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六十一章 因起

章节字数:2710  更新时间:09-08-12 17: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昭福宫

    偏厅一角的软榻上斜躺着一个身着深色宫服的女人,似乎在午后小憩,一旁的宫女轻微的打着扇子,送来徐徐清风。

    凌漫阳伸手制止了太监的通报,轻步迈进了宫门。

    尽管如此,塌上的女人仍然在他进门的一瞬间睁开了微闭的双眼。

    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尽管年岁已高,但因为保养得宜,肌肤仍然光滑白嫩,岁月的沉淀让她全身散发着优雅从容的气质,她是这个皇宫最高贵贤惠的女人,当今的太后——青瑶。

    “皇儿。”看着走近的凌漫阳,太后出言唤道,声音轻柔又慈爱。

    “母后近来可好?”凌漫阳走至榻前,轻声问道。

    太后动了动身子,一旁的宫女忙上前将她扶起,又垫了个软靠于背后,方才退于一旁。

    “母后是好,可是有人不好!”

    太后的声音依旧温柔,凌漫阳望着自己的母亲,心中百感交集。母后总是这么的温柔,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失去应有的仪态,就连父皇娶那个女人,从此冷落于她时,她也总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维护着皇家的荣耀,将所有的苦水都往肚里咽。

    如此贤良淑德的母后,她唯一的一次失仪就只有那次……

    一想到此,他的声音不自觉得带着些许的冷淡:“母后只需保重好自己的身子便好,其它的人,母后无需费心!”

    榻上传一声轻不可闻的微叹。

    “皇儿,他人母后可以不管,可是暖儿——”

    “母后!”凌漫阳的声音突然间转向严厉:“暖儿是自找的,她为了那个贱人的杂种,竟然敢背叛我,若不是她向那个杂种告密,柏广至今仍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又岂会落到今天这种要向外求援的地步!”

    “可是,当年毕竟是我们——”

    “没有什么可是!”凌漫阳出言打断她道:“我是太子,继位乃是天经地义,我绝不容许任何来动摇我的江山。”

    他说这话之时,面上流露着狠决之色,太后听闻静默不语。

    凌漫阳缓了缓语气又道:“母后,儿臣现在所做的一切并非为自己,而是为了默儿呀,儿臣……”

    他顿了一顿,似乎有些说不下去,太后自然了解他的意思,面露痛色道:“皇儿莫急,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凌漫阳按捺了下自己的情绪,又接着道:“若是儿臣有一天不在了,默儿是定然斗不过他的,他那么的冷血无情,定然会赶尽杀绝,斩草除根。儿臣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儿臣定要除掉他!”

    太后默然不语,她知道,从那一天起,这两人就将永远处于对立的地位,不死不休。一边是救命恩人的儿子,一边是自己的骨肉,良知和亲情无时无刻不在她心中挣扎,搅得她不得安宁。

    她虽贵为太后,但也仅仅只是个女人,当丈夫变心后,她所能依靠的只有儿子。虽然万般艰难,她终究还是选择了自己儿子。

    “母后?”

    她收回缤纷的思绪,面上挂着得体的微笑:“皇儿还有何事?”

    “母后这几日需看紧些暖儿,莫要让她嫉火中烧,生出些什么麻烦来。”凌漫阳道。暖儿几次三番欲前往沉凝宫,若不是他派重兵把守,只怕这麒王妃此刻早就成了一缕幽魂。

    “冤孽呀,冤孽!”太后叹息道:“这是报应呀!”

    “母后!”凌漫阳不悦的蹩起了眉头:“莫要再说这些了!”

    太后又深叹了口气,才道:“皇儿放心,哀家会看好她的。”

    “皇上。”李公公垂眉顺眼的立于宫门边,神色焦急。

    “何事?”

    李公公默然不语,凌漫明心中即刻明了,必是那人来消息了。当即向青瑶告别,带着李公公匆匆离去。

    正阳宫内,灯火通明。

    正中央立着一个身着灰布衫的男子,三十岁上下,体格健壮,从他微微向外突出的太阳穴可以瞧出,他是个练武之人,而且功夫还不弱。

    凌漫阳急步迈入宫中,那灰布衫男子闻声回头欲行礼,凌漫阳诧异不已,快步向前,扶住了男子的手,同时挥退了一干宫人侍卫。

    “情况如何?”凌漫阳焦急的问道,陈天一向隐瞒身份在外,若不是有非常紧急的情况,

    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冒险进宫。

    陈天脸色沉重道:“不妙,前几日我们潜伏在各地的探子皆遭到暗袭,伤亡惨重,四十一人如今只余下十多人。”

    凌漫阳听闻脸色大变:“十几年的心血,就只有十多人了?是谁做的?”

    陈天摇了摇头:“无人看到,所有的人皆是脑门被石头击中而死,当我赶到的时候,还有一名重伤的探子,临死前只说了四个字:“飞沙走石。”

    凌漫阳大惊,脱口道:“这不是蓝摘星的绝技吗?”

    蓝摘星不是死了么?江湖上又怎会出现飞沙走石的功夫呢?如若不是蓝摘星,又是谁有这个能力,下此狠手呢?

    “蓝摘星也许还活着。”陈天猜测道。

    “不!”他挥了挥手,否定了陈天的想法,就算蓝摘星上次侥幸不死,没有自己的解药,他也活不到今天。

    两人正商议着,门边却传来了蹊蹊嗦嗦的动静,似乎有人在轻声说着话。

    “李显。”凌漫阳喝到。

    李显推开了厚重的宫门,手持拂手脚步急剧的走近了凌漫阳。

    “皇上,方才兵部来消息,兵部侍郎郭大人死了。”

    李显的这句话无异于一声惊雷炸在凌漫阳的心头,他不由自主的紧握住李显的胳膊:“这是怎么回事?”

    “郭大人被人发现死在兵部,全身上下除了胸口的一根紫色羽毛,无任何伤口。”

    凌漫阳听闻,连连后退几步,扶着桌案才勉力站稳。

    “皇上——”李显与陈天同时担忧的唤道。

    他摆了摆手,示意李显去外头守着,扶着案边慢慢的坐了下来。

    朝中上下皆知,兵部侍郎郭大峰是兵部尚书莫道融的得意门生,得力助手,却不知,郭大峰暗中早已誓死效忠于自己。是自己安插于麒王内部的一粒棋子。

    只是今日令他吃惊的并非郭大峰之死,而是杀死他的那根紫色羽毛!

    “皇上,看来血影教也插手进来了!”陈天紧皱着眉头道。

    混迹江湖多年的他自然是知晓,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用紫色羽毛为武器,杀人于无形。那就是血影教的教主。

    没有人见过他长什么样子,也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总是神出鬼没,江湖中人以邪教主称之,人人提起他都不敢多言。

    本来江湖中有逐月门与血影教相互制约,但自从蓝摘星死后,血影教便有逐渐坐大的趋势。这一次,血影教主竟然亲自出手,堂而皇之的诛杀朝廷命官,更重要的是,这个朝廷命官还是他们安插于麒王内部的内应!

    陈天与凌漫阳对视一眼,从各自的眼中,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将事情的发展脱离了原先正常的轨道,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事情不该发生得如此之早!

    “皇上,这两件事是否有关系呢?”

    凌漫阳此时也正在思考着两者之间的关系,他怎么也想不通,血影教一向于朝廷没有任何关系,为何此次会突然插上一脚?难道是受人所指?

    他轻而易举的就想到了凌麒月,凌麒月竟然和血影教有联系?这点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天都和江湖同时行动,都是在消灭他的人马,凌麒月还没有这么大的势力,他必然有同伙,这个同伙究竟是谁?

    他突然间警觉到,除了凌麒月,还有另一拔人马虎视耽耽的在暗处盯着他。难道是柏广?

    自从蓝摘星死后,柏广并无任何的异动,一如从前的支持他,他反而觉得更加的不对劲。他想除之而后快,但柏广手中的兵权令他不得不暂时按兵不动。

    “李显,传朕的旨意,令刑部尚书安念风五日内捉拿凶手归案!”

    李显得令而去。

    天,骤然间阴了下来。

    天边缘处,风起云涌。

    天,要变了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