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似梦里,醒来骗吃混合  第18章 启程

章节字数:4120  更新时间:09-05-28 0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鸡鸣声起,日出东方。

    李系舟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和小芸赤身裸体搂抱在一起。他这才意识到昨夜那一场春梦是真的,追悔莫及。不过他此时的心情不像酒后乱性非礼佳人,却像是酒后失身被佳人非礼,充满了委屈。

    李系舟心道,自己作为男人的第一次被一个没看到相貌不知道姓名比自己这个身体大了七岁的女子夺去也就罢了,毕竟是救人命;可是第二次居然是被自己名义上的老婆给算计了,他欲哭无泪,难道他必须履行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么?难道是他长得太俊美太诱人贞操就如此难保?先不说男人怎么看他,就是他身边的女人朝夕相处久了都会把持不住么?

    李系舟要离开雍都,让英王这个长期饭票远离党派争斗是一个目的,当然也不排除他潜意识里想离开小芸姐弟离开柔儿过自在生活的打算。有车马行的生意,有象棋生意,还有俸禄,这些钱都能支持小芸她们生活很长时间。这下倒好和小芸成了真夫妻,万一小芸再怀孕,他是怎么也推卸不了责任了。

    小芸也醒了过来,为呆呆发愣的夫君穿好衣物,她羞涩道:“夫君,此去越国路途遥远,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妾身想早日为夫君留下子嗣,所以才……”

    李系舟还能说什么呢?面对善良单纯的小芸,他根本没有勇气告诉她真相实情。他只能抛开自己的感受,安慰小芸道:“小芸你放心,我和英王这次去越国是大大的优差,一路上游山玩水,吃喝住宿都有地方官员接待,不用花钱说不定还能赚钱呢。你待在家里闲得没事就让柔儿带你四处逛逛,多交些朋友也好,不用总惦记着我。”

    李系舟其实打算暗示小芸多交往,说不定能遇到哪个才子倾心成就一段良缘,转念细想又觉得以小芸的性情和观念恐怕很难接受婚外恋,就算有哪个男子不顾礼法追求小芸,小芸十有九成会把此人当成登徒子不予理睬,剩下一成就是忍受不住骚扰自尽保节。

    与杜小芸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李系舟索性不再想了,反正现在要去越国,还有的是时间。李系舟对于未来前景是很乐观的,就算不走运他们留在了越国为质,好歹也是皇族求亲使团,怎么也能混个温饱吧?

    所以李系舟的心情渐渐好转起来。

    李系舟吃了早饭离开家带着简单行李走到英王府的时候,护送英王出行的车马都已经列队整齐。李系舟现在也算是个五品官员了,可以骑马可以坐轿随队一起走,不过他更贪恋英王的那辆豪华车辇。

    英王盛装出场,穿的是一身标准的皇子礼服,也许是这套衣服过于厚重,李系舟明显看到英王的额头上冒着汗珠。

    皇子离京远行出使他国在夏国来说是一件大事,程序不能丝毫疏忽。英王必须扳着脸孔,在众位随行的礼部官员面前循规蹈矩,努力展现成熟稳重的皇子风范,依着旧制走完所有繁冗程序。这中间根本容不上李系舟近前插话。

    等一切结束,终于可以启程的时候,英王看那些礼部的官员都上了轿,他急忙将李侍读叫到身边。

    “李溪,跟本王共乘车辇吧。”英王迫不及待拉着李侍读进了他的豪华车辇。

    李系舟当然乐意。英王的车辇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车内空间比一般的马车要宽阔许多,坐卧伸展都十分舒适,而且座椅靠垫柔软,茶盏杯碟一应俱全,绝对是皇家级别的享受。他还没有主动开口提蹭车的事情就被英王请了进去,他怎能不高兴?

    英王拉着李系舟上了车,立刻垂下车帘。此时正是白天,车帘并不厚重,外边的光透进来,车厢内光影迷离。

    英王对李系舟微微一笑:“李溪别闲着,快帮本王宽衣。”

    “宽衣?”光天化日隐匿在车厢内拉着车帘避人耳目,英王暧昧地笑着叫他宽衣,李系舟本来不太纯洁的思想又刚经了一晚情事,难免不往歪处想。他心里有这样的念头,看向英王的眼神就隐约透露出那么一点点色情,狐疑道:“殿下让李溪为你宽衣做什么?”

    英王抱怨道:“这套礼服太厚重,今天天气又这么热,本王裹着这么一身行头木偶一样被折腾一早上,很累的。按照礼法至少出城十里才能换下礼服,本王熬不住了,叫你进车偷偷帮本王把衣服换下来。本王与李侍读同乘读书,旁人定不会怀疑其他。”说完这些英王已经察觉李侍读脸上难以掩饰的尴尬神色,他恍然有些明白,于是戏谑道,“李溪,你以为本王宽衣是想做什么呢?”

    李系舟轻轻咳了一声,闭口不言,尽量压下少儿不宜的思想,乖乖跪到英王身旁帮忙宽衣解带。

    英王那套礼服相当繁琐,一层一层像是包粽子一样,两人手忙脚乱搞了好半天才脱干净。反正车厢里就他们两人,英王索性不再换其他衣物,只穿了中衣靠在座椅上。李系舟则倚在英王身旁,解开外衣休憩,任由英王的手肆意地抚摸着他如墨的长发。

    英王忽然低声感叹道:“李溪,你若是女子,本王这辈子就只娶你一个,什么越国公主三千佳丽全都不及你万分之一。”

    李系舟正在吞吃车内的美味糕点,听到这句,差点没噎到,赶紧喝了一口水呛了半天才缓过来,心想难道英王殿下也把持不住了?他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望向英王俊美的脸,理智与情感反复挣扎,又念念不忘神秘的林潇,他真是很难取舍。

    理智告诉李系舟,英王出身皇族,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相比较而言是长久饭票的最佳人选;情感告诉李系舟林潇才是让他心动的类型,可惜身份不明飘忽不定,所以英王这份铁饭碗工作一定要守住。

    李系舟傻傻问道:“我是男子,就不能与殿下相守到老么?”当然李系舟没有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当,不知不觉又勾起了英王的遐想。

    英王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李侍读绝色容颜和迷离的眼神让他心神恍惚。

    就在此时马车压到一块巨石,车厢突然颠簸倾斜。李系舟措不及防跌在英王身上,下巴磕在英王的膝盖上,牙齿硌破嘴唇。李系舟下意识地惨叫呼痛。

    车外的护卫反应相当迅速,听到惨叫第一时间推开车门。于是他们看到了车厢内十分暧昧的场景。

    英王殿下只穿了中衣,敞着胸怀,李侍读趴在英王腿上,衣衫凌乱神情狼狈,唇角还渗着血丝,眼神凄楚隐隐含着泪光。

    还是旁边一个护卫头领见多识广,立刻冲上前来面不改色把车门关上,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在车门外说道:“属下鲁莽,打扰殿下与李侍读雅兴,还请殿下恕罪。”

    英王知道他们误会了,无奈道:“无妨,以后没有本王传唤不得私自推开车门。还有刚才你们看到的事情不许泄露半句,否则休怪本王无情。”他这句话本意是不想自己没穿礼服的事情被那些礼部的官员知道,结果越描越黑。

    那个护卫头领现在已经不做他想,心道原来英王不仅不学无术吃喝玩乐,竟然还搞男色,怪不得那个李侍读年纪轻轻就能官居五品,多半是迫于英王淫威出卖色相换来富贵。

    英王苦笑:“李溪,你猜刚才那个护卫正在想什么?”

    李系舟轻舔嘴唇,心下也觉得好笑,面上却假装严肃神情忧郁道:“那个护卫一定认为是殿下正在与李溪做不堪之事。”

    英王长叹一声:“是啊,本王的劣行又多了一条。好男色算什么?本王不在乎。可惜玷污了李侍读的名声人品,本王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啊。”

    李系舟在不认识林潇之前不是没有觊觎过英王,并不觉得冤枉委屈,他见英王充满愧疚,终于忍不住笑道:“李溪早已为英王殿下的风采倾倒,甘愿随侍左右,旁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李溪容貌出众,无才无德,就算没有今日的误会,早晚也会被人说是以色媚主。英王殿下实在不必因此事困扰,倒时也不要因此事嫌弃李溪就好。”李系舟先把话铺垫出来,免得日后自己对英王色心不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惹怒英王,搞不好再丢了性命。

    英王感动道:“李溪,你如此超脱大度不拘世俗,处处为本王着想,本王又怎么会嫌弃你呢?”

    李系舟被英王如此夸赞,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是品德高尚的贤才,心中欢喜,脸上的笑容更盛。他容颜绝美,笑起来更是惊艳。

    英王只觉得小小的车厢之内突然一亮,美人如花,花似玉,花正盛放,玉色温淳,此情此景恍若仙境,不似人间。有那么一瞬,英王想如果时间永远就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什么王朝霸业什么天下一统,都不及李溪对他倾心一笑更让他心潮澎湃。

    随后几日,英王本想避嫌,不与李侍读同乘。李系舟却舍不得离开英王的豪华马车,绞尽脑汁想出一条看似合理的解释,说是既然已经被认为与英王有染,索性就理直气壮留在马车里陪伴英王左右,制造英王沉迷男色的假象,迷惑敌人。

    英王一想路途遥远危险重重,或许还会遇到刺杀,李系舟武功高强深藏不露一定是打算贴身保护他的安全,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不再推辞,整日与李系舟在马车里厮混。

    李系舟也不是白吃白喝,兴起之时讲些小说电视里看过的传奇故事给英王听,什么秦始皇一统天下,雍正夺嫡、大汉天子驱逐匈奴之类的想起一段讲一段打发时间而已。李系舟纯属说书解闷,英王却总是听者有心,那些在这里根本不存在的朝代和人物,英王理所当然认为是李系舟故意编出来,饱含深意潜移默化的教导之言,让他受益匪浅。

    英王的随行人员中,除了英王的嫡系护卫,还有太子党和胜王党等多方势力的眼线。英王行踪几乎都被严密监控。但是英王与李系舟整日在车辇之中,言行对话在车厢外听不真切,只偶尔有大声的嬉笑传出。对于这件事情,大家有了前车之鉴,都默认为两人在搞龌龊事情。

    太子得知这个消息鄙夷地笑了笑,对窦公公和侍读高赫说道:“那个李侍读倒是真有些手段,不惜出卖色相哄九弟开心。”

    窦公公附和道:“是啊,亏他还是个秀才出身,真是枉读诗书,他的妻眷倘若知道这件事情定会羞愧不已。”

    高赫则进言道:“只要李溪老老实实为太子殿下办事,迷惑英王,管他用什么手段?但是此举似乎有点过了,英王好男色对于迎娶越国公主是一道阻力,绝不能让消息传开。”

    太子点头称是。

    高赫又提醒道:“臣听闻胜王那里又在搞小动作,他们似乎已经察觉李溪是太子殿下的人,想要除之而后快。咱们是否该保李溪性命?”

    太子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李侍读惊艳的容颜,那么美丽的人死了确实有点可惜呢,李溪既然可以对英王献身,将来也会对他投怀送抱。太子想到这里吩咐道:“当然要保他性命。高赫,这件事情由你具体操办,不能让胜王他们得逞。”

    高赫领命离去。

    窦公公却小心翼翼道:“太子殿下是否还对李溪念念不忘?他长得再美也只是一颗棋子,关键时刻不能只因为保他就真与胜王撕破脸。太子还请三思。”

    太子知道窦公公是一片衷心,可说白了窦公公也只是个奴才而已,他堂堂太子殿下未来的皇帝,为何总要听一个太监的话?太子心里赌气,偏偏要保李溪又如何?难道还怕了胜王不成?

    **********************************************

    如果李溪投到女身,八成是要给英王了。

    看了许多回帖,发现有几位读者已经猜到一些端倪,其他人千万不要被假象迷惑。眼见未必为实。

    谢谢大家支持,我会努力创作的,争取能在自娱自乐的同时,娱乐大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