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二十五章 丧礼

章节字数:2491  更新时间:09-07-07 1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远图公柏广,生于将军世家,世代从军。其父柏青乃是天溪国镇国大将军,官拜一品。柏广年青时即精通骑射,十六岁从军,一生斩敌无数,立下了赫赫战功。从一个小兵直至今日的远图公大将军,高官厚禄,权倾朝野。

    柏广生得一表人才,却无妻无子。只在其弱冠之年收养了一个在战场上发现的弃婴,从此后,便尽心培育此子,疼爱不已。此子便为当今的武林盟主蓝摘星。

    “将军,皇上携太子亲自前来吊唁了,您还是出来迎一迎吧。”柏府的管家柳暗在家门无奈道。

    自从少爷的死讯传来,将军便将自己关在房人,不吃不喝也不理任何人。自己也是看着少爷长大的,如今少爷不在了,虽然伤心,可这丧事总得办呀。灵堂是给设起来了,这吊唁的客人却还得将军前来主事。

    可是此刻将军这个样子,怕是天塌下来也不管了。可是皇上亲临,如若不迎,可是不敬的大罪呀,这可如何是好?

    正当柳暗焦急不已之时,下人来报,皇上已到大门了。柳暗无法,只得先匆匆前去相迎。

    “草民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柳暗跪地,磕头行礼。

    凌漫阳抬手示意起身,脚步不停,直奔灵堂。

    “远图公何在?”凌漫阳问道。

    “启禀皇上,将军自得到消息之时起便将自己关于房中,已经一日水米不进了。请皇上恕罪。”柳暗悲痛道。

    “这如何能行,将军痛失爱子,朕与将军是同样的痛心疾首啊,柳管家,你要好好照顾将军,莫让他太过悲痛。”凌漫阳道。

    “请皇上放心,老奴就算万死,也会照顾好将军。”柳暗道。

    凌漫阳又环顾四周,灵前跪地之人正是蓝摘星的贴身护卫月杀和千里。逐月门门众都立于四周,六部的官员基本到场,因蓝摘星乃是武林盟主,灵堂之中又有不少的江湖人士前来吊唁,整个将军府是熙熙攘攘,人蛇混杂。

    凌漫阳望向刚到的相国安宣温,出言道:“安爱卿,朕已下旨将远图公之子蓝摘星追封为安国郡王,如此远图公伤痛过度,安爱卿理应协助安国郡王的后事,务必办得风风光光。”

    安宣温垂首道:“臣遵旨!”

    凌漫阳言罢,便欲回宫,转头便瞧见太子凌束默望着堂中棺木出神,神情甚是悲痛。

    “默儿,该回去了。”凌漫阳出声道。

    太子似是回过神来,收起先前悲痛之色,答道:“是,父皇。”正欲上前扶帝,此时门外又传来门仆高呼:“麒王爷到!”

    凌麒月刚刚下轿,便与凌漫阳碰了个正着。

    凌麒月朝他微微颔首道:“皇兄与远图公真是君臣情深啊,竟然亲自前来吊唁。”

    凌漫阳心中恨恨,脸上却不动声色,依旧是那副风淡云清:“远图公多年来为国效力,安国郡王也是尽心扶持太子,忠心耿耿。如今遭遇如此不幸,朕前来吊唁也是人之常情。”

    凌麒月稍稍扬眉:“皇兄真是仁厚,皇弟听说安国郡王乃是毒发而死,连尸身都没有留下,安国郡王生前乃是武林盟主,怎会遭此毒害呢?皇兄难道不想替安国郡王查个明白,报仇雪恨吗?如此远图公可是会更感激皇兄的。”

    “安国郡王虽是太子谋士,却也是武林中人。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这也是朝廷不好管,也不管了的啊。”凌漫阳摇首,似是无可奈何。

    凌麒月听闻点头:“皇兄说得甚是有理,如此臣弟就不打扰皇兄回宫了,臣弟告退。”

    令人将丧礼交予管家柳暗后,凌麒月便转身离去。

    或许他走得太急了,以致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背后,太子凌束默那恨之入骨的目光。

    凌麒月回到王府,便听下人来报,魅影已在书房等候多时。

    他回房中换了件干净的黑袍,才举步前往书房。

    “查到什么了?”凌麒月拔弄了杯中的茶叶,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教主,魅影此去霞都确实查到了那蓝摘星表妹的消息。日前,有人在霞都的客栈见到了一女子和一孩童手持盟主令牌,引得附近江湖中人纷纷前去。据说,那女子便是自称蓝摘星的表妹。”

    魅影顿了顿,继续道:“虽然那日救走蓝摘星的女子蒙着面,但魅影猜想她应该便是那日的表妹了。魅影找到了当日的带头人姜尚虎,根据他的描述,临摹了那女子的画像。”

    说罢,便高举双手,呈上画轴。

    凌麒月展开画像,端详了半响,这女子容貌清秀,一眼望去,并无半分过人之处,随即问道:“这画像有几分像?”

    “回教主,据那姜尚虎所言,最少有八分像。”魅影答道

    “她是什么来历?”

    “教主恕罪,此女的来历魅影暂时无法查出。”

    凌麒月一顿,魅影在血影教专负责情报工作,天下各地皆有关系,江湖上稍有名气的人家全都记录在案,关于这女子的来历却半点也查不出。此女究竟是何人?于自己到底有无威胁?

    “你下去吧,关于这画中女子继续查探。”

    天色已晚,房内却是一片漆黑,凌麒月负手立于窗前,屋内并未点灯。

    他喜欢在黑暗中思考,让思绪在夜色中慢慢沉淀,往往能发现一些平时不易发现的事情,或者,想起一些被忽略了的事情。

    今天他在这黑暗中站了许久,慢慢的理着这错踪复杂的关系。

    蓝摘星真的死了么?

    蓝摘星自十岁开始便扶持太子,而他却是要把太子拉下马的人。

    所以,从那时起他便是他的眼中盯,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可是几回生死交战,却都让他给逃脱了。虽说这次他是必死无疑,只是没见到尸首,总是不太安心。

    蓝摘星之父柏广手中握着天溪国将近一半的兵权,另一半在兵部尚书莫道融手中。自己手中只是握着一小部份的兵权。由于长期受兵力所限,使他不得不一直暗中筹划,静待时机。

    这柏广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他几次想拉扰,都被他严词拒绝。柏广并不是愚忠之人,所以他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这柏广会毫无条件的对皇上誓死效忠。好像天地间所有的人都会造反,而他,永远都不会一样。

    当凌束暖为了讨好自己,告诉他蓝摘星身中杯筋散之毒已然二十年,且这毒是其父凌漫阳所下之时,他才恍然大悟。

    柏广爱子天下皆知,凌漫阳对蓝摘星下了杯筋散之毒,每月赐药,令柏广听令于他二十余年始终不动摇。

    他感觉到痛击凌漫阳的时候到了,于是他派孙竹香带本象草前往霞都,与骆霄里应外合。置蓝摘星于死地。

    他很想知道,蓝摘星死后,凌漫阳用于牵制柏广的唯一筹码已经消失。柏广会如何对待这胁迫了自己将近二十年的凌漫阳?

    所以今日他便去柏府吊唁,果不然其,这柏广爱子入骨,伤心欲绝。连皇上亲临都置之不理。

    他冷哼一声,这安南郡王之封怕是远不能平息柏广的丧子之恨。

    此刻凌漫阳怕是如坐针毡吧,依凌漫阳的性子,怕是会先下手为强!

    “寒烟,派人紧盯将军府,有任何动静,立即报告!”

    房中人只答了一句是,便不再言语,出得门去。

    他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丝冷笑,从打破平衡的这一刻开始,好戏,便开演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