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帝都  第4章 亡灵法师

章节字数:2748  更新时间:09-09-02 1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也许是下意识的反应吧,把少年拥抱在怀里。那个桌子太过冰冷,不适合你一个人哭泣。

    有人说温热的环境下眼泪不容易留出来,冰冷刺骨的冬季特别适合哭泣,哭的时候拥抱一个温暖的怀抱,也许可以不那么难受。

    黎,让我陪着你好么?你哭泣的时候,我借给你我的肩膀……。

    “黎,别想太多了,还有我陪着你。”

    似乎感觉到来人熟悉而温暖的怀抱,少年的动作只是微微有些僵硬,顺从了那个叫做温暖的怀抱,“昊,叫我煜吧,那个名字有点不习惯……”

    其实不管哪个名字都不习惯了,琰很喜欢叫我璃,“我是流璃,”习惯了那样的说法,现在却要改过来了,就像很年前强迫习惯自己叫流璃,现在又必须习惯黎煜这个名字吧。只是,听到黎,这个词的时候,依旧还是会难受,应该是一辈子的遗憾了吧……父亲……

    午后,安谧的气氛,在柔和的阳光之下,哭累了的少年爬在窗台上,晒着阳光,午睡着。

    看着那个少年安静的睡姿,明宣和昊宸相识一笑,压低了谈话的声音。

    平静的空气似乎显得过于安静,街上的嘈杂竟然隐隐淡去,一切都显得安静过了头的诡异。

    雷声陡然在艳阳天响起,窗外原本的烈日忽然失去了踪影。

    空气中带着明显异常的波动,似乎隐隐还藏着某些含糊不清的悼词。

    那些悼词……一般的人也许听不懂,甚至听不清晰,但是那个煜听懂了。

    时空的轮回

    末日的终结者

    以远古神魔的名义召唤的你到来

    饮吾血为誓……

    少年眼角微微一跳。

    风,肃杀而起,朗朗晴空,转眼间阴云开始密布

    “发生什么事了?”明宣的声音有种掩饰不住的颤抖,她曾经也在南疆待过一段时间,那一切异常的天象,似乎是动用了某些巨大法阵的天象。

    “不知道……”昊宸心里流露出隐隐的不安。

    “是禁咒……”一直沉默着的少年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此时的他已然迎风而立,远远望着禁宫,那座古老的宫殿藏着太多的秘密,竟然有人在帝都使用禁咒。

    禁宫之中,一道亮到异常的光芒绽放出来,

    少年会心的一笑,原来是为了这个,怪不得要用到禁咒,召唤出洪荒中沉睡的力量。

    面面相许的两人同时看向那个已经站起身来的少年。

    在拥有千年王朝历史的帝都使用禁咒,必须准备要接受三倍以上的反噬。历代帝王遗留下的

    凭空中,诞生出一缕缕的红线,一点点爬满天际,缠绕在浮云之上,缠绕起殷红的色泽,

    施法者,你准备承担所有的后果了么?

    “看来这天要变了……”

    少年的声音未落,悠扬的钟声在沉闷的空气中响起。

    皇宫深处被尘封已久的辰钟悠然想起,一共是九百九十九响,国丧~~

    天真的要变了~~

    国丧……

    王死了……

    势必又是一次割据的混战,在这乱世之末,谁又可以独善其身?

    血腥纷争即将上演。

    似乎是觉得大家的神情有些过于的紧张,少年转过身来露出一给温和的微笑。

    “放心,他的王位做不了多久的,”少年轻松的笑笑,“估计也就只能过个三五年吧……”

    似乎是觉得那个少年的口气过于不屑,加之少年之前的冷漠,明宣心念一动,“你出手干预了?”

    天边的红色云层似乎是凝聚着某些执念,久久不曾散去。

    少年微微愣神,这样的禁咒到底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在藏书的古卷轴上的记载,在脑海中开始清晰了起来。

    时空的轮回

    末日的终结者

    以远古神魔的名义召唤的你到来

    饮吾血为誓

    我已灵魂为契

    吾将成为您忠实的仆人

    伴随您长眠世纪末

    直到世界的尽头……

    当灵术成功被施展,虚空之中升起的力量,将抽空施法之人的血脉,血液力量将一点点被抽离身体,直到聚集起足够的力量,灵术被施展。

    那些不散的执念,将在空中升起红色的祥云,祭奠远古祭司不灭的执念。

    传说中,绝望的神祭司在末日之战中,不惜以灵魂为代价与天地间的力量签订契约,实践传说的诺言,挽救了整个大地。

    之后,神祭司在天边留下的红云,就消失在了时空之中,寻遍每个角落都找不到神祭司的踪影,那些红色的执念恐怕就是灵魂的碎片。

    那个伟大的神祭司就这样消失了,然而那道咒文,却被他忠实的仆人记载了下来。

    因为代价过于巨大,而且一旦启用,几乎不可阻止,如果施法者过于强大,如苍云祭司,神祭司那类的人,可以拯救世界,也可以毁灭天地,在未被传世之前已然被列为禁咒。

    那么现在那个施法的人,应该已经化为灰烬,甚至连灵魂都不曾留下吧。

    眼见少年的沉默,似乎是默认了那个行为,明宣和昊宸不禁开始担心少年的身体,禁咒的正面冲击,那个少年瘦弱的身体怎么承担的了。

    似乎是察觉到,两人的对自己的担忧,少年很快的否认了,“没有~做这种干预太伤身体了,而且完全没有必要呀?”

    少年看着天际依旧带着血色的红云,淡淡的表情掩饰着内心的波动,那么强大的力量,如果我想阻止恐怕要至少付出那个人一半的代价吧,即使是师父苍云祭司,恐怕也做不到全身而退吧。

    一次禁咒,只能完成一次力量的传承,而使用禁咒本身的代价就很大,一般的术士一生能难以做到一次,即使是南疆最优秀的祭司,恐怕一生也只能做一次力量的传承吧。

    少年轻松的说着,“本来那个宝座上的老头子就不能撑多久了,也就三五年时间,他的龙气必尽,”

    少年依旧保持着笑意,“估计是那个人太心急了,如果可以拖个三五年的话,应该可以得到完整的力量,再下一任的王可以成为整个大陆的传世王者!”

    昊宸的目光亮了起来,少年注意到了,却没有说破的打算。

    “其实……最可怜的应该是现在夺得王位的人,在传承力量的同时,继承上任王的宿命……”

    看穿宿命的祭司,缅怀着被看穿着宿命者的悲哀。

    长河的尽头,那些岁月流年,幸与不幸,又有谁说的清呢?

    近日凭吊者,他日又葬在何处?

    遥望着那破空而出的气势,九龙之魄并没有停留在远处,而是散逸在空气中,渐渐化作虚空。

    真龙之气被强行扭转,传承在不同的人身上,星辰的轨迹即将被打乱,乱世的英雄,谁将成为王者之尊?

    少年下意识的看向昊宸,是那个人么?来自帝都的贵族少年?

    然后这个问题不及少年多想,原本已经稀薄的空气中,两种迫空而出的长啸,再次吸引了少年的注意力。

    可以肯定,那是一些高级的灵术师,只是因为追求极致的修炼速度,都修习了暗系的术。

    帝都中出现高频度动手的暗系术师……

    那些人到底想做什么?

    竟然在帝都这种地方,频繁的动用灵术。在一个本身拥有强大灵力介质的场所动用灵术本身就是犯了大忌,更何况,他们这样的攻击,造成的伤害是一般的平民所无法抵御的,那些人竟然要弃帝都的百姓于不顾么?

    一群黑袍的法师,顶着他们阴郁的法袍出现在街道中,空气中的温度瞬间降了下去。

    一个个看不清面容的术士,慢悠悠的晃过街头,恐惧的气氛骤然升起。

    亡灵法师~

    少年感觉自己的眼皮不由自主的一跳,那些人竟然是亡灵法师。

    传说中最邪恶的职业,在南疆不齿行为仅次于傀儡师的那群近乎于游魂的人物。

    那些人存在的意义就是死人,他们生活在死人或者坟场边缘,在死亡中获得力量的同时,制造着死亡……

    少年心念一动,食指微微勾起了一个弧线,飞快的念了一个咒语,整个空间很好的被罩上一层柔和的光泽。

    那简直是屠杀……。上位者为了获得自己的权势,进行的清洗。

    那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这里可是帝都啊,竟然比南疆更为可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