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纸条

章节字数:2082  更新时间:09-07-07 1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天晚上,池猫趴在床上,忽觉脑中灵光一闪,她急忙下床往书房跑去。书房内有张木板床,床上放的都是杂七杂八的书本。池猫找了会,又看向床底,然后拖出了一只纸箱子。

    纸箱子上都是灰尘,池猫把上头的几本小学里的课本拿开,便看到了几盘装在磁带盒里的磁带。那是小学六年级时,她当时是班长,和其余四名班干部打算录下想对老师说的话当做毕业礼物。她记得那天中午,她们五人在老师办公室内就着话筒录音,录到一半时,学校的管理员大叔的儿子闯了进来,二十出头的年纪,留着淡青色的小胡子,短袖的条纹衬衫。

    池猫激动地把其中一盘磁带放入随身听,坐在书房的地板上听了起来。果不其然,录到中途时,有个男声突然出现。“呦,你们在干嘛?”

    池猫一个激灵,没错了,那个电台中出现的男声就是这个小学时管理员大叔的儿子。池猫将磁带盒随身听随手一放,跑到自己房间拿起手机打电话。

    “喂?大黑,你还记得小学时那个住在学校三楼的管理员家在哪吗?”池猫问道。大黑也是池猫的小学同学,两人素来要好。

    “啊?你问这个干吗啊?小学时他的家是在学校前面的土屋里的。现在应该还在老位子吧。”

    “哦,谢啦。”池猫挂下电话,按捺住心中的好奇睡觉了。

    第二日天未亮,池猫裹着大衣背了包边骑着电瓶车往小学所在的村庄驶去。池猫的小学叫做板桥小学,所在的村自然也叫做板桥村。小学时,池猫每天是走着去的。走程约莫是十五分钟,现在她骑电瓶车,五分钟便到了。

    小学前面的那座土屋因为年岁久远的关系,外屋的土漆早已斑驳得不像样子,冬日里干燥的气息混着刺鼻的烟味萦绕在池猫的鼻尖。她放好电瓶车,站在屋外等着。暗暗埋怨自己来的太早了。

    “就知道你会在。”一个爽朗的声音在池猫身后响起。

    池猫回头一看,大黑穿着黑色的大衣,裹着一块红黑格子的围巾,像极了冬日里的王子。正笑意盈盈地站在路边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池猫一脸讶异。

    “看你昨天电话里的口气便知道了。你那么好奇,能不来么?”大黑走到池猫旁边,呵了呵手。

    “那你来干什么?”池猫问。

    “我也好奇啊。看你弄什么。”大黑说。

    “那么早,鬼知道你是不是这样。”池猫别过脸去。她的心思一向都逃不过大黑的法眼。

    “别等了,这个方叔每日五点便起床了,现在应该在老年活动室内抽烟。”大黑说道。

    “这么早。那我们赶紧去吧。”池猫推了推电瓶车,只觉得寒风阵阵。大黑笑了下,推开了池猫,自己推起了车。

    “你找方叔做什么?”大黑边走边问。

    “我想找他儿子,其实。”池猫将手插在衣兜里,呼出一口热气。

    大黑忽的停了下来。

    “你干嘛?”池猫不解地问道。

    “你找方建寒做什么?”

    “哦。其涵最后见的人好像是他。”池猫说道。

    大黑脸色白了白,说:“不可能的事。方建寒四年前就死了。”

    池猫一愣,问道:“你骗我的吧?”

    “我是个爱说谎的人么?”大黑一脸严肃。

    池猫心想,难道我想错了,难道那个男声另有其人?

    “他怎么死的?”池猫看着大黑问道。

    大黑将车子停在一边,搓了搓手,说:“四年前的夏天,是方叔在村后的池塘中发现他的,据说好像是在池中游泳溺水死的。”

    池猫不声响,过了会说:“还是先去见下方叔吧。”

    “嗯。好。”

    两人不多时便到了活动室门口,里头已经有几位老人在聊天了。池猫一眼便瞧见了那个灰头灰脸,满脸白胡子的方叔,总是左手拿烟,右手叉腰的。

    “方叔。”大黑喊了声。

    方叔抬眼看了下他,不理睬。池猫便也唤了声。

    方叔仔细地看了看池猫,然后问道:“他是林家小子,你是哪个?”

    “方叔,我是他朋友,小学时同班的。”池猫回道。

    “哦。就是那个戴红三杠检查卫生的小丫头吧。”方叔笑道。

    “嗯。是的。”池猫面色有些红。

    “找我什么事吗?”方叔看了眼大黑。

    “那个……方叔,我们是想问有关方……大哥的事。”大黑窘道。

    方叔一愣,苦笑了声,随即摸索着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折叠得很小的纸片。池猫接了过来。可能因为纸片经常被人摸,折叠处都已经烂了。

    池猫小心翼翼地打开,看到里头潦草地写了一行字。“村西三十里,赵家塘,眠久庄。”

    池猫和大黑对视了眼,不解其意。

    “这是建寒口袋中的。”方叔解释道,“从水中捞起他时,他衣服穿得好好的。”

    池猫抬眼,看到方叔眼眶通红,心中一惊。哪有人游泳穿了衣服游的。更何况在这边农村,一到夏天男人们几乎都是脱了衣服才下水的。那么游泳溺水一说便站不住脚跟。

    池猫将纸条还给方叔,还想再问,方叔摆了摆手,她便被大黑拽了出来。

    “林云微你干嘛啊?”池猫问道。

    大黑听到自己的本名,愣了下。回道:“方叔不愿再说了,你没看到吗?”

    “可是……”

    “没有可是,方叔能把纸条给你看,就说明真的没有其他的好告诉了。”大黑一脸正经。

    “为什么啊?”池猫一脸迷惑。

    “因为方叔在见到方建寒尸体前,也已经有两年没见到他了。”大黑的声线压低了。

    “啊?”池猫一脸震惊。也就是说方叔时隔两年后见到的儿子便是一具尸体,难怪将那么一张小纸条保管了四年多。可见心有多痛。

    “那我们……”池猫迟疑道。

    “我知道你想调查其涵的事。估计这条线索也是有用的。我们就先去找这个赵家塘吧。”大黑说道。

    池猫点了点头。如果电台中那个男声真的是方建寒的声音的话,那么死了四年的人,又怎么会出现在其涵面前。池猫定了定心神,回忆了下那行字。

    村西三十里,赵家塘,眠久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