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二十八章 遇风

章节字数:2822  更新时间:09-07-09 2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客栈后,心想事成的喜悦慢慢的淡了下来,我才猛然想起,原来在麒王府看到的那个女子竟是孙竹香。

    我对自己的这一决定不免产生了怀疑,麒王为何要与自己作这一协议呢?如果仅仅只是要个人成亲,相信由我代替或是由任何一人代替都没有差别。到底,他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再去想,眼下的情势,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跌入某个阴谋或是旋涡中,然而命运的安排真的身不由己,有时候你越是不想,越是在不经意中已是身在其中。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相府。

    守门的仆人见到是我,一边让我领我进府,一边派人过去通传。

    安宣温得知我的决定似乎并不意外,只是喜悦之情倒是毫不掩饰。

    我是带着包袱进的相府,所以这一去就直接在相府住了下来。此时离婚期已经不到两天了,安宣温一边派人教我礼仪,一边亲自将相府的人员情况告之于我。

    安家是书香世家,世代为官。安宣温的父亲同柏广的父亲是好友,当年两人一文一武,共同辅佐先皇,创下了太平盛世。

    只是到了安宣温的这代,同柏广的关系倒没有那么亲密了。安宣温有两个小妾,正室在生下安念昔后便失血过多而亡。所以安宣温也异常的疼爱这个女儿。安念昔还有一个哥哥,名唤安念风,少年得志,现任朝中刑部尚书。父子俩同朝为官,可谓是风光无限。

    我同安宣温说过,如非不得已,尽量不要来找我。如若有事,也让下人代为通传。

    我现在是安念昔,若是见到他免不了要行礼叩拜。行礼我不怕,可是那一声爹,我实在是叫不出来。

    从我出生开始,爹和娘就离我太遥,这是在我的字典里面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两个称呼,我别扭,很别扭。

    学礼仪对我来说也是一大折磨。安宣温给我配了两个丫头,据说是他从外面挑选进来的,当然,也会陪着我一起嫁到麒王府。我给她俩都取了名字,大珠和小珠。

    大珠稳重,小珠活泼。甚合我意。

    大珠和小珠本就是一对姐妹,因为父亲好赌,输光了家产,所以将俩姐妹都卖于大户人家作丫环。安宣温便将她俩配给了我。

    由于两人都还不太懂得礼仪,所以便随我一起学习。我喜欢新人,新人不会念旧主,也没有旧主可念。

    一入候门深似海,我不求两人可以与我交心,但求以后可以好好的相处,真诚以待,以免这一年的候门生活不那么无聊而已。当我要嫁入麒王府时,最恨我的人,只怕就是麒王的那位侄女了。我不想在抵抗外敌的同时还要防着自己的身边人。当然,如果感情硬是发展得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也许也会乐意的接受!

    至少,现在我们的相处是非常融洽的。我喜欢融洽。

    英娘正在教着大珠小珠的礼仪,我则坐在一旁看着喝茶。

    我已经练了一上午了,光是平常的行礼便折磨得我够戗,每次我自认为做得完美无懈可击时,英娘总是说我的动作太过僵硬。我不断得和她解释道,我是天生硬骨头,软不起来。英娘便会求我道,不求小姐将这全套的动作练得完美,至少这平常的行礼得像个样子。

    有时候心软的下场就是自己受苦。受苦的下场便是我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这行礼。直到英娘把注意力转到大珠小珠的身上,我才能偷偷的休息一下。

    我刚刚往口中送了一口茶,却瞟见门口站着一位清秀俊郎,嘴角含笑的望着我。

    我刚欲出声,却见英娘向他行了一个礼,唤到:“见过大少爷。”

    原来这就是我那未曾谋面的哥哥,刑部侍郎安念风。

    我原以为掌管刑部的人必定是个严肃的人,最起码,也是生得一张冷酷的脸,使人不怒而威。却没想到是如此翩翩少年郎。

    我正欲起身行礼,却见他大步跨了进来,冲我摆了摆手,爽朗的笑道:“自家兄妹不用如此多礼。”

    我那正抬起的屁股又坐了下去。

    英娘知趣的带着大珠小珠去另外的院子,一时间,厅内便只留下了我和我那名义上的哥哥。

    见我静默,他笑道:“这屋里怪闷热的,我适才路过塘边的时候,见那荷花开得正好呢,不知道念昔可否陪哥哥游上一游?”

    我笑道:“这有何不可的,我也正好出去透透气。”

    相爷府内有一方小塘,里面种满了荷花,塘中有一座小桥,名叫荷花桥。这小桥连着塘的两头,并不长,但行走于上面却很舒爽。尤其荷花盛开的时候,丝丝清风吹来,还带着那么一股荷花的幽香,沁入心扉。

    安念风将我带于这桥上,却只是欣赏着这满塘的荷花,并不言语。

    或许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他正在想着该怎么说。

    既然他不说,我便先开口道:“这儿清静,安尚书有什么大可以讲了。”

    他侧首望着我,淡笑道:“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阮星星。”

    “星星。”他低声呢喃道:“这是我第一次叫你的名字,也是最后一次,从此以后,我都得唤你昔儿了。”

    我笑道:“无妨,不管你唤的是昔儿还是星儿,我还是我,与名字无关。”

    他沉笑道:“昔儿一直都唤我风哥哥,你也可以唤我风哥哥。”

    “看来你和昔儿的感情很好。”

    “昔儿刚生下来,母亲便去世了。所以我一直都很疼爱她,她所有的愿望我都会尽量的满足,只是这一次,要委屈你了。”

    “谈不上委屈,这也是我自愿的,只是安尚书对妹妹的疼惜之情,让我很是感动。”

    他怔了一怔,幽幽道:“你不愿唤我一声哥吗?”

    我答道:“你是昔儿的哥哥,并不是我的。我对于你来说,只是名义上的妹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或许以后都不会见面的陌生人。而你对我来说,也是如此。我很羡慕昔儿有这么一个疼爱她的哥哥,这种感觉是我一辈子也无法体会的,更无法得到的。我不知道拥有一个哥哥的感觉,但是,在我心中,亲人的定义便是荣辱与共,福祸共享,相互扶持,相互安慰。谁也不抛弃谁,谁也不嫌弃谁,谁也不算计谁!”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你让我叫你哥哥,我办不到。就算叫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是假的。就算你只是随口说说,我却将它当得真了,我知道自己在某些问题上很固执,但在感情上,我是非常坚持的。能被我当作亲人的人,必定是让我以命相托的人。”

    他望着我,眼眸幽深,沉默不语。

    良久,他才转过头去,低声道:“你可以试着将我当作你的亲人。”

    “你会一辈子都不利用我吗?你会一辈子都不算计我吗?我不知道你们为何找上我替嫁,你们有你们的目的,我也有我的打算,我们都是各自心怀鬼胎,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样的两个人,又如何当得亲人?”

    我对安念风的话不以为然,淡笑道:“在这个世上,我从来都是孤身一人。”

    他轻声答道:“我愿意当你的亲人,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我笑道:“我从来不拒绝任何人走近我,只是人们往往走到一半便放弃了。”

    他望着我的眼睛,坚定的轻诉:“相信我,我一定会坚持走下去,直到走近你为止。”

    我笑着摇首:“我劝你还是先冷静一下,此情此景,容易醉人。我又说了那么些煸情的话,怕是你一时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的,若是你到明日便后悔了,那岂不是两人都尴尬。”

    他笑道:“你忘了你哥哥是刑部尚书了,若是这么容易便头脑犯浑,还如何去对付那些犯人呀。”

    我摸了摸鼻子道:“这倒也是,是我糊涂了。”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说不尽的畅快。

    第一次有人说想要走近我,第一次有说要当我的亲人,第一次有人说会为了走近我而坚持下去。

    我感到心中的某一个角落柔柔的,软软的,说不出的温暖。这就是温情吗?

    我愿意去相信他一次,原来,在我心中,还是渴望着亲情的!

    这个认知让我非常的高兴,至少这证明了,我并不冷血,并不无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