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七十三章 看戏

章节字数:3690  更新时间:09-08-30 14: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为凌麒月的沉默,车厢内的气氛霎时变得有一丝凝重,我一直在想他那句“比这恶心残忍百倍千倍的场面”是什么意思。

    凌麒月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在这个世界上,他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是他的国家,他的地盘,他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王爷,他手中掌握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东西是我完全无法想像的。虽然我也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但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关于这个世界我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

    “在想什么?”

    凌麒月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眸光紧锁在我脸上,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看着他发了好一会的呆,回望着他,我笑了笑:“没想什么,只是在猜测你在想什么。”

    他面上浮起一丝趣味的笑容:“这个世上很多人都在猜测我想什么,只是从来没有一人猜正确过,你倒是说说看!”

    那是因为你的想法太变态了。我心中如是想,口中却不敢说出来,只是咧嘴一笑:“人家专门研究你的都猜不出,我又哪里能猜得出,瞎想想罢了,咱们还是说说案情吧。”

    他面色如常,也不追根问底,想来也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凶手不是人。”他眼睛盯着车厢壁,视线却好像透过木制的车厢,看向不知明的远方。

    他这句话轻而易举的说出,却把我给惊了一跳:“难道是鬼?”

    神怪鬼谈的事我听多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凌麒月如何肯定凶手就不是人,从那具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尸体上断定的吗?

    “还不如鬼。”

    “到底是什么?”他不愠不火的跟我玩着一问一答的游戏,我却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吞吞吐吐,欲止又止,说一半留一半的人最让我恼火。

    “你知道巫术吗?“他不答反问。

    “你是说这是巫术所为?”

    他脸上浮起一丝意料之中的笑容:“看来你是知道的。”

    “关于巫术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有这种东西的存在,但是从未见过。”无妄山顶的小竹屋中我记得有过巫术的记载,当时我也非常的动心,无奈因为练制巫术的过程太过残忍,再加上没有好的师傅,只得放弃。

    他点了点头:“莫怪你没见过,巫术已经在世上消失一百多年了,你能听过也实属不易。”

    “这么说你倒是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咯?”我有一点不服气的问。

    他勾唇一笑:“有点眉目。”

    我眯着眼睛看着他:“你不打算告诉我?”

    “还不到时候,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件事。”

    我就知道,凌麒月哪里会这么好心,这才是他带我出来的真正的目的吧。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放下心来,起码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

    这么一想着,我倒是摆上了点小谱,将腿搁在一旁的矮凳上,双手环胸,靠着车厢优哉游哉道:“这不清不白的事我可不做,除非你将整件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我,我再考虑看看要不要替你查!”

    凌麒月完全没有将我的摆谱放在眼里,只是伸腿将我搁在矮凳上晃悠的腿给拔了下来,自己倒舒服的搁上了:“三天,三天后我一定将所知全告诉你。”

    见我没有作声,只是盯着他,一脸的怀疑。他偏过头笑道:“你不信我?”

    “问这句话之前先想想自己的可信度有多高。”我义正严词的指责他。

    “饿吗?”他的脸色完全没有因为我的指责而变化,只是没头没脑的来这么一句。

    他不说我还不觉得,这么一提,还真觉得五脏六腑空空如也,肚子也好像配合似的在这时候叫了一声。我不免有些尴尬,张口想掩饰一下,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唇角笑意加深,吩咐车外的夜河找个小店用膳。

    车子很快的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店,不繁华,但也不冷清,凌麒月瞥了瞥眉头,好像不甚满意,我却管不了那么多,大步迈进了店内,高声叫喊着小二拿菜谱过来。

    也许因为店内的客人不多,菜很快就上来了,面对着一桌的食物,我不禁食指大动,一面招呼着凌麒月开动,一面自顾自的吃了开来。

    一碗饭还没吃完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凌麒月一直静静的坐着,那双筷子也静静的搁在桌上,一直没有开动过。难道是菜不合胃口?

    “这可是你让我点的!”我入下碗筷,连忙撇清道。

    他依旧没动,只是柔声问道:“吃好了?”

    “没。”我又拿起了筷子,扒了一口饭,想想总不是个滋味,虽然他这人不太讨喜,但我吃着他看着也不像个样子。

    随手夹起面前一块辣子鸡块送到他嘴边:“虽说比不上王府的手艺,但这民间手艺吃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不信你尝尝。”

    他愣了一愣,眸子瞅了我一眼,又盯了眼前的辣子鸡块一会,最终还是张了嘴,将那鸡块收进口中。

    “好吃吧?”我充满期望的望着他,他咀嚼了几口,轻点了点头。

    受到肯定后,我端起盘子将一半的鸡拔到了他碗中,大方的说:“分你一半吧。”

    他的神色有一丝古怪,夜河在一旁张了张嘴,却被他一个眼神给止住,夜河缩回自己的位子上,狠狠的扒着饭。

    我看了一眼夜河,又看了一眼慢慢吃着饭的凌麒月,终于意识到了点什么:“你不能吃辣?”

    “王爷从来不吃辣。”夜河趁着这个空档急急的出声。

    “放肆!”

    凌麒月头也没回,依然往口中送着菜,夜河紧咬着嘴唇,有些央求的看了我一眼,又坐了回去,不再出声。

    我左右看了一眼,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伸手夺过他手中的碗,将碗里的饭菜扣到盘子里,再把桌上所有的菜全部倒在一个盘子里,站起身来拍拍手道:“我突然间觉得还是王府的饭菜比较好吃,回去再吃吧。”

    不待他回话,我径直回了马车,凌麒月也跟着上了马车,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面上好像有一丝动容,却什么也没有说。

    一路无语的回了王府,管家早就等在门口,一见着马车立刻迎了上来,却在看到我的一瞬间闭上了嘴,一脸的焦急却又欲言又止。

    我立刻识相的先进了王府,凌麒月的事,我知道得越少越安全。反正算算时辰也快要回宫了,见一见大珠小珠,等春月来了,就可以回宫了。

    兴冲冲的跑回飞月轩,却依然没有见着大珠小珠的影子,不由得让我心中生奇,大珠小珠不在飞月轩侍候,那会在哪里?

    转念又一想,丫环们嘛,总是喜欢在得闲的时候聚在一起聊聊八卦,倒倒苦水什么的,我理解,还是自己去找吧,顺便也给她们个惊喜,估计她们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呢。

    王府内见过我的人没几个,再加上为了方便,今天换上的这套衣衫也简单,确实没有几个人能认出来,但是,也不至于把我当成丫环吧?

    一个小丫头见了我就跟见到了活命稻草一般,提着小碎步跑过来将托盘往我手中一塞,吩咐我送往兰清阁后头火烧屁股似的跑掉了,只留在我一人在原地还摸不着头脑。

    无奈的看着手中的托盘,一只精制的酒壶,三个小巧的酒杯,揭开盖子闻了闻,好香,好酒。只是这兰清阁在哪里?

    拦住了匆匆而过一个穿黄衣裳的小丫头询问,这黄衣丫头惊讶的上下打量了我好几眼,半会才蹦了几个字:“你是新来的吧?”

    我愣了愣,数了数我呆在王府的日子,也不太确定的说:“算是吧。”

    黄衣丫头一脸的了然,继而又热情的说:“我可以带你过去,但是我只能送你到门外。”

    我道了声谢,跟在黄衣丫头的后面左拐右拐,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远远指着一个精巧的小院子:“那就是兰清阁了,你快过去吧。”

    我看了黄衣丫头一眼,堆满了笑容口气良好的想同她打个商量:“这位姐姐,你看我才来,规矩也不太懂,要是做错了什么惹恼子那里边的主子就不好了,不然你帮我送进去怎么样?”

    那黄衣丫头吓得连忙退了几步,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这种时候大家都躲得远远的,哪里还敢上前去呀。”

    这是怎么回事呀?难道这兰清阁还有鬼不成?怎么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似的逃得远远的?

    我面露可怜,声音也小声了起来:“姐姐总得提点一二呀,我进去了也好见机行事啊。”

    黄衣丫头可能见我实在可怜,左右打量了一番,这才拉着我悄悄拐到假山背后,压低声音说:“我跟你说,这兰清阁住着的兰主子是王爷最爱的宠妾,听说王爷以前就和兰主子两情相悦,后来兰主子不知道怎么突然间不见了,王爷伤心欲绝了好一阵,现今兰主子回到了王爷的身边,王爷自然如获珍宝,那还不宠上了天呀,这王府内上上下下都知道,就你是新来,所以还不太了解。”

    我无限佩服的看着黄衣丫头,够可以呀,连这等八卦都能打探到,实在不是凡人!

    “我听闻说王爷不是宠爱王妃吗?”我一脸兴奋的同她交换着资料。

    黄衣丫头看着我一脸看你就不知道的表情:“那都是外边传的,王妃刚嫁进来没多久就进了宫,天都那么多女子爱慕王爷,别说是尊贵的王爷,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也无法拒绝呀,这兰主子就是王妃进宫后才进府的。”

    我点头表示赞同,这凌麒月的动作也太快了点,我这才刚进宫,他的初恋情人就进了门,只是一想到凌麒月深情款款双目含情的样子不由的有一丝好笑。

    强忍住笑意转而问到重点:“这兰主子的脾气的很坏吗?为什么你们都不敢进去送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黄衣丫头听到这句话时眼中顿时光芒四射,将声音压得更小了:“你知道夕泉公主与王爷的事吗?”

    我再一次无限佩服的看了她一眼,原来这八卦的本性是自古就有的,没想到夕泉公主与凌麒月的这段风情韵事倒是人尽皆知啊!

    见我点了头,她继续说:“夕泉公主听闻王爷府内有这么个主儿,醋意大发,今日特意来到王府,刚巧王爷又不在府内,这不就闹翻天了,刚刚听闻王爷回了府,正在这兰清阁呢,你说谁敢不知死活的靠近呀。”

    我说刚刚在门口管家的神色古怪,又不敢当着我的面说呢,原来还有这茬事。

    黄衣丫头同情的看了我一眼:“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小心点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看着她跑得飞快的背影,偷偷的一笑,你这会就是想让我不去我还不干呢。我将手上的托盘正了正,抬头挺胸的向着兰清阁迈进。

    能看凌麒月的笑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这新欢旧爱争风吃醋的戏码我又怎能错过?

    送酒?我送的可是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