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陷网中,且尽君今日欢  第22章 抛砖

章节字数:4656  更新时间:09-05-28 0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英王并不意外李侍读能够补全诗句,而且他也相信李侍读的答案一定是正确的。英王现在不解的地方是为何李侍读要让他拿这个主意。如果他们像其他人一样当场念了答案,明里暗里都会引起关注,多少都会影响他们去越国的大事。如果他们不把答案说出来,也不知道这些草莽哪辈子才能猜出正确的,线索背后隐藏的秘密很有可能就无法明了。李侍读让他权衡,难道是考他不成?得失取舍必须想的透彻,才能有正确的决断。

    就在英王心下犹豫之时,随行的一个护卫突然小声道:“王爷,属下有急事禀报。”

    英王此次带的三个护卫都是从王府出来的自己人,有急事禀告的这位叫赵正,虽然是三人中跟随英王时间最短的一个,但为人机警办事谨慎忠心耿耿。

    英王不动声色问道:“有什么事情?”

    赵正道:“属下昨晚偶然撞见护卫王锋与一个神神秘秘的黑衣人会面。咱们的人早已证实王锋是胜王党的人,那一次在涌泉极有可能是此人泄露了王爷和李大人的行踪,所以属下一直对王锋严密监控。刚才属下发现昨晚与王锋在一起的那个黑衣人又出现了。只不过此人现在换了一身行头是书生打扮,就坐在咱们左手旁第五桌,那个穿青布衫二十岁上下长脸的年轻人就是,他总有意无意向咱们这桌看。属下怀疑此人图谋不轨,想要行刺。”

    林潇的目光迅速扫过那个人,沉声道:“此人的确可疑。他袖内藏了利刃,眼中带着杀气,如果赵正所言属实,此人很有可能是胜王派来的杀手。”

    英王道:“既然知道他是杀手,咱们找个机会把他擒拿不就可以了么?”

    李系舟却突然想到了一个整人的主意:“有了前车之鉴,这种死士就算活捉估计也逼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倒不如利用他一次,丢个烫手的山芋给他。”

    林潇微微一笑已然会意:“李大人是想趁机把此人推进葵花宝典线索之中么?抛砖引玉,借刀杀人,一箭双雕。”

    李系舟没想那么深远,他不过是打算把那个杀手引入麻烦之中,这样那个杀手就没空闲理他们了,当然经林潇一点拨,他立刻觉得自己出的这个主意除了损人似乎还能利己,蛮高明的。

    英王高兴道:“好,就依李侍读的办法。假使咱们的人出面抖出答案,一定会惹上麻烦,不如巧妙转嫁到那个杀手身上,把阎涛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阎涛若是心黑手辣,谁猜出了线索就杀了谁,那个人就自顾不暇了;阎涛若是守信义,拉那个人入伙找葵花宝典,那个人必然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目标,他露了明再想行刺咱们就难了。”

    林潇点头:“没错。在下可以办好这件事情。”

    林潇主动请缨,英王当然乐意。

    林潇继续道:“不过在下办这件事情之前有个不情之请,需要王爷绝对的信任,请王爷带人先离开水寨,以防变故。只留在下一人更方便行事。”

    英王与李系舟对于葵花宝典都不是很热衷,李系舟吃饱了看够了当然愿意回去。英王也知道其中风险,万一嫁祸不成殃及自身就不划算了,于是同意先离开。

    离开前李系舟将那首完整的《沁圆春•;雪》对着题板念了一遍,林潇过耳不忘当场就熟记于胸。

    此时天色尚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猜诗句上,英王等人离开水寨基本上无人过问。

    回程的路上英王忽然问道:“李侍读,林潇会按咱们的意思把事情办妥么?他当初就是为了葵花宝典一事而来,现在他从你那里获得线索答案,会不会趁机一路追查下去?”

    李系舟却道:“李溪觉得林潇似乎并不关注葵花宝典本身,他与殿下一样更关心的是这件事背后的阴谋。况且林潇救过李溪性命,他若只为了利用咱们解开线索谜题,大可以私下问李溪要来诗句,亦或者将咱们推到明处吸引旁人的注意力。他没有这样做,反而光明正大要求殿下离开。所以李溪认为林潇处处为咱们着想,殿下也该用人不疑。”

    其实李系舟心想,林潇那样的武林高手,就算是不听英王的号令他们也没辙,还不如往好处想想,自我安慰一下。最坏的情况是林潇的心思真的就在葵花宝典之上,骗了诗句便把他们甩开,不过这样极不合逻辑,林潇难道会未卜先知他李系舟能填出诗句?应该没那么神吧,所以林潇当初肯留在英王身边,一定还有别的图谋,绝不会只是想混个三餐温饱。这些事情越想越复杂,本质上李系舟是个懒人,当然想不明白就放下。他只是可惜回程没有了林潇养眼和保护,就剩下了英王一个帅哥看久了缺乏新意。

    英王似乎也是心事重重,沉默寡言。

    等返回涌泉日已西斜,庆幸的是一路顺利并没有遇到什么不测之事。这么看来,在水寨里的那个杀手已经被林潇拖住。

    英王留守在涌泉的心腹护卫们很负责任,英王一行悄悄来去并没有惊动其他人。礼部的那些官员虽然不相信英王真的生病,但谁也想不到英王已经去汇湖转了一圈,更多的人猜测是英王与李侍读还有那个新来的俊美护卫林潇昨夜的娱乐活动搞得太累,所以才耽搁行程。

    次日清晨林潇仍然未归。

    李系舟有些惦念,英王却决定继续南行,先赶到夏国边境要塞风云渡休整一下。

    风云渡在汇湖西南岸,紧邻楚江支流越水,从风云渡乘船沿越水扬帆南下,顺风顺水不出五日便可直抵越国的都城荥都。从礼节上讲,英王在进入越国境内之前必须再次派使臣入荥都面见越国皇帝先行奉上拜见函,越国皇帝会派出官员和仪仗队以国礼相迎。所以英王要在风云渡象征性地等上几天。

    驻守在风云渡总揽军权的督卫叫高军,是左丞相高敏族内表侄,太子侍读高赫的表兄,立场鲜明地站在太子这边。高军早已接到太子传来的指令,要全力支持英王去越国求亲的事情,特别注意保护李溪的安全。为防万一,宁可错杀不能放过,尤其对待胜王党那些意图不轨的人,一旦抓到把柄定要斩草除根,决不能手下留情。

    本着这样的原则,高军在英王到达风云渡之前就把要塞里里外外彻查了一遍,肃清整顿一番,揪出了不少疑似胜王党的探子。高军还特意腾出了要塞内最豪华的督卫府作为英王的临时行馆,里里外外收拾一新,恭迎英王大驾。

    英王没有料到属于太子党一派的高督卫竟然如此刻意巴结自己,而且还主动打压胜王党的人,这是太子在表明心迹要拉拢自己吧?英王并没有排斥拒绝,毕竟有了太子党的人支持,胜王党加害李侍读的行动会被有效的克制。太子党要保李溪,胜王党要杀李溪,两派或许还会因为这件事情产生更多的摩擦,互相消耗实力。这样想来李溪当初假意屈服于太子答应为太子办事这一步棋简直是太高明了。

    督卫府的建制虽然比不上京城王府,但是也好过沿途的那些个民营客栈。在整座要塞之内,督卫府算是最高级别的居住场所了。风云渡以驻军为主,比李系舟知道的桐城或者云轩城那样的城池要小许多。要塞周边沿着渡口码头有些百姓自发形成的小集市,经营些日常生活项目,或者为大商贾跨国贸易进行中转。

    李系舟跟着英王在督卫府内安顿下来,四下逛了一圈觉得无聊。督卫府的建筑很普通甚至有点粗糙,主要是为了防卫和耐久,缺乏美感,庭院也是方方正正,花草寻常,已经不能满足李系舟的欣赏品味。

    所以李系舟的兴趣转移到了要塞外的市集上。听人说与越国隔海相望,远在北方有几个小国,那里文化和经济相对落后粮油布帛产量低,都是半封建半奴隶社会,但是盛产黄金白银和一些珍贵药材。那几国战乱频繁,商人想与夏、昭、越这些中原大国做生意,如果走陆路除去关卡税负太重还十分不安全,一般都选择走海路。汇湖有几道支流直接入海,所以那些北方小国的商人多是经海路再转入汇湖进入中原,或者走楚江支流到中原国家,这些商人变卖特产换粮食或者直接用金银购买生活必需品再带回本国销售。在风云渡的市集上就有北方小国的商人,他们穿着打扮和中原大国不同,贩卖的物品也比较新奇。

    李系舟软磨硬泡,央求英王与他一起微服逛逛市集,开阔眼界。李系舟小算盘打得精明,如果英王不在,护卫的力量会减弱,他的安全感降低,而且他若看上什么新鲜玩意还要自己掏腰包来买;如果英王与他一起出来玩,安全保卫不愁,八成还都是英王掏腰包买帐,他可是好处多多。

    英王从内心中十分渴望考察一下民情,这一路上护卫队随行,大小官员接送,他们又赶时间,根本没有机会逛街玩耍与民同乐。现在到了风云渡,可以休整几日,大好机会不能错过。

    英王与李系舟一拍即合,瞒过礼部那些官员,只跟高督卫打了招呼,让他派个人当向导其余士兵暗中保护就可以。两人换了便装,带了上次去汇湖的那三个心腹护卫还有高督卫派的向导溜出要塞,去了市集。

    这里的市集与雍都或者内陆地区的有很大不同。主要是来往商贩百姓服色各异,南腔北调,贩卖的物品也是内陆地区少有的。这种身临其境的丰富感与真实程度,是电视剧中根本表现不出来的。李系舟逛得有滋有味,市集虽然比不上现代社会的大型商场超市,但是别有一番朴素趣味。

    这时候听到一声锣响,将李系舟的注意力吸引到不远处一个高台下,那里围了许多人。李系舟问向导:“那边敲锣是要做什么?表演杂耍么?”

    向导是风云渡土生土长的人,对市集了如指掌,他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李大人,那里是人市,就是买卖奴仆的地方。”

    李系舟不禁想起许多小说里描写的情节,主人公在奴隶市场遇到帅哥美女成就一段良缘,或者是大发善心解救他人不图回报之类的。李系舟没打算遇良缘也没有高尚到花冤枉钱买了人再放掉,他更多的是好奇,毕竟在他原来生活的时空他是绝没有机会见到买卖人口的场面的。所以李系舟建议道:“殿下,咱们过去看看吧。”

    平时英王府买卖奴仆都用不到英王亲自出马,人市对于英王同样陌生,便答应去看看。

    那个向导立刻带着英王一行去了人市的雅座,不必与普通百姓挤在台子底下观看。

    向导与人市的老板很熟,他当然不敢透露英王的真实身份,只说是来了贵客,把老板请过来亲自给讲一下情况。

    老板是个机灵人,不敢怠慢,赶紧去了英王的雅座,满面堆笑地介绍道:“别看小人这市场不大,但是货源充足,各国人口都有,想要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会手艺不会手艺的全能找到。这几位爷今日来得真巧,小人正要推出一些新鲜货色,都是北方小国刚到的奴隶。”

    英王问道:“听老板的意思这批新货色有特殊的地方?”

    老板点头道:“是啊。各位应该也都听说了,北方有上斐和下斐两国,本是同根却分立已久。就在年前上斐的国君得懋国人相助,终于攻入下斐国都,掳走了下斐国的国君,下斐国的皇室全族都被贬为奴隶,身上打上烙印可以肆意买卖。这种打了烙印的奴隶不同于奴仆,一辈子都不能恢复自由身,也不用付给他们工钱,就当是会说话的牛马。小人新进的这批货色里就有下斐国皇族的人。各位爷想想看,买个出身下斐皇族的奴隶役使岂不是一件很爽快的事情?各位爷如果看上顺眼的,小人一定优惠。”

    李系舟心中也有些激动,甚至某些邪恶的念头开始萌发。他虽然猜测英王不会随便买奴隶,但是看一看念想一下总可以吧。

    看人都聚拢的差不多了,老板也走到台上,命令手下人把今日要拍卖的货色一一带上台来展示。

    可惜事实与想象存在比较大的差距,李系舟盯着台上看了半天,根本找不到帅哥美女。尤其下斐国来的那批奴隶,多是些身材高大的粗鲁汉子,还有几个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的女子外带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这些人基本上不附和李系舟的审美。李系舟严重怀疑人市老板的话,说是有什么下斐国的皇族,大概是瞎忽悠吧。

    英王也是兴趣缺缺,对李系舟道:“这买卖人口原来没什么好看的,李侍读咱们再去别处逛逛吧。”

    李系舟他们正要离开之时忽然听到台上一阵喧哗。

    原来是有人要买台上一个女子,但那女子央求买家连她儿子一起买走。买家不愿出更多的钱买个没用处的小孩子,卖家也不同意一分不要就让买家把小孩子带走。双方争吵起来,那带小孩子的女子搂着孩子苦苦哀求不要让她们母子分离。

    李系舟心软,禁不住走近些想安慰那对母子几句。不过当李系舟走到近前,看清楚那女子相貌之后,立刻惊住,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件事情他必须要管。

    ****************************************************

    近期计划:4月30日一章,5月1-2日暂停,3-9日至少5章。

    谢谢大家捧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