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一寸相思)

热门小说

夺嫡乱,江山犹是人非  第77章 得月密谋

章节字数:3973  更新时间:09-05-28 1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冰天雪地不穿衣服跪求新书《千里暮云平》女频PK票,支持我吧!

    ***************************************************************

    英王同意李溪按照太子密信的要求,提前返回雍都,林潇暗中保护。临行前,英王将亲笔写就盖了私章的投诚信交给李溪。英王笑道:“李溪,太子看了这封信,恐怕会高兴得做梦也笑出声来。”

    李系舟知道事关重大,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殿下放心,李溪会尽全力促成殿下与太子联盟之事,并且为殿下争取到更多利益。”

    为了今后生活的稳定与安全,李系舟这次不辞辛苦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赶回雍都,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入城后他没有回家,也顾不上梳妆打扮,径直去了太子书信中指定的地点,得月楼。

    雍都得月楼不同于寻常酒肆饭庄,是一处综合性娱乐场所。楼高三层,一层是散座,二层、三层都是雅间。楼内除了提供酒水饮食,还豢养着一批姿色上乘的歌伎舞女。这些女子有的卖艺有的卖身,各司其职,琴棋书画赌博按摩饮酒调情,只要客人能想到的玩法,这里的服务人员都能满足。

    当然得月楼消费水平相当高,李系舟以前是望而却步的。现在有太子出钱包了三层的雅间,他终于可以一分银子不花,大摇大摆上了楼。

    像得月楼这种高档娱乐场所,少有李系舟这样蓬头垢面满脸土渣的客人。若非他掩盖在尘土之下的衣料高档裁剪得体,本身长相俊美,气质相对高雅,充满自信,是绝对不会被放进楼内的。

    雅间VIP服务非常到位,李系舟在房内坐定,就有美貌侍女捧上水盆面巾,服侍他净面洗手。转瞬之间,桌上就已经摆上琳琅满目的各色美食。雅间一角还有一位美女弹奏琵琶,人工背景音乐缓缓流淌,营造出如梦似幻的声色仙境。

    按照太子信中所说,只要李系舟到了得月楼,立刻就会有人通知太子。他寻思着太子那么尊贵的身份,应该不会亲自来,多半派个亲信与他谈事情。所以他也不客气,先趁着等人的这段时间大吃大喝好好享受一把。

    酒足饭饱,时候不早,该洗漱睡觉的时候,太子的人终于到了。

    遣走房间内服侍的那些不相干的人,最先走进来的是高赫,紧随他身后进来的是一位头戴斗笠轻纱遮面的男子。另有数名护卫都在门外布防,并未进入。

    李系舟认得高赫,论官职,高赫比他高一些,所以李系舟假作恭敬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拱手行礼。

    高赫却略一侧身,将那名戴斗笠的男子让到前面。

    那名男子摘下斗笠,露出真容,竟然是太子。

    李系舟吃惊道:“太子殿下,您居然亲自来了?微臣失礼,还望恕罪。”

    “不妨事。”太子微微一笑,双眼却盯着李溪的绝色容颜不肯移开,语气温柔道,“你日夜兼程赶回来,孤怎能怠慢?怎能见外?”

    高赫轻咳一声提醒道:“太子殿下,臣听闻此番夏越能成功联姻,李大人功不可没。”

    太子知道自己失态,可是李溪宜男宜女出尘的美丽实在让他难以忽略,难以抑制地想入非非。太子不情愿地收回目光,平静心情,顿了片刻才开口道:“李溪的功劳大家有目共睹,朝廷封赏绝对不菲。孤此番秘密约见,是为了李溪你的前程。”

    李系舟不解道:“臣的前程?殿下此话何意?莫非臣立了功,升迁反而会受阻么?”

    关于李溪在越国的种种传闻,太子他们都非亲眼所见,更相信其中夸大的成分居多。另外李溪在雍都的时候一向表现得没有什么城府学识,与英王一起沉迷吃喝玩乐,所以李溪在太子等人眼中以色侍人的成分更多一些。

    李溪问出如此白痴的问题,高赫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语带轻蔑地解释道:“李大人有所不知,胜王野心勃勃,自从英王在李大人辅佐之下立了大功,胜王就一直寻找机会要对李大人甚至是对英王不利。太子殿下顾念兄弟之情,不愿见英王还有李大人受暗算,所以提前约请告知。英王身边有胜王安插的眼线,为怕打草惊蛇,才假借李大人家人的名义传信。”

    李系舟满脸感激道:“原来如此。李溪一届草民,无才无德,若没有太子殿下提点,怎能有今日这番作为。如今性命攸关,太子殿下屈尊降贵亲自相告,李溪感激涕零。”他说到这里加重语气一字一句道,“殿下密信,李溪已经呈于英王。”

    太子面色一变,冷喝道:“孤给你的密信怎能随随便便交给英王看?”

    李系舟气定神闲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若是离京前,李溪断不敢泄露太子殿下交待的任务,可是此去越国三个多月,李溪费尽心思幸不辱命,英王早已决定投靠太子殿下。”李系舟边说边将英王的亲笔信交给高赫转呈太子,“英王见到殿下亲笔信函,也不耻于胜王的阴险作为。但是既然投诚太子殿下,英王凡事当为太子殿下谋划。”

    太子将英王的回信仔细读了一遍,神情由紧张转为兴奋继而喜笑颜开,言语也亲热起来道:“九弟的这个主意不错啊。他暗中投靠孤,明面上却倒向胜王,博得胜王信任,替孤监视控制胜王。有九弟相助,关键时刻出其不意,胜王绝没有翻身的机会。真没想到九弟能有如此才智胆识。”

    高赫迟疑道:“这确实是一条奇谋,可万一英王立场不坚定,真的倒向胜王,反被利用怎么办?”

    李系舟坚定道:“这一点殿下和高大人尽可以放宽心。英王既然已经将投诚信交给殿下,白纸黑字写的清楚,他有把柄在殿下手中,怎敢冒着身份被拆穿的危险背叛殿下?”

    太子拍手道:“对啊,李溪你能让英王写下这封信,一定费了不少功夫吧?”

    李系舟正色道:“太子殿下英明神武,才智无双,英王早已仰慕钦佩,可惜之前英王对政事并不关心,胸无大志,只想做个轻闲王爷。此次夏越联姻和机缘巧合英王立了功勋,激起雄心,刚想要有点作为报效朝廷,偏又受到胜王威胁,他便毫不犹豫决定跟随太子殿下。英王希望将来太子殿下即位后,他能获得殿下的信任和重用,一展才华。臣并没有太费力气,只是乘势进言表明身份。英王正苦于无法向太子殿下表明心迹,看了密信惊喜非常,连夜回信命臣呈给殿下。英王没有犹豫,不在乎是否会留下把柄,可见投靠之诚意。”

    太子点点头,笑道:“李溪,你为孤办成这件大事,想要什么赏赐呢?或者等日后孤荣登大宝再给你高官厚禄?”

    李系舟心想等太子做皇帝不知道猴年马月了,空头支票不如现金实惠。他谄媚道:“臣才智有限,恐难胜任高职。”

    李溪虽然说的含蓄,太子和高赫却都听出了弦外之音。贪财好色胆小怕事的人最好控制,李溪这几样基本上都占全了,又老老实实为太子办事,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绩,怎能不让太子等人欢喜?

    太子豪爽道:“李溪,今晚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吧,随便玩开心的玩,所有花销都记在孤的帐上。另外孤会准备好银票和珠宝,明日差人送到你家中,数目保你满意。”

    双方又互相客气恭维一番,太子和高赫便告辞离开。

    独留下李系舟一人继续享乐。

    李系舟心花怒放,没想到太子如此慷慨,仔细一琢磨终于明白此中奥妙。倘若英王还是之前那个不学无术的王爷,即使投诚,太子也未必会有多么重视;如今英王是越国公主的驸马,灭昭之战中的功臣,身价倍增,英王投诚让太子实力大幅度增加,对胜王有了压倒性的优势,无怪乎太子高兴得开出大手笔赏赐。

    李系舟暗想,过几天英王投靠胜王,会不会也能收到厚礼呢?可惜自己已经上了胜王的黑名单,估计明面上从胜王那里得不到什么好处了。一想到钱财,李系舟的脑子格外活络,几乎是眨眼间就计上心头,他盘算着拜托林潇装一次小人,扮演劝说英王投靠胜王的角色,向胜王邀功请赏,他李系舟事后分点红利。只希望胜王不要太吝啬,最好比太子还大方。

    李系舟兴奋过后,觉得有点对不起林潇,别的不说,自己能安全回到雍都,林潇暗中保护功不可没。现在他在得月楼里吃喝玩乐,林潇或许还在楼外某个角落站岗放哨,寒风刺骨也不知道林潇为了他吃了多少苦。

    想到这里,李系舟禁不住幽幽道:“林潇,你在哪里?要不要进房来和我把酒言欢?”

    林潇果然就在附近,而且将刚才房间内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用冰冷的口气传音入密对李溪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李大人不要辜负太子殿下一番美意。林潇对酒色没有兴趣,李大人还是自己抓紧享乐吧。林潇也要休息了。”

    李系舟不明白林潇为何突然态度如此冷淡,转念又一想可能是因为他太劳累的缘故,不敢再勉强,温柔道:“这里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你先休息吧。我把好吃的多打包一份,明天早上带给你。”

    林潇听到这些,唇角泛起一个连自己都很难察觉的弧度,心头隐隐感受到一丝暖意,仿佛这寒冷的冬夜,如刀的冰风突然间淡去弱化。林潇嘴上说要离开休息,却根本没有移动身形。林潇暗想,李溪那个呆子,时而聪明时而糊涂,不好好看着他怎能叫人放心?

    李系舟突发横财,兴奋得根本没有睡意,林潇不肯陪伴,长夜漫漫他孤身枯坐总不是办法。俗话说饱乐思淫欲,李系舟决定不能浪费这绝佳的免费机会,一定要好好娱乐一把。

    李系舟让侍女将得月楼的管事请了过来,开门见山问道:“你们这里都有什么服务呢?”

    得月楼的管事将楼内能提供的服务一一解说。唱歌跳舞常规才艺表演,赌博行酒异性按摩等等特殊服务,丰富多彩。可惜李系舟来自灯红酒绿的现代化大都市,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些服务内容他都提不起兴趣。

    李系舟隐藏在内心深处一直压抑着的邪恶念头,在无人管束的时候终于放纵出来。他突然色迷迷地问道:“你说的那些是不是都是女子担纲的项目,你们这里有没有美少年可以提供什么特殊服务的?”

    幸亏得月楼的管事见多识广,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系舟的外貌和眼中隐现的欲念,立刻会意道:“客官稍候,小人这就安排当红小倌来献艺。”

    李系舟有了在越国红馆的失败经历,多长了一个心眼,问道:“你们这里有几位公子啊?我要长得最高,成熟英俊风度翩翩的类型,年纪太小苍白瘦弱的那种就不要来了。”

    得月楼的管事心道,这位客官的爱好还真特别,一般来找小倌的哪个不是喜欢年纪小又柔弱的类型?上了年纪身子骨长开的就基本上没什么生意了。还好他们这里目前真有一位这样的陈年旧货,很长时间无人问津,稍微收拾一下应该勉强能充数,他急忙应道:“客官放心,小人这就去请扶风公子过来侍候。这位扶风公子最擅长琴艺,五年前也是咱们得月楼的头牌,现在虽说已过双十年华,但成熟稳重风韵丝毫不减当年。”

    “扶风公子?”李系舟内心YY,听名字就很雅致,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帅哥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