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病秧子

章节字数:1007  更新时间:21-10-08 1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这样,梅辰多了个伴儿,整日同楚云湄在后院劈材,经受司清考核。

    楚云湄看起来就是副病公子模样,许是常年卧病在床之故,皮肤竟出奇的白,如今被这炎炎烈日一晒,脸发了红,竟像高烧。

    “你歇会儿,我来。”梅辰劈材劈了十日后,愈发得心应手,心不跳气不喘。

    “多谢师兄。”楚云湄抬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恹恹走到葡萄架旁的木桩上坐下。

    “没事。”梅辰摆摆手,抡起斧头向楚云湄那堆木材劈去。

    “不知还有几项测试?”楚云湄向上卷了卷浅蓝衣袖,顺手拍了拍衣袖上积着的灰尘。

    梅辰只笑不语,埋头劈材,司清的独特收徒方式,他在白云观已领教过,压根儿不稀奇。

    日头西斜,夕阳烧红半边天,二人又一起劈了会儿材,总算赶在天黑前劈了个精光。

    “师尊让我告诉你俩,明日动身去天道禅院受诫,今晚早些歇息,明早莫迟。”司清的徒弟慕容音走过来,冷冷丢下这么一句。

    他二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慕容音已转身离开。

    “受诫?”楚云湄面上先是惊惶,转而喜悦,“师兄,咱们是不是通过考核了?”

    “大概,或许受诫后就可以留下了。”梅辰提着斧头,定定望着慕容音远去的背影。

    夜里,梅辰和楚云湄去膳堂吃饭,见司清正和门主以及五大长老坐在一起吃饭,时而蹙眉,时而沉思,同以往的面无表情不同。

    梅辰打来饭食,和楚云湄捡了个角落坐下,然后端起碗扒拉了几口米饭,再一抬眼,司清已不见踪影。他很想知道司清怎么了,忙放下碗筷,找了个借口,先楚云湄一步离去。

    刚悄摸来到司清卧房附近,便见司清提着一盏荷花灯独自向山下去了,赶紧悄悄跟了去。

    “我去鬼界,你也去?”走了一半路程,司清突然转过身来问。

    梅辰闪身躲进路旁一棵老槐树后,不愿与司清面对面,跟踪被抓包,着实尴尬。

    “今日是鬼节,快些回去。”司清迈开步子,挺着背向前走。

    司清前脚刚走,梅辰又从树后钻出来,不远不近跟着,司清终于耐不住性子,停下脚步,抬手扬鞭向他甩过来,“我说话,你听不见是不是?”

    “师尊,我也想去鬼界。”梅辰头一歪,轻巧躲过一鞭,“我找孟婆问句话。”

    “拿好!”司清默了会儿,收起九节鞭,将手里提着的荷花灯扔给他。

    “师尊要去鬼界干什么?”梅辰小跑几步追上。

    司清睨了他一眼,不搭话,自顾自走着。

    梅辰碰了壁,自觉无趣,只好安安静静跟在他身后,路过一条河,河水湍急,司清从袖中取出蜡烛点燃,放到他提的荷花灯座上。

    “把灯放入河里!”

    梅辰蹲下来照做,他本知道放荷花灯的用意,但还是仰起头,扯出个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师尊,为何要把灯放入河里啊?”

    “超度亡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