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八十四章 了解

章节字数:2668  更新时间:09-09-11 2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会是莫云初呢?

    那个英姿飒爽,不畏强权,至死也要追求心中所爱的少年,怎么会是连杀八人的残忍凶手呢?

    我不愿相信,可是凌麒月的神情让我不得不信。

    他既然肯告诉我,必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莫云初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安念昔又是如何会追随在凌漫阳的身边呢?

    我望向凌麒月道:“你既已知晓是他,为何不将他抓来,还要容许他继续伤人呢?”

    凌麒月道:“你不明白,我若是此刻抓了他,他定是只有死路一条。”

    这话说得我更是不明白,难道容许他继续杀人就是给他的活路吗?

    “你还记得我上次与你提过的巫术吗?”

    “你是说,莫云初是被巫术所控制?”我猜测道。

    他轻轻颔首:“这是一种高明的巫术,莫云初的心智此刻已经丧失,但还未完全受人控制,等他杀了第九个人,也就是最后一个七月十四所生之人,取出她的心脏练成功之后,他就会完全成为一个杀人的傀儡,六亲不认,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我心中一阵收缩,忽然觉得有些发冷:“给他下巫术的人是谁?”是谁这么的残忍,要如此的对待一个英姿少年?

    凌麒月摇头道:“我也不知。这几日我跟在莫云初后头只见他孤身一人,并无他人的身影。”

    “会不会是皇上?”既然安念昔投靠了凌漫阳,那是否会是凌漫下所为,以此要胁安念昔呢?

    凌麒月冷哼一声,漆黑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屑:“他还没有这个能力。”

    “有救吗?”我问道,对于莫云初我还是有好感的,如若能帮他,我确实会伸手。

    “杀了他就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我沉默不语,定定的看了凌麒月许久,俊美的容颜早已隐在了阴影处,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听到他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轻松淡定。

    沉默了许久,我才开口,却发现嗓子带有一丝的沙哑:“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告诉我这些?”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却径直的说了起来:“母后曾经是一个巫师,我刚刚说的这些都是母后告诉我的,或许母后者会有法子救他。”

    我心中顿时了然,原来是嫌我办事不力,变着法子的催我。

    “我知道了,我会加快速度打探出你母后的消息。”

    他懒懒的应了一声,没有说话,屋子里顿时又被沉默包围。

    我想了想刚刚他说的话,突然间又觉得哪里不对:“这王老爷是第八人,按照时辰来算,第九个人应该也会死于今晚,那又如何来得及呢?”

    他的头偏了偏,似是叹了口气:“莫云初从前八人的心脏中吸取巫力后,需休息一段时间,九日后再取最后一个心脏。所以你还有九日的时间。”

    “你知道这最后的一个人是谁。”

    我几乎已经毫不怀疑,凌麒月正坐视着这一切的发生,他远远的站着,冷眼旁观着一切,他只会在事情对他有利之时才会插手,否则,就算所有的人死光,也不会撼动他半分。

    “如此有规律,难道你猜不出么?”他反问着我。

    我哑然,确实是有规律,城东,城南,城西,城北。最后一个只有城中。而城中,也是整个天溪的权力中心,最尊贵也最复杂的—皇宫。

    “那个地方我不感兴趣,我回去了。”我对那个地方一直都不太喜欢,不管是人,还是物。

    “恩。”他又是懒懒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我推了门出来,又顺手替他将门带上。

    刚刚出了飞月轩,通往府门的青石路中静静的伫着一个袅娜的身影,浅蓝纱衣,飘逸出尘。

    “这么快就走了?不去瞧瞧修罗?”兰儿轻移到我面前,展出一个如桃花般艳丽的笑颜。

    我原本以为兰儿是来挑衅的,却未想到她说了这么一番话,此前来本是打算瞧瞧修罗的,未料到给莫云初的事一搅和,竟然给忘了。

    我整了整衣角,转了个身:“带路吧。”

    兰儿一阵咯咯直笑,裙角摇曳的行在了我前面。

    兰清阁,她竟将我带至了兰清阁?

    我从宫中逃出后,凌麒月便将修罗派给了兰儿吗?

    兰儿将我带至主楼后面的一个普通房间,便停在了外边,示意我自己进去。

    我推开了门,屋内桌上点了一盏昏暗的烛火,屋里只有一桌一床,连凳子都没有。就着烛火扫视一圈,这才发现床上躺着一个模糊纤弱的身影,但似乎受了伤,站在门边都能听到她混乱的气息。

    “修罗,是你吗?”我慢慢的走到床边,顺着床沿坐了下来。

    床上的人儿听到我的呼唤,稍稍转了转身子,一张苍白的容颜赫然印入眼帘,修罗看到我,星眸闪了闪,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有气无力道:“昔儿没事了吗?”

    修罗那天不是搬救兵去了么?怎么会是这副样子呢?

    左手搭上她的脉门,我心中一惊,她的筋脉竟然断了,还是被人活生生震断的,究竟是谁如此狠毒,能伤她至此?

    我心疼的看着她:“究竟是谁伤的你?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修罗并不回答,只是不住的摇头,泪眼朦胧的望着我:“昔儿没事便好,这一点点伤不算什么。”

    “这也算是小伤么?若不是我及时拉你一把,你如今就去见阎王了。”兰儿不知何时已进了屋,站在床前忿忿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听这兰儿的语气,似乎她明白发生了何事。

    “修罗身上的伤是谁弄的?如若是在王府伤的,凌麒月也坐视不管吗?”

    修罗使劲朝兰儿使着眼色,示意她不要多嘴,兰儿显然不买她的帐,看了我一眼,冷哼道:“他怎会不管,这一身的伤就是他造成的。”

    兰儿对上我困惑的眼神,嗤笑一声:“莫要这么看着我,她会是这样,与你脱不了干系。”

    “兰儿……咳咳……”修罗急切想要阻止兰儿再说下去,却不料牵动了胸口的伤,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我轻轻的扶着她的背,试图让她舒服一点:“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伤得这么重,怎么不医治呢?传大夫了吗?”

    兰儿听闻这话又是一声冷哼,话语中尽是浓浓的嘲讽:“王爷打伤的人,没有他的命令,就是活活疼死,也没有人敢传大夫医治。连自行疗伤也是不允许的。”

    “她究竟做了什么万恶不赦的事,凌麒月要如此狠毒的对她?”我心中忿忿不平。

    兰儿望着我竟笑了起来,泉水般的嗓音在我耳边一字一顿的响起:“她所做的万恶不赦的事,便是没有保护好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兰儿正欲开口,修罗一阵急,猛的翻身下了床,若不是我眼疾手快,差点便摔倒在地。

    兰儿急忙上前将她扶上床,语带责备:“你躺好莫动,真想去见阎王吗?我不再说便是。”

    修罗回到床上躺好,冲我扬起了一个虚弱的笑容:“昔儿莫担心,王爷待我还是好的。”

    “你都半死不活成这样了,他不但不来看你,还不许别人来看你,又不许你自己疗伤,这样下去你会死的知道吗?难道这样子也是待你好吗?”

    我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真不知该说修罗是善良还是愚忠,倘若换了我,必定要大骂开来了。

    修罗不说话,旁边的兰儿却是看不下去,她冲着我冷声道:“王爷待她确实是好的,你会说这样天真的话,是因为王爷一直以来对你都太好了,你根本就不了解他。”

    “我不了解他?他是个冷血的人这一点我早就一清二楚!”

    凌麒月的狠在乎不动声色,我从来未忘记过我差点死在他手上的事实,也从未把他当成善男信女。

    “冷血?”兰儿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起身走到门边对我笑道:“你跟我来看看就会知道,冷血这个词对于麒王,太过美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