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六十三章 生变

章节字数:2668  更新时间:09-08-16 04: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风徐徐,星光闪闪。

    两唇相触的瞬间,他仿似被电流击中一般,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抚过心间,那是他十九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烫得仿佛快烧着一般,心也不受控制般的在胸腔内四处乱蹿,身体莫名的不安和躁动起来。

    原本只是下意识的这么做了,却不料唇上传来柔软的美好却让他不自觉沉迷了下去,怀中的人儿没有任何的挣扎,更是让他陶醉在其中,不知不觉中,单纯的两唇相贴转变为了轻舔吸吮。

    他闭上眼睛,任意识肆意游走,只想随着身体的本能完全的投入。

    “唔。”他闷哼一声,一股子血腥味在口腔内弥漫开来,唇角突然间传来的刺痛感唤回了他大部份的意识,紧接而来下体的一阵剧痛将他丢弃的意识全部唤了回来。

    他死死的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叫唤出声,双手捂住自己的命根子,疼得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掉。眼睛却盯着眼前一脸愤怒的人儿。

    我双眼喷火的盯着在地上疼得死去活来的蓝摘星,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就此拆骨剥皮。

    我守了整整十七年的初吻,就这么被他轻而易举的夺了去,真在是可恨!

    极力控制住自己想宰了他的冲动,伸手将他点住,他的双手仍死死的捂住胯下,汗颊满面。

    我知道那一脚踢的很重,当时脑子里一团糟,一股火直往上冲,只想着教训他,却没考虑到力量的轻重。

    再次瞪向他之时,他嘴唇动了动,苍白的俊脸向我扬起一抹微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这狠心的女人,想让你未来的相公当太监么!”

    说罢,咧嘴而笑,仿佛占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似的。

    听闻这话,我那游荡在心间的一点点小愧疚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揭起衣袍,从靴边抽出一把泛着青色寒光的匕首,嘴角挂着冷笑,慢慢的蹲在他身旁道:“当太监好呀,反正你也没用了,不如我做做好事,现在就替你净身了吧!”

    说罢,将手放在他的裤腰带上,欲往下拉。

    蓝摘星俊美的脸上此时闪过一丝惊慌之色,口中急道:“男女授授不亲呀,你一个女子,怎好意思看我这未婚男子的身体。”

    我大力将匕首插入身边的泥土中,怒喝道:“现在知道男女授授不亲了,刚才干嘛去了你?我看你亲得蛮欢快的!”

    说罢,抽出匕首,抵着他双手捂住的边缘,稍一用力,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让我阉了你,要么就将那人参给我!”

    不欲与他废话,我直接说出我的要求。

    修罗呀修罗,我前世今生共三十几年的初吻就这么拿来换了你的解药,我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朗朗的笑声响起,他笑得灿烂,笑得嗔狂,笑得不可遏止。

    半响,方才止住笑,深深的凝视着我,唇边勾起一抹难以言说的笑,幽幽问道:“你要废了我,只为了那颗人参?”

    “你给还是不给?”

    我总是这样,只关心自己关心的人,却完全没有想过,为何蓝摘星要突然吻我?或许在我心中,已经自动将他归为登徒子一类的人物。

    此时的我,只是关心着那颗人参,如果我能分一丝注意给他,便不难发现,他那深邃的眸光下掩盖的浓浓落寞之情。

    “给,明日清晨我差人给你送来。”他的笑容依旧清朗,声音却低沉了下去。

    听到他肯定的答覆,我的心中并没有想像中的高兴,反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升了上来。

    之前我用救命之恩与他交换,他说什么也不给,可是真正威胁到他的生命之时,他却肯换。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事实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不愿再留下来面对他,替他解来穴道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一道红影飘过,月杀静立于他身后,惴惴开口道:“主子,要不要……”

    要不要我扶你一把?月杀心中如是说,却未说下去。这种事情对于男人来说,丢脸!

    他一直都呆在墙后,几次欲出手,却都被主子严厉的眼神制止。当她的刀抵住主子的胯间之时,他真的生怕那一刀下去,从此以后……

    痴痴的望着那道背影消失,蓝摘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痛吗?很痛!

    只是,痛得是心!

    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分一丝的关怀给我?

    --------------------------

    蓝摘星果然守信,天刚破晓,惊鸿便送来了人参。

    配药我早已准备好,只待人参一到,便立刻熬药。

    让孙竹香守在门外,我扶起了修罗,将熬好的药趁热喂给她喝。

    如果不出意外,大概一个时辰后她便会醒来。

    我坐在桌边,一面用着早膳,一面等待着修罗醒转。

    细微的响声传来,床上的人儿有了动静,丢下手中的白玉筷,奔至床边。

    只见修罗眉头紧皱,嘴角微张,似乎非常的难受。我立即搭了她的脉,却被那混乱的脉象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

    明明服过药后就会好转的,怎么修罗的脉象却比以前更加的混乱不堪呢?毒素好象已经开始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不等我想个明白,修罗突然间一个翻身,重重的吐出了一大口黑血。原本苍白的嘴唇也瞬间变成黑色,好不骇人。

    我愣在当场,心中一阵恐慌,这是毒势加重的现象。

    怎么也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倏然间,眼前瞄到桌边刚喝完的药碗,凑至鼻间细细的闻,良久,心头一震,一片冰凉。

    这不是阴阳同体的千年人参!

    蓝摘星竟然骗了我,拿个假人参来唬弄我,我早该想到,我昨晚如此对他,他又怎会轻易让我得逞呢?

    望着床上的修罗,一股酸楚涌上心头,对不起,修罗,是我害了你!

    床上的修罗一阵痉挛,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我忙上前按住她的双手,却怎么也止不住她的抽挛。一阵急促的呼吸过后,气息变得缓慢轻微起来,我却更加的害怕起来。

    如果再不采取行动,过不了一刻钟,修罗便会丧命。此时要救她,只有一个办法!

    望着她逐渐发黑的娇颜,心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的难受。若是我再细心一点,早点闻出那并不是阴阳同体的人参,修罗还可以捱上几天,不至于陷入这种危险的境地。怪只怪,我太相信蓝摘星了!

    我用力的嘲笑着自己,心像被什么东西揪扯般的难受,我已经分不清,我是为修罗即将丧命而难过,还是为蓝摘星欺骗我而难过!

    探到修罗鼻间的气息越来越弱,已是刻不容缓了,我咬咬牙,将她扶起勉力而坐,自己也盘腿坐于她身后,左手置于她后背,屏气凝神,右手配合血气的流转飞快的施针。

    半响,从床上挣扎着下地,门外的孙竹香一见着我,惊呼一声:“王妃,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我去唤御医!”

    我伸手抓住她,挤出一丝笑容道:“我没事,只是太累了,我要休息一会,你去照看着修罗!”

    孙竹香疑虑的望着我,“你真的没事吗?”

    我露出一个让她放心的笑容,强撑着回到自己房内,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眼角为何有湿润的感觉?

    看着手中的液体,那一刻,我很想放声狂笑。

    是泪,竟然是泪!

    多少年没有尝过眼泪的滋味了?

    脸上的水珠仿佛一条没有源头的小溪,怎么都擦不完,索性任它流去。

    现在的我只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彻彻底底的流一场眼泪。

    支撑着我十几年的心愿,就这么毁在了今日。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呀!

    怨谁?怪谁?又能恨谁?

    阿絮,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愿留下你一个人,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修罗死在我面前。原谅我,请原谅我!

    这一次,我是真的无能为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