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陷网中,且尽君今日欢  第35章 迷心

章节字数:3882  更新时间:09-05-28 0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德留了个心眼,他进宫汇报的时候当着皇帝并没有提有关姜梓轩的事情,而是在殿外等候皇帝与公主密议结束了,才单独对公主讲。

    公主吴瑕当时第一反应是怀疑李溪动机不纯,却又猜不透夏国人究竟在这件事里扮演什么角色。而且父皇让她不要为难姜梓轩,她当然不能再明目张胆将他关起来审问。所以她只好换一种方式,叮嘱三德把姜梓轩软禁到乐府的一个荒僻的院子里,禁止他去别的地方,每日安排些活让他没有闲暇干其他的事情。另外就是如果李溪想见姜梓轩随时都可以,不过要有专人陪同,且不能让李溪把姜梓轩带走。公主现在也想明白了,倘若姜梓轩永远不接触外人,事情反而会毫无进展,还不如让可疑的人都出现,看看他们到底玩什么花样。

    三德并非是对公主的衷心超过了对皇帝的,而是皇帝最初早有指示,姜梓轩身上显然是有秘密的,公主选择了继续调查,皇帝就放开手让公主去办。国事繁重,如果什么事情皇帝都亲自过问,早就累死了。所以三德在事情没有明朗的时候绝对不会乱讲些细枝末节,让皇帝徒增烦恼。

    按照公主的指示,三德回到乐府,立刻安排将姜梓轩禁足在一处杂物院中,由专人看管,不准他走出院子,每日安排一些杂活,时间排得满满的,以确保他绝对没有空闲干别的事情。

    阿楠自从碰了那支名贵的紫玉笛,就一直陷入困惑与惶恐之中。先是被关起来严刑拷打,惊动了公主,跑来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总算主人们发慈悲饶过他性命将他放了出来,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又冲撞了身份高贵的夏国使者。他原本以为又会被狠狠惩罚,却只是被看管在一个小院子里干活,禁止外出,并没有再挨打。

    乐府的总管亲自来问过话,问他与那位夏国使者说了些什么。阿楠不敢丝毫隐瞒,如实相告,他也很困惑,为何那个素未谋面的夏国使者会知道他是下斐人。

    阿楠记得当时总管冷冷地说:“阿楠,你可能忘记了过去许多事情。但你现在只是乐府一个卑贱的奴隶,如果敢说谎或者图谋不轨干坏事,就不仅仅要受皮肉之苦了。”

    阿楠颤抖地点头,身上的伤还隐隐作痛,前几日严刑拷打真的是生不如死,比那还恐怖的事情他简直不敢想象。总管说他忘记了过去许多事情,是真的么?怎么他毫无感觉?他记得他是下斐国人,他和妻子小雪都是奴隶,他们还有一个聋哑的儿子。下斐国灭的时候,他们被带去上斐国,他们一家人成了一个王姓贵妇人的奴隶。那位王姓贵妇人年轻貌美,面上总是带着笑容,但好像并不喜欢他们一家,而且不顾他妻子儿子的苦苦哀求,硬是把他卖去南方,让他妻离子散骨肉分离。

    每当想起这些事情,阿楠就悲痛不已,柔弱的小雪和聋哑的小白,没有他照顾,日子一定不好过。如今他远在越国又被新主人莫名其妙地怀疑看管起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与妻儿重聚。

    月光皎皎,结束了一天辛苦工作的阿楠躺在简陋的草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思及妻儿,心痛比身上的伤痛更甚,不禁潸然泪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阴暗的角落里,有一个纤瘦的人影一直注视着阿楠的一举一动,看到阿楠哭泣,那人却嘴角微微上翘,脸上浮起笑容。

    那人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到阿楠面前,轻柔地问道:“阿楠,你是不是很伤心?”

    阿楠猛然坐起,定睛一看,惊诧道:“王小姐,怎么是您?您怎么会到越国来?我这是在做梦么?”

    原来这位被阿楠被称作王小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斐国的那位王姓贵妇人。她的声音很好听,说话的语气却透着莫名的诡异:“阿楠你不是在做梦,不仅我来越国了,你的妻子和儿子也在越国,你想不想见她们啊?”

    阿楠注视着王小姐的眼神突然凝滞,瞳孔慢慢放大,随着王小姐的问话,仿佛不受自己控制地回答:“阿楠想见小雪和小白。”

    “我知道你的妻儿在夏国使臣住的东馆。不过我告诉你这个消息,你也要帮我做件事情来报答我才对吧?”

    阿楠痴痴地点头。

    王小姐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那是一幅绘制精准的人像,她温柔地说道:“阿楠,仔细看好,记住这个人的样子,只要见到他,你就把他掐死,一定不要手软。”

    “阿楠记住了。”

    “好,你乖乖睡觉吧。”

    阿楠立刻倒在地上,昏昏睡去。

    王小姐见目达到,飞身离去,她的轻身功法竟是一流,出入乐府根本没有人注意。

    月光依旧明亮,人去影灭,寂静无声,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梦幻。

    李系舟回到东馆的时候,英王和林潇也已经回来。

    英王眼看联姻的任务就要完成,自然兴致勃勃。

    李系舟却因为阿楠的事情魂不守舍,见到英王不问别的,第一时间就说道:“殿下,李溪在乐府遇到了姜梓轩。”

    英王和林潇同时惊道:“你肯定是他么?”

    李系舟重重点头:“没错,应该就是他,他也中了摄魂术,并且似乎是与越国公主有什么恩怨,旁人轻易不可能将他带走。”

    英王皱眉道:“就算越国公主知道阿楠便是下斐国驸马姜梓轩,他们之间能有什么恩怨?”

    李系舟喃喃道:“阿楠长得很帅,连我看了都心动,越国公主不会是喜欢他吧。”

    林潇正饮茶水,听到这句差点没喷出来,强忍笑容,语气中却带着嗔怪之意道:“李大人,为何你总能语出惊人?那个阿楠真长得那么好看,无论男女都会动心么?”

    英王心中的真实想法是,林潇八成在吃醋了,看来李溪晚上又有得受了,于是好言道:“林潇,李溪只是开个玩笑。若论容貌,本王还没有见过比李溪更好看的。”

    林潇却不知怎的脸色一沉道:“难道在下的容貌也不如李大人么?记得李大人第一次看到在下的时候,他看得眼睛都直了。”

    这回轮到英王喷茶水了,这话题若是照这样说下去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于是英王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李溪、林潇,你们两人不要再讲笑话了。姜梓轩的事情本王已经派人去查,相信不久就会有更确切的消息。如无意外明日早朝,越国皇帝就会宣布夏越联姻的事情,昭国人不知会有怎样的反应,本王该如何应对呢?”

    林潇立刻恢复常态道:“昭国太宰是久居高位之人,在下以为他不会明面上就发作。不过此番昭国求亲不成,很丢面子,他们应该不会甘心罢手,暗地里恐怕要报复。”

    李系舟乐观道:“越国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将公主嫁给殿下,自然会加倍保护殿下安全,昭国人根本没有报复的机会。他们能否顺利离开越国还是个问题,哪里还有精力再搞破坏?”

    英王知道这中间牵扯到复杂的国家关系和时局变化,恐怕不会太简单,而李溪乐观的态度似乎给他带来无比强大的自信,有李溪在,他们定能马到功成化险为夷。

    议论完正题,三人便各自回房休息。

    李系舟在房中无所事事又毫无睡意,出来院子里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飞雪公主母子居住的厢房。对了,应该告诉她们已经找到阿楠的好消息。心中这样想着,李系舟轻敲房门。

    小雪并没有睡,她们母子被买下之后日子过得很清闲,但她自认身份卑贱,终日光吃饭不干活她就会惶恐不安,总是主动揽些活计干才能稍微放松。此时她正在灯下为英王随行的那些护卫们缝补衣物。见是李大人敲门,她立刻将其请入房中。

    小雪放下手中活计毕恭毕敬道:“大人找下女有何吩咐?”

    李系舟温柔道:“没有特别的事情,只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小白原本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看到李大人来,立刻跑到跟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大人的嘴形动作。

    小雪迟疑道:“是什么事情?”

    李系舟笑道:“今天我去乐府做客,看到阿楠了。”

    “大人看到下女的丈夫了?您怎知是他?”小雪激动道,“真的是他么?”

    李系舟道:“他自称阿楠,长得高大英俊,而且承认是下斐国人。我有别的事情要办没和他细聊,不过他应该就是你的丈夫。要不改日我带你们母子去乐府看他?”

    小雪喜极而泣:“谢天谢地,也感谢李大人,下女知道丈夫在哪里就可以了。下女如此卑微的身份怎能劳动大人,既然我们同在城中,总有机会见面的。不知道他在乐府过得怎样?”

    李系舟面有忧色道:“他似乎得罪了权贵,看样子日子不好过啊。”

    小雪急道:“这该怎么办?阿楠只是个奴隶,若是得罪了主子恐怕性命不保。”

    李系舟安慰道:“小雪、小白,你们别担心。我会帮你们的。”

    小白忽然拉过李系舟的手,在他手心里写道:我看见那个害我父母的坏人了。

    李系舟正要进一步追问,林潇却推门而入。

    “李溪你果然在这里,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李系舟心中一紧,每晚特训基本上已经告一段落了,莫非今日林潇又想出了什么点子整他?但是林潇的话他不敢不听,乖乖辞别小雪母子,跟着林潇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

    李系舟仗着胆子客气问道:“林大侠,不知找我有何事?前天你不是已经说我的轻功可以出师了么?”

    林潇微微一笑:“你不是想把姜梓轩带出乐府么?你觉得以咱们两个人的身手,三更半夜偷偷潜入乐府弄个人出来应该不成问题吧?”

    李系舟眼睛一亮,他怎么早没有想到呢?有林潇这位高人,别说是三更半夜到乐府偷人,就算是青天白日出入皇宫大内估计也如同探囊取物一样容易。他喜笑颜开道:“林大侠肯出手,还用的到我么?”

    林潇冷哼道:“李溪,你是真傻假傻?我又不认识谁是阿楠,总不能把乐府里长的帅的男人都偷出来吧?”

    李系舟不好意思道:“这倒也是。可是人弄出来容易,该如何安置呢?是否要请示英王殿下同意?毕竟姜梓轩是越国公主也很在意的人。”

    “咱们先把人带来,如果英王殿下知道了不同意,就再把人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去,至少也可以让他们一家人能见个面。”

    李系舟一想到小雪悲伤无助的眼神,就忍不住心痛,他再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于是林潇和李系舟换上夜行衣,悄悄离开东馆,直奔乐府而去。

    在接近乐府外墙的时候,林潇注意到一条人影从墙内跃出,那人身法高明速度迅捷,转瞬间就消失无踪。

    林潇秀眉一紧,心道:竟然还有高手先一步离去,小小乐府之内究竟藏了多少秘密呢?

    *******************************************************

    那个迫害姜梓轩一家的人终于露面了。

    今天和一位男性书友聊天,没有想到他对我小说内的一些暗示和伏笔看得如此清楚,猜得八九不离十,让我深感欣慰。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小说也有男生认真在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