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十四章 同行

章节字数:2931  更新时间:09-06-30 1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心急火燎的回到客栈,才刚迈进客栈大门,却被眼前一幕惊得呆在原地。

    客栈异常的安静,眼前黑压压的跪着一片人,男女老少皆有,且个个佩戴武器,看样子是江湖人士。

    这么多人皆围成一个半圈,圈内中央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白花花的小人儿,赤身裸体,左手摇晃着一个翠绿的小牌子,右手紧握着一个包子啃得正欢。

    我顿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完了,出大事了!!

    原来这小豆丁早晨醒来不见我的人影,便自己起来到处寻东西吃。这一翻便把我藏在枕头下方的盟主令牌给翻了出来,小家伙瞧这翠绿的颜色,甚是喜欢,便收归己有,大摇大摆的便带着下楼了。

    这客栈中也不知何时住了这么多江湖人士,一个赤裸裸的小孩带着一块漂亮的玉本来就较惹人注目,原本时辰尚早,客栈中人正在好梦,也没人注意,只要等到我回来就可以。只是这江湖中人本就有早起练功的习惯,这么一来,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客栈的人都知道了这么个小孩手中持有武林盟主的信物,就连客栈外的人也都赶来参拜,一时间客栈便聚集了这么些人。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回避,只管自顾自的寻东西吃,客栈老板见这么多人对这小孩恭敬有加,一时之间也不敢怠慢,连忙把客栈的早餐通通上了个遍,这不,就成了我回来看到的这一幕!

    我连忙走上前去,从椅子上抱起阿笑便要上楼,此处真的不可久留了,必须赶快走,被这武林盟主找上门就麻烦了!

    “慢”此时跪在右手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突然间伸手拦我。

    我把眼一瞪:“你想做什么?”

    中年男子后退一步,弯腰向我行了个大礼:“在下姜尚虎,听闻盟主令牌现在此处,特来参见盟主,斗胆请问姑娘是盟主座下哪位使者?还请姑娘赐予名号!”

    那跪着的一群人见有人带头询问,便也在下面窃窃私语起来。

    “你说这小孩不会是盟主的私生子吧?”

    “看这样子,极有可能,这盟主令牌哪是寻常人可以拿到的呀。”

    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

    看样子今天我不交待个来处,是没法正常脱身了。这些个小人物平常极难有机会见到武林盟主这么高高在上的人物,今日亲见盟主令牌竟然被一孩童和女子所得,自然得弄清楚来人的身份,日后向人说起也好信服。

    只是苦了我,我哪里知道那个蓝盟主的座下有几个使者,都叫什么名字呀!胡乱诌一个只怕容易露馅,唯今之计,是要赶快摆脱这些人,恩,有了。

    我把阿笑放在楼梯口,伸手拿过他手上的令牌,这小子正认真的啃着包子,这下正好腾出手来,欢喜不已。

    我将正佩正对着那发问的中年男子:“姜尚虎,你看看这玉佩是真是假?”

    姜尚虎定眼看了一会,想必他也没有见过这令牌,却不愿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高声答道:“这确是盟主令牌无疑。”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并不是蓝盟主座下的任何一位使者,我乃是蓝盟主的表妹,表哥将此令牌交予我,命我在此办一件秘密的事,你们却聚集在这里,暴了我的身份,如若误了盟主交待之事,你们谁承担得起?”

    “你吗?”我指了指中男年子,他惊得倒退了好几步。

    下面响起一片惶恐之声:“这可如何是好?”

    我静静的立于楼梯口,也不答话。

    半响,在大家的推举下,中年男子再次向前:“我等只是仰慕盟主的少年风范,并未想到此举竟然差点误了盟主的大事,我等立刻散去,还请姑娘在盟主面前多多美言才是!”

    我厉声道:“既是如此,还不各自散去,今日见到令牌和我之事不许向外人透露,如若让我知道了,别怪我不客气!”

    一片“是”“是”声中,客栈恢复了宁静。

    我抱起阿笑上楼,进入房间刚准备给他换衣服,却感觉不对头,房内有人!

    正待抬头之际,突然一阵拍掌声传来,伴随着清朗的嗓音:“好,好,表妹真是好本事,三言两语就唬得下面那群废物屁滚尿流,表哥我真是好生佩服呀!”

    蓝摘星斜靠在床头,一条腿弯曲放于床上,另一条腿在床下晃荡着,双手不停的拍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心中一紧,债主上门了。罢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今天就了结掉,也省得我提心吊胆的逃命了。

    我抬起头望着他,故作惊讶:“原来是你呀,可叫我好找呀。”边说边把令牌往他怀中塞。

    蓝摘星也不动,任我将玉佩塞到他怀中:“哦,你找我作什么?我身上可没有第二样值钱的东西给你偷了。”

    我诌媚的笑道:“瞧你说的,昨天晚上你走后,我才发现你的玉佩掉在地上了,本来昨晚就想还给你的,无奈你的轻功太厉害了,我使劲全力硬是追不上,没办法,只好先将玉佩带回来想办法了。“

    我故作懊悔状:“没想到这玉佩这么重要,我当时要是知道它竟然是盟主令牌,就是拼了我这条小命也得给您去的。”

    蓝摘星挑了挑眉,依旧是那副不在乎的语调:“哦,是吗?”仿佛现在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一般。

    我猛的点了几下头,高举右手:“我以月亮的名义起誓,这绝对是真的。”

    他稍眯了下眼:“为何要以月亮的名义起誓?”

    “因为月亮纯洁呀,你没听人说过吗,明月如镜,说明月亮就像一面镜一样,所反映出的都是真实的景象,我以月亮的名义起誓,就代表我说的都是真话。”我厚颜无耻的解释道。心中却暗自乐开了:“还有一个解释你不知道,那就是月有阴晴圆缺,初一十五不一样。”

    “哦”他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是赞成我的说法。起身拿过我手上的衣服,便要给阿笑穿。

    我连忙摆手:“我来给他穿就行了,不用麻烦你了,玉已归主,蓝盟主你事情肯定很多吧,别为我耽误了你办正事!”

    他不理我,自顾着替阿笑穿衣,阿笑这小子,任他摆弄也不反抗,还一脸的享受样,真是个小白眼狼!

    我站在一旁度日如年,心里直道他怎么还不走。

    “你怎么又成了我表妹了?”

    听到他的问话我再次的头痛,还没完没了了。

    我低下头,放小声音道:“我从小长在山里,从来没见过那么多人,一时紧张才冒认是你表妹的,不是故意的。”我有问必答,在山里长大是事实,没见过那么从人也是事实,至少我只撒了一半的谎。

    “哦”他点了点头,那你带着这小家伙要去哪里呢?”

    “我从小与父母相依为命,前些日子,父母病故,我一个人无依无靠,只好前去投靠在天都的姑姑,也好有个依靠。”我作可怜状。

    “你不是有一门吃饭的技艺吗?”他暗指我昨晚的偷窃

    “我这一点不入流的手上功夫,没想到还能入得了蓝盟主的法眼,真是令我惶恐呀!”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管怎样,拍了再说。

    “表妹客气了,如果你这也算是不入流,那这世上也少有入流的的功夫了。”

    我傻笑不已,心中暗正思索着该如何脱身。

    他却不再言语,抱起阿笑坐在床边,我思索了半天,终于在桌边坐下。

    “看你倒也是个可怜之人,既然误打误撞成了我表妹,也算是有兄妹之缘吧,我正好也要往天都而去,就带你一程吧。”

    “什么?”我倒茶的手一颤,“嚯”得一下站了起来:“你要跟我们一起走?”

    “不是我跟你们一起走,是你们跟我一起走。”

    “不行”我想也没想便回绝了。

    他也不反驳,一只手摸着阿笑的小脑袋,一只手把玩着那块令牌,似笑非笑的望着我。看那架式,似乎是赖上了我。

    我试图跟他讲道理,无奈这人硬是油盐不进,我转念一想:“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跟他走也应该不算坏事,起码人带路,省了不少事,也有人供饭,如若我腻了,想要离开也不是难事。”

    既然甩不掉,就不必装模作样的拍马屁了,我重新坐回椅子上,伸手端起刚倒的茶水,边喝边问:“既然要同行,我总得知道你的名字吧。”

    他微微一笑,似乎早就知道我之前是故作姿态,口中轻轻吐出三个字:“蓝摘星。”

    “噗”刚进口的茶口全喷了出来,我放下手中的茶杯,双手不停的拍打着桌子,乐翻了:“哈哈,男灾星,男灾星,人如其名,真是人如其名呀,你真真的是个灾星,哈哈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