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六十五章 笑声

章节字数:3138  更新时间:09-08-19 1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摸了摸腰间的万里弑,又检查了袖内,腰间,靴内的各种暗器,点一点怀中的各类药粉,一切准备就绪,满意的蒙上了黑面巾。

    带上所有的家当,拿出看家的本领,只准备今晚放手一博,反正不成功就成仁。

    “昔儿。”门外传来修罗的轻声呼唤,我心一惊,她不是在休息吗,怎么这么个时候来呢?

    我隔着门,装作呵欠连天道:“修罗,我在睡觉呢,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修罗听闻,沉默了好一会,却未听到她离去的脚步声。

    我心中一不免暗暗着急,忽而又听她小声道:“我知道那颗人参的藏匿之处。”

    听闻此言,我心中又是一惊,她怎么知道我要去偷那棵人参呢?连凌麒月都不知道。

    木门吱呀一声,挥手灭了桌上的烛火,将门拉开一条小缝,飞快的拉了她进屋。

    屋内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那透过窗棂的少许月光打在她稍显苍白的脸上,显然是还未复原。我连面上的黑布都来不及扯来,只余一双眼睛望着她。

    “昔儿,我中毒的时候只是无法表达,并非人事不省。”她褪去了往日的甜美可人,一脸正色的望着我。

    “所以呢?”我轻声反问。

    “所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昔儿,我并非不知好歹的人,你舍命救我,这份情我记着,也感激着。”修罗似乎有些激动,急切的想表达些什么。

    “修罗,不用觉得欠我什么,这是我自愿的。你会中毒也是因为我,恰巧你又是我喜欢的人,所以我不能看着你死去。”

    “昔儿不能看我去死,难道我就能看着昔儿去死吗?”

    我默不作声,看了她好一会,才轻笑出声:“那还等什么,还不去换衣服?”

    修罗听闻高兴的应道:“早准备好了。”随手一捋,将身上的衣物悉数脱下,露出了内里的夜行装。

    突然间我有一种上当的感觉,扁了扁嘴道:“原来你早有准备,那干嘛还要来征得我同意。”

    修罗甜美一笑,纵身从窗口跳出道:“再不走可就要天亮了。”

    我微微一笑,也展开身形跟了上去。

    修罗出得宫来,却未往将军府去,只拉着我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我紧跟她,好奇的问道:“我们不是该去将军府吗?”

    她冲我神秘的一笑道:“世人都以为那阴阳同体的人参藏于将军府,其实将军府只是个幌子,在城郊偏僻之处,有一个名唤曲阳的小酒馆,里面的老板与伙计全是将军府派去的高手,那人参就藏在那里面。”

    不就一个人参吗?了不起也只是一个能治百病的人参,用得着柏广这样小心翼翼的严密看守吗?看来这人参来历匪浅,今晚只怕会有一场恶战。

    “这么机密的事,你又是如何得知的呢?”修罗连这种事情都知道,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突然间意识,她的身份并不如我想像中的简单。

    “我也是不久因为追查一个人而得知的……”

    她突然住嘴,拉着我闪入街边的屋檐下。

    前方隐隐传来刀剑相交之声,在这静夜里格外的显耳,似乎是有人交上了手。

    我看了修罗一眼,她向我轻点下头,道:“前面就是那个小酒馆了,好像有人比我们先到,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探探情况。”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不用了,一起去吧,我没办法站在这里等。”

    她迟疑了一下,终还是点了头。

    她带着我绕到了酒馆的后头,还有一段距离之时,便停了下来,悄声道:“里面的人功夫很高,注意气息,别泄了行踪。”

    我轻碰她的手,示意明了,前方的刀剑声多且杂,看来这小酒馆中的不速之客还不少。悄悄的爬上墙头探眼望去,此时刀剑声已停,两方现在呈对峙状态。

    准确的说,是一群人与一个人的对峙。

    那一群五六人,身着粗布麻衣,一眼就能看出是酒馆的老板与伙计,五六人分散着站着,却是排出了一个阵势,正警惕的盯着前方的一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全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一双眼睛在黑夜中异常的雪亮。手持一把黝黑的剑,剑尖指地,稳稳的立于院中。

    我心中一阵疑惑,如若这黑衣人是来夺参的,那这群老板与伙计应该是呈防守状态才对,为何他们却摆出了攻击之势呢?

    将目光又投向那黑衣人,上下仔细看量,这才发现他腰间处有一处隆起,月光闪过,偶尔有一丝明黄闪亮,心中顿时明了,原来这黑衣人已经得手,正欲脱身。

    心中暗自庆幸小会,幸好我来得还算及时,否则让这黑衣人抢了去,我又要上哪去找呢?转念又一想,连凌麒月都认为难做之事,这黑衣不但能寻了来,还能顺利的夺走人参,看来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心中猜想之时,只见那一群人在中间一个身形魁梧的虬髯汉子指挥下,又开始变换了阵形,紧盯着黑衣人井然序的慢慢分开,围成一个大圈,将黑衣包围在里面,这一阵竟是变换成了防守之势。

    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阵形的由攻变守,看来他们是想要将黑衣人困在里面,我敢断定,过不了多久,必有救兵来到。

    修罗也看出了院中人的意图,向我投来询问的一瞥,此刻我心中也拿不定主意,这黑衣人功夫如何我并不知晓,如若我不出手,这人参顶多也是留在柏家,至少我还知道去处,若是贸然出手帮了他,助他逃脱,我又能否打得过他?

    看了一眼修罗,我用眼神指了指那黑衣人,问她是否打得过。

    修罗眉头紧皱,在心中思忖好一会,轻摇了摇头。我用眼神示意她勿要轻举妄动,看看情势再说。

    那黑衣人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一般,仍是静静的站在院子中间。忽而,一阵清爽的笑声响起,那黑衣人竟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整个院子的人都莫名其妙。笑了半响,又如孩童般似对着众人,又似对着空中抱怨道:“无趣,真无趣,一点都不好玩。”

    我在墙头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人真是不可貌相呀。看着挺酷的一个人,怎么一说话就成这样了?

    黑衣人摇头晃脑了好一阵,将黑剑往腰中一别,准备离开。那群人见他欲走,皆挥舞着长剑奔了上来,黑衣人又是嘿得一笑,伸手握住腰间的黑剑,随手一挥,众剑一一相交,只听“咣当”几声响,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柄雪亮的断剑,那黑衣人的剑还紧紧的握在手中,众人的手中却只留下犹在颤抖的残柄。

    好剑!我心中不免赞道,削铁如泥,锋利无比,真是神兵利器。

    众人见兵器被毁,只心惊了片刻,遂大喝一声,仍握着下手中的残柄,前仆后继的扑了上来,大有同归于尽之势。

    黑衣人似乎有一丝不耐烦,举剑欲结束此次战斗。眼看剑尖就要刺穿那为首虬髯汉子的咽喉之时,一阵猛烈的风倏然的刮起,一瞬间尘土大起,让人不自觉的眯住了眼睛,看不清院内发生之事,眨眼间,只听得一声清脆简短“当”的一声,似是有物击在利器之上,风停,再次睁眼,院中已是狼籍一片,

    那黑衣人倒退了几步,黑剑仍握在手,只是剑尖有少许的颤抖,先前的众人此刻正恭敬的跪在地上,前方不远处,一个俊俏少年含笑立于月光下,白衣如雪,潇洒脱俗。

    乍见此人,我紧紧的捏住修罗的手,恨得牙痒痒,那院中间笑的春风得意的,正是那卑鄙无耻,明里应着我,暗地却用假药害我的蓝摘星。

    那黑衣人又是一阵笑,指着蓝摘星道:“能用小小一颗石头就击中我的剑,你倒是有几分本事,不像那些废物。”说罢,用手指向地上跪着的众人。

    那领头的虬髯汉子闻言低下了头,满脸愧色。蓝摘星屏退众人,笑了一笑道:“有朋自远方来,未及迎接,失礼了。”

    黑衣人用剑指着他道:“少罗嗦,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有你这么个朋友,你为何这么快就来了?”听这话,这黑衣人似乎对蓝摘星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蓝摘星又笑道:“自是有人相告。”

    那黑衣人听得一阵怒起,对着空中骂道:“死老头,唆使我来偷参,又跑去人家那里通风报信,是个什么意思?”

    闻言,修罗与我皆是一惊,我俩躲于墙头之时,都已四处查探过,并无旁人,可那黑衣人的表情明明就告诉我们,这院子中,分明还藏着一个人,而我俩竟无半分察觉,可见此人本事之大,功夫之高,出人预料之外,或许,他早已发现我们?

    正左右猜测之时,空口又传来一阵笑声,不似黑衣人的清爽,而是响亮浑厚,那笑声越来越响,竟然没有停止之势,随着那愈响的笑声,屋顶的青瓦竟然也跟着轻轻的震动起来,扬起了一片灰尘。

    那青瓦会怜惜要被这笑声震碎之时,笑声又嘎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咯咯咯”的喜笑,两种截然不同的笑声,竟然是同一个人发出来的,在这静籁的深夜,让听的人不免有些毛骨悚然。

    蓝摘星朝半空作了个揖,恭敬道:“前辈既已驾临,何不现身一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