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八十一章 闺房

章节字数:2977  更新时间:09-09-07 22: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声鼎沸中,一个火红的身影悄无声息的穿过重重人群而来。

    蓝摘星将食指放在唇上,制止了正欲开口说话的月杀,探头看了看房内靠在软榻上睡得正香的人儿,笑容中含着一丝温柔,转身走进了后院一个僻静的房内。

    “外面形势如何?”蓝摘星坐于案前满面悠悠然的问道。

    月杀的神色有一丝凝重:“除了我,还有两拔人马在找阮姑娘。一拔是皇上的人,另一拔是由夜河与寒烟带领的铁卫队。”

    蓝摘星俊俏的面容温柔不减,心中却有一丝讶异,就是有天大的事情发生,夜河与寒烟也从未离过凌麒月的身边,他这次竟然将夜河与寒烟同时派出,只为了寻她?

    “发生了什么事?”出发之前自己下过死命令,除非寻到她,否则不要回来。月杀竟然违抗命令回来,一定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

    果然,月杀听闻,神色更加的凝重:“铁卫队与皇上的人共同寻到一个小院子,遇见一个姑娘,看背影很像阮姑娘。两方人马为了抢人打了起来,皇上的人马不敌,被铁卫队全部消灭。”

    蓝摘星心中震惊,凌麒月这是要干什么?以往与皇上就算是明争暗斗,也没有如此的嚣张过,此次他竟然让代表着麒王府的铁卫队将皇上的人马全部消灭?他想挑起什么吗?还是想证明什么?

    “果真一个都没留?”

    “本来是一个都不留,但到最后,还是给跑了一个。那些尸体也留在原地无人收拾。”

    蓝摘星站起身来缓缓移至窗前,沉默思考了半响,唇边浮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就知道,凌麒月那么谨慎,带队的又是夜河与寒烟,若真想灭了那些人,又怎会容许人跑掉呢?连尸体都未处理掉。他果真是想挑起些什么。

    筹备了十几年的好戏,也该开场了,不止是凌麒月,他等着看凌漫阳像狗一样四处逃窜,四面楚歌,身临绝境的样子,也等了十几年了。在没有轮到他出场前,还是好好的坐着看一场热闹。

    “通知暗伏,盯紧皇上的一举一动,若有异动,立刻来报!你还是继续在外面搜寻,麒王的人马不停,你也别停。”蓝摘星朗声吩咐。

    “主子……”月杀有一丝迟疑,方才透过主子的视线他隐约瞧见那个榻上酣睡之人的身形像极了阮姑娘,却又不敢确定,不知道是否该问。

    蓝摘星静等着他的下文,却见他敛了敛神色,应了一声后转身出去。

    “等等。”月杀走到了门口又被蓝摘星唤住,“别寻了,去通知麒王人在我这儿。”

    月杀止住了脚步,方才的那个人果然是她,只是他心中有一丝不解:“主子为何不就此将她藏住?”

    蓝摘星没有回应他,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月杀不再多问,轻轻的将门带上。

    房门轻轻一声关上,蓝摘星俊朗的柔情随着关门声而缓缓褪下,一丝苦涩爬上了俊美的容颜,他何尝不想将她就此藏住?

    她真的会听话不去找麒王吗?

    不,她不会。

    她从来都不会跟随他的脚步,就连他想跟随她的脚步她都不允,有时候他真的觉得,她就像是那虚无飘渺风一般,他用尽所有的方法也无法抓住一丝一毫。这种挫败的无助感,他一生从未有过,偏偏自己的心不争气,就算她是恶语相对,他也会觉得甘之如饴。

    无奈的苦笑一声,认了,其实,他早就认了!

    ----------------------------------------------

    一觉醒来,日头已偏西。

    我竟然在蓝摘星的房中睡着了,伸了个懒腰,四周静悄悄的,蓝摘星也不见了踪影。

    轻轻的推开隔壁的房门,一股淡淡的花香迎面而来,闻香寻去,这才瞧见窗前的案几上随意插着几株兰花,幽香扑鼻,虽然只有几株,却令满室生香。

    目光沿着案几一一看过去,精致的绣床,华丽的衣柜,古色的书桌一应俱全,甚至连女儿家的梳妆台都有。所用材料均是上好珍贵之物,看得出蓝摘星颇费了一番心思,整个屋子华而不俗,有着一股子淡雅脱尘的韵味,置身其中说不出的舒爽。

    “喜欢吗?”

    我正瞧着墙上挂着的一副霞光满天图出神,听到蓝摘星的声音回头,只见他一身白衫,双手环胸轻轻的靠在门边,眼眸深邃却满含温柔,唇角微微的上扬,那模样,让我恍然间想起了初次见他的时候。

    我轻轻点了点头,这是我来到古代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闺房,以前在山顶之时,天如雪不懂这方面的事情,我也不太讲究,所以一直都住着简陋的小竹屋。看到他如此费心的布置,心中确实涌起一阵感动。

    他听闻开心的笑了起来。

    “我一个丫头住这么好的房间好像有些于礼不合?”走到哪儿也没见丫头能有这待遇的。

    “于礼不合,于情合。”他笑着阔步走了进来,也同在我一起站在这画前仰头观赏。

    从第一眼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就觉得好熟悉,再次细细的观赏,这漫天火红的霞光,这马车,这小店,越看越眼熟,怎么像极了在霞都时候看到的美景啊?

    眼神扫到画的右下角的落款,轻读出声:“景岚。”

    “嗯?”蓝摘星在我旁边应了一声,见我一脸惊讶的望着他,又笑了一笑,解释道:“景岚是我的字。”

    我嘴巴睁得更大了,指着墙上的画问道:“难道这是你画的?”

    他轻扬下巴,点了点头:“那日在霞都,我见你望着霞光痴迷不已,就作了这幅画,想着挂在你房内,你果然很喜爱得紧。”

    我将视线从画中收回,搬了条凳子坐下,夸奖道:“不错,看不出你还会作画呀。”

    他也紧挨着我坐下,面露喜色:“我会的东西还多着呢,你不妨多住些日子,让我慢慢展现给你看。”

    “再说吧。”懒洋洋的伏在桌上,还在回味着方才的午睡。

    他见我不再说话,抬手轻轻击了两下掌,四个秀丽的丫环端着托盘鱼贯而进,将热腾腾、香气扑鼻的精致饭菜在桌上一一摆好,行了个礼依次退出。

    他拿过一碗米饭,边往碗中夹着菜边说道:“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吃荤饭,所以特意让厨房做了些可口的小菜,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我讶异:“你怎么知道我不太喜欢吃荤菜?”

    他又温柔的笑笑,将碗递到我手中:“有心自然就知道。”

    我一边扒着饭菜一边望着他:“你的体贴入微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哦?”他扬了扬英气的眉,好奇的问道:“是谁?”

    我端着饭碗离他远了一点,才含糊说道:“我奶奶。”

    蓝摘星神采飞扬的脸瞬时黑了一边。

    我再离他远了一点,偏着头认真的想了好一会:“不对,应该是我祖母。”

    这次他的脸终于全黑了。

    看着他郁结的样子,我终于忍不住“卟噗”的笑出了声。

    “好啊,你竟敢捉弄我。”他终于反应过来,瞬间展开一个俊俏的笑颜,伸手就要过来抓我。

    我见势不妙,忙将饭碗往桌上一扔,撒腿就往门外跑。蓝摘星在后面紧追不舍。刚出了房门,便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抬头一看,只见千里两手高举,满脸通红,却不是对着我,而是望向我身后,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不是……故意……”

    蓝摘星将我拉至身后,俊脸一沉,很是不悦:“什么事?”

    千里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将手中的拜贴递上:“古伦公子邀请主子今晚相聚于仪香阁。”

    古伦?好熟悉的名字。

    蓝摘星皱了皱眉,袖角一甩:“不去。”

    千里得令正欲离去,我却上前一把抢过那张拜贴,翻了开来。内容很简单,就是仪香楼今日戍时举行花魁大赛,邀请安国郡王前来赏花叙旧。

    我扬了扬手中的拜贴,一脸兴奋道:“你不去,我去。”

    中午睡得久,现在格外的有精神。当然要考虑一下夜生活的安排。既来古代,若不去青楼长长见识,岂不是遗憾?将来若是回了去,也没法同阿絮交待呀。

    蓝摘星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你去做什么?不许去。”

    不理会他的郑重警告,我径直在桌前坐下,捧过刚才的碗继续吃着饭,边吃边交待:“待会我会先出去一趟,戍时会准时赶到仪香楼,你可以选择在那里等我,也可选择在家里等。子时之前我一定回来。”

    他立在原地瞪了我好一会,终于还是挨了过来,满脸的泄气:“麒王那边我已经派人过去报信了。吃过饭后你先歇会,呆会与我一同去吧。”

    我愣愣的看着他,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真的太善解人意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