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帝都  第14章 如人饮水

章节字数:2978  更新时间:09-07-24 0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14章]如人饮水

    (——江城子二)

    城北的说书人,名叫江城子,据说是一个很有傲气的人,每天只说一场,过期不候,多于的时间,他宁愿独坐在流光阁发呆,也不愿意多说一场。虽然他有着这样古怪的规矩,但是人流依旧络绎不绝,那些成年往事,自他口中说出,竟然有了一种真实的厚重感。不论是悲伤,还是喜事,他都有着他特别的内涵蕴含其中。

    此时的书场早已散场,云烟带着煜径直穿过大堂,入了内院……

    石林假山,雕栏玉砌,之下围绕着一弯碧色的玉湖。

    雨一直细细的下,更添加了一种朦胧感,在这种介于梦境的幻境之下,

    一种温和的男声自高阁之上传来,虽然是一种平和的语调,竟然透出了一种苍凉感……

    昭华已老,江城才郎尽。

    君不见,少年壮志多离别,

    我到寻常,等闲识得浮生梦,

    临别祭年,唯心可祭……

    唯心可祭!

    “唯心可祭么?”白衣的少年淡淡的低语着,移开了一直撑着的油纸伞,细雨散落在脸上,是密密的细细的触觉,纷乱之中散落肩头,打湿一片,如同暗色的织纹一般,更加衬出那年那种淡漠的气质和惊世的容颜。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来访,歌于一半戛然而止,那个青衣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瑶琴,“云烟,有客来访么?”

    云烟似乎从不轻易带人来此的吧……

    眼光流动,不禁开始打量起稀的来访者。

    江湖上有传,近日出现一个神秘的少年剑客,使得一手快剑,轻功出奇的好,更重要的是,那个少年生着一张近乎于魅惑的脸,却性格冷漠,完全就是一个冰美人的的存在。

    难度眼前那个人就是他?

    江城子略微欠身,虽然他退出朝堂已旧,隐居此次,但是他并不闭塞,他一直在等,等待主人的重托。选择做一个说书先生,确实也是一个得到消息的好职业,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确实起了归隐之心,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他确实想彻底的隐居,隐于城市闹街的背后,完完全全的掩饰住自己的光芒……

    自飞羽死后有多久了,即使有着云烟美人相伴又如何,他要的只有那个人……飞羽……曾经你很喜欢说我不识趣,是一个完全没有品又没有情调的男人,现在我为你而作的曲子……你喜欢么?唯心可祭……

    我想你,念你,唯一能做的却只是,用这颗已经冰凉的心祭奠你的曾经存在过,其他的却无能为力,甚至拿一柱香,也不能由我独自为你点上……

    煜的目光微微一凛,那样的气度,指间的那把瑶琴,分明就是,‘墨辰’,云翼将军最喜欢的一把琴。

    果然,所料不错,那个将军就是知名的云翼将军,他的成名之战名为官渡,那场重大的战役就发生在江城。哎~一员名将,竟然沦落至此……不免让人唏嘘~~

    然而此时,不及煜的开口,昊宸率先道出了那人的身份,“将军久违了~~”

    “七皇子?!”虽然认出对方,似乎并不想过多接触朝廷中的人,即使眼前的是比较单纯的一个皇子,他依旧避之不及。

    “云烟,送客~~”衣袖一挥,拂袖离去。

    正欲离去之际,一直沉默着,以至于被忽略的少年突然出声,“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

    不知为何,感觉那个少年身上竟然透着一种熟悉,很像那个人的感觉,虽然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略略思量,“公子请随我来吧……”

    玉阁之后,屏风轻展,白衣的少年自外而人,一种淡淡馨香迷茫在风中。

    “公子有何事指教?”

    煜笑儿不答,取出了一直藏在腕上的玉坠。

    玉质的器物透着,那种冷玉特有的光泽,那分明是!江城子不由跪下,完全是下意识的叫道,“少主人。?!”

    主人,即逸瑺解散‘暗影’之际,对于旧部留下过话,说有朝一日,将出现一个白衣的少年手执他的信物出现,他将是他的后裔,他新的主人,眼前少年分明就是他们的少主人。

    “将军,不必多礼,”煜慌忙的扶起江城子,“我叫黎煜,你叫我煜就好了……”

    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少主人呢,没有帝都那些家伙的嚣张跋扈,只是,不知道这个少年有没有能力去肩负起那样的使命。如果没有,他将是又一个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如果有……那么不过是另外一个悲剧吧,那些斗争在权力中心的人,将葬送的是他们一身的幸福。即使强大如主人,也忍不住那种孤寂一身的结局,早早的离去。

    等了很久,少年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接下去又什么打算么?”

    “少主,有何吩咐?!”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随我走一趟吧……”煜保持着一种惯有的冷漠,无意中隐隐透出了一种王者的气度,不知道司夜他们成功了没有?不管怎么样,看来忆云楼还是换个主人比较好,若宣那样的人,似乎不怎么适合做那样的事情,应该好好和司夜厮守终生。而且……他也有他的打算,如果若宣嫁给司夜,那么所有的势力将大半掌管在司夜手力。

    司夜,那绝对是一个可怕的男人,女人么……哎~~爱情都是盲目的~~

    “是,主人…。。。”

    “这么听话,”煜轻笑道,“不问我让你去干什么,也不用考验我么?”

    “考验?!”

    “是的,司夜他们可是一直在考验我呢……”

    “不!不用了……我相信你……”我也相信那个人的眼光,他挑选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且…。。这个少年身上确实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那些考虑……也许是为了他们那些人私心吧……只是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

    “你真好搞定呀……”似乎是确认了正事,煜恢复了些许的俏皮,最近跟苏小白在一起,似乎开朗了很多。

    一瞬间,少年身上的冰融化了,那种美被绽放出来,完全就是一个美少年,站立身前,自顾露出了傻笑的景象。

    *

    煜和江城子走出来的时候,煜带着一种高深莫测的笑意,而江城子依旧是淡淡的表情,似乎与世无争的那种感觉,然,他看向云烟的时候,眼神变得迟疑了很多,他不是不知道,这个美丽的女子对他的感情,虽然自己确实救过她,但是比起她做的,他为他做的事情太少了,而且……他永远回应不了她的感情,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他,飞羽~~

    “烟……我……”面对她,他能有的只能是愧疚。

    然而,那个女子却异常的善解人意,自己代他说了出来,“你去吧……我知道,不然你不会安心的……”云烟试图笑着,然而流露出的却是苦涩,“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在那个少年提出要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终究还是要走……”

    “烟~~我~~”

    “没有关系的,你等等噢……”那个女子兀自坚强的走了出去。

    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只竹箱,“我知道这是你最重要的东西,带走吧……”

    我虽然陪着你,可惜,你心里有的只有他……即使已经需要靠这些东西才可以记得,你依旧还是不肯放弃……飞羽~~我永远也比不上你~~

    “烟……”一时间,江城子,感动得竟然有些哽咽,烟,你果然还是最懂我的……

    马车向远方驶去,那个遥望的女子的身影,伫立在那里,直到什么都看不到,她依旧伫立着,试图记下他最后一个背影……

    她知道他留不下他的,她一直知道,在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可惜,她却无法放下,所以她守着他,不论他如何选择,无怨无悔。

    江城子随手携带了一只竹子箱子,此时他正打开在检阅。

    “这是……”少年微微愣了愣,那个人竟然什么都不拿,却把那一堆手卷看得如此重视。

    “这是我写的文……”那个时候的江城子,没有少年将军的意气风发,也没有了说书人的那种随性潇洒,而是一种伤感,浓重的伤感,“曾经有些事情,我用尽全力想去忘记……只是当一切的记忆还是淡化的时候,我却害怕自己的忘记,忘记他的笑,忘记他说话的时候,喜欢露出犬牙俏皮的笑,忘记他走的时候,那种伤感的眼神,还有我们一起经历的二十八个年华……”

    那些纸上记录的是他和他的故事,那些青葱岁月意气风发的年华,现在什么都剩不下了,斯人已逝,而他已老去~~

    有人说记得的人是,而忘记的人是悲哀的,因为他永远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到底什么是幸,什么是不幸,又有谁说的清,道的明呢?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