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帝都  第19章 轻云出釉

章节字数:3048  更新时间:09-08-01 15: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19章]轻云出釉

    红颜已老,水未竭

    吾笑痴人,斯人笑

    红尘千里,难相会

    寂寞无垠,人自怜

    *

    (插个番外,为了那两个一出场就被无良的作者虐死的两位美女,丛云和沁蓝,可能有GL情节,自带避雷针)

    她们相遇的时候是在一个初春的夜,空气中依旧带着那个时节特有的冷色香调。

    那一年她,17岁;那一年她,13岁。

    那个时候,她从昆仑归来,顺路准备见识下传说中的忆云楼。

    亭台楼阁,那一袭红衣的女子轻抚琴弦,一曲轻歌在初春的微寒中,触动了多少人的情怀。女子放下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略带俏皮的对着一边的男子笑笑。

    她也是其中之一,第一眼,她就发誓自己要追随那个人。虽然那个时候,她不知道那种感情的异样。13岁的她,第一次看到丛云,就默默许下了一生的誓言。

    再然后,他遇到了那个人的姐姐,若宣,那个贤淑温文尔雅的女子。知道了她叫丛云,那个男子叫司夜,是若宣的未婚夫。

    他们一直带着她,偶尔神出鬼没的消失几天,然后再出现。

    直到有一天,司夜问她是否愿意加入‘暗影’,那个江湖中传言最多的神秘组织。原来他们竟然是那个组织中最高层的几个人之一。

    一直跟着,丛云,那种感情没有淡去,反倒是越来越浓烈,她迷茫了这到底是不是爱情……还是只是一种习惯。后来,她见证了司夜向若宣的求婚,见证了丛云的疯狂。她爱那个男人,是自己姐夫的男人。

    那天丛云杀若宣的时候,她在场,只是远远的看着,那个她一直仰望的女人,竟然会变成这样,为了爱情可以杀了自己的亲姐姐……

    她亲眼看到,若宣失去呼吸的时候,丛云嘴角划多的那种残忍的笑意,还有一种轻松。终于除掉了自己的惟一情敌。

    原来爱情可以让人变成这样……

    沁蓝叹息道,自己何尝不是呢……若宣对自己很好,可是,自己眼看着她死,却纵容着丛云那样做……

    再之后的事情,一切似乎顺着丛云计划的那样进行着,如果说惟一的意外就是明宣传来消息,说少主出现,请他们前往赋云阁。

    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她丝毫不以为意。司夜自从暗影的主人死后多年,已经基本是自立门户的那种,所以对于那个少主的出现,她完全不放在心上。

    然而,跟着司夜同去的丛云,却没有回来,他们送回的是她的尸体,和那个消息。

    那个传说中的少主,竟然轻而易举的拆穿了丛云的阴谋,那个在阁楼上发生的事情,竟然被那个神秘的少年所知晓。

    她想起了那天,和他在忆云楼擦肩而过的那个淡笑的少年……

    美丽漂亮,而苍白,那种笑没有丝毫的温度……难度是他?

    为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沁蓝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她想报仇,于是,她终于还是动用了,别人不曾知道的方法。

    她自昆仑而来,习得术法。

    夜静,人眠之际,那那个院子里进行天籁挽歌的祭献的时候,她悄然启动了,间之契约。

    咬开左手无名指,淡淡的开始念叨:

    我以吾之血誓,与您签定千年的契约

    我以吾之血誓,与您签定千年的契约

    ……

    那女子红衣黑发,秀丽的面容惨白着,嘴角微微沁出血丝,一种极致诱惑的美丽。

    淡淡一笑,终于成功了,丛云,我马上就可以帮你报仇了……

    笑是魅惑的笑,容貌是那种动人的惊心,然而,那一双眼睛空洞的就像是抽走了灵魂一般,微微透出的光,是一种嗜血的猩红。

    “她疯了么?”

    “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是不是护法大人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了……”

    那个女子对于那些窃窃私语浑然未觉,她现在唯一记得的,要做到就是去杀了那个人。那个杀了丛云的凶手。

    自从那个少年揭穿丛云就是杀害若宣的凶手,丛云的尸体被送回来的时候就一直被忽视着。她抱着那个尸体哭了很久,久到连眼泪都有种流不下来的感觉。

    丛云死的很离奇,甚至全身找不到任何的伤口和内伤的痕迹。

    那天,她偶然抱起了丛云,无意中摸到了丛云的脖子竟然是湿的。

    那是一道诡异的细痕,如果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来,似乎是被一种极细的线勒过的痕迹。那道细小的伤口极其诡异,而且应该是伤口很深。

    到底是什么东西?

    望着那个伤口很久,她终于想起来,在很久之前,她在还在昆仑拜师学艺的时候,那个时候,村里来过一个神秘的黑袍男子。

    那个人全身被严密的包裹在黑色的长袍里,

    从那天以后,村里经常会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原本好好的人,都莫名的事去的神志,或是发狂,或者作者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进而突然失踪。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曾经在夜晚外出、归家,而后就发了疯。

    一时间,每当日落月升之际,家家闭门不敢出。有传言说是,走夜路的时候,被鬼魅勾去了魂。

    而那个黑衣的男子,依旧保持着一种神秘的作息方式,昼伏夜出,渐渐,村民们开始怀疑他了……

    某天,第一个失踪的人的尸体被找到了,伤心的妻子,领回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她困惑的时候,自己的丈夫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

    随着那些尸体被陆续找到,村民们渐渐开始困惑,都是全身没有任何致命的伤口,后来是一个细心的妻子,终于在丈夫身上发现了端倪。

    那是一道极细的淡色痕迹,在脖子左侧的后方微微沁出淡色的透明液体……

    妻子不明所以,但是她依旧保持着良好的思维,告诉了村长……

    于是他们查探了所有的未被处理的尸体,或是左侧,或是右侧都有着同样的痕迹。

    但是,拿到伤口如此芊细,带着微弱的弧度,到底是什么样的细线可以造成这样的效果。

    村民们最终选择了告诉了她的师父,隐居于此的高人,那个老人叹息着,说道,“想不到,那么多年过去,那些东西依旧还是存在着……”

    “师父,那时什么?”

    “是人,也不是人……”

    “真的是鬼魅么?”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心脏的跳动,时间不曾在他们脸上留下痕迹,永远年轻漂亮,肤色惨白,就像是地狱来的修罗,”老者微微顿了顿,难以掩饰自己心中的那种,那种来自记忆深处的触动,年轻的时候,自己遇到过传说中的亡灵法师,那个时候,就像是身体里的希望都被抽走那样绝望,而传说中的傀儡师……即使是一群亡灵法师也不是一个傀儡师的对手……“只要他们愿意,会不计其数的傀儡为他们服务,只是是生命的东西,他们都可以抽走他的思想,让人彻底成为他们的奴隶,为他们服务……失去自我。”

    看着自己弟子的呆滞,老者安慰的拍拍沁蓝的肩膀,“他们在强大也不过是一种悲哀的存在……他们的生命是不完整的,就像亡灵法师那样,必须把一半的灵魂和生命祭献给死神,傀儡师,是与恶魔签订契约……他们可以做很多的傀儡,但是他们本身又是恶魔的傀儡。”

    “他们到底是什么?”这样的对话太诡异,太可怕……

    “游走南疆的傀儡师……”老者叹息的说道……

    “那怎么才可以杀死他们?”

    “不知道……”老者叹息着,如果他本身没有生命,又该怎么杀死他们呢?“也许最毒的毒药可能有用吧……”

    最后,那个黑衣的男子,死于一种名为狼毒的毒药……

    全身血液凝固而死,他死后,有好事之人,揭开了他的面纱,那到底是一张怎么样的脸?

    右侧的脸是一种,极致的美,即使失去了生气,依旧是一张诱惑的脸,然而,他的左脸却是惨不忍睹,严重的烧伤,毁掉了大半的容貌。

    嘴角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那种笑是魅惑,也是苦涩。

    也许,死的那一刻,他嘲弄的不是村民的无知,而是自己的命运吧……

    *

    那个少年出现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定是他,除了那类人,他找不出第二种人,可以有这样冰冷的气质。所以她选择了动手,因为知道他的强大,所以她选择了签订契约……

    那一刻,看到少年的衣袖被血色沾染的时候,她真的很开心,“云,我终于可以来陪你了……”

    执念一散,那种怨力就到了尽头,空气中某些灰色的东西散去了……

    美丽的女子完成了自己的执念,恢复了平静,不知什么原因她再次看向了那个仇视的少年。

    月光地下,少年面无血色,美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无奈的伤感……

    忧伤肆逸的风中,吹皱一池春水……

    那个少年真的只是傀儡师么……

    那种气质,还有那种忧伤淡漠的神情,都那么的熟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