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夺嫡乱,江山犹是人非  第48章 惊天秘密 下

章节字数:3041  更新时间:09-05-28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公主吴瑕听后不动声色,命令护卫将姜梓轩原样捆好,她镇定地转身离去。面上再平静,她内心仍然抑制不住那种激动,九年,她想了九年,如果真如姜梓轩所说,她见到那个王华就会知晓锦盒中究竟藏了什么秘密,她怎能不激动?

    在关押王华的牢房门口,公主隔着木栅栏向内观望。

    只见一个女子被绑在刑架之上,漆黑的发散落,双眼被布条蒙住,黑衣映衬着她苍白的脸颊,显得那样娇弱无力。

    有狱卒入内想要将她弄醒,公主却低声喝止。

    公主仔细思量过姜梓轩话中的意思,“看看那女子”究竟是何含义,是审问还是指看看容貌?她不能忽略每一种可能。再者按照那位李侍读的叮嘱,审问那女子要格外小心,蒙眼布不能摘掉。公主想如果看全那女子容貌,需趁她未醒之时摘掉蒙眼布。

    公主命令护卫入内,轻轻取下那女子的蒙眼布。公主看清那女子容貌的一瞬间,惊骇得说不出话来。她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却仍是片刻失神,唯有攥拳用指甲深深刺痛掌心,才能维持表面常态。

    她命令护卫立刻将蒙眼布重又蒙上王华的脸,她自己则端坐在牢房外的靠椅之上。

    狱卒奇怪地问道:“吴公公,您现在就审她么?”

    公主吴瑕沉声道:“不急,你们都先退下,如有需要再行传唤。”

    公主带来的护卫是皇帝亲随,受过严格训练,知道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自然是远远退开,如泥塑木雕一般。

    四下安静,公主吴瑕的心却波澜起伏,因为那女子的容貌像极了已故的母后,更像极了她自己,只是年纪稍长几岁。天下间怎么会有两个人的容貌如此相似却毫无血缘关系呢?再回忆姜梓轩刚才对太子殿下的格外关注,对王华身份行径闭口不言,反而说什么甘愿为父亲赎罪云云……公主冰雪聪明,瞬息之间就已经想清楚,王华?姜华?或者应该叫吴华吧,究竟是何身份不言而喻。

    父皇说过太子吴双与姜梓轩的妹妹姜华同时出生,姜太医亲自主持接生事宜,想要调换婴儿轻而易举。姜华才是金枝玉叶,而太子吴双应该是姜太医的亲生儿子。姜太医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是母后授意?

    公主吴瑕记得小时候她觉得孤单,太子整日忙于学业,无人陪她玩耍,她就吵闹着让母后再生个弟弟妹妹陪她。那时父皇说母后体弱不能再育,他不想纳妃,有一儿一女承欢膝下,他与母后恩爱白头就足够了。她那时虽年幼,也能感受到父皇对母后的专一与宠爱。

    父皇那样爱母后,母后头胎生男生女又何妨?难道母后未卜先知,早料到她这一辈子注定只能生下两个女儿么?这未免太不合逻辑,所以母后根本是不知情的。姜太医将自己的儿子换给母后,恐怕是出于他自己的私心。

    公主吴瑕想到这里,暗暗冷笑,倘若她是姜太医,既然决定要偷梁换柱,就不该手软留下真公主的性命。血脉相连,母后虽然被蒙在鼓里,对自己女儿有种天生的亲近喜爱也再所难免。另外如果真公主长大,容貌上也会被瞧出破绽吧?姜太医这样做太不果断。

    按照父皇的说法,母后是因怕姜太医的妻子王氏勾引父皇才疏远她们母女,其实只是借口。多半母后已经知晓姜太医偷梁换柱,但是父皇那时刚刚继位,权势不稳,喜获麟儿举国振奋,帝位才逐渐稳固,母后若揭破实情,后果不堪设想。母后在世时对太子一直疏淡,公主吴瑕以为母后是刻意培养太子坚强独立的品性,现在看来另有缘由了。

    母后再生一女,不能再育,姜太医也没有任何不轨的行为,母后恐怕是打算要将太子并非亲生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底。姜太医的妻子王氏想必是知情人,为免后患才会被杀人灭口。母后若真是狠毒之人,绝不会只杀王氏,她赐给王氏的药参有毒无毒,姜太医最清楚不过。极有可能是姜太医谋杀了自己的妻子。

    那为何母后要向父皇承认是她谋害了王氏呢?难道是母后因为亲生女儿在姜太医手中,被迫为姜太医遮掩罪行么?姜太医是想等父皇百年之后,自己的亲生儿子以太子身份继承大统,再要挟母后以太后之尊助他谋朝篡位么?如果姜太医真做此打算,就应该千方百计保住母后性命才对,怎会毒杀母后?

    公主吴瑕从椅子上猛然站起,身体不自觉地有些颤抖,她带着护卫又匆匆去了姜梓轩的牢房。

    公主遣开所有人,开门见山道:“姜梓轩,当日在皇后药中下毒的不是你父亲,而是你对不对?皇后是不是让你无意中知道你的母亲是被她害死的?你为了给母亲报仇才这样做。皇后明知你要害她却欣然饮下毒药,临终将锦盒托付给你?”

    姜梓轩瞪大眼睛,紧张地盯着那个小太监,迟疑道:“你究竟是谁?”

    公主吴瑕贴在姜梓轩耳边轻轻说道:“我就是公主。”

    姜梓轩释然一笑,轻轻道:“没错,皇后临终时说她早知我下毒,但她不恨我,还让我将那锦盒中的物品交给妹妹,并且叮嘱我带妹妹尽快离开荥都。我当时认定皇后是杀母仇人,怕她耍什么阴谋鬼计,又因为是瞒着父亲下毒害皇后,不敢找父亲商量,只好离开皇宫回到家里偷偷打开锦盒。锦盒内装的是一根桃木发簪和你母后写的一封亲笔信。信中说我妹妹是皇后亲生,而太子才是我的亲弟弟,但是皇后不能认回自己的亲生女儿。日后如果姜华遇到危险,可凭此信和发簪求见皇帝寻求帮助。我乍闻真相,手足无措,恰巧父亲回家,察觉我魂不守舍,稍加逼问我根本无法隐瞒,将下毒谋害皇后还有锦盒的事情全告诉了父亲。父亲当时并没有责怪我,像是早已知晓一切,他平静地让我带着锦盒和妹妹连夜离开荥都,让我们去投奔下斐国的亲戚。我记得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决绝,也罢,黄泉路长,她生时不愿接受我,那我便随她而去陪伴她左右,免得她寂寞。’我当时心中慌乱,并没有意识到父亲竟然已经存了必死的决心。等我带着妹妹逃出城外,才听闻父亲毒杀皇后证据确凿已被赐死的消息。我追悔莫及,将妹妹安顿在一处农家,只身潜回城内,原指望能见父亲最后一面,却看到官兵四处寻找我们兄妹,我心中害怕,又逃出城外,妹妹却已不见踪影。我那时认为父亲让我带妹妹一同逃离,是想以她的身份护我平安,她失踪,我当她已经被官兵找到,她身上带着锦盒应该性命无忧,我却不敢耽搁,只身向北乘船出海去了下斐。”

    公主听到这里插口道:“父皇早就答应过母后,无论姜太医犯下怎样的罪,他都会放过姜太医一双儿女性命。所以官兵们只是虚张声势做做样子,他们根本没有找到我姐姐。”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说我抛下她,让她受了很多苦,她本该是锦衣玉食的公主,却颠沛流离地逃命,若非她师尊相救养育她成人,她早就成了孤魂野鬼。她恨我们全家,要折磨我们让我们生不如死。她见我终于如她所愿,掐死自己的亲弟弟,立刻解除了摄魂术,告知我真相。我当时了无生趣,只求速死解脱。后来你告诉我弟弟还活着的消息,我这才平静下来。”姜梓轩讲到这里闭上双眼,“追根究底是我父亲对不起你们,我也确实下毒害死皇后,我们罪有应得。现在我的性命在你手上,任你处置,我毫无怨言。”

    从姜梓轩的话中,公主吴瑕恍然间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姜太医爱上了母后。姜太医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得到母后吧?而母后不惜借姜梓轩之手求死,拒绝姜太医的爱意,甚至断了他的生念,自始至终姜梓轩兄弟还有姐姐都是牺牲品而已。爱情真的可以让人如此疯狂么?

    一向果断的公主吴瑕,此时也不免心绪烦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做。要告诉父皇真相么?父皇膝下无子,因为此事废了太子恐怕国将生变。杀了姜梓轩,瞒下真相就可以平息一切么?姐姐该何去何从?难道要将姐姐软禁起来,甚至是杀掉么?姐姐受的苦难够多了,母后不认她已经深深伤害了她,她这个做妹妹的居然还要杀她灭口,若真是那样做简直比禽兽还不如。

    公主吴瑕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孤独无助,没有人可以为她分忧,沉重的担子压在她稚嫩的肩头,让她窒息。

    ********************************************************

    明日中午继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