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四十章 荷园

章节字数:3145  更新时间:09-07-21 2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大惊,跑到淡月身后连声追问他得罪了什么人!

    淡月又惊又气,那一箭的目标分明就是你!但此刻的情形已容不得他多想,只听闻“咣”的一声,窗子被人从外面捅破,几个黑衣人钻了进来,个个手持利器。进得屋来,便挥剑直往阮星星而去。

    淡月边护我,边分出身来与黑衣人缠斗。这黑衣人只是派出两人困住他,余人齐往我攻来,招招杀手,式式毒辣,欲置我于死地。

    我用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倒也接下了几招,但时间一长,我也只有躲闪的份。我回头看了一眼打斗中的淡月,他身旁的两人已经快解决了,不多一会便可以余出手来帮我一把,但总是这样闪躲也不是个办法,我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将它往空中一洒,大声喝道:“小心我的迷药!”

    乘众人分散注意之时,跃至淡月身边,拉着他便跳窗而出。

    黑衣人在身后紧追不舍,我拉着淡月直往人多的地方而去,那黑衣人大概不愿闹出太大的动静,待我转过一条街后,便也不再追杀。

    我见黑衣人不再追了上来,便松开了淡月朝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淡月见状一把拉住我道:“你疯了,还想去找死么?”

    我一把甩了他的手,道:“你没看出那些人是来杀我的吗?下手那么狠毒,我就算死,也得搞清楚是谁要杀我吧!”说罢,便展开身形,紧跟上去。

    淡月叹了口气道:“罢了,我今日就舍命陪君子吧。”也跟了上来。

    不多一会便追上的那伙黑衣人,我与淡月远远的跟着,也不敢靠得太近。只见他们身形一晃,拐到了一座不起眼的普通人家,便不见了踪影。

    淡月望着那扇门,面色沉重,像是疑惑不解,又似若有所思。

    “你知道这是谁的府邸吗?”我问道。

    “我也不敢肯定。”他沉吟道:“只是凌束暖曾经在此会过阿月。”

    一切皆了然于胸,难怪凌束暖急急退席,原来是着手暗杀我去了,这才只是我当王妃的第一天,难道这半年的漫长日子我都得在这暗杀和防备中度过吗?

    -----------------------

    淡月回到王府便径直往书房而去。

    凌麒月早已回来,他行至门边,凑巧碰见兵部尚书莫道融出得房门,想必是凌麒月方才议事完毕。他同莫道融打了个招呼,便一脚跨入了房门。

    凌麒月此刻正伏在案前写着什么,听闻脚步声,头也未抬,只是问道:“玩得开心么?”

    问他,也是问安念昔。

    “不开心,差点连小命都玩丢了!”他气鼓鼓的说道。

    “怎么回事?”闻言,凌麒月不禁抬首问到

    他大步跨至凌麒月面前,将下午发生的事原原本本,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末了还补充道:“要不我机灵,只怕你的王妃今日就回不来了!”

    凌麒月低沉的笑道:“下次若再出去让铁卫队护着你!”

    铁卫队乃是凌麒月府内的私人护卫,专职保护凌麒月的安全,寒烟与夜河便是这铁卫队的队长,这支队伍由凌麒月亲自训练,全身身着铁甲,刀枪不入,个个武功高强,连当今皇上的近身护卫都无法与之相抗衡。

    淡月一听凌麒月要将这铁卫队给他,连忙摆手道:“这倒不用,只要不同你那宝贝王妃出去,我一个人出去倒是安全得很!”

    “有件事我真的弄不明白,你为何非让这女人爱上你不可?难道仅仅是为了打击蓝摘星吗?高高在上的麒王何时需要靠一个女人来打击敌人?”淡月趁此问出了一直在心中盘璇已久的问题。

    “如果我说生活太无聊了,想要找点乐趣,你信么?”凌麒月懒懒一笑,黑眸依旧深沉。

    淡月躺在榻上,双手枕在脑后,闭目养神道:“你不说便罢了,我也不是非知道不可,只是这要命的差事以后可别再叫我。”

    凌麒月将案上的折子丢给榻上的人,惊得榻上的人往里头一滚,淡月单手接住折子,看着那红色的封面道:“这是什么?”

    凌麒月只是笑笑,并不作声,淡月打开折子,看了下去。

    待看完折内的内容,他早已惊呆了,只是愣神的望着凌麒月道:“你还笑得出?你的死期马上就到了!”

    “你不觉得这是个机会吗?”

    淡月皱眉道:“可是母后怎么办?至今仍没有母后的消息,若是你那该死的皇兄拿母后威胁你,你也能不管么?”

    “若是不管,我也不必憋屈到今日了。“凌麒月面色深沉,恨恨道。

    “那你要怎么做?”他相信凌麒月心中早有打算,此番告之自己怕是有事要交予自己去做。

    “母后的事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你此番要做的事,便是替我去寻一个人,也可以说,是寻一段往事。”

    “难道,你怀疑……?”

    凌麒月点了点头道:“三日后你便动身,具体事宜待你启程前我再告之于你。”

    “那你?”淡月担忧的问道。

    他心里清楚,若是自己走了,阿月面临的将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恶战,他若赢了倒便好,若是输了,便是万劫不复。凌漫阳定会将母后作为要胁,那时阿月该怎么办呢?

    “若是担心我,你更该好好的去办这件事。你放心,我定会将母后救出来,我们都会完好无损的等你回来。”凌麒月出声道。

    他怎会不知淡月的担忧呢?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早已有了彼此间的默契。

    “好,我必在三月之内赶回来,助你一臂之力!”淡月望着他,眼含坚定,信誓旦旦!

    ---------------------------------------

    与淡月分别后,我并没有回到房中,只是在这府内闲逛。这王府内除了屋便是亭,除了花便是草。除了走廊便是过道。

    已是傍晚了,从地上散发出的热气让我不禁有些心烦气燥,我是怕热不怕冷的人,最受不得热。走走停停中便不知不觉来到了飞月轩的后园。

    飞月轩是凌麒月的居所,当然,现在也是我的。我站在这园子门口,上下的打量。园子门口上头雕刻着荷园二字,站在院口,便感觉到丝丝的清凉,我不禁大步的跨了进去。

    真是奇怪,麒王府到处都有人,唯独这荷园,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但这又不是一个荒废的园子。进得园来,所到之处皆洁净无比,想必经常有人打扫,为何此时却无半个人影呢?

    整个园子除了湖边的荷花亭外,放眼望去,一片翠白。翠绿的便是那碧翠欲滴的荷叶,洁白自然是那玉洁冰清的荷花。此时正值盛夏,荷花开得正盛,置于园中,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想不到这麒王府还有这么个好地方,平日里看到的荷花都是粉红色,此处的荷花却都是洁白一片,不得不叫人赞叹不已。

    我来到了湖边,一眼就瞧见在湖中的荷叶下藏着两扁小舟,施展轻功轻轻的落至舟头,小舟不长,刚巧容得下一个人,我仰面躺下,层层的荷叶便将我隐藏起来,阵阵湖风吹来,小舟便随风微微摇晃,耳边传来些许几声蛙鸣,数着天上的繁星,吹着凉爽的湖风,小舟轻轻的,轻轻的摇荡着,有那么一刻,我仿佛忘掉了天地间的烦恼,只想将自己融于这美妙的感觉之中……

    ---------------------------

    事实证明,人还是要有适当的群体生活,像我脱离了群众那么久,再次回到群众中,难免有些许的不周到。我忘了我已经成为了一个王妃,忘了自己有那么一大家子的人,忘了同大珠小珠打个招呼,结果现在,整个王府找我都找翻了天。

    “还是没找到?”淡月问道。

    管家摇了摇头:“王妃的贴身丫环也不知道王妃的去向,门口守卫没有见到王妃出府。有人说在傍晚时分见到过王府,可是我们找遍了整个王府,却没找着王妃。”

    淡月挥退了管家,转身对凌麒月道:“你看要不要派人去府外寻找?”发生了下午那件事,他有些担心。女人的嫉妒心是非常可怕的。

    凌麒月挥挥手道:“用不着,她必在府内。你且下去歇着吧,我去寻她。”

    凌麒月慢慢的走进荷园,这里种满了母后最爱的荷花,父皇还在世时,为讨母后欢心,便在宫中的阳春湖种了这么一大片荷花,小时候自己最欢喜的事便是与母后泛舟湖上,母后总是会唱好听的歌儿,而他总是在那一片甜美的歌声中睡去。

    父皇去世后,母后也失踪了。他便在自己的府内也种了这么一大片荷花,每当思念母后之时,便来到这荷花湖中,泛舟静坐,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母后那甜美的歌声!

    越接近湖边,他感到胸口的麒麟玉的温度开始了变化,她果然在这里,上次也是这样,与她第一次见面之时,便是他感觉到了麒麟玉的变化,才匆匆回房,上次自己将她掳至山顶时,这玉便变得异常的灼热,几乎将他的肌肤几乎烫伤,让他不禁怀疑,若是这女子死在那山顶上,这玉是否也会热得融化掉?

    麒麟玉呀麒麟玉,究竟谁才是你的主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