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鬼故事新编合集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七章 笔记(上)

章节字数:6981  更新时间:09-06-03 21: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写谋杀结局的时候,我眼睛湿润了。真的,我其实不是一个容易动感情的男人。尤其在敲到同学录那段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在疼。我不知道究竟是那个兄弟,这件事情竟然伤得那么深。这是个伤疤,没人想揭开。如果不是那天我受了激,可能我不会写这个故事出来。因为,这个是真事,太真实了,就发生在我身边,凶手我们都很熟悉。我们非常的自责也烦恼。

    好了,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我继续带着大家来了解交大的另类历史。下面我要写的,是发生在某个学弟回帖中,提到过的地点。我不想把母校描绘成邪魔聚集地,所以真实地点我就不说了,还是用电气楼代替吧,反正都知道电气楼最邪,我就一直拿它来当替罪羊吧。

    笔记

    这个故事,刚开始是A告诉我的。自从A连续不断的遭遇灵异事件的骚扰后。她一直很惊慌,老跑到九眼桥找瞎子算命。瞎子们当然不可能放过这送上门的菜鸟。一阵悬龙门阵吹起,之乎者也喊起,A吓得连忙掏腰包花钱消灾。买了一大堆所谓符咒回来,还很好心的发给我们那天遭遇迷路事件的当事人,每人N个,指点着我们在哪里贴什么符。当真还有人相信,于是寝室里贴得个乌猫皂狗,本来我是无所谓,后来看着烦,几把全部扯了个精光。这才还了寝室一个清净。这些人也不想想,要是辅导员来检查,看了这些,我们几爷子不进办公室里好好谈谈心才怪。

    有一天,她上课的时候,给我写了一个纸条,上书,求求你,陪我去趟大慈寺好不好?我看了后,觉得好笑,于是提笔在那纸条上大大的画了一个NO!

    A生气了,操起教科书狠狠的给我来了一下。当时正在上课,老师和同学都吓了一条。不过大学老师就是和中学老师不一样,可能是见多了这种儿女情长,不仅没生气,反而笑西西的调侃,喂,那两位同学,要不要我下来,把讲台让给你们,这里宽敞点。动手也方便些。同学们哄堂大笑。我气得狠狠的瞪了一眼A,没说话。

    A到干脆,先是把头埋在桌子上假装抽泣,然后突然起立,抄起桌子上的东西就当着老师的面翘课。要说这老师还真幽默,他居然笑咪咪的问我,你怎么不追?真是气死我了。我追毛线哦追。我挨了一下偷袭,脑袋现在还疼,再说我也没惹A,她动不动就发脾气,鬼大爷伺候你。我对老师翻了一下白眼,那老师将幽默进行到底,现在不追,可能就追不回来了哦。知识可以慢慢学,媳妇儿可不能慢慢追。顿时,课堂上笑作一团。

    我恼了,脏话也出来了,笑你妈妈的锤子笑。老师和同学看我真恼了。打着哈哈继续了。

    A和我走得很近,这个大家都知道,班里还有大把羡慕我的饥渴老狼,说来也是,A不算绝色,但是凭着化装品,小模样还勉强看得过去。加上她那人自命清高,平时对班里的其他男生爱搭不理的,班里想追求她的男人一大把,不过他们那些常规的鲜花攻势,在A的石榴裙下败得个一塌糊涂。于是有人吃醋,觉得我好象就是她男朋友。

    这个我再次声明,绝对不是。我非常讨厌A的仗势欺人,也讨厌她的反复无常,更讨厌她动不动就摔东西,抄家伙打人。烦透了。她太自我了,她想干吗就要马上干,而且从来不征求其他人的意见。说实话,交大里面女生本来就很少,她那脾气,让本来就不多的女生对她望而却步。她交的女性朋友,都和她那德行差不多,有一次带出来让我认识,我看了基本上扭头就走,她们那帮子所谓的密友,我非常肯定,她们其实就是现在非主流的雏形。不是看她是个傻妞好骗,顺便帮我考试过关份上,我和她绝对玩不到一起。这个我保证。

    A上课的时候,伤了我面子,我咬着牙忍了。如果她是个男的,我马上捶她。我有原则,只打男人不打女人,但是,明显的,A在挑战我的这个底线。

    室友们劝我退一步,去找找A,要不然,兄弟们这几天晚上的伙食标准肯定跌到贫困线以下。切,好男儿不吃喈来之食。我就是喜欢啃方便面,做啥子了蛮。

    我本来以为,我肯定要和A打几天冷战。不料中午我正趴在床上梦周公。屁股上一阵巨痛把我整醒了。要说这交通大学的宿舍管理就是瞥,女的上男生楼,如入无人之境,男的要想上女生宿舍,比登天还难,明显的,男女不公。

    我正想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的在找捶,却一下子看见了A。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跑我们寝室来了。可怜哦,我的处男之身,当时就套了根小裤衩,几乎被她看光了,我本打算留给我老婆看的。

    我一看是她,气也没了。和个女的较什么劲。我找了床毛巾被稍微遮盖了一下。毕竟,我是光起的,底气不足哇。其他人纷纷找衣服的找衣服,钻被窝的钻被窝。我非常负责的说,估计当时,我们男生楼里,没人穿什么睡衣睡裤睡觉。那个男人睡觉还穿衣服哦。不裸睡就已经很对得起观众朋友了。

    我不耐烦的问她,干啥子。一个姑娘家家的,跑上来看我裸体,好意思。A说,今天你惹我了,我就是想不通。我正憋着火勒,还管什么裤衩不裤衩,一下子坐起来,结果动作太生猛了,把头磕到上铺的铁架子上了。疼得我哎哟一声。A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我边揉着我的青头包,边发着火,笑个屁你笑,你还好意思想不通,老子才想不通。上课上得好好的,被你在全班人马前打了,你还有脸了?A说,谁让你不理我。

    我伸手去拿挂在床头的裤头,边说,我理你个毛线芊芊哦,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懒得理你。

    A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己特别会找台阶。她也知道我的性格,宁折不弯。她哎呀一声,怎么,想和我分界限了?可以啊,把你们去娥眉山玩的钱还给我,其他的就算了。我一时语塞,还,怎么还,好吃好喝的整了,好玩有意思的都耍了,当时抱着的心态就是打地主老财的心态,就怕不够狠,现在怎么怀,拿沟子还还差不多。

    我说,要不,你把我强奸了算了,我拿身子抵债,我绝对不报案。

    A被我耍无赖逗笑了。还是算了吧,你那身子,都发臭了,你还是留着吧。好了,好了,你陪我去趟大慈寺,就算完,好不好。

    我是这种容易低头的人么?还拿钱砸我,靠

    我说,我就是出去卖屁股,都把钱还你,滚蛋,别耽误爷们儿休息。

    A说,真生气了?

    其实我就是顶反感她的仗势欺人。

    我威胁道,再不滚蛋,老子把内裤脱了哦

    她调侃,你是爷们儿,说话算话哦,脱撒,本小姐还没看过裸体男人呢。

    她一将军,到真把我将住了。日,总不可能真脱吧/。

    我正考虑怎么应付,她的大哥大响了,她啊了几声,跑了。

    我如释重负的倒了下去。

    过了几分钟,我的传呼响了,我一看,正是A的手机号。我都懒得理她。于是把传呼关了,顺便起身把门反锁住。这次,别想再溜进来。

    这A当真是个楞头青,她见打传呼没用,干脆直接跑我们宿舍底下,玩命的喊我。我本来装作没听见,谁知道她和个叫魂的一样,越叫越大声,越叫越凄凉。已经引起其他寝室的注意,大家纷纷探出头去,看丑女。

    我烦了,探了个脑袋出去,大喝,喊什么,你吃多了

    A很着急的冲我挥手,快下来,真有事。

    我听都不想听,于是缩头,关窗,放狗。

    我听见A在外面大声的威胁我,你再不下来,我拿砖头砸你们窗户,你可别怪我。

    估计已经有人已经误会了,以为我是不是把她肚子弄大了,不负责任,才惹得她发这么大脾气,因为我已经听见有人打口哨了。寝室里其他同学纷纷拉我,大哥,算我们求求你了,你还是下去吧,窗户真砸了,晚上冷!

    罢了,罢了。

    我套上裤头,穿起拖鞋,我真想下去二话不说,直接甩她两耳石。

    我气冲冲的下楼。

    A见我出来,到先迎上来了,拉着我就跑,我摔开她的手,怒喝,干什么?

    A不管,继续拉手,边拖边说,跟我走,快跟我走。

    我使劲拽住她,问,先说清楚,做啥?

    A拽不动我,只好长话短说

    A刚才接到的电话,是她一个朋友打的。据说是碰鬼了

    A吓得不得了,本来我还以为就我的八字不对,谁知道还真有人碰真家伙了。快走,陪我去烧香。

    我轻蔑的说,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发春了吧

    A看我不相信,用人格担保绝对真实。我还是不相信,就她,还人格?

    我说这样,你带我去见见那个碰鬼的人,我听听,然后再说。

    A说,你还有心思去看啊,不怕鬼找上你啊,我可不敢。

    我说,不看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说完转身。

    A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耽搁了几秒,冲着我的背影说,你说的哦,看了就陪我去烧香哦

    我早算定,A绝对犟不过我。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毕竟要见女同学撒,头可断,血可流,皮鞋不可不上油。形象很重要。

    当我见到这个传说中遇真鬼的女生的时候,我自己都楞了一下。这面前那里是美女,和个怨妇差不多。目光呆滞,脸色苍白。周围围着几个女生,不停的安慰她。A看样子和她很熟,坐到她面前,对她说,别怕了,你怕,我们也怕,这不,这个就是上次我和你们说,我们半路遇见鬼,和我一起的男的。当时我说,你们还不相信。你看看,现在是不是。。。。。。。。。。

    我烦A的喋喋不休,一把拉开她,不客气的坐到那女生面前。

    别听她胡说,那天是她脑子糊涂了,根本没碰什么鬼。你怎么回事?

    那女的仿佛受了刺激,直楞楞的盯住我。不说话。

    边上有一女生,忙帮她挡驾,别问了,她吓坏了,送她去医院她又不肯。

    我看,我很有必要给这些傻大姐些上一堂生动的政治思想课,不然传出去,我们交大多丢人啊。交大女生信鬼不信科学,母校的脸面都要丢光。

    我刚讲第一句,毛爷爷说的,世上本无鬼,庸人自扰之。。。。。。。。

    不料,马上有个女生站了出来,她说,还是我和你说吧,这个事情真的太邪乎了?如果真是碰鬼,我想我也碰了。

    这一下子引起了我巨大的好奇心。

    原来,这几个是其它系的美女。都是喜欢上晚自习充电的主,特别能钻研,也特别能吃苦。

    有一天晚上,她们几个相约去上晚自习,结果钻研某道难题的时候,没招了。几个人聚精会神的思考着,那时间不知不觉就晚了。等她们几个抬头的时候,发现,整个教室里,就剩她们几个和另外一个陌生的男生。其中有几个觉得晚了,加上又出过强奸案子,还是怕。就提议回寝室。

    这里面就有个一根筋,不是别人,正是那失魂落魄的这位。

    这位一根筋和自己叫上劲了,那难题不弄出来不算完。这个时候,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和我讲话这位,她和哪个一根筋是老乡,担心老乡,就陪她了。

    这个时候,那一直坐在窗户边的男生过来了,和她们搭茬。女的么,防备心还是很强的。看见那男生来搭茬,于是刚开始也不怎么热情,静静的观察。

    打住,听到这里,我觉得他们说的,和我理解中的鬼也太不一样了。

    诸位看官,前几次提到的鬼,看见的人都是没看见脸的。包括我。她们怎么说静静的观察。

    我问,确定看清楚了么?长什么样子。

    那女生好象自己突然紧张起来了,自我调整了几下呼吸,然后继续。

    就是学生,就是我们系的前辈,是个研究生。

    我一听,靠,都知道他是你们系的前辈,还知道他是研究生,屁的鬼。我正想驳斥她的谬论。谁知那女生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马上补充了一句,你别急着发表意见,听我说完。

    她定了定神,继续说到。

    当时确实看清楚了长相,我们还同他说话来着。他介绍自己是那个系的,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听见我们在谈论一道难题,他想看看,能不能帮我们。

    我们本来还很担心,不过看他不象坏人,再说他是不是学生,做题就知道。

    于是两小女生就暂时放下了防备,把题拿给那男生看了。

    不料这男生果然是高手,三下五除二,就把难题解决了。两女生非常佩服。原来真是前辈,这下好,防备心理全部松懈了。

    接着就是双方自我介绍了。不过那男生好象对那个吓得最厉害的女生更感兴趣些。讲话的女生以为是那男生想追求这女生,于是非常识相的,闭嘴了。

    我问,后来,你还见过那男生么?

    这女的说,明知道那男生对她感兴趣,我们怎么好意思去打扰他们。后来我们就另外找地方上自习了。就没见过了。但是见过东西。

    我非常的感兴趣,居然还有东西?

    什么东西?

    是一本笔记。上课记录心得的笔记。

    晕,原来是这物件,很正常啊,是学生就有笔记。

    说到笔记的时候,那失魂落魄的丫头好象清醒过来了,但是很明显,她非常的惊恐,是惊恐,不是惊讶。她嚷道,他还约我今天晚上把笔记还给他呢。

    靠,感情,这女的借了人家的笔记,还不想还了,什么道德品质哦?

    A连忙安慰那清醒过来的女生,帮助那女生定住了神。那女生抓住桌子角说,还是我自己来说吧,你们其他的也不知道。

    我觉得有意思了,说得和真的差不多,不就是个男生追求女生的故事么,有什么好怕的,还和鬼扯上了。

    那女生说,后来,我天天去那个教室上自习,但是他很怪,每次来都很晚,每次都是我打算走了,他就来了。一直坐同一个座位。

    我问,你确定他是你们系的么?

    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丫头对我说,你别问了,让她讲,等会我们给你看证据。

    那女生看得出来,极度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调整完毕后继续

    我们其实在一起也没什么,除了聊聊学习,有时候还聊聊天什么的。不过他当真刻苦,每次都要学到很晚,我都走了,他还不走,有时候送我下楼,他还要上去继续学习。

    我说这个有什么怪的,男人嘛,又不是你们女的。

    A瞪我一眼

    我马上说,这个没什么奇怪的啊,正常,太正常了

    那女生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叫得我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出来了。真的是吓了我一跳。

    今天,今天,今天我才知道,他,他,他不是人。

    我瞪大了眼。

    他借给我一本笔记,说是他整理出来的精华。说是可以帮我提高成绩。约好了今天还。我知道他是研究生,住在扬华斋,今天我晚上有事情,可能不去上自习了,我想着,别把别人的事情耽搁了。于是,我就跑去扬华斋,找他了。

    我知道后面必有古怪,也不想打扰她的思路,忍住了,没张嘴

    谁知道,我去问了,本来我们系的研究生就少,住得也很集中,于是我就去找他了,还真被我找到了。

    那女的浑身一震,仿佛不想回忆

    其他女生马上安慰,那女的才鼓足勇气继续道

    我找到了他的室友,结果,结果。啊。。。。。。。。。

    我被她的一惊一诧早弄烦了,于是我就帮她说了,

    结果发现他早死了,是不?

    那女的惊讶的盯着我,过半晌才发生,你怎么知道的。

    既然是鬼,人不死怎么当?我觉得也太离扯火了哦,那里有什么这种鬼,我认为巧合的成分比较多,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女生自己吓自己,死者的遗物很有可能被其他人保管,顺便借给她,很正常。至于很晚才出现,这个就看个人了,我还喜欢半夜起来跑步呢,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其他人管得着么?

    那女生看我一脸的不在乎,好象也受了感染,慢慢平静下来了。

    那人在上个月就跳楼了。她一提醒。我还真想起个事情来

    上个月,有天中午,我们去食堂打饭的时候,确实又看到一个现场直播,不过那人是从四楼跳的,跳下来没有从18楼跳的那么惨不忍睹,我当时没有走上去近距离查看,我依稀记得,好象当时那人没有马上断气

    备注一下,这件事情应该是发生在1997,或则98年,扬华斋最靠近路边,就是从电气楼去中心食堂的那条路。时间应该是11点左右,那天我旷了半讲课,去食堂看NBA。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查,看我胡说没有。

    怎么,那人死了?

    就是啊,今天我去的时候,他们室友很惊讶,告诉我,他死了。

    我说,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人拿了他的东西。

    她说,她也这么想,就多问了一句。

    那他的东西呢?

    他们室友以为我是他女朋友,就说,你怎么现在才来,他东西全部烧了,他家里人吩咐的。再说,他都死了,别人是不会拿他东西的。

    那女生不死心,就向他室友打听这个死者的容貌,年龄,结果是越听越寒。

    室友描述的,和她们在教室里见的那个,分毫不差,甚至连衣服都是跳楼那天穿的。这女生前段时间甚至考虑过,给那男生前辈打件毛衣,因为她也发觉了,那男生一直都没换过衣服。这已经是秋季了,马上变冷,不可否认的是,这女生确实已经有点喜欢那前辈了。

    那女生听见描述后,还不死心,所以我说她是一根儿筋呢。她居然将错就错,就敢冒充就是那死者的女朋友,跑学校学生处,调出了那死者的挡案,直到看见了照片,她才真正的震惊了,尖叫着跑回她们寝室,和其他人说了。

    而A,本来就是个大喇叭,上次迷路的故事,她是见人就吹,本来这些女生和她关系一般。但是这次居然碰见这么大的一个事情,突然想起了A也碰见过,于是就给A打了电话,所以出现了A威胁下楼的一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