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十八章 救命

章节字数:2944  更新时间:09-07-03 13: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轻轻的动了动快麻木的脚,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事态的发展。

    这本象草我在山顶竹屋的记载中有看到过。它只生长于南边镜月国的镜月湖底,没有什么药用价值,寻常人不会去采摘它,手札中会有记载也是因为它与杯筋散联系在一起。这杯筋散是世间的一种慢性毒药,下毒之人以己身之血融于药中,中毒之人与常人无异,只会在每月的月圆之夜毒发,浑身筋骨绞在一起,疼痛难耐,如果没有服用解药,待到天亮,便会七窍流血而亡。这解药也需加入下毒之人的血液,且多一分或少一份皆有性命之忧,所以这份量也只有下毒之人知晓。一旦下毒之人身亡,中毒之人也性命堪忧。杯筋散平日里不会发作,只是一旦服用本象草,便会加速杯筋散的运行,令毒提早发作。

    这蓝摘星听到本象草如此惊讶,难道是中了杯筋散之毒?此毒万般歹毒,甚是有损阴德,一般名门正派不屑于用,就是宵小之徒也是甚少用。且这杯筋散气味难闻,想要神不知鬼不鬼的下毒基本上是不可能,蓝摘星武功高强,又是如何会中杯筋散之毒呢?

    看今日这阵势,内有将军把守,外有弓箭等候,蓝摘星如果真是中了杯筋散之毒,又服了本象草令毒提早发作,只怕今夜他会命丧于此!

    我正考虑着要不要救他之时,只闻“噗”的一声,蓝摘星手扶着椅手,吐了一大口的鲜血。

    是了,杯筋散发作之前必得吐尽七七四十九口鲜血,看样子,蓝摘星已经毒发了,如果没有解药,就算我现在救了他,也活不过今夜!

    “放手”底下传来了蓝摘星有气无力的声音,眼下虽狼狈,却丝毫无损他那一身风华气质,幽暗深邃眸子此刻一片冰寒,正狠狠的盯着对他上下其手的孙竹香,恨不得将她冻死一般。

    孙竹香笑得妩媚:“奴家生平最喜欣赏这男子的精壮之躯,蓝盟主就快要死了,以后便再也见不到了,不如就趁此机会让竹香一饱眼福吧。”

    说话间,蓝摘星的上衣便被她剥了下来,露出了精壮的胸膛,孙竹香贪婪的上下打量着,手指抚上他的胸膛,细细的摩擦:“蓝盟主,你这胸前是朵什么花啊,竟只有三片花瓣,竹香可从未见过!”

    闻言我大惊,什么?三瓣花印记?

    蓝摘星身上竟然也有三瓣花印记?与那块玉佩上的三瓣花是一样的吗?与我身上的又是一样吗?

    我欲探头张望,无奈角度不佳,硬是无法将那印记看个真切。

    我突然间意识到,我必须救他,无论他今晚是否会毒发身亡,我都必须想办法救他。

    打定主意后,我轻轻的绕到前面的屋檐,摸了摸怀中的银针,还好,今晚够用了。银针势如脱兔般的飞向树丛之中,快得在黑暗中连丁点的光芒都来不及闪耀,便投入了丛中人的怀抱。

    收拾好外面的摊子后,我再次回到之前偷窥之处,此时的蓝摘星裤子都快被孙竹香给扯了下来,没想到这杯筋散发作起作竟如此厉害,蓝摘星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却死死的捏着那根裤腰带,硬是与孙竹香进行着拔河比赛。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个燕子翻身,轻轻的落于大厅门口,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此刻厅中人都被前方的一场春戏给吸引住了,也许是仗着外边有人看守,丝毫没有意识到背后竟然来了人。

    我提气轻移脚步,在人群后穿梭而行,左右两手交叉点穴,终于赶在蓝摘星的裤子被扯下之前将这骆霄带来的人定在原地。

    此时的厅中只余下色火中烧的孙竹香与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的骆霄。

    “够了,孙竹香,误了王爷的事谁也耽搁不起。”骆霄似是忍不住了,开口制止道。

    孙竹香悻悻的停了手:“真扫兴,可惜你是王爷要的人,不然本姑娘还真得好好的享受享受。”说摆一挥手:“骆霄,将他绑起来吧,我要将他带走。”

    骆霄皱皱眉头:“看他这个样子已经活不成了,还需要带走吗?”

    孙竹香道:“王爷有令,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就是化成了一摊血水,我也得将他带到王爷面前。”

    我“啧啧”了两声:“真是个狠毒的骚婆娘。”

    “谁?”骆霄和孙竹香大吃一惊,同时回头。

    我拔开人群走到正厅,瞧见蓝摘星已经吐了一摊子的血了,怕是再不救他,就要吐血而亡了。我如鬼魅般的移步到他旁边,抬起他的身子,扶住他的腰,厉声道:“孙竹香,你敢动我表哥,这笔帐我先记着,改日再找你算!”说完便消失无踪。

    孙竹香留在原地头皮不免一阵发麻,此人显然早就在此,我竟然无半点察觉,来无影去无踪,可见功夫之高,刚才她若是要取我性命,犹如探攘取物般容易,江湖中何时出了这么个人物?

    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门外传来骆霄的惊呼,孙竹香奔向屋外,眼前的情形不免让她深吸一口气。

    原先安排伏在树丛中的三十八名弓箭好手,此刻正东倒西歪的躲在地上,人事不省。

    她顿觉不妙:“骆霄,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得立马赶回天都向王爷报告,此人单枪匹马便能损我这么多精兵,且能在你我眼皮下轻松自如的救走蓝摘星,实力不可小觑。”

    骆霄道:“你且放心去,我立刻派兵追捕蓝摘星。”

    “不必,蓝摘星服下本象草,已活不过今晚。这霞都还有不少皇上的探子,你切勿轻举妄动,以免暴了你的身份!”

    孙竹香说罢,便飞身上马,连夜奔赴天都。

    我背着蓝摘星奔驰在夜月下,这丁点的功夫,他已经趴在我肩头连吐了好几口鲜血。这半夜三更的,上哪去打解药?还是先把他带回客栈吧!

    偷偷从窗户跃进房间,怕吓着阿笑,便进了蓝摘星的房间。

    实在是背不动了,一进房蓝摘星便从我背上摔了下来,嘴里仍不住的冒着血泡。一个红影冲过来,扶起蓝摘星惊恐的问我:“怎么回事?”

    我捏了捏酸痛的肩膀:“你到哪里去了,你家主子都快死了!”

    月杀听闻连忙把蓝摘星扶至床上,便盘腿运气准备为他疗伤。

    我在一旁整理着思绪,刚刚救他的时候我便瞧见了,蓝摘星左胸下的那朵三瓣花印记竟与我的一模一模,连位置和颜色都不差分毫。怎么会这样?玉佩的反面便是这三瓣花印记,会和这蓝摘星有联系吗?还是只是巧合?

    眼下这蓝摘星神智不清,想要从他口中问出点什么也是难如登天,若是他今晚便死了,我找谁去解疑?不行,说什么他都不能死!

    “噗”耳边又传来蓝摘星的吐血声,月杀的疗伤根本不管用,输进的内力如石沉大海般,毫无半点回响。

    月杀那淡定的脸上丝毫不掩焦急,完全没了平日的冷漠:“怎么会这样,今日并没到毒发之期呀。”

    我诧异:“你知道他中毒?”

    他点了点头:“门主每次都会在毒发之前服用解药,所以这些年来,也没再毒发过,今日为何会提前发作呢?”

    我心中一动:“你说他每次都会服用解药,那解药呢?”

    “解药每月一颗,会在毒发之前送到盟主手中,现离毒发之时还有一段时日,所以手中并无解药。”

    “那你知道是何人下毒吗?”或许找到下毒人,还来得及救他。

    月杀摇了摇头,下毒之人只有主子知道,若是这么容易得到解药,主子也不至于受制至今了。

    “这么说来,他今晚便必死无疑了?”

    月杀一脸的悲痛,沉默不语。

    我看着被染得鲜红的床单,心中也是毫无办法,脑海中翻遍我所有读过的医书,这个时候,除了解药和魂珠果,什么也救不了他!

    魂珠果!

    我脑海中一闪,猛然记得下山的时候天如雪好像有给过我一颗血红的果子,说是让我在路上吃,当是我还颇不以为然:“就这么颗小果子,能塞哪颗牙缝呀,还让我在路上吃,真小气!”塞在包袱里便不去管它了。

    现在想起来,无论从颜色还是形状还看,怎么那么像魂珠果呀?

    虽然心中怀疑天如雪那个小气鬼会舍得给我这么珍贵的东西,却还是飞奔至房内,翻开包袱找了起来,这魂珠果从摘下到服用只有三天的期限,过了三天,便无任何功效,同普通的野果无异,现下离我下山已经两日多了,再拖下去,便就真是魂珠果,也无用了!

    激动的打开包袱,那粒血色的果子正静静的躺在包袱中央,正如它刚摘下来一般的娇艳欲滴。

    是了,就是它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