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君の无良YY【番外】  相思风雨

章节字数:5828  更新时间:09-07-20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盛夏伊始,天降细雨。青梅悠悠,白云杳杳。

    此时正值梅雨,微风乍起,梅子飘香。今年的梅雨似乎来得有些早,此时浓云正在天边聚集,膨胀着满腔的水汽,占据着神奈川的天空,预示着不久将至的一片烟雨。

    天地万物都笼罩在一片湿漉漉的浅灰之中,虽说是诗意盎然,却也让人不免烦闷。宁静的神奈川掩于一片蒙蒙烟雨之中,不分明的轮廓轻诉着它不同往昔的妖娆。

    在这袅袅青烟中,一青衣女子并未撑伞,缓缓行来,雨水湿衣,薄衫贴身,一如裸裎眼波流转,身形窈窕,宛如一道轻波划过天地,行人纷纷侧目。

    古老的街道中,撑着冰蓝色雨伞走过的男子,不由得看痴了双眼,一双眼睛紧紧随着这青色身影,双眼不安分得在她的四身逡巡。

    少女冲他展颜轻笑,款款走去,男子只觉得刹那间天地万物皆抵不过她这轻轻一笑。

    “可以借伞送我一程吗?”少女柔柔得问道,眼波轻转间光华四射。

    “当然!”男子急忙应道,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这美色潋滟。

    冰蓝色的雨伞遮于少女头上,四目相触却默默无语,男子伸出手臂将少女揽入怀中,一把伞下紧紧依偎着两个身影,渐行渐远……

    三日后,杂乱的后巷中,发现一具干枯而发霉的男性尸体,他的身边放着一把冰蓝色的雨伞,蓝得那样的干净,那样的冰冷……

    “这雨下了多久了?”神无月朔望着窗外的细雨问道。

    “十天。”伽御夜答道。

    “雨下得太久,人可是会发霉的。”朔轻吐道,纤细的手指轻轻滑过面前的玻璃瓶,“这雨的怨气太重……”

    “是的,朔大人。”

    立海大附属高中。

    “诶,这么大的雨啊!”百汇站在教学楼前看着密密的雨帘,无奈得叹着气,神啊,请赐我一个撑伞的帅哥吧!

    “百汇。”

    “呃?”百汇不敢相信得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伽御夜,难道老天这么快就满足她的愿望了?早知道就说要一只小攻+一只小受好了!

    “一起回家吧!”伽御晃晃手中的伞说道。

    “好哟!”百汇兴奋得答道,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健忘到无敌的人,“朔呢,难道她今天带伞了?”

    “呵呵,朔大人今天不需要我。”伽御温文得笑着。

    “呃?”百汇好奇得顺着伽御的眼神望过去,只见不远处,一把深蓝色的格子伞缓缓飘过,伞下的少年赫然是身穿一年级制服的切原赤也,神情专注得听着女生在说话。那女生正是神无月朔。看着这样的情景,联想起朔平时的行径,正所谓,御姐有三妙:啤酒、洗澡、吃嫩草,她神无月朔是一样都不少!

    看着伞下突然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两人,百汇自动进入状态:绝代风华的御姐朔,眼神迷离,香肩微露,缓缓得走去,千娇百媚得说道:“宝贝,让姐姐我好好疼爱你吧……”

    然后纤细的化身为正太的海带君柔弱得如同风中的小白花惊恐得抓着门框,小白兔一样瑟瑟发抖得说道:“你、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我就要喊人了!”

    御姐朔却口桀口桀得走过去,“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吼喉也没人管~所以,哭吧喊吧呻吟吧,多么美丽的泪水啊……”

    接着就空格换行第二天的十八禁模式。

    话说,这要是BL还好,可以换个手,可这是BG,那单薄的海带小正太……啧啧,早晚得变成药渣TAT!百汇不禁在心里为可怜的小海带鞠一把同情的泪~~

    换好制服的柳生最后一个走出社办大楼。茫茫烟雨中撑开伞,走进雨中。他不讨厌雨季却也不喜欢下雨,这种到处湿乎乎的感觉让他不舒服,尤其是飞溅起的水滴会弄脏他的白衬衫,每想到这里,柳生总会不满得皱起眉。

    在路口躲过那白毛狐狸的飞扑之后,柳生拐进小巷,这并不是他经常走的那条路,但这样的天气,这样安静的小巷不会使衣服弄脏,白衬衫,对,白衬衫是绝对不可以有污点的!

    淡淡的烟雨中,一个青色的身影伫立在雨中,那影子极淡仿佛与这雨水同化一般,柳生慢慢走近,看清那雨中的身影是一个少女,一个极漂亮的少女,灵珑有致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剪水双瞳,只是她的眸子是墨绿色的,极妖艳的绿,正是这一双眼,使得原本清秀的脸透着妖娆。柳生轻扶了下眼镜,挪开眼神,少女雨水湿衣,薄衫贴身,看上去近乎赤裸。

    “请问,可以借我伞用一下吗?”少女看着柳生柔柔得问道。

    “……”柳生点点头,将手中的伞交给少女,将包顶到头顶冲进雨里,跑了几步,他停了下来,看了看撑着伞站在雨中的少女,无奈得摇摇头,转身折回。少女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呐,这个给你,快点回家吧!”柳生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少女的身上将她的身体包裹起来,然后向她温文一笑,再次跑进雨中,只是他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瞬间,少女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

    第二天,百汇看到柳生空空的座位,蹭到仁王身边,神秘兮兮得问道:“小八今天怎么没有来?”

    “噢,小八感冒了,发高烧呢。”仁王答道,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感冒呢?

    “呃,难道是昨天淋了雨?”百汇问道,还以为是昨天小二反攻成功,绅士身体不适告假呢!

    “不可能啊,小八昨天明明有带伞。”仁王把玩着脑后的小辫子答道,既然带了伞为什么还会因为淋了雨而感冒呢?难道……

    百汇看到仁王眼中的精光,嘴角也不禁得翘起,一定想到好玩的东西!只可惜预备铃打断她的继续盘问,不过这根本不算难题,老娘我自己YY!

    已经退烧的柳生看着窗外的雨,眉头微皱,这雨还没有停……昨天居然把伞和衣服借给了一个陌生的女生,自己淋着雨回来,结果感冒。我是笨蛋吧!想到这,柳生不禁傻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的!少女的相貌不禁又浮现在眼前,那双眼睛,墨绿色的眼睛,妖娆而魅惑,自己一定是魅惑了吧……

    “小八,在想什么?”一个愉快的声音打断了柳生的思绪。

    “啊,小二啊,什么事?”柳生收拾心情轻扶着眼镜问道。

    “当然是来看你喽!这个给你,一会吃吧。”仁王说着将手中的凉粉放下,“听说生病的时候吃到喜欢的东西会很快好起来的哟!”

    “呵呵,谢谢啊,小二!”柳生浅笑着,虽说这只狐狸有时候很任性但总体来说还算不错的。

    “不用客气了,我们是搭挡嘛!”仁王笑得如狐狸般狡黠,伸手亲昵得搭上柳生的肩,“搭挡之间最主要的是信任,呐,你昨天怎么会淋雨?”

    柳生的镜片微闪,没有人知道此时后面会是怎么样的眼神,果然他没有这么好心!看着仁王一副理所当然的笑脸,柳生知道对付这只狐狸最好的方法就是告诉他想知道的,不然鬼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就这样?”仁王听柳生讲完昨天的事情,不可置信得反问道,“你就把伞和衣服扔给她了?”

    “是呀。那还能怎样?”柳生甩开仁王搭在肩头的手。

    “当然是送她回家了!”仁王答道,柳生啊柳生这时候你还真当你自己是绅士啊!

    “呵呵,我不是那种人。”柳生浅笑着摊摊手。

    “puri!”仁王投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你是不是那种人,但净做那种事!”

    “这一次没有。”柳生一脸坦然得答道。

    “好了,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学校见!”仁王向他摆摆手,走出柳生的房间。

    站在雨中的青衣少女,从柳生家出来仁王就一直在想着柳生话中的那青衣少女,路时不经意的一眼,一抹青色映入眼帘。

    “呃?”仁王急忙向小巷看去,却只看见了蒙蒙烟雨,“难道是错觉?”仁王皱着眉把玩着脑后的小辫子悻悻得折回去。

    第二天完全康复的柳生如往常一般出现在教室,面对一脸八卦的百汇,只是平静得甩出,“你问小二吧,他昨天来看我了。”

    成功使百汇进入关于82相亲相爱,攻受一家的美妙YY中。

    社团活动结束后,柳生再次成功甩掉仁王,安静得一个人回去,这雨依旧没停的意思。在那天经过的叉道口时,柳生有一丝犹豫,但最终还是选择拐进了那条小巷。直到快要走到小巷的尽头也没有看到那天的青衣少女,心中竟有一丝失望。就在他以为遇不到的时候,抬头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的墨绿色眼眸。

    “那天谢谢你!”少女看到柳生开口道。

    “啊,不必客气。”柳生答道,心中略略有一丝放心。

    “原本是第二天就想要还给你的,可是却不知道你的名字和学校,所以……”少女说着将伞和衣服递到他的面前。

    “没关系的。”柳生伸手接过,“还是早点回去吧,天气不好,女孩子一个在外面不……”柳生的话尚未说完,只见一辆失控的卡车摇摇晃晃得冲了过来!

    “小心!”柳生二话未说,揽过少女的腰将她搂在怀里,凭借着自身超强的运动神精,躲过擦着衣襟而过的卡车。

    “失礼了,你没事吧?”柳生看着怀中的少女,一双墨绿色的双眸闪着不明的光彩。

    “没事,谢谢你!啊,你的手!”少女盯着柳生擦伤的手臂,惊讶得叫道。

    “啊,没事的,只是擦伤。”柳生甩甩手,不甚在意得说道。

    “对不起,都是我的原因!但是伤口不处理的话是会感染的!我家就在附近,方便的话我帮你处理一下吧!”少女盯着柳生受伤的手臂谦意得说道。

    “……好吧。”柳生答道。

    “嗨!”少女露出浅浅的笑容,如桃花绽放般妩媚。

    “呃,那个……”少女微垂着头,有点局促得说道,“那个……伞……”

    柳生这才发现少女的伞牺牲在刚才的车轮下,“没关系我这有伞。”

    “啊,可、可以吗?”少女怯怯得问道。

    “不过样确实有些失礼……”柳生有一丝犹疑。

    “啊,没关系的!我可和您同撑一把伞吗?”少女面颊微红,墨绿色的眼中闪着期盼。

    “嗯。”柳生温文得笑着点下头。

    “嗨,谢谢!”少女微微颔首,走近柳生,一把伞遮于两个人的头顶。

    “我叫武田直美,请问……”

    “柳生比吕士。”

    “柳生君,谢谢你!”

    “呵呵……”

    立海大室内网球场。

    “小八,你不在状态啊!”仁王灌了口水看着身边我挥汗如雨的搭挡。

    “啊,有点累。”柳生微闭着眼,把毛巾蒙在脸上,最近总会感到四肢无力,而且浑身就好像浸泡在潮湿的水里一样,湿湿的。

    “呃?”仁王眉头微皱,“小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柳生眼前掠过那双墨绿色的眼眸,“没有。”终究还是没有把武田直美的事告诉仁王。

    “呃,朔?”仁王看着出现在球场门口的身影有些诧异得说道。

    “你们好啊。”朔向大家挥挥手,无视真田如刀锋般的眼神,直直得像柳生走去。

    “朔?”柳生看着走向自己面前的朔。只见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她的脸异常白净,一双紫眸好似有无尽的华彩透出,层层叠叠,流转不定。那紫色越来越浓,柳生直觉得随着那紫色,心口一阵窒息,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吐不出,咽不下,异常难受。

    “柳生,”朔盯着他缓缓得开口,“不要再见她。”

    “……”随着朔眼中光芒的黯淡,柳生感到又重新呼吸到了氧气,含婪得大口大口得吸着气。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不要再见她!”朔双手负于身后,表情异常认真得说道。

    仁王皱着眉盯着朔和柳生,果然,小八有事瞒着我!

    “啊,朔前辈!”结束练习的切原发现了朔,急忙奔了过来,“朔前辈,上次拿的那款格斗游戏我已经通关了,请问还有没有新的了?”

    “啊,新的啊,这次你用什么来交换呢?”朔挑着眉问道。

    “呃,”切原挠挠头,“还和上次一样送朔前辈回家吧!”

    “呵呵,可以考虑哟!”朔笑眯眯得答道。

    “那请朔前辈……”

    “赤也!”真田的喊声打断了切原的话。

    “啊,真、真田副部长!”切原这才意识到此时正常训练。

    “训练的时候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真是太松懈了!”真田脸色阴沉得训斥道。

    “对、对不起真田副部长!”切原急忙低下头,副部长,千万不要K我啊!

    “莲二!”真田喊道。

    “赤也,”柳的声音响起,切原顿时感到两座大山向自己砸来,完了,又要接受这两个人的环绕立体声的责骂了TAT!

    训练结束后,柳生和往常一样走进那条小巷,远远得就看到一身青衣的武田直美向他跑了过来。

    “柳生君!”直美热情得喊道,然而就在她伸手想要像往常般勾住他手臂,手在碰到他衣服的瞬间,便缩了回去,“你是谁?”

    “柳生比吕士。”柳生扶着眼镜轻吐道。

    “不,你不是他,你究竟是谁!”直美皱着眉问道,声音变得低沉,渐渐得她身上有淡淡的白雾升起,原本漂亮的脸庞也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那你又是谁呢?”柳生勾起嘴角反问道。

    “你……柳生比吕士,你这混蛋!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害我!”少女渐渐蜷缩成一团,脸部扭曲得喊道,她凄厉的呼声直穿云宵。

    “直美!”身穿白衬衫的少年,扶着墙边大口喘着气的,一副疲劳至极的样子,椭圆形眼镜滑落鼻端,一双咖色的眼眸中闪淡淡的担心。

    直美盯着眼前的两个柳生,手捂着胸口,墨绿的眼眸中流淌着说不尽的怨恨。

    “小八,你还是来了!”站在直美面前的柳生说着,便扯下假发,露出银色的头发还有脑后精致的小辫子,原来是仁王假扮的柳生。

    “小二,你玩够了吧?”柳生低低得说道,对于他来说,现在连站着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puri,小八,你不应该来的!”仁王摇摇头,“朔,交给你了。”说着便向已经无力倚在墙边的柳生,不知道过一会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唉,直美,你这可是何苦呢?”凭空出现的朔一身鲜红的短和服,手中是长长的漆黑的武士刀。

    直美在看到朔的一瞬,墨绝的瞳孔蓦得变大,“是你……我早就应该想到会是你!”

    “一千年了,你还没忘记吗?”朔缓缓得开口,“为了那个男人值得吗?”

    “闭嘴!你不会明白的!”直美喊道,声音凄凉而尖锐,“你这个无血无泪的家伙怎么会明白我的感受!”

    “我不明白,但我却可以让你解脱!”朔说着,缓缓得举起手中的武士刀。

    “不要,朔!”柳生喊道,一脸恳求得望着她。

    “世上的男人不全是忘恩负义的,至少他不是。”朔慢慢得说道,“你不是也感受到了吗?”

    “不,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他们都该死!”直美的表情却渐渐变得哀怨起来,“明明说好一起走的,明明说要保护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

    “因为他不爱你。”朔答道。

    “不……不爱我?”

    “为了不爱你的人而浪费一千年值得吗?直美,你累了……”朔说着,衣袖轻舞,紫色的眼眸中紫波流转,萦萦绕绕,流转不息。

    随着这紫色的光晕,柳生看着直美的身体在慢慢变化,原本细嫩的手臂渐渐变得干枯,最后竟变成一截白骨!一阵眩晕,在他闭上眼的瞬间闻到了一阵无名的花香,好像有一只黑色的蝴蝶从眼前飞过,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朔,这是什么?”仁王指着她手中装着蓝色液体的玻璃瓶问道。

    “魔物的魂魄。”朔答道。

    “噢,那个直美她也是魔物?”仁王好奇得问道。

    “直美一千年前是神社中求雨的巫女,后来因为与一名男子相爱,而抛弃了巫女的职责。因为没有巫女的祈祷,村子接连大旱,愤怒的村民冲进神社,两个人便连夜逃到山里。那名男子因为害怕,终于在一天夜里将直美交给村民,岂求他们放过自己。村民放过了男子却将直美活活淹死。被爱人出卖的直美,借有怨念留存于世。由于她经常出没在雨天,站在雨中引诱愿为她撑伞的男子,所以世人称她为雨女。”朔轻吐道,“其实啊,世间上所有情爱皆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

    在直美消失的当天,天空便开始放晴,持续近一个月的梅雨终于结束了。只是从此之后立海大的绅士开始讨厌下雨,不确切的说是惧怕下雨,尤其是雨中的穿着青色衣服的女子。所以,每逢下雨神奈川的街头会出现这样的画面——酱紫色头发的眼镜少年,紧紧得拉着身旁的银发少年,同撑着一把伞,行色匆匆得走在雨中……

    每每这时,百汇总会振臂高呼:82王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