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帝都  第21章 自厌自恶

章节字数:2737  更新时间:09-08-05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21章]自厌

    月中,夜深。

    经历死别的两人,此时相互对视着,历经了生死相隔,他们更加珍惜相聚的日子。

    “宣……我想和少主去说……”

    然而,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随之而来的说敲门声。

    司夜和若宣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拜访……

    司夜打开门,看到一个白衣的少年立在月光下,“打扰了……”少年礼貌的道歉,仅仅只是礼貌而已,至于歉意,似乎根本没有。

    司夜微微凝神,看着那个冷漠的少年,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

    “司夜,我想找下宣夫人……”少年说的有些,犹豫,司也越发困惑,这个人也难得有那种犹豫的时候。

    司夜让开身子,示意煜自便。

    “宣夫人……可以跟我出来下么?”

    “恩?!”两个似乎都有些诧异,这么晚了,而且那个少年似乎表情很古怪……

    但是若宣还是站了起来,跟着少年走了出去,既然他救了她,没有必要再作些其他的事情对她不利。

    若宣回过头,给司夜一个安心的眼神,煜似乎对于眼神很敏感,“只是想跟夫人请教些事情……”

    若宣一路跟着少年走下了阁楼,来到园中。

    此时,月已中天,夜色已深。

    似乎终于明白司夜眼神的含义,想不到竟然这么晚了……少年显得更加不自在……显得很难开口。

    若宣体贴的打破了沉默,“主,你找我有事?”

    “恩……”少年略带迟疑,“若宣……那个……”

    “少主是想让江城接手忆云楼吧……”

    那个女人总是那么善解人意,怪不得司夜对他迷恋之际呀。

    少年歉意的笑笑,照理说若宣恢复如初,应该让她重新接手忆云楼的事物,自己虽然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毕竟还是有着自己的私心……

    “其实,丛云也觉得,江公子确实比若宣更适合管理暗影的情报……”似乎是察觉到少年的歉意,安慰的笑笑,“不过,宣,还是觉得,既然江公子要接受忆云楼,何不云烟一同过来呢?云烟在前,江公子在暗,不是更合适么?”

    “是煜疏忽了……”煜不禁暗暗想道,确实,江城子去接受忆云楼,似乎确实有些怪异,如果让云烟出面确实好很多。而且云烟对于江城子完全是没有丝毫企图,完全都是忘我的付出,绝对是一步好奇,“多谢夫人提醒……”

    如此看来这个女人虽然人很好,但是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不然忆云楼也不会在那么些年了……

    看着少年恭敬的样子,若宣不禁笑道,“只是虚长几岁,你用的着把我叫的那么老么吧……”

    “是煜疏忽了……”

    “行了,叫我名字好了……”

    “我可不敢,对您轻佻,司夜可是要杀了我呢……”少年想着之前司夜僵硬的表情,不禁笑道。

    若宣笑道,“他才不会那么容易吃醋呢……”不禁还是有些自豪,正要安慰少年之际,看到了少年那种似是而非的笑意。

    少年看着若宣,虽然没有华丽的容貌,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舒服。

    那个女人,总是给人淡淡的感觉,很舒服的感觉,虽然没有那种张扬的性格,但是即便如司夜的嚣张也无法在她面前张狂。她从来不对人使用心计,却每每都多想一步,再世故老练的人在她面前的都无所遁形。她就像一

    怪不得可以掌管忆云楼这么久。

    少年略带歉意的笑笑,既然话都被那个善解人意的女人说完了,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似乎觉得少年还是有些愧疚,若宣安慰道,“其实,煜,你不必自责的。”之前被煜打断的话,应该就是那个意思吧,“司夜也不希望我再冒险了……而且人生短暂,我要和他好好相守……”

    最后,若宣微微顿了顿,还是说道,“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少年对于最后一句话,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察觉到少年下意识的否认,还有眼神中明显逃避的情绪,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想别人知道你的身份,我不会说出去的……”

    少年似乎是一时间突然相通了,觉得自己的坚持确实很幼稚,自嘲的笑笑,“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的……”

    “司夜告诉我,无尘似乎用了天籁挽歌,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祭司的血,根本不可能成功使用天籁挽歌的。而且,如果不是你给司也的血,恐怕的我的尸体早就腐烂了……”若宣小心的说着,仔细的观察着少年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少年对于自己的祭司身份非常反感,似乎不是反感,而是一种逃避。

    少年似乎竭力的克制着一些东西,最后还是平静的听完了若宣的叙述。

    若宣飞快的禁行令最后总结发言,“所以我还是要谢谢你……”

    “别谢我……”少年露出一种忧伤的表情,“既然你知道祭司,你也应该知道我是另外一种人,那种被人唾弃的人……”少年幽幽的举起了自己的手,月光下,那些没有伪装的透明细线,缠绕在指尖。

    傀儡师……那些被唾弃的人……

    “不,你不能这么看待自己……”若宣轻轻的抚过少年的手指,“你看这些线多漂亮呀……”他讨厌自己,若宣第一次觉得,那个少年冷漠的气质的原因,是他讨厌这个世界。

    而,讨厌这个世界的根本原因是他讨厌自己。一个人连自己都开始讨厌,他还能爱什么呢?又谈何对生命的尊重?他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怎么可能去要求他在乎别的生灵,尊敬生命?!

    在月色下那双手是近乎于白玉般的透明,同样如玉质般冰凉的,即使在这样一个夏日的时节,体温依旧是略低于常人。

    “第一次,除了流琰之外,敢这样碰自己的手……”那些透明的细线,如果他不是随时将之收敛,恐怖别人连跟他说话都不敢吧,“你不怕?”

    “为什么要怕?”若宣好笑的看着煜,这不过是个要人哄的孩子,完全就是一半成熟一半幼稚的少年罢了,“这么漂亮的手……手感也很好呀……”

    “你……你应该知道这是傀儡线……”

    “我知道呀……但是它们确实很漂亮,不是么?”对于本身的厌恶,那个少年几乎厌恶自己身上的一切,他逃避祭司的身份,假作自己是一个傀儡师,但是同时有厌恶傀儡师……

    若宣看着少年,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少年……“煜……”她试探着叫他的名字,“没有人是绝对的错的,注定被人唾弃的,只要他做好事,依旧是一个好人。”

    “谢谢你……”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波动过大,煜微微凝神,“宣,回去休息吧……司夜还在等你……”

    看着少年重新披上了伪装,若宣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你也早点休息吧……”

    煜转身,看到同样没有睡的江城子,微微顿了顿,“江先生还没有睡……”

    “少主,还是叫我子砚吧……”男人露出一种了然的神情,“既然砚,选择了回来,已经做好了面对那些事情的准备了……”

    之前煜已经向他流露了要他接受忆云楼的事情,只是一直犹豫着怎么跟若宣说。

    但是照之前他们和谐的谈话,看来是很成功的,那么自己也是时候重新出山了。

    飞宇,你一直在心里支持我对么?

    “会不会让你为难,”也许这样的话,在这样的时候说出来是一种得寸进尺,但是煜问的很诚恳,他是真的担心那个男人的状态。

    “少主放心吧……”男人认真的许下承诺,记得飞宇,让他更好的面对一切。因为有飞宇在,所以他会学会坚强,学会残忍。自己怎么可以比不上那样一个孩子呢……

    望着那个少年远去的身影,消瘦沉默,甚至还有一种脆弱的特质……

    那样一个人,那样的年纪,应该是被捧在手里疼着的吧……

    可是他到底经历过什么,竟然会有那样一种悲凉的背影,眼神如死水一般,死水微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