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七十九章 秘决

章节字数:2821  更新时间:09-09-05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意外,天大的意外!

    我瞪口结舌的飞快扭头看向柳总管,用眼神向他抗议,你不是说你家少爷怜香惜玉,不会为难我的吗?

    柳总管也是一脸的茫然,他哪里知道呀,少爷平常对女子都是温文尔雅,几时这么凶狠过?

    最正常的只有那只叫千里的青衣男子,听到蓝摘星的吩咐,立刻拔剑向我劈来。

    耳边听闻风声不对,急忙闪身躲避,却还是在匆忙之间被长剑削下一片衣角。

    我一把扔掉手中的饭菜,躲到了柳总管的身后,口中急道:“你家少爷昏了头,你可不能是非黑白不分呀,我是好人!”

    千里轻轻一笑,手中攻势却不减,又是一剑从柳总管腋下劈过:“不管你是好人坏人,只要是主子要杀的人,都会是死人!”

    我紧紧的扯着柳总管的衣角与他绕着圈圈:“我知道你家主子为何如此不高兴,我有解决的办法!”

    千里的剑势微微一顿,剑尖直指向柳总管背后的我:“说。”

    我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快速的说道:“你家主子定是与那范尚书的小姐吵了嘴,所以才心情不好,你只需将那范小姐请来,保管你家主子眉开眼笑。”

    千里又是一笑,轻启手中长剑向我挥来:“多谢,不过,还是要借你手脚一用。”

    这人怎么如此冥顽不灵呀?说不通,讲不透,跟月杀真是一模一样。

    狡猾的柳总管在千里又是一剑劈来之时,顺势往剑尖送去,趁我一松手的空档,飞快的逃了开来,这下可好,少了柳总管这个肉靶子,千里的刺杀更加的顺风顺水。

    眼看着又是一剑迎面砍下,我不禁一阵怒从心起,早上才刚保住了一条小命,现在又要废了我的手脚。我做了什么万恶不赦的事了?前面那么多人都没事,凭啥轮到我来就得砍掉我手脚呀?

    我靠脚逃命,靠手吃饭,你就这么随随便便说要砍掉,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心中倏然一横,谁要我的命,我就跟谁拼命!

    在怒火的撺掇下,躲过了这一记剑锋,我蹿至门边,飞起一脚往门板踹去,却不料用力过猛,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门板直直的往地面倒去。

    我几步跨进房内,房中门窗紧闭,昏暗不已,只有倒塌的门板才带进来一丝阳光。

    窗前的立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在听到响声的瞬间转过来一张煞气逼人的脸,双眸闪动着冷洌寒光,却在看到我的一瞬间迸出惊喜的光芒。

    几脚踹来挡路的木凳,我大步跨到他的面前,恶狠狠的盯着他,怒不可遏的开口吼道:“我好心好意的给你送饭,你不吃就算了,凭什么要砍掉我的手脚,凭什么……呜……”

    我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他竟然敢再一次的强吻我?

    一股比刚才更强烈的怒力腾得升起,我使劲的抬起了腿,却不料他早有防备,身子退了退抬腿将我的腿抵在原地,又拉过我,将我紧紧的拥在怀中,口中轻喃:“再也不要离开我了。”

    我被箍在他怀中动弹不得,只得用手肘狠狠的推着他的胸膛,出声骂道:“蓝摘星,你昏了头吧你,你抱错人了!”

    闻言他使劲的摇头,将我抱得更紧,似乎要往揉进骨血里一般:“从一开始,我想抱的人就只有你而已。”

    我停止了挣扎,心中止不住的叹息,爱情的力量还真是无穷大,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好好的一个人硬给折腾得神智不清了。

    无奈的解释:“你清醒点看看我好不好,你真的抱错人了,我不是那范家小姐。”

    他真的听话将我稍稍从怀中挪开,灼热的目光专注的盯着我,一脸的认真:“我很清醒,这辈子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清醒过,你不是范家小姐,也不是安家小姐,你是阮星星,是我最爱、最爱的人!”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轻轻柔柔,眼底泛出点点柔情,我刚刚放下的一颗心却被他最后这句话给劈得七零八碎,眼见着他的目光越来越迷离,头也越俯越低,我急忙出声:“等等!”

    他的唇在唇角停了下来,轻柔出声:“我不要等,我再也不要等了。”

    眼见两唇就要碰上了,我又急又气,急叫出声:“你不要脸!早上才和范小姐亲亲热热,现在又想对我做这种事,你真是无耻!”

    唇贴着唇停住了,我趁机着他失神的功夫,忙推开了他站得远远的。

    他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靠着桌子坐下,似乎是考虑了半天,终于缓缓将手伸入怀中,掏出一张纸扔到我手中。

    我低头一看,洁白的宣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工整的小字:

    追女秘决第一条:“勇敢表白。大多数女人都喜欢会害羞的男人,所以表白时可尽量装纯情,装不知所措,装脸红,装一切可装的东西。另表白时需切记,女人总是喜欢浪漫的东西,情书与鲜花一样都不可少,情书最好是简明扼要直截了当,鲜花则要珍贵难得更能让女人感动。”

    追女秘决第二条:“当你表白后,如果女人当场答应是最好,如果拖延时间,可采取令其吃醋的方法来试探心意,逼其趁早下决心。具体的做法是,当着他的面与另一女人表面亲热,一般来说,正常的女人看到这一慕都会醋意大发,其心意一眼即可知。”

    追女秘决第三条:“……”

    “……”

    我从信中抬起脑袋,眯着眼睛看向他:“你是说,你早上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其实你早就看到我了对吗?”

    他看着我点了点头。

    “那脸色呢?你昨晚的脸红得跟个猪血一样,也是装的?”

    “也不全是,一半是真的,另一半……”他看了我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去,声音更加的小了:“是用内力逼的。”

    我牙咬得直痒痒:“很好,蓝摘星,你真的是长本事了,懂得合理利用内力资源了。”

    紧接着冷哼一声:“这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呢?怎么不继续做下去了?告诉我可就做不成了。”

    他默不作声,只是将头低得更低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将信纸抓成一团扔到他身上:“谁给你出的这馊主意?”不但馊,而且还馊到家了,蓝摘星竟然还照做?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天真还是纯情。

    “师妹。”

    我再一次的无语了,看着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起我来这里的目的,出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间跟变了个人似的,还要砍断我的手脚?”

    我没忘记他刚刚转过头时那眸中的寒光,虽然只有一瞬间,却仍让人不寒而栗。

    他抬起头,一脸的内疚,朝我紧走了几步又要揽我入怀,我连着后退几步至门边:“站着说就好,我又不是枕头,老抱个什么劲!”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身后便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蓝儿!”

    我心一惊,忙往门边偷偷的又溜了几步,这才悄悄的回头望向后面。柏广一身灰布衣袍大步的向房中迈来,身后还跟着一路小跑,不停擦着额头上汗的柳总管。

    我不敢多看,回过头来将头又低了低,柏广本身就不太待见我,与凌麒月更是不对盘,要是让他看到我在这里,我简直无法想像后果,若是他将我交给凌漫阳邀功,我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可喜的是,柏广此时正挂念着他的宝贝儿子,再加上我一身的丫头打扮,他经过我身边时正眼都没瞧我一眼,只是扫了扫倒在地上的门板,便径自进了房内。

    “听柳总管说,你要砍断一个送饭小丫环的手脚?”柏广平静的问道,语气中没有半分的责备。

    这时柳总管忙上前来,将已经快缩到门外的我往身后推了推,赔着笑向蓝摘星求情道:“少爷,这小丫头刚进府,不懂规矩。是属下让她来送饭的,您就饶过她这一回吧。”

    这柳总管八成是趁着挣脱的那一瞬间就跑去找柏广了,若是他看到了蓝摘星耍流氓的那一幕就不会如此说了。也算他还有点良心,知道来救我出火坑。

    蓝摘星的眼神若有似无的扫了我一眼,又扫过柳暗的身上,柳暗浑身一颤,缓缓的跪了下去。

    膝盖还未着地,便被柏广出手一把拖了起来,柏广痛心的看着蓝摘星道:“蓝儿,你变了,那个女人真有那么好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