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六十章 莫名

章节字数:2687  更新时间:09-08-11 16: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别傻了!”

    轻轻的将他紧握肩头的手推开,我垂下眼敛,悠悠的开口。

    “要救我只有一个办法!”

    阴寒的眸子亮光一闪而过,执拗的紧盯着我。

    “将你手上所的兵权和势力全部双手奉献给皇上,向他俯首称臣。”我轻轻的靠近他的耳边,极尽温柔轻语道:“或许他会看在你听话的份上,让我多活几年!”

    “这样你会死得更快!”冰冷的话语同样在我耳边响起。

    “原来你也知道呀!”我掩嘴轻笑出声:“所以莫再说救我这种傻话了,我另外还告诉你件事,我中的这毒名叫杯筋散,除了每月一次的解药,没有任何法子可解。对了,当年蓝摘星中的就是此毒,这个中的缘由,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

    “叭”的一声在这静寂的厅堂响起,我忙回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却见凌麒月左拳紧握,血色的液体正从洁白的指缝中疾速蹿出,一会的功夫,便将左手染得血红,犹如刚从血海中捞出来一般。

    “你疯啦!”我失声惊叫出声,忙掰过他的手,想将它松开,他只是死死的握着拳头,仿佛没有任何知觉一般,我用尽全力也无法掰开他的手指。

    “凌麒月,你松开,快松开呀!”滑粘粘的血液沾上我的手指,传来的触感让我皱起了眉头,出声急唤道。

    身子倏然前倾,随即跌落在一个冰冷的怀抱,他的右手紧紧的环绕着我,让我不得动弹。

    “你放开我,我快闷死了。”我使劲的挣扎着。

    “告诉我,要如何才能救你!”

    沙哑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狗般充满着无措,乍闻此声,我愣在当场,这是凌麒月吗?是那个永远只会覆雨翻云的王爷吗?

    为何此时,我却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那是脆弱!

    是脆弱吗?

    我的感觉告诉我,是的。

    我的头紧贴着他的胸口,我甚至能听到他的每一次心跳,缓慢又有力。

    突然间,我有一丝疑惑,他的脆弱,是因为我吗?

    荒谬,这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谬!

    我习惯将自己不愿意相信的事情都称之为荒谬,这次,也不例外!

    很多年后我再想起今天,也许我的自我保护意识太过强烈,为了不让自己有机会受到任何一丝的伤害,所以拒绝一切伤害的可能,甚至,为了自己不受伤害,而先伤害别人。

    这种意识不知道是先天带来,还是后天形成,它已在我不知不觉中,成为我无形中的一部份,每当有这种可能发生时,它就会自动的跳出来,将一切屏蔽在外,我完全拿它没有任何办法!

    -----------------------------

    “王爷……”门被人猛的推开,从凌麒月的怀中瞄到,是夜河在外边听到了声响闯了进来。

    我正欲出声唤他过来帮我,凌麒月左手一挥,原本紧捏在手中的酒杯碎片呼啦一声飞快向门边射去,夜河被那大力的一掌扫出门外,厅门哗啦一声巨响的又关上了。

    凌麒月收回左手的瞬间,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拖至跟前,猝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人是暴力毁灭狂吗?

    原本白净修长的手指此时布满着密密麻麻的小伤口,碎片本就扎入了皮肉之中,随着他的挥手,碎片脱手,将原本的血肉从里向外翻了出来,露出了森白的骨头,触目惊心。

    我将他的手腕抓住,出声唤道:“夜河,进来!”

    门吱呀一声又开了,夜河脚步沉重的捂着胸口扶门而进,嘴角的血丝还来不及拭去,看来刚刚那一掌伤得不轻。

    死死的握住凌麒月的手,生怕他又发狂胡乱伤人。

    “夜河,你身上有金创药吗?”

    他点了点头,从胸前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我挣扎着起身,凌麒月的手始终紧紧的环着我,无奈只好出言哄道:“你先放开我,我替你上药!”

    凌麒月仍然没有动作,保持着那个姿势,我的身子都快僵住了,眼下的这个姿势,既暖昧又不舒服,不由得一阵烦躁:“你别不知好歹啊,赶快放开我!”

    头皮一阵发麻,这人怎么软硬不吃,怎么就突然间变成这幅样子了?

    我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夜河,他却是一脸的担忧和无奈,毫无办法。

    “反正王爷是你家的,他要是再不上药,这手准得废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一甩手就撂下了担子。

    夜河听闻拔掉瓶口的小木塞,欲上前来替凌麒月擦药,才刚靠近桌边,凌麒月的左手又突然的抬起,见势我忙一把按下他的手,只得又像个小孩似的哄道:“没事没事,别怕!”

    使了个眼色给夜河,他立刻会意,将药放在桌边,转身出门。

    又这么安静的呆了一阵,我的腰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又小心的出声与他商量道:“你看,抱也抱够了,你再不放开我,我的腰可真就要断了!”

    感觉到背上的力道渐渐的放松,我小心翼翼的从他怀中撤了出来,轻轻的扭了几下腰,瘫倒在身后的椅子上,我的妈呀,腰都硬了!

    眼前的罪魁祸首低首垂眸,平放在左侧的手掌还在滴着血,我认命的叹了一声,将衣袖撕了下来,手上为他清洗着伤口,口中却忍不住的抱怨道:“早知道你这种反应,我就不说了!”

    听到这句话,他募然抬首,美目黯谈,直直的注视着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相信我!”嗓音低沉嘶哑,却又坚定有力。

    “好好,我相信你。”敷衍着他,加速了手上的动作。

    这个时候我可不愿去惹恼他,谁知道他又会发什么神经!

    缠好最后一层伤口,轻轻的打了个结,轻嘘一口气,大功告成!

    他的左手反手一翻,轻轻的握住了我的右手,我不敢乱动,怕刚包好的伤口又渗出血来,只好任由他握住。

    “修罗中毒了!”

    “不要谈别的!”他眼神深邃的凝视着我,浓得像墨一样化不开。

    “必须说,没有解药她会死的,可是我差最重要的一味药。”不谈别的那谈什么?我才不会傻到将那发神经的话题久谈。

    “要什么?”他问得漫不经心。

    “一只千年老参,而且要阴阳同体的。”

    “没有。”他答得飞快。

    “你不会吧,这么大的一个王爷,连支人参都弄不到?”

    “人参容易,阴阳同体难,这世上我只知道一人有,远图公柏广将军。”

    “你说的是蓝摘星的父亲?”

    听到我提起蓝摘星,他睫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轻轻的点了下头。

    “你要不过来?”我掂量着语气问道,生怕他以为我看不起他,又发神经。

    “这支人参是柏家的传家之宝,当今皇上还是太子之时,一次,中毒性命危在旦夕,柏家都未拿出来。”他未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如此解释道。

    这阴阳同体的人参虽珍贵,可是这柏家也太抠门了吧,太子中毒都不舍得拿出来,修罗中毒就更没有希望了。

    “你说,能不能暗取?”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你别想去冒险,将军府不是普通的地方。”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哦,知道了。”

    我答应得爽快,因为我突然间想起来蓝摘星欠我的人情,别人家的孩子他不关心,那自己家的孩子总要管吧。也许那一个救命之恩也可以交换也说不定。

    心头大事解决,心情也轻松,从凌麒月手中抽回被握住的手,站起身来赶人:“行了,这里你就别管了,快回去吧!”

    他也随我站起身,欲再次握住我的手,我连着倒退几步,远远的避开他,靠着墙角说道:“你还不回去?”

    他望了我一眼,嘴唇嚅动,欲言又止,深深的凝视了我一眼,终是什么都没说,挥袖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药有着落了,接下来,该找惊鸿聊聊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