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陷网中,且尽君今日欢  第27章 摄魂

章节字数:4200  更新时间:09-05-28 09: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系舟慢慢度着步子向正厅走去,一路上左思右想,觉得与其凭自己这点有限的智慧蒙骗聪明的英王,恐怕根本行不通,故人之女的说法早晚会被拆穿。倒不如顺其自然,把这件事情说开,总之他李系舟的本意是好的,非亲非故就不能帮人救人了么?李系舟一向都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如果这件事情是英王本人来处理,对于身份不明的母子他一定会百般怀疑,万种顾虑,难免束手束脚或者干脆不加理会,而李系舟一门心思只想着帮这对母子,对于会产生的麻烦甚至有可能自己受到牵连,他懒得想,他信奉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话。

    于是李系舟走进正厅,看到英王和林潇两位养眼的帅哥,头脑已经比较清醒,神经也开始兴奋起来。

    英王笑道:“李溪,你昨晚睡得还好吧?”

    李系舟回忆起昨晚非人的训练,一脸无奈道:“还好吧,好像做了个噩梦一样。”

    林潇心想:李溪算你聪明,没提昨晚我先去见你的事情,如果英王知道我先找你密谋再去向他汇报,他难免会有些疑心,少一分对你我的信任。林潇哪里知道李系舟不说,只因为昨天训练完全暴露了李系舟又胆小又懒惰的本质,李系舟怕说出来丢脸被嘲笑,所以李系舟是打肿脸充胖子。

    英王不管二人打什么哑谜,他今天的目的很明确,他开口道:“本王有几件事情要与你们商议,不过在此之前,本王想问问李溪,昨天那对母子到底是何来路?”

    李系舟强作镇定道:“殿下,那对母子的事情您不是交给李溪处理了么?”言下之意是怎么这么着急就问,还怀疑起他们的来路。

    林潇见状主动解释道:“容在下多言。李大人,今天早上在下偶然碰到你昨日带回来的那对母子。那小男孩先天聋哑暂且不谈,但那女子似乎是被人施了摄魂术。要知道摄魂术失传已久,这对母子的身份恐怕不简单才会被人迫害至此吧?”

    英王道:“李溪,你昨日是否也看出端倪,对此你有何见解?”

    李系舟不知道什么是摄魂术,不过回想昨日那女子的一些表情和反应,倒像是被催眠了一样,难道摄魂术和催眠术差不多?如果是这样,就可以解释那女子奇怪的言行和那小孩子写的字求救的事情。看来这对母子的身份果然不简单,说不定自己惹了什么大麻烦上身。既然英王问起,倒不如趁机坦白,有难同当。所以李系舟故作深沉道:“是啊,昨天李溪也看出这对母子异于常人之处。”

    林潇凭着惯性思维以为李溪也是第一眼就看出这对母子身上的古怪,心想难道李溪也知道摄魂术?

    英王则再一次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这对母子恐怕是个大麻烦,李溪你昨日是否不愿本王牵连其中,才故意不肯透底想独自处理?”

    李系舟没想到英王把他看得如此高尚,心中一阵窃喜,面上却不动声色厚着脸皮含混道:“没错,不过李溪昨日询问的结果,发现此事牵扯很大,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再隐瞒。以殿下的英明智慧,如果肯出手,什么麻烦都能化解。”

    英王心道李侍读拍马屁的功夫当真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就冲这句话他怎能置身事外?于是英王朗声道:“李溪,你既然如此说,本王就帮你这个忙,你把这件事情仔细说说看。”

    李系舟看英王那架势,想必对故人之女这样的托辞已经不关心,英王说帮忙他怎能推辞,于是将昨日询问那对母子的情况讲了一遍。

    英王啧啧称奇道:“这么说那个聋哑的小孩识文断字,还求你帮忙救他父母?那咱们把那个孩子叫过来,写字问问他不就可以知道真相了么?李溪,你昨天问那个孩子了么?”

    林潇则饱含深意道:“李大人,你是不是已经问出什么或者猜到什么了?”

    李系舟心道:我冤啊,这摄魂术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听你们说的,昨天我哪想过这么复杂?那个小孩子才六七岁,就算识字能写出什么,凭我的见识看了也白搭。当然这些实话李系舟不敢说,只好顾左右而言他道:“咱们不妨把那对母子叫来再问问。”

    英王认为李侍读这样做必有深意,立刻让人把那对母子领进正厅,又遣退无关人等。整个房间就只剩下英王、李系舟、林潇三人和这对母子。

    李系舟温柔问道:“小雪,我们有些事情想问问你和小白,你们别害怕,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我们是来帮你们的。”

    小白一直盯着李系舟的脸,似乎能读唇语一般听懂了什么,他向李系舟眨眨眼。

    李系舟看过新闻报道说聋哑小孩子通过训练能读懂唇语,他心中一喜,只动嘴唇没出声道:“你能看懂我说话就眨三次眼。”

    小白果然连眨三次眼,微微一笑。

    李系舟回头对英王和林潇笑道:“殿下、林侠士,小白不仅会写字,还能读唇语。只要咱们当着他面说话,他就能看懂。”

    此语一出,英王和林潇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都投向小白。

    小雪见所有人都看着她的儿子,她不懂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她只是出于本能地抱住儿子,卑微道:“主人,有什么事情要问,下女会据实回答的。小白还小,你们别难为他。”

    小白对母亲笑了笑,主动挣脱母亲手臂,向着李系舟走来。

    英王为了分散小雪地注意力问道:“小雪,你姓什么叫什么?孩子的父亲是谁?”

    小雪茫然地摇摇头,痴痴道:“他们说下女叫小雪,我们一家人都是奴隶,孩子的父亲叫阿楠,我们的儿子叫小白,我们都是下斐国的贱人。”

    李系舟道:“昨天问她,她也是这样说的,一个字都没有错。”

    林潇点点头:“看小雪现在的反应,在下敢肯定她中了摄魂术,迷失了心智遗忘了过去。如果咱们继续刺激她,她很有可能会昏迷。这是摄魂术中最高明的手法‘迷魂忘本’,只有施术者本人能解。”

    李系舟惊道:“是不是那种能让人忘记自己是谁,按照施术者赋予的人格性情活着的手法?”

    林潇心想李溪果然知道摄魂术,于是正色道:“没错。但是小白好像没有受摄魂术的影响。也许是因为小白天生聋哑,施摄魂术一半靠声音辅助,他听不到所以才能躲过此劫。”

    英王道:“未免刺激到小雪,咱们先让她下去休息吧。单独和小白谈谈。”

    林潇似乎也正有此意,抬手隔空一弹,只见小雪身子一软,昏睡过去。

    李系舟看得崇拜不已,难道这就是隔空点穴?他暗暗赞叹林潇武功好高啊!赞叹完了又有些害怕,自己如果不听林潇的话好好练功,恐怕林潇手指轻轻一弹,自己就被整得死去活来了。

    林潇对小白道:“别怕,我只是让你母亲睡着了。等咱们说完话,就立刻让她醒过来。”

    小白点点头。

    英王心想这孩子果然明事理,他问道:“小白,你姓什么?你父亲母亲都是谁?你能不能告诉我们?”

    小白看向英王和林潇的眼神有一丝戒备,他犹豫地又望向李系舟。

    李系舟笑道:“小白乖,我答应过要帮你的,他们都是来帮你的人。”

    林潇取过笔墨要递给小白,小白却摇头,眼睛看向桌上的一个茶杯。

    英王却想这小孩子行事很谨慎,竟然知道不用笔墨,难道怕留什么痕迹?

    李系舟没想那么复杂,过去把茶杯端来,笑道:“昨天我拿茶水给他写字,看来他还挺喜欢的。”

    英王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李侍读教小白的办法。看来事关重大,李侍读才会如此小心谨慎,处处不留痕迹,免得日后成为把柄。

    小白用手指沾了茶水写道:我姓姜。他只写了三个字就不再写了,似是刻意隐瞒,却也逼不得。

    英王避开小白的视线对李侍读和林潇说道:“看来这孩子对咱们还有戒心,他不肯完全吐露实情。不过他既然说他姓姜,这件事就好查了。林潇你先送他们母子回房间吧。”

    等林潇带着小雪和小白离去,房间里只剩下英王和李系舟两人时,英王说道:“如果他们一家人真来自下斐国,在下斐国最有名的姓姜的人就是驸马姜梓轩了。本王怀疑那女子就是下斐国的飞雪公主,据说她和驸马的孩子天生残疾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但是皇族血脉一定有证据可查。李溪,你是不是也想到这些,本王会立刻让北边的探子调查此事。”

    李系舟听得目瞪口呆。关于上斐下斐这两个国家,他的认知只停留在昨天听人市老板介绍的那些,他当然不可能凭一个姓氏就推断出如此多的东西。他真诚地称赞道:“殿下见识广博,李溪钦佩不已。”

    “少来这套!”英王虽然被马屁拍得有些飘飘然,却没有得意忘形,他认为李侍读早已猜出这些,故意考他,所以他正色道:“这对母子如果真是咱们猜测的那个身份,按照飞雪公主所说驸马姜梓轩恐怕也是中了摄魂术,以奴隶的身份被卖到越国,其中会牵扯什么阴谋么?咱们为何要管这些事?”

    李系舟只想帮小雪找到她的丈夫而已,哪里考虑过这其中会牵扯到什么阴谋?他若说出实情又怕英王失了兴趣,便半真半假故弄玄虚道:“事事都有联系,殿下信因果报应么?”

    “你是在暗示本王,一定要帮这个忙了?”

    李系舟叹了口气:“帮与不帮殿下有时间考虑,不妨等北边来了消息再作决定。还有,殿下刚才借故支走林潇,是对他不信任么?”

    英王点点头:“本王知道林潇不会伤害本王性命,但是会不会利用本王做什么事情就很难说了。李侍读以为如何?”

    李系舟没想到英王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看来自己眼光不错,运气超好,选中的这个饭票极具潜力,理论上应该可以发展成牢固的铁饭碗金靠山。与英王这样的聪明人在一起,李系舟顿觉前景无忧无虑。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李系舟虽然算不上是好鸟,但见到了一根好木头怎能轻易放过?

    林潇回来的时候,李系舟和英王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都闭口不谈那母子的身世问题。林潇倒也没有什么怀疑,毕竟英王之前已经说要调查。而且英王找李侍读来还有其他正事。

    英王首先开口道:“李侍读,林潇已经向本王汇报了水寨和葵花宝典线索的事情。你说咱们是否还继续关注此事?”

    李系舟心想随便怎么安排,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于是奉承了一句:“殿下想必已经成竹在胸。”

    “本王想将此事秘密上奏给父皇,由他作决断。当然本王会捡重点精要的说,你们不必担心被牵扯过多。”

    李系舟一听放下心来,英王此举高明啊,无暇顾及的事情就上报给领导处理,两不耽误。

    “还有一件事情,本王一直想听听别人的意见。”英王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缓缓道,“据南边传来的消息,昭国使团是以太宰为首,代表昭国皇帝以皇后之礼求亲。你们觉得越国公主会嫁给谁呢?”

    林潇沉默不语。

    李系舟却毫不犹豫道:“当然是英王殿下了。如果李溪是越国公主,就算是想当皇后,也不会急着嫁给一个马上就要亡国的七岁小皇帝。殿下英俊潇洒,年少有为,能与殿下结为良缘,才子佳人更般配。”

    英王道:“如果越国公主嫁到昭国,以本王为人质,威逼父皇退兵,昭国又岂会亡国?”

    李系舟忽然想起那些王朝争霸的小说和电视剧,有感而发幽幽道:“帝王无情。殿下不是太子,圣上对于灭昭布局已久,志在必得,岂会因一子为质而轻易罢手?”

    林潇道:“李大人能想到这些,越国人同样能想到。所以在下也认为,越国想要自保唯一聪明的选择就是将公主嫁到夏国。”

    ***********************************************************

    还没上班,在家休假就有无数领导打电话关怀我工作5555555,布置了一大堆任务,让我顿觉压力增大,连周末加班都被安排好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