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帝都  第20章 彼岸无垠

章节字数:2560  更新时间:09-08-03 2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20章]彼岸无垠

    彼岸是什么?枯黄的古卷上说,彼岸无垠,甚至夹着一片暗色的花,彼岸花

    传说中到过彼岸的祭司留下的手卷,记录那关于无奈的文字……

    彼岸何解?

    曰:无解……无垠……

    面对那个试图杀害自己的女子,煜显示了难得的耐心很大肚。

    亲自为沁蓝整理遗容……

    用的是上好的楠木,亲自为沁蓝合上棺盖,甚至对于另外一个女人丛云,他也显示了自己的气度。为她们合葬……

    “我想她们是希望在一起的吧……”少年淡淡的说着,“希望你们可以携手赴黄泉,那些生的时候未完成的愿望,在王生之际可以携手……”散上最后一抹黄土……

    少年站了起来,白色的衣襟上沾染了些许尘埃,此刻的他,反倒是显得真实很多,没有那种虚无缥缈的气质。

    江城子和昊宸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少年跪倒在一座新砌的坟墓之前,按照这南疆的习俗,一旁栽种着两个高大的凤凰树。

    煜站身来,缓缓的把出左手暗藏的剑……

    这是他们第一次清晰的看到那把剑,一把银亮色的长剑,隐隐带着寒气……这是一把嗜血的利刃,这也是一把清冷的剑,像极了剑主人的感觉。

    那种清冷之下,还有一种忧伤,淡淡的化开着……

    煜,微微凝视了下高大的墓碑,微微调整了下剑的弧度,凝了一口真气。

    飞天一般的舞步,在夜色中,只余那一抹轻灵的月色身影……

    剑划过大理石,溅出美丽的花火,点缀着那个身影。

    忧伤划过天际,然后戛然而止……

    俊秀的字体,出现在石碑上:

    连理携手凤凰枝

    涅磐重来庆今生

    ……

    “连理携手凤凰枝,涅磐重来庆今生。”司夜拥着若宣淡淡的念道,煜回头微微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

    第一次,他感觉到那个少年身上的气质,是那种浓重的忧伤……

    似乎是印证着司夜的猜测,煜收回了剑,略带落寞的气质离去。

    *

    月色皎洁,即使是在经历过一场血腥的礼祭之后,依旧保持着虚伪矜持的纯澈。

    “你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干净……”煜喃喃道,“就和我一样……我们都是虚伪的……”

    察觉到身边的人走近,煜没有表现出那种刺猬般的厌恶感,只是任由那个人走近,那个人没有恶意,而且很熟悉……

    江城子,“蓝的死给你触动很大?”

    “应该是的吧……”煜淡淡的回答道,不可否认,虽然他杀过的人不止这一个,但是……沁蓝的死确实带给他极大的震撼……

    反倒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之前,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几乎是没有心的……

    “如果是你,你会这么做么?”

    “我?”江城子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如果我会这么做……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如果当年,坦然面对飞宇对自己的感觉,也许他们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如果那些时候,他听从了他的劝告,就像江城之战那样,也许他们可以更幸福一点;如果那个时候他坚持,也许可以一同赴死……

    然而,那些仅仅只是也许……

    “也许男人都比较理性……没有女人那么感性吧……”煜淡淡的说着,“其实真的很羡慕沁蓝,从昆仑而来的女子,随性而潇洒……”也许是自己一辈子也做不到的吧。

    “呵呵,也许吧……”

    “你很爱他么……”少年突然回过头问到,水色的眼睛中,竟然透出一丝期望……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虽然那个少年问的突然,但是那样的眼神,确实让他意外,没有伪装的眼神,竟然翻着琉璃般透明的色泽,脆弱无力,琉璃易碎昭华易损……

    “作为你们的少主,我似乎对你们不够关心,只是把你们当作的利用的棋子……”少年微微带着歉意,所以那个时候他才会杀了丛云,只是因为她破坏他了的计划,间接造成沁蓝的死……

    师父曾经说过,自己缺乏对生命应有的尊敬……看来确实如此……作为一个傀儡师确实不必对于生命有什么尊敬……可是他肩负的那些责任,由不得他……

    如果对生命缺乏应该有的尊敬,必将自食其果。人心难测,唯有以诚待之……

    师父……记得再上一次动容是什么时候?好像就是对师父下手吧……

    和琰联手,下的是毫不留情的杀咒……

    “其实你没有你自己以为的那么无情……”江城子安慰道,那不过是一个年少的孩子……可惜,他注定要背负那样的命运,主人留下的遗命,他们必须遵循。

    “你很爱他么……”少年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话题……

    “爱,何止是爱……是迷恋吧……”所以即使云烟那么用心对自己,还是依旧放不下那个人……

    “那么你……”你还是要看着他去死么……

    “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江城子淡淡的回答道……

    他记得那一夜……

    世上最懂他的也惟有那一个人了——飞宇……

    飞宇,保持着那种溺宠的笑意,“子砚,我知道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个人的重托你们都不会忘记的……所以你要好好的活着,知道么……”似乎有些哽咽着,秀丽的凤目带着魅惑的水色,“我要你快乐,所以……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飞宇……”

    “砚,我爱你……就这样吧……这句话我想说很久了……”年轻的少将假做不在乎似的耸耸肩,“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回应我的,我爱你,不要生气哦……”

    “飞宇……我……”

    “嘘~~”飞宇按住了他的唇,“不要说……有些事情留在心里就可以了……不要说,我会不舍得去死的……”

    随即扯开一个调皮的笑意,“我走了……砚不要想我哦……”

    记得每一次上战场前,他都会这么说……每一次他都会活着回来,只是那一次他没有……

    他再也没有回来……一进刑部大牢,他就承认了所有的罪……然后就是秘密赐死……

    他甚至不知道他是死于一杯鸠酒,或是一尺白绫……

    亦或者一尺青锋……

    “要怎么才可以看到死去的人……”江城子突然问道。

    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似乎想到了那个少年的神秘,然而问出口就后悔了……那个少年的忧伤也许就是因为那些记忆……而那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丝毫的意义……

    似乎没有想到过那个人会问这个,煜微微愣了愣……“那些离开的人,他们都各自的归处……有的归于虚空,有的归于,当然,也有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了哀伤的神色,“被生生的禁锢……”

    他想到的是南疆那个神秘的湖底,那些美丽的女子,还有那些被禁锢的冥灵……

    师父说要对生命存在敬畏之情,曾经他问过那个祭司,关于往生的世界……

    那个祭司说,“彼岸无垠……我们所能探知的永远是很少的一部分……”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年轻的弟子有着别样的想法,祭司淡淡的说道,“璃,那个世界的东西,不是我们所可以触碰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代价的……你要获得一些东西,必然要失去一些东西……”

    难道沁蓝的死是必然的?煜心中微微一动,因为若宣活过来了……。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如果你想找他……也许找不到的,除非你们约好……当然……即使约好,你们也不一定可以遇到……”

    因为,彼岸无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