舟嘴馋好东西怎肯放过?他拎起酒坛尝了一口,感觉这酒入口微甜,齿颊留香,味道非常特别,他禁不住多喝了几口。这酒虽不辛辣但是后劲很大,李系舟喝了几口神智就开始迷糊,嘴里的话也多了起来:“今日是我十五岁生日,姑娘唱歌为我庆贺如何?”

    “我不会唱歌。”

    李系舟莞尔一笑:“也罢,我就自己唱,为我的生日,为你我的离别宴席助兴。”他兴致起来,也不管别人作何感想,自顾自地唱起王菲那首《但愿人长久》,这首歌词取自宋朝苏轼的名句《水调歌头》,古朴婉转,意境深远,时下正应景。李系舟拎着酒坛浅吟低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唱到高潮反反复复,自我感觉良好,声音越来越大。

    李系舟容颜绝世,嗓音空灵,月下放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风采天成。那女子不知不觉竟似听得入迷,看得痴了。

    **********************************************

    今日得到一个坏消息,出差时间延长,从周二晚上一直到周日都在外地,写作时间无法保障,计划泡汤。估计最好的情况是周二一次,周末再一次。决不弃坑,请大家原谅。

    按照写作大纲,预计再有2-3章第一卷就要结束了。李系舟所爱之人的主要戏份都是从第二卷展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