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夺嫡乱,江山犹是人非  第60章 今朝有酒 下

章节字数:2599  更新时间:09-05-28 0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午时分,金满楼内熙熙攘攘,生意红火。

    英王、李系舟、林潇、赵正一行四人如约而至。

    为了掩饰身份,大家对外称英王为九少爷,李系舟等三人都是九少爷的护卫随从。林潇、赵正是习武之人,若扮演富商子弟寻常护卫,气质举止都不用刻意伪装,只需低调即可。而李系舟从来没当自己是会武功的人,也没有那个时代的读书人气质,言谈举止不拘小节,穿着打扮追求时尚光鲜,虽然已经尽量克制维持正常男子的装束,其实对于华美的衣裙首饰常常垂涎三尺。所以,李系舟走在英王身边,怎么看怎么不像护卫。若说他是小厮书童,偏又大胆放肆在主子面前少了几分毕恭毕敬的态度。再加上李系舟容貌绝世,英王对他亲昵宠信,这样微妙的关系,很难不让有心人往歪处想。

    陈一早就在楼上雅间内等候多时。

    英王带着人入雅间落座。按封建社会的规矩,尊卑等级森严,少爷用餐,仆从都不能同坐的,所以林潇和赵正侍立两旁。李系舟却没有那么多顾虑,大大咧咧在英王身侧坐下,双眼注意力都集中在满桌丰盛的菜肴之上。

    陈一豪爽道:“在下姓陈,在南方做绸缎生意,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听闻此镇有一户宁姓大商人的宅院,一心想结交高攀,不知九少爷肯否赏脸?”

    英王微笑道:“在下年幼,家中排行老末。生意上的事情从来轮不到在下插手,此次来镇上的宅院是游山玩水路过临时休息,恐怕帮不上陈老板什么忙。但是陈老板既然设宴款待,广交朋友,在下怎能推辞?”

    英王在雍都一直扮的都是不学无术的皇子,吃喝玩乐的见识不少,如今演起富商家游手好闲的少爷可谓得心应手惟妙惟肖。他与那位陈老板胡天呼地乱侃一番,若非其他人都是熟知英王底细的,恐怕要相信英王确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纨绔子弟。

    李系舟却没有心思闲聊,说话是要占嘴的,那不耽误他吃饭么?珍馐美味,秀色可餐,吃到嘴里更是妙不可言。他们从荥都过来一直赶路,多少天没有正经吃饭了,好不容易有人提供免费大餐,李系舟怎能浪费?

    作为女子的时候李系舟就算遇到美味也尽量节制,可是现在他的身体是个发育中的少年,他不努力摄取营养怎么对得起自己?而且他发现即使每顿饭都吃得满嘴流油,他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发胖走形的预兆,传说中有一种人天生怎么吃也不会胖,难道就是指的他这种人?天下间最美好的事情之一莫过于此。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英王、李系舟已经吃得心满意足。

    陈一却没有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此时有一个看似店小二的人敲门进来,递了一张纸条给陈一。陈一匆匆看过之后脸色微变。

    英王打着呵气和饱嗝正要提出告辞,却听陈一说道:“九少爷,虽然咱们是初次见面,但是相见就是有缘,聊得又如此投机,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英王一愣,耳畔听到林潇用传音入密对他说道:“这位陈老板内功不弱,身份绝非商人那么简单,王爷小心。”

    所以英王迟疑道:“陈老板有何事?先说出来听听。”

    陈一面上为难,甚至有一点扭捏害羞,轻声道:“其实陈某对九少爷身边那位随从一见如故,陈某知道君子不该夺人所爱,可是如果九少爷不介意,陈某愿出高价请九少爷转手成全。”

    英王心中腾起一股怒气,说半天这位陈老板竟然把李溪当他的男宠了,还想让他出价转让?若是寻常人也就罢了,那位陈老板如此轻视李溪,英王实在压抑不住,面上露出不悦之色。

    李系舟自从昨晚见到红霄之后,那种害怕身份曝光的担忧就一直萦绕心头。他当然听的出陈老板话中的意思,他怀疑陈老板之所以如此冒昧开口,八成早知他这个身体的真实身份。说不定红霄就是陈老板接收的,又或者这位陈老板曾经是游儿的恩客。

    怎么办?英王是绝对不会自报家门,又不能让陈老板产生什么疑惑。李系舟急中生智,亲昵地拉住英王的袍袖故作幽怨道:“少爷,您答应过不会把我再送给别人的。”

    李系舟这句话说得温柔婉转,又加上他特意酝酿的心理情绪,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小女人才有的脆弱媚态,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陈一本来是不好男色的,看到如此场面都禁不住心猿意马。

    英王更是恍惚之间沉迷如梦,下意识地喃喃道:“放心,我不会让别人把你带走的。”

    林潇看不过去了,轻轻咳了一下沉声道:“九少爷,时候不早了,您奔波多日,该早些回去休息。”

    英王这才回过神来,正色道:“陈老板抱歉,不是在下不给面子,实在是不忍割爱。”

    陈一讪讪笑道:“是陈某唐突了,九少爷还请见谅。”

    回到宁府别院,赵正忍不住笑道:“李大人,您那做戏的功夫实在上乘,属下大开眼界。”

    林潇道:“看那位陈老板一脸正经,没想到脑子里都是龌龊念头,居然还敢打李大人的歪主意。”

    英王盯着自己袍袖上油乎乎的爪印,脑海中不断闪现刚才的画面,苦笑道:“李溪,你玩得太过火了。陈老板就算是临时起意,看了你那种娇柔的模样,多半晚上会失眠,念念不忘。”

    李系舟解释道:“殿下,既然那陈老板当我是男宠,咱们也不必说破。殿下都那么卖力地演不学无术的酒色之徒,李溪当然也要积极配合。”

    英王轻轻叹息道:“李溪,委屈你了。你如此才华品性自然可以洒脱从容游戏世间,但本王不过是凡夫俗子,虽然明知道是做戏,心中仍有不忍,不愿让旁人轻贱你。”

    李系舟感觉到英王真情流露,他欣喜中又充满矛盾。他现在身中剧毒能否活命尚未可知,他无法克制自己去喜欢别人,却善良地不愿让别人对他产生太多留恋深情。所以他假装没听懂的样子岔开话题,笑嘻嘻道:“殿下,李溪掐指算了算,今晚应该是十五,倘若天公作美,晚上喝酒赏月岂不妙哉?”

    林潇听后不禁笑道:“还以为李大人掐指算出了什么天机,原来是刚数清了日子。”

    李系舟委屈地辩白道:“能数清日子已经不错了。”

    这下连赵正都笑出了声,气氛顿时欢快起来。

    英王也暂时抛开了烦恼,朗声道:“晚上本王就摆一桌赏月大宴。上一次越国太子在观湖楼宴请荥都才子,记得林潇背诵了李溪的一首咏月佳作,震惊四座,这才为本王解了围。李溪,今晚你一定不要藏私。”

    李系舟纳闷道:“李溪哪里写过什么佳句?”

    英王记忆力极好,虽然只听过一遍,却一字不差将那首被李系舟盗用的苏轼名辞《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背了出来,并且大加赞赏。

    李系舟心中一惊,这诗句他只对那个与他有肌肤之亲的神秘女子唱过,林潇从何而知?莫非曾经那些猜想竟然是真的?林潇就是那个神秘女子?想到这些,李系舟的心跳加速,在胸膛中怦怦作响,他疑惑地盯着林潇,欲言又止。

    ***********************************************************

    感谢大家支持,今天提前。

    晚上抽时间做些插图呵呵###明天要加班,争取能赶在明晚12点前正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