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陷网中,且尽君今日欢  第36章 忠诚

章节字数:3920  更新时间:09-05-28 0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次日清晨,三德再一次匆匆入宫,带着姜梓轩失踪的消息忐忑不安地求见公主。

    “什么?姜梓轩失踪了?”公主吴瑕惊道,“是什么人干的,有线索么?”

    三德道:“公主殿下,姜梓轩本人不会武功,这在拷问他的时候就已经证实,后来将其禁足在杂物院,派了几名武功高强的守卫日夜看管。可是谁料到昨晚值夜的守卫竟然昏睡过去,清早醒来根本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三德认为姜梓轩一定是被什么高人带走了。”

    公主吴瑕略一寻思:“能有这种身手的,本宫倒是听说过一位。”

    三德皱眉道:“公主殿下也怀疑此事是李溪所为?”

    公主吴瑕点头:“他昨日就想从你那里要人,你不答应,还告诉他姜梓轩与本宫有恩怨,他恐怕是不会轻易罢手。”

    “李溪堂堂夏国使臣,怎会做出此等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过除了他,还会有谁打姜梓轩的主意?”

    公主吴瑕道:“李溪明着要人未果,现在姜梓轩失踪他抹不去嫌疑,但也未必只有他一人牵扯其中,或许这一切还有人幕后操纵,不得不防。不过纵然怀疑李溪,也不能声张,改日你去东馆,言语试探一下,告诉他本宫已经同意转让阿楠,可惜阿楠失踪的消息,看他如何反应。”

    “公主殿下,咱们不该秘密搜查东馆么?”

    公主吴瑕摇摇头,苦笑道:“若真是李溪干的,他能神不知鬼不觉把姜梓轩带走,又岂会留下什么线索让咱们找到?不用浪费时间和人力了,本宫有一种预感,姜梓轩还会再出现的。说不定那时他就已经恢复记忆,可以回答本宫的问题了。”

    三德仍然忧虑道:“都是三德办事不利,姜梓轩失踪的事情是否要告诉圣上?”

    “父皇刚下早朝,现在与昭国使臣密谈,商量对方求亲不成的赔礼事宜,咱们不便打扰。”公主叹了口气道,“本宫与姜梓轩之间的恩怨毕竟是陈年旧事,还是不要给父皇添烦恼了。三德你也不必自责,李溪不是容易对付的人。与其为敌,倒不如找个机会化敌为友。”

    李系舟和林潇三更半夜跑到乐府偷人,虽说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地方,相当顺利,甚至就连守卫们也都睡得死猪一样,但毕竟一来一回,再将阿楠安置好还是花了些时间。阿楠睡得很死,雷打不动,李系舟也不认识别的地方,只好将他直接送进小雪母子的房中,叮嘱小雪母子把他藏好千万不要惊动旁人。

    等做完这一切,也该到了上早朝的时间,李系舟根本没有机会休息,匆忙洗了脸换了官服,强打着精神陪着英王入宫。

    这次早朝,越国皇帝重点就是宣布夏越联姻的事情,文武百官有事没事地都要表态庆贺,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李系舟一宿没睡无精打采越听越困,心中只盼着早点结束,所以一言不发躲在人丛中打盹。

    昭国太宰当然对这样的结局很不满意,在朝堂上不敢发作,散朝后又被越国皇帝单独请走,还没有闲暇报复。

    英王似乎对于越国皇帝单独与昭国太宰密谈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他悄声询问道:“李溪,你说越国皇帝和昭国太宰会谈些什么?”

    李系舟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脑子已经不清醒,只能敷衍道:“殿下,大局已定,夏越联姻已经不容更改。昭国人千里迢迢来求亲,如果空手而归显然太丢面子,李溪觉得那越国皇帝八成是单独向昭国人赔礼道歉去了。”凭李系舟的常识,两家争聘一家闺女,女方如果还想和落选的那家维持良好关系,当然要赔礼道歉,那家如果通情达理,收下物质补偿,此事就算和平解决。

    英王一点即透,再加上多年来宁浮萍的教诲政治素养极高,能更进一步深思,李溪的话就像投入湖中的小石子,惊起波澜,一圈一圈扩大。英王心中暗想,的确,昭国人求亲不成,越国皇帝为了息事宁人定然会赔礼补偿,赔礼是一门学问,钱财多寡看得出亲厚悬殊。甚至不能排除一点可能,越国皇帝打着赔礼的幌子,暗中源源不断资助昭国人。这虽然乍一看不合常理,但是趁夏昭之战,借昭国之手,消磨夏国元气,真正获益的就是他们越国了。而且赔给昭国的钱几乎可以不用越国自己出,大可以伸手向夏国要,夏国皇子娶妃,越国公主出嫁,聘礼怎能寒酸?英王越是细想越觉得越国联姻一事的真正用意,绝非表面上那样简单。幸好有李溪随行,他应该早已洞悉其中阴谋了吧。

    李系舟见英王神情变换,总盯着他看,他也正心虚,决定还是早点坦白把姜梓轩偷出乐府的事情。于是他小心翼翼道:“李溪昨天晚上未经殿下允许做了一件事情,还请殿下恕罪。”

    英王笑道:“李溪你做每一件事情想必都是有深意吧?”

    李系舟感觉英王的心情似乎很好,对他评价也很高,赶紧谦虚道:“殿下太高看李溪了。其实李溪也不知道此事做得是否对,昨天晚上我把姜梓轩从乐府偷偷带了出来,现在安排他和妻儿在一起。”

    英王面上没有表情,眼中却闪烁着惊异和不解,他冷静道:“这么说现在姜梓轩就在东馆,而乐府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带走了姜梓轩。”

    李系舟点头:“昨晚姜梓轩一直昏睡,他自己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李溪也不曾惊动乐府和东馆的人,只是叮嘱过他的妻儿把他藏好,不让外人见到。”

    英王脸色一沉,不怒而威道:“李溪,你可知道姜梓轩与越国公主之间到底有何恩怨么?你可知道是什么人把他们一家害成那个样子么?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要管姜梓轩的事情?飞雪公主和你是什么关系?”

    李系舟沉默不语,他其实也后悔自己鲁莽的举动,但是一想起小雪无助的眼神,一想起阿楠俊朗的容颜,再加上林潇的蛊惑,昨晚他的理智早就被情感左右。他面对英王的质问本来想张口为自己辩白几句,把责任推到林潇身上,可是这又关林潇什么事情?从一开始这一连串麻烦都是因为自己的私欲而起,林潇不过是好心帮忙,李系舟凭良心而论绝不忍再陷林潇于不义。

    英王见李系舟欲言又止,终于什么也没说出口,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李溪,你到现在仍然信不过本王么?不相信本王有能力帮你,还是认为本王根本就不是能成大事之人?难道你留在本王身边,并非为了辅助本王,而是图谋不轨?或者你真正效忠的另有其人?”

    此时他们已经回到东馆,李系舟和英王在房中密谈,就连林潇也不在。

    英王如此直白地问话,李系舟震惊非常。这可是关乎到饭碗甚至性命的大问题,李系舟立刻清醒了不少,惶恐地跪倒在地。他以前很少向英王行如此大礼,非常时刻显得格外郑重。

    李系舟真诚道:“殿下,李溪发誓只效忠您和圣上。”本来他想说只效忠英王一人,可是想了想英王上面还有个皇帝老子,这个时代君臣父子天地伦常不能乱,所有又加上了皇帝。

    英王严肃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缓和,心中释然,原来李溪是父皇的人。父皇英明神武,智慧超群,能招揽到李溪这样的人才并不奇怪,为何要安插李溪到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身边呢?难道父皇早就已经看破他不学无术都是装出来的?所以派李溪辅佐或者说是考验,倘若他真是可造之材,能当大任,说不定……怪不得那日入宫觐见,父皇特意提醒:“玖儿,你的那位李侍读非池中之物,你千万不要浪费了他的才华。”

    英王回忆着当时父皇的话语神情,越想越觉得与自己的推测吻合,看来父皇是想通过越国之行历练他吧,他一定要好好表现一番才不会辜负父皇的希望。

    想通了这些,英王温和道:“李溪你不必紧张,起来说话吧。”

    李系舟现在哪里敢放肆,试探道:“殿下,你问的那些问题李溪都不能回答,你难道不怪罪李溪么?”

    英王笑了,亲手将李溪搀扶起来,握住李溪的手臂,诚恳道:“本王相信你的忠心。本王不逼你,姜梓轩的事情你处理吧,需要本王帮忙尽管开口。”

    李系舟只觉得一种久违的感动从心底涌出,他本就是感情丰富自控力不高的人,乍惊乍喜之下热泪盈眶。他颤声道:“殿下,谢谢你的信任。”

    英王看李溪的表情神态丝毫不似作伪,像是发自内心的感动,恍然大悟,或许李溪故意隐藏许多秘密就是为了试探自己对他的信任度。如果能证实这份信任,李溪会回报的将是赤胆忠心么?

    抛开那些理智的思考,仅仅是李溪现在这副泪眼朦胧的样子,英王又怎忍心再逼问,再怀疑什么?

    擦干眼泪,李系舟慢慢平静下来,他请示道:“殿下,你要不要去看看姜梓轩?”

    英王面上平静,其实心中纷乱,所以他摆摆手道:“本王要一个人静一下。”

    李系舟如释重负地离开,原本的困意被这一番折腾早已消失,他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小雪母子的房间。

    林潇早已笑嘻嘻地等在门口,见到李系舟红肿的双眼,似是刚刚哭过的样子,诧异道:“李大人怎么了?难道英王殿下欺负你了?”

    李系舟突然扑到林潇怀中,像一个刚被恶霸调戏的良家妇女一样委屈道:“林大侠要为我做主啊,殿下他……他……”

    林潇毫不留情一把将李系舟推开,正色道:“李大人,想趁机占在下便宜你现在的身手还差得远。”

    李系舟的色抓还没沾到林潇的衣服边就被挡开,他破涕为笑道:“林潇,当初在温泉我全身上下都被你看光光,你现在却碰都不让我碰一下,大家都是男人,你别这么见外。”

    林潇的唇角浮起一个弧度:“据在下观察,李大人似乎对俊朗男子有更多的兴趣。说不定刚才你想对英王下手不曾得逞,惹恼了英王,现在装可怜想博取在下的同情,在下可不会轻易上当。”

    李系舟看着林潇似笑非笑的脸,他的情感判断再次动摇起来,林潇的美是超凡脱俗的,与英王与阿楠是迥然不同的类型,他现在不清楚自己究竟喜欢的是哪一个,或者说喜欢谁更多一些。可是理智告诉他,他现在身为男子,喜欢男子在别人看来是不正常的,更何况他已经有妻子,他要担负一个丈夫的责任。

    李系舟无奈地叹气,或许他应该想开一些,认命。记得有人说过,喜欢一个人,不一定就要占有,默默地陪在那个人身边,看着那个人快乐,自己就会快乐。

    李系舟喃喃道:“我承认,我喜欢英王殿下,喜欢你,甚至喜欢那个阿楠,但仅仅是喜欢而已。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或者给你带来困扰,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努力改正。只是希望你不要因此疏远我。”

    “笨蛋。”林潇转过头去,不忍看他落寞的神情,“这种话怎么能随便乱说。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我才不在乎,总之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

    本周精华已经用尽,要等到明天才能给各位回帖的读者加精。

    谢谢支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