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七十四章 观战

章节字数:2773  更新时间:09-08-31 1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兰清阁,堂前杨柳依依,窗前数株粉花。

    进得院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巧的湖泊,围着种了一圈绿意浓浓的垂柳,湖前随意摆放着一方精致石桌与几条小巧石凳,供人歇息纳凉。

    小湖挡住了整个院门,只有湖中水面浮起的阶梯小径,可沿湖心向后院而行,沿途不时掠过立于水中怪石嶙峋的假山,浮于湖上的精巧凉亭,让人一路走来心旷神怡。

    只可惜,并非每个人都有心情欣赏这如诗的美景,比如凌束暖。

    奢华富贵用来摆谱,如诗如画用来谈情。

    这如诗如画指的正是这兰清阁。我想当凌束暖走在这湖间小径,眼里心里瞧见的都是心上人对另一个女人的良苦用心,她的心情应该是更加的妒火中烧,百般不是滋味吧。

    小径不长,一会的功夫就走完了,一座精巧的小楼映入眼帘,厅门大开,丫环侍卫们都被赶到了外面远远的地方,由于站得远,并未听到任何的异动,只是从眼前丫环侍卫们变幻莫测的神色中猜测出里面应该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我也伸了伸脖子,可是从这个角度非但听不见什么,更是瞧不见什么,不免心生奇怪:“你们怎么站在这里看呀?什么都看不到。”

    前面那个绿衣丫环正看得出神,被我一说似乎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转眼又瞧见了我手上的托盘,像是遇到了救星般,忙推搡着我上前道:“你怎么才来呀,王爷都发火了。”

    我一边慢吞吞的向前走,一边回头问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不好,你自求多福吧。”绿衣丫环言语间透着可惜,也不知是可惜我还是可惜里面的某个人。

    “怎么个不好法?”我打破沙锅问到底。

    那绿衣丫头许是看我可怜,附在我耳边小声又快速的说:“你进去后只管放下酒壶快速退出,自个儿机灵点,尤其要避开公主,若是有一丝差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这绿衣丫头的话说得我一阵寒意,看来这王府当差也不是什么好事,随时都得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太提心吊胆了。还好我只是偶尔的客串一下,这要是长期干下去,准得精神衰弱不可。

    我深吸了口气,往着王府战火最猛烈的中心点雄纠纠气昂昂的大步迈进。

    不着急直接进屋,先在窗外观察一下情况,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与我想像中怎么完全不同?

    原以为凌麒月会如个母鸡护崽般将自己心爱的女子牢牢护于身后,保护她不受公主的欺负,却没料到这祸首一点都不担心,竟然悠哉的坐在一旁喝着茶,冷眼旁观着两个女人的战争。

    夕泉公主正对着我,一身华丽的宫服依旧高贵,只是这衣衫的主人可就稍显狼狈,艳丽的脸上早就没有了往日的盛气凌人,明丽的眼睛带着一丝怨恨的盯着前方的女子。

    那女子背对着我,一身轻纱裁剪出纤腰袅娜,发丝如瀑懒懒的垂在腰际,缕缕幽香沁鼻,正仔细瞧着,那女子悠悠转身,更是让我看呆了眼。

    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举手投足间透着无限风情,妖娆却不慵俗。她绝丽的脸上此刻没有任何的怒气和不悦,相对于夕泉公主来说,更是多了一份从容出尘。

    我倒吸了一口热气,这样的一个女子是夕泉公主所不能相比的,不但是夕泉,就连那云香夫人也无法与之相抗衡。这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她绝对有着让任何男人都为之沉伦迷醉的资本,莫怪凌麒月对她如此痴心,换了是我,也未必能抵挡得住如此诱惑。

    瞧见了这位兰主子的风姿后,我不禁对暂时处于弱势的夕泉公主产生了一丝同情,抢男人可是个斗智斗勇的活,光靠蛮干怎么能行呢?

    难怪凌麒月可以悠闲的坐在一旁喝着茶,这位兰主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吃亏的只有夕泉公主。

    这位兰主子无视夕泉公主的怒视,悠悠然的一个转身亲密的挨着凌麒月坐下,嗓音如泉水叮咚般清脆婉转,不急不慢:“公主,您若真要拆了这兰清阁我也没意思,只要王爷同意。”

    怎么夕泉公主要拆了兰清阁吗?我这才注意到屋子里已是遍地狼籍,能摔的能砸的几乎无一幸免,连凳子都给掀翻在地,地上满上破碎的瓷片,细细碎碎的瓷片布满了整个屋子。兰主子衣裳平整,夕泉公主却鬓发微乱,显然这些都是夕泉公主干的。我心中赞叹不已,这位公主的战斗指数真的是超强,连我都不能毁得如此彻底。同时又暗自庆幸,幸好夕泉公主的目标不是我。

    婉惜之余,又不免有些可惜,这女人打架无外乎抓头发踢腿撕咬,原以为还能看到一副热火朝天的场面,岂料场面如此的冷清,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但转而一想又明白了,肯定是我回来得太晚了,这两个女人当着凌麒月的面,又怎么会做出这种破坏形象的举动呢,只有打打嘴皮子仗了。

    凌束暖看着身子快贴上凌麒月的兰主子,也许真的是气昏了头,死死的咬住下唇,从牙关中恨恨的迸出两个字:“贱人。”

    那位兰主子还没有任何反应,凌麒月倒是脸色一沉,将茶杯重重的搁下,沉声道:“夕泉,注意你的言行,莫要失了皇家的颜面。”

    我在心中偷偷的呸了一声,男人都快让人抢走了,还死拽着皇家的颜面干嘛!

    凌束暖望向凌麒月,上前一步,眼中的狠毒瞬间消失,转而眼含委屈,梨花带泪的唤了一声:“月哥哥。”

    这一声真的把我的心肝都要酸掉了,可惜这位月哥哥并不领情,只是紧瞅着他的心上人儿,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结束战斗:“今日你也累了,我派人送你回宫。”

    确实累了,这满屋的东西砸起来虽爽,但也是要费力气的,休息好了改日再战嘛。

    凌束暖倔强的站在原地不动:“我不回去。”

    “公主不愿回宫,莫不是想同兰儿一般在这王府住下来?”这个兰主子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仗着凌麒月的宠爱志得意满,本来已经快熄灭的战火被她这么一说,立刻又熊熊的燃烧起来。

    凌麒月望了兰儿一眼,兰儿也笑吟吟回望着他,这看到凌束暖眼中可就是赤裸裸的眉目传情,妒火一下子从脚尖直达脑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上前,扬起手就往照着兰儿脸上挥去。

    我心中一阵兴奋,终于开打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只挥下的玉手,等待着“啪”的一声响。等了半天不见响动,定眼一看,凌束暖的纤纤玉手停在半空,有人比她的动作更快,将她的手紧紧的阻在半空中不让她挥下,凌束暖一脸的伤痛的看着他,不敢置信的问:“你帮她?”

    凌麒月视若未睹,松了手,连看都未看她一眼,只是淡淡道:“夕泉,不要太过放肆。”

    凌束暖愣愣的站在原地,显然兰儿之前的冷嘲热讽都不如凌麒月方才的举动让她伤心,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她可以承受他人千万句的嘲讽,却能被心上人一句不经意的话而打倒。

    凌束暖显然是猝不及防的被凌麒月的漠视打倒了,但这位兰主子显然还是不打算放过她,又火上浇油了一把:“公主莫要忘了,兰儿是王爷的人,就算兰儿有何地方不对,也轮不到公主来教训!”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她将王爷的人这几个字咬得很重,好像要故意刺激凌束暖一般。我突然间心生一丝不悦,这个女人也太张狂了一点。

    凌束暖整副心思都放在了凌麒月身上,深深的看着他,伤心欲绝的质问道:“你真的爱上她了?”

    凌麒月一把搂过兰儿的腰,直视着她,眼中无半分波澜,声音略带冷意的说:“是的,兰儿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若是再让我知道你找她麻烦,莫怪我不客气。”

    这句深情表白彻底的将凌束暖最后一丝支撑也抽掉,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她泪眼朦胧的望着凌麒月,嗓音中也带有一丝的颤抖,无力的问道:“那我呢?我算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