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帝都  第10章 云浮之歌

章节字数:2931  更新时间:09-07-19 17: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10章]云浮之歌

    流云长歌,挽弦轻吟

    流转千年,挽歌不散

    千年前的记忆,传说中的神祭司,在末日前的黄昏写下自己的手卷。在那不知名的高墙之后,是镂刻是封印,是禁锢,玄武岩上的图腾繁复而华丽,难以掩饰的是眼底的苍白。

    赋云阁之上,淡漠的少年修剪着一枝海棠,以前在南疆的时候,他曾经有一段时间,种了满园的彼岸花,不知道为什么,他痴迷这样一种绝望的花,那种据说是长在火耀之路上的花。那个时候,还是年少的时候,还没有发生之后烟夕湖的事情,每天的生活很简单,亲手编织美丽的护花铃,然后或是挂满整个花园,或是分发给南疆的子民,母亲说他们都是神的子民,而我们是神子,所以他们也是我们的子民。

    每天的生活简单而安谧,翻遍神庙的藏书阁里面的典籍,那些古老的手卷,一页页清晰的记载了那些祭司的往事,还有那些不为人知的传说。年少的他一一读来,有些事情,那个时候他还不懂,那些所谓的宿命无奈,在经历烟夕湖事件之后,年幼的他早已生生看透,所谓的高贵,高傲的祭司,不过是宿命的奴隶。

    神之祭品,必将为之祭献!

    少年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险些剪错某个主要的枝干。那个泛黄脆弱的手卷,那行淡淡的墨迹已然淡去。那行字深深的烙刻在记忆之中,那些日子都是偷来的日子,包括现在的生活都是偷来的。

    “必将为之祭献……”少年喃昵着……

    海棠的枝干为之颤动着,似乎也为之悲悯着。

    “少主人~~”

    听到有人叫他,少年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恢复了那种冷漠的气质。“进来。”

    “少主,望晨庄的庄主来访……。”

    “请他去前厅吧,我等等就来……”少年微微沉吟,随即吩咐道。

    少年起身,白衣飘动,转出门去。

    帝都的空气依旧保持着淡淡的腥味,即使杀戮已经停止了很久,那种深切的哀怨之气,依旧缭绕着。

    未及门前,少年微微顿住了脚步。

    只听到一个女声的尖叫,“他死了?!~”

    门外的少年不禁皱起了眉头,似乎事情不太顺利么?而且冥冥之中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有些事情不太正常。

    “是的……”回答的是一个沉稳的男声,似乎就是昨天那个宣誓效忠的男人,望晨庄的庄主,司夜。

    少年稳稳的推开门,走入房里的少年,恢复了那种冷漠而莫测的神情,“少主,”房内只有两个人对少年打了招呼,明宣的是恭敬的,而司夜的,似乎还是保持着一种客气,他只是暂时承认了少年的能力,但是没有完全的表示自己的忠诚,跟随强者,是他的座右铭。

    之前尖叫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用风韵犹存来形容她似乎有些不合适,或者应该直接用娇媚来形容会比较好。完全看不出时间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夫人好~”少年淡淡的微笑致意,似乎并不介意那个妇人对他的无视。

    “你好……”原本想给少年一个下马威,让他的尴尬的少妇,反倒是被少年的那种毫不介意的态度,弄得有些无措。

    “丛云,”司夜低低的提醒道,露出一个无奈的神色,早就跟你说过了那个少年不是简单的人物。

    “谁死了?”少年随意的坐在了桌边,似乎毫不介意的神色,动作隐含的却是一种戒备。

    “若宣……”

    “若宣?名字似乎很熟悉呢?他是谁?”

    “忆云楼的主人……”

    “忆云楼的楼主死了?”少年微微差异着,虽然忆云楼主职是司情报的,但是应该不至于这么意外的就死了吧……他还在等着,忆云楼主的自己的考验呢。

    “宣,他是自杀……”司夜迟疑的说道。

    自杀?!少年微微挑了眉,果然是很劲爆的消息呢,“为情?”似乎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但是我不相信,宣会自杀,我们说好的,再过一个月,我们就要成婚了……”那种悲恸,自心底而出的悲恸,让身为祭司后人的少年也为之动容。

    “怎么会这样……”那个女人再次惊声的尖叫起来。

    少年微微皱了皱眉,那个女人的声音真让人讨厌,而且似乎作的有些过了。难道是……欲盖弥彰么?

    少年暗自一笑,试探道,“那么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能动暗影的人,也只能是暗影的人,能杀忆云楼主的人,也只能是忆云楼里的人。

    而至于,若宣的自杀?!似乎是太可笑了,据悉,若宣似乎正要和司夜订婚。

    “当然是给若宣报仇,欺负道我们暗影的头上来了,当我的望晨楼是假的么!?”

    明宣一直保持着沉默,在司夜说出那样的复仇宣言的时候,目光冷静而肯定,他们都下定决心了。

    杀了若宣,伪装成她的自杀,太过分了!?

    “那么夫人你呢,你有什么打算?”少年转过头看向之前一直惊叫的少妇,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让他不舒服,似乎是那种心机很重的女人……

    在少年最初扭头的一瞬间,丛云的目光不禁闪烁了一下,但是少年看到了,对于光线的敏锐,在接触到对方目光的霎那,他就可以看清那种背后的恐慌。

    “夫人觉得死去的人,会回来么?”少年似乎保持着一种闲散的心态,继续说道,声音和平而温柔,似乎在将一个童话故事,“如果是那些枉死的人,在死后会留下强大的怨恨念,缠绕在某个地方,或者缠绕着那个试图让他枉死的人。夫人,你不觉得她在恨你么?”模范巫婆的声音其实很简单,在南疆的时候,大巫师他们做招唤的时候,他挺多很多次。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丛云保持着自己的冷静,否认着。

    “不明白么?”少年继续笑,越笑越开心,那些怨年被压抑在眼底,深深的埋葬着,让人不寒而立,“我似乎说的足够清楚了,夫人,你怎么忍心杀你可爱的妹妹呢?!”

    “你到底是什么人?!”丛云几乎受不了那种强大的精神压迫里,“你在说什么?!”在少年目光的逼视之下,丛云开始慌乱了起来,“我有什么理由要杀我妹妹?!”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以给自己这么强大的精神压迫感。

    “理由?!~”少年冷笑着,似乎略带玩味的看着,受制于自己的那个少妇,他喜欢看到那些人在自己手里脆弱的样子,这样可以让他觉得自己依旧是活着的,唯一的爱好,恶趣味,“理由?!很简单,第一是为了情……因为你们都喜欢司夜,而司夜喜欢他,而不喜欢你,然后你心生嫉妒。”

    “笑话,我怎么会为了这个原因杀了我的亲妹妹……”

    少年似乎没有打算让丛云接着说话,自顾说了下去,“至于第二么?更简单了,她是忆云楼的主人,而你不是!还需要其他的理由么?”

    那种冷漠的笑,如同修罗般嗜杀的表情,

    “忆云楼不需要像你这样的主人,暗影也不容许自相残杀的人……”少年淡淡的说道,保持着对丛云的凝视……

    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丛云妄图做最后一搏,试图寻找一线生机。

    可惜她错了,丛云选择最先攻击的人是那个冷漠的少年,他以为他瘦弱,似乎带着一种病态。

    “这样的人注定是做不了忆云楼的主人的~”少年话音未落,寒光一闪,丛云径直倒下。

    “本来,你还可以多活几天,但是现在是你自己选择了死亡,竟敢对我动手,找死!”少年看了一眼丛云的尸体,淡淡的解释道,“在进入这里之前,我下了一个忠诚咒语,对我起杀机,只能使自寻死路……”

    “多谢少主~”司夜终于对那个少年信服,他确实够强,值得自己效忠。

    “别跪了,”少年扶起了司夜,“跪倒在一块西瓜皮之下么”少年似乎保持着良好的心情,调笑道。

    司夜无奈的笑笑看向那个少年,冷漠背后隐藏着一个少年的俏皮。

    烟夕湖,葬送了太多的东西,那些少年的心事,那些美丽的传说,那些曾经炽热的灵魂,一曲曲的弦歌,终究还是奏响了云浮上的歌,生灵的挽歌。

    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学着坚强,逼迫自己冷漠,当心一点点冷下去的时候,就不会感觉到痛。杀人的时候不会痛,仰望阳光的时候不会痛,甚至是想起那个缄言的时候也不会痛。

    ps:为了庆祝我过生日,我准备很rp的今天二更

    ps又ps:唐宫的点心很好吃,海鲜也不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