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四十八章 赴约

章节字数:2755  更新时间:09-07-28 14: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到我那宝贝赤练草,也顾不得晚餐,推着凌麒月来到那棵大树前,站得远远的指着树梢高声问道:“看到了吗?”

    凌麒月眯着双眼,左右看了好一会,愣是没看出个究竟。

    我昂了昂头,冲着他比划道:“上树,上树!”

    他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飞身跃上枝头,细细查看。

    “看到了!”他高声回答我,伸出手准备采摘。

    “等一下!”我将衣袍撩起,撕下一块衣角,从地上捡了石头绑上扔于他:“用这块布包着,千万别触碰到!”

    凌麒月显然不知道这湖水的秘密,我也不打算让他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包着好,免得他中了毒麻烦。

    他将寥寥数根火红的赤练草递于我,我将它轻轻的包好,小心翼翼的藏于怀中。

    “这是什么?”他投来探究的目光。

    “别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的好奇!”我瞪了他一眼,收回视线,“天快黑了,赶紧下山吧!”

    “天黑山路难走,明早再下山也不迟!”凌麒月推托道,不知为何,他心底竟不愿就此下山。

    “该做的都做完了,我不愿留在这山上过夜,我先行一步,马车我会留给你的!”

    “等等!”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无可奈何道,“就算走,也得把那些东西带走吧。”

    两人收拾起湖边草地上带来的那些东西,又如同来时一样,静静的走了。

    我坐在马车上,目不转睛的观察着这火红的赤练草,心里那个美呀。这趟收获巨大呀。这风渺山里不知道还有什么稀巨珍宝?今日若非带着凌麒月,我是定要还去寻宝的。找个时机一定要再来探探,说不定还有什么惊喜在等着我呢!

    哎呀,猛的一拍脑袋才想起,怎么没拿水壶灌点湖水回来呢?有了毒药无解药,失策,失策呀!

    就在我暗自懊恼之时,马车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我狼狈的从车尾爬起来,扯开帘子对着外面吼道:“凌麒月,你搞什么鬼?”

    车头却无人,凌麒月早已下车,前方的路边翻着一辆牛车,一个老汉和一个姑娘,想必是父女俩,正双双的倒在地上呻吟。

    “怎么回事?”我下得车来问道。

    “都是老汉的错,姑娘,老汉赶着回家,将车赶快了些,未料到却撞上了公子的车,都是汉的错,老汉给你们赔不是了!”

    那老汉挣扎着起了身,好在伤得并不重,只是他身旁的姑娘似乎没这么幸运,挣扎了几下没能起来,眼看她又要摔了下去,我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她的胳膊,岂料她反手一把握住我手,将一个小纸塞进了我的手中,我心中一惊,抬头望向她,她却并不看我,只是就着我的手起了身,口中不住道:“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我悄悄的将纸团藏于袖中,回头对凌麒月道:“他们也不是有心的,自己也受了伤,就算了吧!”

    凌麒月一直在旁冷眼旁观,并未出声,听得我言,只是冷笑一声,转身上了马车。

    那父女俩道了谢,将车扶正,也慢悠悠的驾车而去。

    我悄悄将袖中的纸团摊开,上面只写了纤细的几个字,“亥时五刻,城郊旧台亭,月杀!”

    我心头一惊,月杀用这种方式找我,必定有重要之事,只是,我该用什么借口赴约呢?

    我瞅了一眼紧闭的车帘,天已经黑了,此时的马车离城门已是不远,我心中快速的转动起来,要如何才能顺利赴约又不会凌麒月所察觉呢?

    正当我狡尽脑汁冥思苦想之时,马车却停住了,凌麒月挑开车帘探头进来道:“今晚街上热闹不已,你想逛逛吗?”

    我忙作出一脸的期待样,点了点头,正愁找不到机会呢。

    他伸手将一个钱袋递予我,轻声道:“我还有事要先行回府,就不陪你了,你自己小心点,莫太贪玩,早点回来!”

    “知道了。”我口中镇定答道,动作麻利的下了车,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心中却打起了小鼓,哪有这么巧,想睡觉就来枕头?凌麒月何时变得如此善解人意了?只怕是知晓了方才的撞车事件有蹊跷,故意不点破而已!

    我望了望四周,却没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时间快到了,还是先去旧台亭吧,我又转身出了城门,直奔旧台亭而去。

    赶了一段路后,我转身藏身于草丛中,侧首凝神细听,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就是草丛中哇哇的虫鸣声,并无任何的异常。看来真的没有人跟踪,我心头一阵困惑,以凌麒月的性子来说,他不该放过这种机会才是,我压下了心头的疑问,确定安全后,才现身向前方的旧台亭走去。

    夜色正浓,黑云遮月,繁星皆逃。

    旧台亭正藏于这黑夜之中,只留一个轮廓若隐若现,我却是一眼就看到了静静伫立在亭中的似火的红衣,那火红的颜色,就是在这黑夜中也是格外显眼的。

    我来到亭前,那道火红的身影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仍然挂着那副千年不化的冷冷表情,正是月杀!

    “姑娘还好吗?”他问道,虽然声音仍是那么的冷冰冰,却不带寒意。

    “不是说了让你等我去找你吗?为何这么冒险?”我皱了皱眉头,语带责问。

    听到我的责问,他抿了抿嘴唇,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双手递予我道:“主子让月杀带给姑娘的信!”

    我伸手将信接过,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宣纸,龙飞凤舞着四个大字:

    “太子可信!”

    这是什么意思?我举了举信纸,向月杀问道:“你家主子就为了把这个给我?”

    他点亮了手中的火折子,送到我面前道:“姑娘如若看完了信,还是烧掉比较好!”

    我将信塞进信封,置于火折上,望着那跳跃的火光从小到大,又从大到小,最后渐渐熄灭,只余留一小撮灰烬,随着夜风,飘向那浓浓的夜色之中,消失于墨色之中。

    我大刺刺的坐于亭边,偏着头望了月杀一眼,问道:“你家主子呢?”

    “主子嘱咐姑娘要牢记信上的话!”他答非所问。

    “然后呢?”

    “没有然后。”他摇了摇头,“还有一句是月杀想说的,皇宫东门守卫处有一个叫凉鸿的侍卫,姑娘若是有事要唤月杀,可通过他传信!”

    “没有了?”我半眯着眼睛问道。

    “没有了。”

    我思忖了半响,月杀是个闷葫芦,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问他也是白搭。太子可信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个斯文白净的年轻人是他这方的吗?这皇宫还真是有趣,老子费尽心思要杀弟弟,女儿却想方设法讨叔叔的欢心,儿子却要护住妹妹心上人的死敌,偏偏这对兄妹的关系看上去还不赖,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风大夜凉,姑娘还是早些回去的好!”月杀出言提醒道。

    我回过神来,这里离城门不近,回去也要好一会的时间,便冲着月杀点了点头,道:“替我多谢你家主子,告诉他,如若真的有用,便算他还了一个恩情!”

    月杀仍旧伫立在亭边,目送着那道身影离去,夜风放肆的吹,刮得红袍呼呼作响,直到那道身影已然远去,他才缓缓的转过身,低头轻呼:“主子,她走了!”

    不远处的草丛中缓缓的出现一个挺拔的身影,踏着夜色徐徐而来,白衣袭袭,俊俏的脸上满是温柔,嘴角还噙着一抹来不及消退的柔情。

    他站在方才月杀所站之处,专注着望着那道倩影消失之处,虽然早已看不到什么,他却看得很认真。

    月杀静静的退于一旁,主子既然来了,为何不亲自将信交给她,而让自己转交呢?若是不愿相见,又何要暗中藏于这丛中呢?他没有问,那本就不是他该问的,他只需执行主子的命令,在暗中好好的保护她便好!

    蓝摘星站了许久,直到狂风吹乱了满头青丝,遮住了眼前的视线,才回过头,响亮的吹了一记口哨,嘶声顿起,高大的俊马从远方夜色处疾驰而来。

    “主子现在就走?”

    他飞身跃上马背,只留下一句,护好她,长鞭一挥,身影逐渐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