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六十四章 生机

章节字数:2958  更新时间:09-08-18 0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暗潮涌来,眼皮似有千斤重,任我如何用力都无法睁开。

    心中不免一番自嘲,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坚强的,原来,我也会有如此虚弱的时候。

    一股暖流从背后缓缓而来,传到心头,再蜿蜒至全身各处,好似泡在温水中一般,五脏六腑说不出的舒畅爽快,意识也一丝一丝随着暖流回到脑海。

    谁的内力竟如此深厚?

    胡乱猜想间,暖流霎时被寒流取而代之,血液好似被一条冰冷的巨蛇快速滑过,痕过处,寒冰结冻,那寒意仿佛从心底延伸出,四肢僵硬的无法动弹,连打个寒颤都成了奢侈。

    不知过了多久,寒流消退,全身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好似有千万根银针同时在你身上扎一般,刺痛感从四面八方传来,无休无止。

    终于忍不住,心口暗骂道:“这是什么变态的功夫,哪里是救人,分明就是折磨人的。”

    那一波又一波的刺痛实在让我无法忍受,不禁失声叫唤起来。

    “再忍会,马上就好。”身后传来慵懒的嗓音,却没有平时的醇厚,反而带有一丝疲惫。

    施恩方都如此说了,我这受恩方又能说什么呢?只得咬紧牙关,将那一声声的痛呼咽在肚里。

    又过了许久,身后终于传来一声轻吁,刺痛渐渐消退,我睁开了眼睛,竟是觉得全身充满着精力,真气盈盈。

    我回头,对上一双妖艳的眸子,很近,近到我能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模糊的身影。

    他勾一勾唇角,一如既往的绽放一个摄人心魂的笑,却藏不住眉梢的疲倦。

    “你……”我坐于床边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开口,他如此损耗真气来救我,反而让我有一丝不好意思。

    “你怎么来了?”话到嘴边,却不自觉的转换成了这句。

    “若我说我能感应,你信吗?”凌麒月唇角笑意加深。

    麒麟玉突然发热,他便知晓她有危险,抛下一切赶进宫来,却看到她昏倒在房中,虽然已被他救过来,他仍止不住的害怕,若是他没有及时赶到,她是否会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去?

    我笑了笑,并未回答他的话,只是轻拍了床铺,问道:“你很累,要不要休息一会?”

    凌麒月稍稍点头,轻靠在床头,却伸手自然的将我揽在怀中。

    第一次,我没有挣扎,也不想挣扎,我不知道是否因为他刚刚才救过我的缘故,我突然得觉得,凌麒月的怀抱也不是那么的让人讨厌。

    “以后别再浪费内力救我了。”轻靠着他的肩头,却发现,凌麒月身上竟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清香,特别的好闻,让人不自觉的放松心神。

    “我认为很值得。”他幽幽的开口。

    我默然不语,如果你知道我只有七天的命,还会认为是值得吗?

    有些话,不需要开口问,因为答案无法改变结果,没有任何意义。

    “凌麒月,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尽管没有意义,我仍是忍不住的问了,因为,我想知道。

    若是换作从前,我是定然不会问这种问题,不知是否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性情也变得莫名其妙,以前不屑做的事情,不愿说的话,如今也想去尝试一下。

    房间里面安静了很久,凌麒月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沉言。

    我轻笑一声,仿若给自己解围般:“是不是很可笑?或许你从来就没有将我放在心上过,不过我仍是要说,如果我死了,请不要记得我,就当我从未出现过。”

    环在腰间的手紧紧收住,他一把将我搂至胸前,另一只手也紧紧环住,将我牢牢的护在胸口。

    我抬起手轻轻搭上他的腰,回抱着他,他的身子突然僵硬了下,复而放松,环在腰间的手更紧了。

    “你不会死的。”头顶传来他沙哑的嗓音。

    我将头埋在他胸口,不去看他的表情,努力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没有原因,只是本能的这么做了。

    人生真是很奇怪,我不久前才骗过他我中了毒,没想到几天后,竟然一语成真,这是否也证明,我是金口玉言呢?

    我笑了笑道:“就算你富甲天下,权倾朝野,你也无法掌握每一个人的生死。尤其,是我的。”

    紧了紧环腰的手,又道:“你莫要以为我爱上了你,我会抱你只是因为我突然间想放纵一下自己,想试一下被人呵护,有人依靠的感觉,刚好你在这个时候便出现了。换而言之,若今天不是你,而是任何一个我不讨厌的人,我也会同样抱他的。”

    我并未忘记我与他的约定,故而特意解释。

    “那我是否该庆幸自己的好运呢?”慵懒的嗓音再次传来,犹带着一丝来不及消退的沙哑,却更添诱惑。

    “修罗醒了吗?”之前睁前时便看到,窗外已是夜色沉凝,算算时辰,修罗也该醒了。

    “你是如何弄到那棵人参的?不是说让你不要插手吗?”他将我头微微托起,凝视着我,不答反问。

    看来修罗已经无事了,只是这一命换一命的事却不能对他言,我垂下眼眸,不去看他的眼睛,只道:“你能和我说说关于阴阳同体人参的事吗?”

    头上传来一声浅不可闻的轻叹:“你想知道什么?”

    “关于那颗人参的由来,以及,柏将军是如何宝贝它的?”我又将头重新埋回他的胸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正常的开口说话。

    “其实,关于那棵人参我知道的也不详细,只听闻,那是柏广十八年前从战场带回来的,同时带回来的,还有武林盟主蓝摘星。”

    他说到蓝摘星时,稍稍的停顿了一下。

    “说下去。”我的声音平淡无波。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消息,说那棵阴阳同体的人参能治百病,一时间,江湖朝廷各路人马都明里暗里的打那棵人参的主意,却没有一个得手的。莫说闯不过那重重的看守,就算侥幸逃去,那放置人参的地方也是机关重重,步步惊险。”

    “那你知道放人参的地方在哪里吗?”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小心的问道。

    “你不是得到了吗?为何还对那棵人参藏匿之点感兴趣?”

    “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而已。”

    我掩饰道,又忍不住的询问:“如果你去偷,有几分把握?”

    “如果蓝摘星不在,有十分的把握。”

    “如果他在呢?”我急切的问道。

    “五分。”

    我一阵心惊,我虽未与凌麒月交过手,但光从他那深厚的内力来看,功夫定是极高的,如果连他都只有一半的把握,我就更没有希望了。

    我垂下了失望的目光,轻喃道:“他有如此厉害吗?”

    “他是我唯一看得上可以当我对手的人。”

    “如果,我是说如果,修罗命在旦夕,急需要那棵人参救命,你会去偷吗?”我探寻的问道。

    这些日子我能看出他对修罗的信任,所以拿修罗作比方,想要试探他的态度。

    “不会。”他答得飞快,连一丝的犹豫都没有。

    “为什么?”

    “柏广掌握着天溪近一半的兵权,我若去夺参,必会得罪他,得不偿失。”

    原来如此,听了他的回答,我的心顿时冷了下来,突然间觉得,那个怀抱已经不复温暖,那努力营造出来柔情的气氛也一下子消退得无影无踪,快得连一丝痕都未留下。

    我一定是被他突如其来的柔情冲昏了脑子,竟然能忘了当初他是如何算计我,欲置我于死地的。连修罗他都能不顾,更何况是本就被他利用的我呢?

    我不该存此希望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牺牲一两个下属又算得了什么呢?

    夜色中传来蛐蛐呱躁的叫唤声,心中暗笑,这已是第三声了。

    我推开了他,起身靠在床头,望着眼前粉红的罗帐道:“凌麒月,我答应过你的事会尽力做到的。”

    就当报答你以内力相救之情,我心中补充道。

    来到这个世上并非我所愿,既然不属于这里,就不要带走这里的任何东西,包括人情,也包括回忆。

    但我只有七天的命,所以我只能尽力做到,这世上所有的事都可以努力,唯独生与死,是任你如何努力也无法掌握的。

    “无妨,我会再派人的。”他也轻轻的坐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快些回去吧,顺道,替我赶走那烦人的蛐蛐。”我将他拉下床,轻轻将他推向门外。

    门外的蛐蛐又急叫了一声,他深深望了我一眼,留下一句“等我”,这才推门离去。

    “等你?”我心中嗤笑一声,等你什么呢?

    将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上是愚蠢的行为。

    刚刚,我就差点要犯这么一个愚蠢的错误。

    看了一眼漆黑的夜,我回房迅速的换上了夜行装。

    反正早晚都要死,与其坐着等死,倒不如冒险去闯一闯,或许,还能觅得一线生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