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六十二章 真假

章节字数:2623  更新时间:09-08-14 15: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真的要变了!

    团团黑云滚动,只怕是就要下雨了。我抬头望了望头顶,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等了一天都未见惊鸿来,心里惦记着修罗的伤势,又不愿他人知晓我与惊鸿有关系,只好自己来寻他,再想法子悄悄通知他。

    还未等我走到东门,便已经雷声滚滚,六月的天,小孩脸,说变就变。

    豆大的雨点骤然打了下来,慌乱之中只好钻到旁边最近的一座宫殿避避雨。

    擦着脸上的雨珠,才发现这座院子竟然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宫门口的牌匾破旧又摇晃,门边的柱子早已掉光了颜色,露出了斑驳的一片灰白。

    我不禁感到好奇,侧身轻轻从虚掩的宫门而进,宫院内似乎很久无人打理,院前的小径都要快被野草埋没得辨不出来,墙角也爬满了蛛网,一片荒凉寂寞之象。

    行至殿门前探头一看,整个大殿空荡荡的,黑乎乎的一片,殿门虚掩,外头的亮光只能照进一条线,更显的殿内空旷阴森。

    瞅了瞅外边的雨渐止,正欲出门,忽闻细小的声音传入耳中,像是有人在说话,不由又打回转,向着殿内深处寻去。

    “珍儿,跟我走吧!”

    越走越近,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说这话的是一个男人,嗓音低沉,饱含迫切。

    “不,我不能跟你走,若是我走了,我的家人怎么办?”

    女子声如莺莺,充满着无奈。

    “珍儿,兵部侍郎郭大人已经死了,麒王开始动手了,你再留下只会给他陪葬而已!”

    男子似乎急了,声音也稍稍提高了些。

    “郭大人死了,那我爹呢?”

    女子吃了一惊,担忧的追问道。

    “你爹安好,珍儿,我一定会保你爹无事,你现在就跟我走吧!”

    男子迫切的恳求道。

    “我爹无事便好,鸿哥哥,我此时还不能跟你走,若是皇上发现我逃了,便会拿我爹开刀的。”

    女子听闻父亲无事,舒了一口气,劝道。

    “珍儿,难道你就不管我了吗?我……”

    男子的声音充满着深情和热切。

    “鸿哥哥,你的心意我自是晓得,珍儿的心与你一样,只是珍儿不能抛下爹爹不管呀,若真能如此,珍儿当初也不会自愿入宫。”

    女子语带哽咽,仿佛有着满腹的委屈却无处可诉。

    听到这儿,顿时明了。

    原来这珍儿是宫中嫔妃,这男子可能是宫中侍卫吧。两人是情投意合的有情人,却被皇帝活活拆散了一对鸳鸯,女子被迫入宫,男子奈不住相思之情,便在此偷偷相会。

    只是越听越觉得这男子的声音有点莫名的熟悉之感,好奇驱使下,不禁探头一瞧,却让我吃了一惊,竟是惊鸿,莫怪那女子唤他鸿哥哥。

    “谁?”

    惊鸿警觉一喝。

    我顿时一惊,没料到惊鸿如此警觉,偷听人家说情话本就不太地道,被人抓到现场更是尴尬,顿想脚底抹油趁早溜走。

    未料惊鸿快人一步,直往我藏身处而来,一下便捏住了我的喉头。

    我顿时瞪大了眼珠,因与惊鸿相识,被发现也顶多是被他说一顿而已,所以并未太过太意,怎料到他竟然玩真的!

    “你是谁?”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量,我顿觉呼吸困难,眼珠瞪得更大了,他竟然不认识我?

    手上的力量越来越重,我若不赶快表明身份,今日只怕会被他毁尸灭迹!

    我张开了嘴,伸手使劲向他打着手势,示意我有话说。

    喉间的力量渐轻,却仍旧死死的卡住,以防我有异动。

    我使劲的吸了几口气,瞪着眼睛问他:“你是东门的惊鸿?”

    他警惕的盯着我,喉间恩了一声。

    看他的样子是真的不认识我,否则方才不会想要置我于死地,这么说,有两个惊鸿?

    “鸿哥哥,她……”

    女子上得前来,娇怯怯的唤了一声,一袭碧绿的翠衫,秀靥玉嫩,鬓发低垂,只用一根珍珠碧玉簪轻挽,更显得人如出水芙蓉。

    “珍儿,你先回去,这儿就交给我。”惊鸿言语间透着温柔。

    珍儿低应一声,便垂首快步离开。

    “月杀让我找你的!”生怕他又要掐喉逼供,我赶紧自报家门。

    他惊奇一声,问道:“你是麒王妃?”

    我甚为难过的点了点头。

    他连忙松开了手,退后一步单膝跪道:“惊鸿该死,冒犯了王妃。”

    “之前的惊鸿是谁?”

    他只低头垂面,道:“王妃恕罪,惊鸿不能说。”

    我心中顿时明了,能让惊鸿如此的人,除了他还有谁?莫怪我认为惊鸿与他性子相似,原来是正主。

    “我找他有急事,转告他,我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他!”

    是他更好,如此我便无需大费周章了。

    沉凝宫后院

    群星闪耀的夜幕下,娇俏少女一袭白衫盘腿坐在青草地上,空气中微微传来雨后淡淡的草香,银色的月光洒在她那柔顺的长发上,美得不似凡人。

    蓝摘星远远的望着那道背影,眼神涣散,竟是痴了。

    少女似乎察觉到他的到来,偏过头,冲他嫣然一笑,他的心顿时像停止了跳动般,刹那间,仿佛天地都不存在,脑中的意识只余下那一个烂漫的笑容,那是他愿意倾尽天下去换的如花笑靥啊!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不愿分出一分的视线给别的东西,就这么痴痴的望着,连他自己也不知从何时起,竟会如此深陷,似乎只有见到她,自己的心才会是完整的。

    “傻站着干什么?过来坐。”我拍了拍身前的草地,招呼着一直站在后头的蓝摘星。

    他仿佛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也学她盘腿对面坐着,雨后的草地传来微微的凉意,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地上凉,久坐不好。”

    我笑着执起跟前的酒壶,斟满酒杯,酒香四溢。

    “好香啊,不愧是上好的杏花酿。”

    微闭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中弥漫的浓厚酒香,将手中的酒杯递与他。

    “为何只有一只酒杯?”

    “因为,这是特意为你而备。”我浅浅而笑。

    他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这么爽快,就不怕我下毒么?”

    替他再次斟满酒杯,笑着问道。

    “你给的,毒药我也喝。”

    我咧嘴而笑:“放心,你吃了我的魂珠果,已是百毒不侵了。”

    “所以,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决定还是以身相许。”他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旧事重提道。

    “以身相许就不必了,我今日找你,是想问你要一样东西。”

    我笑着拒绝,直入正题。

    “说吧,人都给你了,更何况东西。”他又开始不正经了。

    “我要阴阳同体的千年人参。”

    他的笑容僵了一下,又迅速的回复如初,只是问道:“你要它做什么?”

    “救修罗。”我如实答道,修罗的状况他也是知道的。

    “不行。”

    “你欠我的人情不用还了吗?”听到他拒绝,我顿时激动得跳了起来。

    “这是两回事。”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这就是一回事,你将人参给我,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人情债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这对你很公平。”

    “你想都别想!”想撇清关系,门都没有。

    我气结,但思及修罗的病情,只得服个软:“你要怎么样才肯给我?”

    “我不会给你的。”他拒绝的很坚定,半点都没有商量的余地。

    “好,很好。”我狠狠的将酒壶踢到前方的草丛中,看都不看他,语气渐渐冷了下来:“算我倒霉,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转身欲走,不料衣袖却被人大力扯住,从袖口传来一股力量,扯得我转了好几圈,跌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

    还未回过神来,唇上却来了温软的触感,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近在咫尺的那张与惊鸿一模一样的脸,脑子里如同一团浆糊一般,懵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