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身陷局中浑不知  第五十八章 引魂

章节字数:2836  更新时间:09-08-09 15: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凌漫阳的心中的讶异此时并不亚于我。

    他眯着眼睛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清丽的女子,并无倾城倾国之貌,亦无贤惠端庄之态,才气几分也未可知,外间传闻他或可不信,但是连他安插在凌麒月身旁多年的探子都告之,凌麒月待她很不一般时,他有些心动了。

    他的皇弟他太了解了,如天之神子般的惊人外貌,生来就高贵的身份,绝顶的聪明才智,狠辣恶毒的行事手段,他可以对任何人好,使人死心塌地的追随于他,却从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走进他的心里。亦不会真正的相信任何一个人,否则,这么多年,他也不会屡次失手。

    当他与她对视之时,心中却猛然一惊,一股挫然感油然而生,只为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眸中竟如一潭幽水般的平静无波,探不到底,他从那深沉的双眸中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怎么会如此?

    世人都有感情,或冰,或寒,或暖,或温。

    世人都有所求,或财,或物,或地位,或权立,或感情。

    他久居上位,一生阅人无数,这世间的百态他也早已看够,看通。却从未碰上过这样的人,除了初见安念昔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他再也无法从那平澜的眸子中探寻到任何东西,这世上,真能有人将自己藏得如此之深吗?

    他心中隐隐有个念头,眼前的女子不会真心臣服于任何人。

    他心中一阵冷笑,将这可笑的念头驱赶出心房,杀意渐渐浮了上来,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必须为我所用,否则,只有除掉。

    一直静静伫立于一旁的安念昔听到此言,上前向凌漫阳行了个礼,便躬身徐徐退下。

    眸光随着她远去的柳姿纤背,心中一时感慨,若早知会是今日这般情景,当初的安念昔还会逃婚吗?这些日子,她必是经历了一些什么,当初那么骄傲、无畏的勇敢女子已如那缕缕清烟般在风中消失得了无痕迹,我眼中如今的安念昔,只剩下无比的温驯和惧怕。看来,她这段日子过得并不舒坦。

    “王妃?!”耳边响起了凌漫阳醇厚的轻询。

    眸光倏转,我直视凌漫阳,浅浅疏疏的笑开了。

    “皇上请说。”清柔的嗓音平顺不已。

    “你答应了?朕还未说是什么!”凌漫阳有一丝的怔住,未想到会如此的顺利。

    我心中冷笑,不管是什么,我有反对的余地吗?

    “皇上但管说就是,不论是什么,我都答应。”

    “王妃如此配合,倒是出乎朕的预料。”他语带玩味。

    “这不正是皇上想要的结果吗?若是我扭扭捏捏不愿服从,怕是还要费皇上一番功夫!”

    心中已极是不耐,这场兄弟之争已经让我腻味了,我有预感,再逗留下去,只会越来越危险,到时只怕会身不由己,趁着淌水未深,今晚便结束了吧,我也好抽身离去。

    凌漫阳听言,缓缓从座上站起,踱步到我面前站定,明亮的黄袍耀眼夺目,我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与他对视,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无害。隐在宽大袖袍下的玉手却紧紧捏紧,用力一握,一股刺痛顿时传遍全身,我紧咬牙关,面上不露半分端倪。

    凌漫阳沉着脸打量着我,半响,阴沉下去,温笑浮上,温和,却不温暖。

    “夕泉公主大婚之日,朕会在皇宫宴请群臣,还望王妃能亲自敬麒王一杯酒!”

    敬酒?是敬酒还是索魂?

    “皇上为何认为王爷会饮下民女所敬之酒?”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哈哈``”他朗声一笑:“这就看王妃的本事了。朕很看好王妃。”

    我不再言语,凌束暖出阁之日还有两月有余,凌漫阳这么早就告诉我这等机密之事,他凭什么认为我不会半途倒戈?

    未待我继续想下去,凌漫阳又轻踱至堂前桌边,轻柔的倒了一杯水,缓缓的递予我面前道:“为避免节外生枝,还请王妃喝了这杯茶,待事成之后,朕再好好的酬谢王妃!”

    洁净的白玉瓷杯中盛着略带血红的茶水,刺鼻的气味异常的难闻,凝望着眼前的茶杯,心却如那极寒之地迅间滴落的露水般,刹那间便结成冰,冻成柱。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直升起,弥漫全身。

    这杯中之物我自是认得,正是蓝摘星当日所中之毒——杯筋散。

    转眸斜睨了凌漫阳一眼,原来蓝摘星身上的毒是他所下,真是个无耻小人,足够将他碎尸万段了。

    见我不动作,又将光洁的白玉瓷杯往我跟前凑了凑,脸上依然挂着温和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在我眼中看来,已经丧失了它全部的美感,只余下憎恨,恶心和鄙夷。

    这杯筋散能喝吗?自然不能,喝了,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傀儡,那是我宁死也不愿过的生活,苟且偷生也要看为何而苟,凌漫阳,对不起,你的赏赐我不耻,你的胁迫我不屑,你没有一样能让我出卖灵魂作交易的东西!

    伸出青葱手指接过这夺命的瓷杯,水波微漾,在杯中荡开一朵妖艳的轻纹,妖媚又夺魂。

    轻轻将瓷杯凑与唇边,一丝胜券在握的浅笑悄悄的爬上了凌漫阳的唇角。

    唇角停在杯缘,浅浅上扬,一丝银光从腕中迅速飞出,风驰电掣般直入凌漫阳的胸口,快得连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

    我轻轻的将白玉瓷杯置于桌上,回身望着笔直挺立,神情却逐渐呆滞,眼神也逐渐浑浊的凌漫阳,清清扬扬的笑开了。

    这引魂草果然有用,也不枉费我十二岁那年为了摘到了它而差点掉下山崖而亡。

    引魂草,万毒宗中记载,形长且细,色黑,以人血和之,可摄人心魂,引人魂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生长之地,不详。

    如此珍贵的东西,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做实验,才敢动它。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世上除了我无意中发现的这株,再无第二株。本来无需用到此物,谁料凌漫阳今日逼人太甚,无奈只得割舍这心头肉,引他说实话。

    “你叫何名?”我嗓音轻柔,刻意压低,引领着他。

    “凌漫阳。”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诡异得如同地狱传出一般。

    “你是谁?”再接再厉。

    “天溪皇帝。”依旧沙哑难听的声音。

    “欧阳蝶舞在哪里?”终于问到关键处,不由自主的吊着一颗心。

    “……”

    沉默,这该死的凌漫阳竟然不答我的话了?

    神情依旧呆滞,眼神依旧浑浊,只是嘴唇紧闭,不再说话。

    怎么会这样?我绕着他打量了好几圈,却仍觉察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错?引魂草虽只是记载,却是实实在在有效的,书上说可引人魂魄,让人知无不言,为何这凌漫阳却并不答我的话呢?难道他没有魂魄么?

    不,不可能。若是他没有魂魄方才又怎么回答我的问题呢?他既已回答,证明这引魂草是确有其效的。

    我又尝试着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你恨你弟弟吗?”

    “恨!”言语突然加重,钢牙紧咬,面目狰狞,似乎是恨到骨子里去了。

    “为何要在两月后的婚礼给凌麒月敬酒,提早不行吗?”这确实是我方才的不解之处,趁此机会释疑。

    “镜月帝领兵,杀!”

    原来是这样,他这个皇帝也当得不容易呀,不过当了十几年的皇帝,能混到手上无兵可用的地步,这凌漫阳也算得上是人才了!

    “你最爱的人是谁?”突然间很好奇,不免八卦一下。

    “宫潇潇!”

    一个陌生的名字,但肯定不是宫内的人。

    言归正传。

    “凌麒月的母亲在哪里?”换个方式,重新问出了这个问题。

    “……”

    又是一片死寂的沉默,怎么会这样?好像他的脑子里面装有一个机关,一到这个问题,便自动关机,拒绝人开启。

    我无奈的苦笑,引魂草呀引魂草,难道你就只能引出半个魂魄吗?

    半个魂魄?我被脑子里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得捂住了嘴巴,不会吧?这太荒谬了!

    轻轻的拍了拍头,将这种想法抛之脑后,他有将半个魂魄也好,或是没有魂魄也好,都不关我的事,本来信心满满可以自他嘴中套出欧阳蝶舞藏身之处,完成与凌麒月的交易后远走高飞。却未料到会发生这种意外。

    方才银针浸血的时间太短,怕是迷惑不了多长时间,凌漫阳一旦醒来,我又会置于危险的境地,眼下之围,该如何解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