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五十章 少女

章节字数:3069  更新时间:09-07-30 16: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察觉到腰间的手是属于凌麒月,优雅的一个转身,伸手往他胸前探去,他脚步速移,后退一步,惹得身后的紫薇树簌簌作响,蓝紫色的花雨越飘越甚,他静静的立于紫薇树下,漫天飞舞的紫莹花蕾轻轻的萦绕在那绣着四爪金龙的紫袍上,狭长的幽眸中带着一丝迷离,令人忍不住想沉醉其中,薄唇微带桃红,在这漫天花蕾的印衬下,越发的妖艳。

    “同样的招式还想用第二遍么?”任由紫莹的花蕾随着柔顺的墨发一泻而下,他立于花下,竟是人比花娇。

    这是我第一次认真的观察凌麒月,此情此景,突然间意识到,如若不论人品,他也算得上了一个绝色美男,突然间,我对凌束暖爱他至深有了一丝了然,如若我们不是在此种情景下相识,我也定会对他产生好感。

    望着眼前的凌麒月,我不禁又想起了另一个俊男,眼前浮现出一双清凉的眸子,凌麒月的美是妖绕中带着一丝阳刚,华贵中带着一抹优雅,狂野中又带着一缕不羁,许是久经上位,言行中无意间散发着一股霸气,令人不自觉的臣服于他脚下,诸多的气质在他身上显现,却又不显得杂乱,反而让人觉得有一丝特有的气质,那是任他人如何学也学不来的。

    蓝摘星则与他不同,他温润如玉,飘逸宁人,虽然也有一股子傲然之气,便并不像凌麒月这般咄咄逼人,而是云淡风清般的优雅,他就像是一缕清风,清风拂过,月淡云疏。与天如雪倒是有几分相似。

    心中将这两个男人比了又比,却仍无法比出究竟哪个更为出色?索性不想了,他俩谁更出色,又与我何干呢?

    拍了拍身上的紫莹花蕾,纵身跳下石桌,道了声“晚安”,回屋睡觉。

    凌麒月呆愣在花下,瞪着一双美目,半天不能回神。

    他瞅着她一会修眉紧蹩,一会又鼻头紧皱,一会用手托着下额作沉思状,仿佛在进行着难以抉择的选择,自己这般的放肆打量,她都未察觉半分。那纠结的姿态,令他忍不住的怀疑,自己的问题是否真的太过难以回答?

    就在他准备开口之时,她却拍了拍衣衫,只道了声晚安,便飘然远去,只空留下他一人留在余地。

    “寒烟。”他沉声唤道。

    黑色的身影迅速出现在身后。

    “本王是否不够吸引人?”他有些郁闷的问道。

    寒烟哑然,王爷这是怎么了?在自己的眼中,王爷向来都是高高在上,手握乾坤,这天都内的闺阁小姐们无不是一趋之若骛,使劲浑身懈术只为博君一眯,为何会突然问这种问题?让自己怎么回答呢?

    寒烟正思付着该如何用词之时,耳边又传来凌麒月幽幽自嘲之声

    “无妨,我原本就不想知道答案,一时糊涂罢了。”

    是啊,糊涂!当人陷入情网之时,便是糊涂的开始,陷得越深,便越糊涂!

    最糊涂的是,已然糊涂,却仍自以为清醒,情网之中,能有几个清醒的?

    ----------------------------

    “王妃……”小珠站在门口眼泪婆娑的唤了我一声,语带哀求。

    我伸手轻拍了她的肩膀,哄道:“乖,好好的呆在王府等我回来。”

    今日便是我进宫的日子,此去后果如何,连我自己都不能预料,思忖了半天,还是决定将大珠小珠留在王府,只身进宫。

    好在我已同凌麒月讲好,托他照顾好这两个丫头,如若我真的有何不测,便收留她们在王府,也有个落身之处。如若她们愿意,也可以给予点盘缠,放她们离去。

    彩英容貌已毁,收敛不少,又加上凌麒月的照拂,两人在王府也吃不了亏。

    大珠默默的将手中的包袱递到我手中,忽而紧紧的握住我的手,眼带期盼:“大珠和小珠一定会在王府等王妃回来,请王妃放心!”

    还是大珠懂事,我回了她一个温和轻柔的笑容,接过包袱,转身上车。

    车内除了斜靠着车背的凌麒月,还有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听到动静,那女子慢慢的回过头来,面若桃李,竹香淡雅,竟是许未谋面孙竹香!

    我站在帘外木然,这是什么情况?

    见我在车外发呆,凌麒月长臂一挥,伸手将我给提了进来,我盯着他,面有冷色,道:“孙姑娘要坐顺风车?”

    他挑眉轻笑道:“自然不是,此次你未带任何婢女,我让她同你一同进宫,也好有个照料。”

    “是照料我还是看着我?不需要。”我直言拒绝。

    他稍稍静默,嘴角勾起一抹媚惑的浅笑,道:“你莫要这么想我。”

    我戳了戳他玄色亲王长袍上的金丝龙睛冷言道:“凌麒月,你心里想什么我最清楚不过,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自会办到,不需要派人监督我!”

    他抬手想抓住我的手指,却扑个空,修长白玉般的手指轻抚过左手的血玉扳指,唇角笑容加深,语气中却带有一丝严肃:“宫内的事你不熟悉,莫要任性,否则会轻易就丢了性命。”

    我冷哼一声,别过头去,默不作声。

    虽然心中不愿,却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没错,这宫中我毫不熟悉,没有一个可信之人,有人相助确实要事半功倍。虽说这孙竹香也不是什么可信的之人,但至少她是凌麒月派来的,在未完成任务之前,她确会尽心助我。

    只是一开始就表现出的敌意让我拉不下脸面,只好别过脸,默然无声。

    孙竹香静静的坐在车内一角,背靠雕花车厢,低眉顺眼,面容平静。心中却如同滚烫的岩浆般沸腾,她震惊,她诧异,甚至,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或者眼睛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眼前这个满面温柔,轻言细语的男子是那个邪媚狠毒的王爷吗?那个如恶魔一般,唯我独尊,举手投足都会令人胆颤心惊,不敢逼视的男子,此时换了这么一副温柔的面孔,却仍令人沉醉不已。

    她不禁稍抬眉眼悄悄轻瞟向眼前的女子,想瞧一瞧究竟是何样女子,能令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温柔尽现?突然间,她有那么一种感觉,若是眼前这个女子肯帮她,也许能改变她现在的困境!

    眼看便要到宫门了,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帘子募然被掀开,一个十六七岁般身着黄衫婢女服的娇俏少女跳了上来,脸如白玉,颜若朝华,一双大眼乌溜溜地的转动着,见我望着她,娇颜一展,左颊隐现出浅浅的梨涡,十分的娇美可人。

    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只见第一面,我便喜欢上了这个娇俏的少女,两手一把捏住她的小酒窝,口中直唤:“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呀,好可爱!”

    孙竹香也不禁抬首望向来人,眼到的瞬间,心中却大吃一惊,这个少女她自是认得的,她便是江湖上与月下阎罗月杀齐名的血影教血烟阁阁主,江湖人称假面罗刹——修罗!

    假面罗刹,并非面带假面,只因容颜可人,给人以假象而迷惑人得名。

    修罗是凌麒月的得力助手,向来形踪不定,武功高强,江湖中很少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她也是因为去霞都杀蓝摘星时才有幸见之一面。凌麒月只吩咐自己听从麒王妃的命令,助她度过各种难关,却未透露一丝内情。此时竟然连假面罗刹都派来了,她心中好奇,究竟是因为此事任务太过艰巨,还是仅仅为了保护眼前的女子?

    她希望是后者,如若真是,那她便有了一丝机会,她心中一阵发紧,端放在胸前的手也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却倏然感到一阵不自在,抬眼正好对上凌麒月凛洌冷然的警告目光,她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整了整神色,又恢复到之前的平静。

    凌麒月收回视线,望向眼前兴奋的人儿,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道:“知你不愿连累大珠小珠,但身边没个自己人伺候总是不妥,修罗还会些功夫,也能自保,所以我便唤她来随你一同进宫!”

    “你总算干了件人事!”我一把将黄衣女子拉至身边,左看右看都觉得可爱

    “你叫修罗是吗?我叫阮……”话刚出口,倏然记起自己此刻的姓名,不由的转口道:“阮阮是我小名,你可以唤我昔儿。”

    “那可不成。”她摇了摇两条小辫子,露出两行白玉般的贝齿,道:“宫里有规矩的,若是不守规矩,会给人说闲话的,不过……”她顿了顿,露出那浅浅的小梨涡:“私底下倒是可以唤你昔儿的!”

    我大大的笑开了,一把搂住她的腰道,口中呜呜道:“你太可爱了!”

    “可爱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身后传来凌麒月低沉的声音。

    “你这纯属嫉妒!”我呛了回去。

    他并未答话,只是将脸撇过去,不再理我!

    风吹过,车帘微卷,红墙黄瓦远远的跃入眼帘,到了,这座世上最尊贵奢华,却又肮脏无比的宫殿,是我将它改变,还是它将我吞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