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三十章 圈套

章节字数:4095  更新时间:09-07-11 19: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飞奔在黄土上,扬起一阵阵的漫天黄土。

    从我被塞进马车开始,便没有人再理睬我。马车很狭小,只能容下两个人,我倒也不急,只是靠在车壁闭目养神。

    后面又响起哒哒的马蹄声,随后响起一句中气十足的男声:“公子,后面有人追上来了。”

    只听得一声低沉的男音响起,像是刻意压低了嗓音:“是朝廷的追兵吗?”

    前面那男的答道:“看那样子不像,都是布衣装扮,但能看出身怀武功。”

    男子低笑一声道:“留四个人在这里,你带着其余的人去阻挡他们。”

    报告的男子带人领命而去。

    外面依旧一片寂静。

    正当我昏昏欲睡之时,马车停了下来,一个蒙面的年轻男子伸手掀开了车帘,示意我下车。看样子,他就是那个被称为公子的人了。

    我下得车来,环顾四周,发现身处在一片深山老林中,林中树木郁郁葱葱,非常的茂密,由于鲜少有人来,前方杂草从生,根本见到着路。

    年轻男子将手一挥,余下的人便驾着马车往另一方向而去。

    我望着他,一脸的不明所以,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低低的一笑,虽然看不清他的面目,却能看到他两眼微微弯起。

    “怕死么?”他问道。

    我点了点头。

    “为何不向我求饶?”

    我笑道:“暂时不用,你没有将我就地正法,就证明我对你还有用处。等到我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或许我会考虑向你求饶的。”

    他低头闷笑一声,便挽起我的腰,施展轻功向前方飞去。只用草尖作着力点,半点痕迹都未留下。

    这段路确实难走,常人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人行走。就算是一般高手,想要一口气飞这么远,也不是易事。更何况他还带着我这么个人,轻功着实不错。

    落地后,再穿过一片厚厚的小树林,眼前的视眼霍然开阔,一个小小的竹庄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竹庄建在悬崖边上,进得庄来,庄内竟然住有二十多个人,个个做山贼装扮,这么隐蔽的竹庄,里面竟然住了二十多个山贼,而且还将我这王妃抓了过来,难不成是想要我当押寨夫人吗?

    年轻男子似乎是这里的首领,这些人见了他都非常的恭敬。他只是将我交于手下,也不说对我如何处置,只是关在竹屋里,一日三餐的伺侍着,便不再过问。

    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整整三天了!

    这些人把我丢在这里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内,除了一日三餐的送饭人外,我见不到任何人。也没有人趁着夜黑风高时,过来调戏调戏下我。可见这些人纪律非常的严明。就算是送饭的人,也只是将饭搁在墙角开的一个洞外,等我自己去取。门锁得死死的,倒是准备了方便的桶,只是没有人去倒,所以我也尽量少喝水,免得自己受罪。

    这次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了,这些人究竟要拿我做什么?他们的目的绝对不会是金银财宝。

    只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我是个假女儿,假王妃,若是只要金银财宝,或许安相爷和麒王会来换我,若是要别的,只怕我就性命堪忧了。

    真要是到了那一步,我再跑倒也还来得及。别的不敢说,逃命的功夫我是练得炉火纯青的!

    闲着无事,索性坐在床边闭目养神,这房子四周也没个窗子,放眼望去,除了竹子还是竹子,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景。

    来的路上我便看了,这个地方紧靠悬崖,外面有着天然的屏障,只要在这里面设下埋伏,来人便插翅难逃,必死无疑!他们是想引得凌麒月来救我吗?我不禁暗笑道,这下可是打错算盘了,就算太阳会从西边出来,海会枯,石会烂,凌麒月也不会来救我的!

    我突然间想起,这来的一路上,那年轻男子并没有蒙住我的眼睛,似乎并不怕我把这周围的环境给看了去。是他笃定我根本就逃不出去,还是,他压根就没想过让我出去?

    不好!我暗骂自己好奇心重,他们想做什么又关我何事?我不该留在这里被他们利用的。三日的时间外面该发生多少事情呀。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趁早走吧!

    我刚欲脱逃,却听闻外面传来隐约的打斗之声。侧耳细细听,只闻打斗声越来越近,到了近边,竟然悄然无声了。我正欲上前开门,却听闻“唰”的一声,竹门被人从外面一劈两半,门开了,门外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我惊声呼道:“灾星,怎么是你?”

    蓝摘星依旧是轻轻的倚靠着门边,一身的风尘仆仆,经过了一番恶斗,手中的剑还向下滴着鲜血,他冲我一笑道:“怎么,见到我很失望?”

    我疑惑的望着他道:“你是来救我的?”

    闻言,他将剑尖指向我道:“不,我是来杀你的。”

    我转身坐回床边道:“可是你的眼中没有杀气。”

    他闻言笑着扔掉手中的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到床边也寻了个位置坐下,只是静静的望着我,一言不发。

    房内的气氛霎时变得有些诡异,蓝摘星的目光太灼热,令我有些不自在。我掩饰的用脚踢了他一下:“既是来救我的,还不快走?”

    他朝我两手一摊,身子后倾,倒在床上道:“走不了了。”

    “外面的人不是被你杀了么?”

    他笑了两声,答道:“外面的人虽然被我杀了,可是再外面的小树林早就埋伏着几十名弓箭好手,箭上都绑着油布,只等我们一出现,便万箭齐发,这个庄子里的屋子都是用油竹做的,沾火即燃,只要一开弓,这里就是一片火海,我们便会活活烧死在这里。就算勉强逃出去了,山下还藏着你夫君的一队人马,只等我们一露面,便会同那树上的马蜂窝一样,千疮百孔。只有后面的悬崖没有人埋伏。”他说着坐直了身边,靠近我耳边轻声说道:“可是,你确定要和我双双殉情吗?”

    我一把推开他,站起身道:“三句话,第一,凌麒月不是我的夫君。第二,我跟你关系还没到殉情的程度。第三,你既然知道上山来是死路一条,为什么还要来?”

    他含笑望着我,答道:“我也是三句话,第一,我知道凌麒月不是你的夫君,不然他不会用你来引我出现。第二,我也不愿意和你双双殉情,双双活着多好。至于你的第三个问题……他的眼神暗了暗,低声似是无奈般说道:“我也很想知道答案,在我没有找到答案之前,你可以暂时理解成为我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我瞪了他一眼,恨恨的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浪费!”

    他似是没有听清我的话,双眼充满了诧异。

    我继续又瞪了他一眼:“不用看了,我就是说你。我的救命之恩不是让你这么随随便便浪费的!”

    他失声道:“随随便便浪费?你都要被人咔嚓了,我是拼死来救你哎。”他指着自己道

    “拼死救我?你能救我出去吗?凌麒月是想用我来引你出来,若不是你,我又哪会落到如此境地,你还想拿这来邀功?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他缓缓的摇了两下头,叹息道:“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狗咬吕洞宾。”

    “你若是吕洞宾那般能耐,便救我出这鬼地方呀!”

    他大笑了两声:“今天这情形,就算我是吕洞宾,怕也要死在这里了。早知道你如此不识好人心,我还不必来搭上自己一条命。”

    我冷哼一声道:“只怕你今日非但报不了恩,反倒又欠下我一个人情。”

    闻言,他连忙起身道:“你有办法脱身?”

    我捂嘴偷笑:“那是自然,不过我有话要问你,你得先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才考虑要不要救你!”

    他笑道:“能否等脱身后再问,我进来也有段时间了,若是外面放起箭来,你我便要葬身火海了。”

    我摇首道:“不行,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放心,我说你死不了,你就死不了。你没露面,他们是不会放箭的。”

    他靠着床柱笑颜道:“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好吧,快问!”

    我搬了条凳子坐到他面前,开口道:“你胸口的印记是怎么来的?”

    他闻言连忙捂住胸口,失声道:“你是如何知道我胸口有印记的?”

    我大笑:“别捂了,就在你中毒的那晚上我便见到了。”我坏坏一笑道:“就连孙竹香差点扒了你裤子我都见到啦!”

    他闻言顿时脸红成一片,低头道:“你这女人还真不知羞。”

    我朝他手捅了一下:“少罗嗦,许你脱还不许我看呀,赶快回答我的问题。”

    他将头扭过去,说道:“这印记是我打从娘胎便带来的,我是被义父收养,关于这印记的来历我也不清楚。”

    “你有没有见过和这印记一模一样的玉?”我连声问道。

    我感觉他似乎迟疑了一下,又飞快的答道:“没有。”

    “哦。”我有点失望道,看来还是得从麒麟玉着手。

    “你找那玉作什么?”他凑过来问道。

    “不用你管。”我没好气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闻言他笑得诡异,却不答话。

    我狠狠的捶了他一下,他才笑着答道:“凌麒月为了引我出来可真算是大下血本呀。你被掳走的那天,凌麒月便在城内四处张贴你的画像,悬赏黄金一百万两要你的消息。如此的大张旗鼓,只是为了让我知晓你已经被掳走了。那画像便是知会我的。你知道他为何要一直关着你吗?”

    没等我答话,他便径自说道:“那是为了给我赶路的时间,让我赶得及来救你,他则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来自投罗网。而你,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一枚用来消灭我的棋子,我猜,他一定是下了格杀令,不管我今日有没有来,他都不会放过你。”

    “他怎么知道可以用我引你出来?我们的关系好像并不怎样吧!”

    “哈哈,你太小看凌麒月了,他手下的魅影便是专门收集情报的,你在芙蓉镇假装我表妹,引来众人的围观,又在孙竹香面前将我救走,是人都会认为我们关系匪浅?说不定他早就知道你是谁,早就布下了这步棋。”

    “你是说,我被掳走的事情全都是他一手策划,原因只是要引出你,然后再灭了你?他为什么要引出你?你不是将军的儿子吗?”

    他笑道:“你究竟在天都住了多久呀,连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就在前几日前,将军府便为我举行了葬礼,在世上人眼中,我蓝摘星早已是个死人,只有他凌麒月不信,所以才定下今日之计,欲诱我出现。”

    “哦。”我点了点头:“所以他故意在众目睽睽下让人掳走我,让天下人都看到我是被强盗掳走的,就算我和你一起在这里被他弄死,外人也只会以为是强盗所为,假若我侥幸不死,当然在他眼中这个没有多大可能,我是说假如,我从这强盗窝里逃了出来,再跑回去找他,这天下人也会以为,或许我早被这强盗玷污了,他麒王爷还肯要我这么个残花败柳,这说什么?说明他凌麒月心胸宽广呀,这么个贤德之王,除了我要感恩戴德之外,整个相爷府都得对他感恩戴德呀,是这个意思么?”被人如此利用,这个认知让我不太愉快。

    “啪啪”他使劲的点了点头,又狠命的拍了两掌,赞道:“聪明,我只开了个头,你就猜到结尾了,这么聪明的人死了真可惜,不愧我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

    我瞟了他一眼:“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也不用缴税!”抬脚便向门外走去。

    他连忙跟了上来道:“你上去哪呀?”

    “逃命去!”

    他连忙一把拉住我道:“你走错方向了吧,从这出去不是逃命,那叫送死!”

    我甩开了他的手,回过头道:“你这人真没礼貌,人家在外面守了这么久,就等着我们露面,你总不能让人家白等吧,总得出去露个小面,让人家放几箭,过过干瘾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