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六十八章 酒品

章节字数:3056  更新时间:09-08-22 16: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行!”两声喝止同时响起。

    隐山道人似乎是真急了,一下子跳到我面前指着蓝摘星道:“你这臭小子是想让我成为全族的罪人吗?”

    我看了隐山一眼,冷声道:“放开我,我不需要你救!”

    “我偏要救你!”他在我身后揽住我的腰,语气就像是一个孩子在赌气一般。

    “你又想玩什么花样?”我冷冷道,并不领他的情。

    他突然间凑近我的耳边,轻声道:“你真聪明,一眼就看出我想玩花样,我只是有点好奇,想试试你那个以命换命的法子灵不灵!”

    转而又朝着隐山笑道:“你可得在旁边好好看着,万一我有任何不测,下场你可是知道的。”

    隐山气得胡须一抖一抖,脸了红了半边,气骂道:“你这臭小子,你这是逼我,你逼我啊!”

    “我就是逼你,救与不救,皆在你一念之间,你若不救,我就动手了。”

    隐山哼哼几声,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从怀中掏出七八个小瓶子,摆弄了半天,拧开一个青色小瓶的口,倒出一粒紫色的药丸递于蓝摘星,口中嘀咕道:“看你怎么跟长老们交待!”

    服下药丸后,我诧异的望着隐山,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

    隐山又哼哼两声,气呼呼道:“小子,你练了火岩指,肯定也练了纯阳大法吧,从今日起,每日子时运替这丫头运功疗伤一柱香的时辰,七日后即可痊愈,一日都不可间断,否则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蓝摘星“嗯”了一声,以示明了,伸手点开我的穴道:“你先回去,我晚上去找你。”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气呼呼的隐山一眼,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照这样看来,蓝摘星只怕是真不知道人参是假的,虽然他害得修罗的毒提前发作,可是如果没有解药,修罗七天后也是要死的,更何况此次他又救了我一命,于情于理,好像我都没有理由再怪他。

    这么想着,又抬头向他看去,却正对上一双温柔如水的双眸,心里猛的一乱,本来清晰的思维一下子也乱得不行,只好又慌张的别过头去,抛下一句:“我晚上等你。”头也不回的逃了。

    隐山拍了拍还在发傻发愣的蓝摘星的肩,笑得狡猾。

    “臭小子,我够意思吧,千方百计的给你创造机会,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蓝摘星收回满面的温柔,睨了一眼隐山道:“你的乖徒儿正在曲阳酒馆等你,以后莫要轻易出谷了。”

    隐山扁了扁嘴,一副委屈状道:“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那老家伙最近病势加重,我才懒得来趟这淌浑水!”

    蓝摘星道:“那老家伙都疯了二十年,也不差这几年。最近够乱了,你莫要出来搅和。”

    隐山不吱声,只是嘴唇翘得老高,满脸的不情愿。

    蓝摘星看了他那副样子不由的笑道:“我会想办法替你弄到那棵人参的。”

    隐山听,这才眉开眼笑起来:“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蓝摘星笑着点头。

    隐山正欲回去,想了想又回头对着蓝摘星道:“小子,把你那痴样收敛点,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被人发现了对你对她都不是好事。”

    蓝摘星听了并未作声,只是凝望着徐徐旭日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只是在单纯看着风景而已。

    ------------------------

    悄悄的回到宫中,修罗已经在厅中坐了许久,看到我回来,忙上前来握住我的手,一脸的担忧。

    我冲她点了点头,示意我安好,她又小声开口道:“你的毒……”

    “我没事。”我打断她道:“不过还需要蓝摘星连着七日每晚子时替我运功疗伤才可痊愈。”

    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冲她笑了笑道:“不过这事别告诉凌麒月,好吗?”

    她似乎有些为难,继而又轻点头道:“这件事我可以不说,但别的事……”

    “别的事你可以禀告,不用顾虑我。”我心中明白修罗的担忧,她是凌麒月的手下,让她什么都不说,别说她不能交差,就是凌麒月也不会信,蓝摘星要连着七日替我疗伤,这事必定瞒不过修罗,我又不愿多生事端,只求她能将这事瞒下即可。

    修罗笑了笑,拉着我的手道:“折腾了一夜累了吧,我准备了早膳,吃完洗个澡好好休息吧。”

    我点了点头,确实这一晚又是打又是跑的,实在不轻松,好好的去补个眠,我心中有很多疑惑,想要等到晚上时问他。

    -----------------------------

    明月高悬,照得整个天地都染上一层淡淡的银光。

    我倚靠在窗前,看着那一轮圆圆的月,才察觉到明日就是十五了,这才猛然想起,明日就是那杯筋散的毒发之时了,也不知道凌漫阳会不会将解药及时给我,心中只希望他莫要疑心太重,否则我岂不是要上演一出分筋错骨的好戏了?

    “想什么这么出神?”清润的嗓音从窗边传来,我探出头一看,蓝摘星正靠在窗户边望着我笑。

    我抿嘴一笑,伸手想将他直接从窗户拖了进来,他死活不愿,死死的拖着窗棂抗议道:“翩翩公子,哪有从窗爬的道理。”

    我松了手,双手插腰站于窗前道:“你进不进来?”

    “走门就进,贼才从窗子进!”他看着我晃了晃头。

    这是在影射我是贼吗?

    转身抓起桌上的门锁“咔嚓”一声从里面落了锁,又将钥匙从窗户远远的丢向外面的草地,得意的看着他:“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从窗户自己爬进来,要么就打道回府。”

    他苦笑一声,手撑着窗子,一个漂亮的翻身进得房来,看着我撇了撇嘴道:“明明我是来给你疗伤的,也没见你讨好一下我。”

    我笑着指了指桌了道:“怎么就没讨好你,这一桌子好酒好菜就是为你预备的,随便用,别客气。”

    他探头看了看,抬起头问道:“怎么又只有一个酒杯?”

    我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咳了两声道:“特意为你预备的嘛,所以就只有准备你的。”

    他手一挥,窗户扑了一下落了下来,执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斜眼睨了我一眼道:“又是杏花酿?这一次我若醉了,你就没有地方可逃了。”

    他的话让我腾的想起了那天晚上,瞟了一眼落锁的门,直骂自己自作自受,连将那酒壶抢了过来笑道:“空腹喝酒不好,先吃点菜吧。”

    他紧握着酒壶,不让我抢走,道:“我吃过了菜来的,正好喝点小酒。”

    这招无用,再换一招,我死死的抓住酒壶,不让他往杯中倒酒,结结巴巴道:“不然……不然……我们先疗伤?”

    “疗伤不急,还不到时辰,喝点酒正好可以活胳筋脉。”他仿佛有备而来,我所说的每句话都被他以正当的理由给挡了回来。

    我急了,只好提醒他:“你难道就不怕跟那天一样……?”我没有说下去,只是抬了抬腿冲他比划到。

    酒壶在他的大力之下慢慢向下倾斜,醇厚的酒香顿时飘散开来,他笑着道:“你认为那种事还有可能发生吗?”

    我无语,以他的功夫,确实很难发生第二次。

    松了酒壶,跳起来看着他气骂道:“你到底是来疗伤还是来耍流氓的?”

    他一脸无辜的望着我:“这酒不是你备的吗?你刚刚还说是特意备给我的,怎么现在又怪起我来了?”

    我再一次无语,酒确实是我备的,只是备的时候实在没有想到还有这茬,一瞬间,我好像觉得自己思想好像短路了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他。

    眼看着他将酒杯端到唇边,准备品尝美酒,我猛的伸手抢过他手中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喝得太急,竟呛住了,他忙过来扶住我,不住的拍着我的背道:“喝这么急作什么,又没人和你抢,好些了吗?”

    我顾不得和他答话,只感觉那杯酒下肚,口中苦涩不已,脸唰的一下就变得火热,全身的血液都往上涌一样,心中暗暗叫苦,这下才真的是糟了,原以为到了这个世界,换了个身体,那种坏习惯应该也就消失了,没想到它竟然如影随形,喝下去的第一口,我就知道要坏事了。

    我迅速的跳到床上,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含糊不清的对着蓝摘星使劲挥手道:“你赶紧走,替我将窗户紧紧关好。”

    蓝摘星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掀开薄被笑道:“哪有喝了酒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的,这样会中暑的。”

    蓝摘星轻轻扳过将脸埋在枕头下的人儿,自己却痴愣在当场,只见眼前的佳人双颊红润,眼光迷离,诱人的红唇微张,似乎在无言的邀请他品尝,若有似无的杏花酒香飘向鼻尖,令他的体内腾的升起了一把火,他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却被眼前的情景惊的瞪大了眼睛,只见佳人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竟然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印上了他的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